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番外


(悄咪咪的把番外补上🤫)


  ☆、番外

  

  好多年的夏天没有像这样热过了,不过好在是过去了,俗话说夏天有多热,冬天就有多冷,尤其是在没有暖气的南方,向来不御寒的文星伊今年可有得受了。这才刚刚过了秋分,被突然南下的冷空气吓到的文星伊就闹着说要去置冬装了。

  

  也是,看这情形今年的冬天可不是一般的冷,金容仙非但没阻止文星伊,反而当天下午一下班,便陪着文星伊逛街去了。

  

  这女人一逛起街来,何止“可怕”二字能够形容,本来说好是来给文星伊买冬天穿的厚衣服的,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商场里的冬装、秋装,外套、毛衣,裙子、裤子,只要是金容仙喜欢的,全部囫囵吞枣刷了卡让文星伊拎在了手上。

  

  “容仙,你买这么多,每天早上不会为难吗?”文星伊一只手最少也有五个袋子,就这样金容仙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为什么要为难?”金容仙不解。

  

  “衣服太多了,不知道该穿哪件。”

  

  “不会啊。”金容仙头一次听说有人会因为衣服太多而为难,尤其是女人,女人只会因为衣服少、不够搭而为难。

  

  “那个容仙,我们不是说好,是陪我来买衣服的嘛……”文星伊有点委屈,逛了这么半天,金容仙倒是大丰收了,自己什么也没买到。

  

  “噢对哦,去那边给你看看。”金容仙看着文星伊手里一包又一包的购物袋,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替文星伊拿过一只手里的东西,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前面拉。

  

  “哟!哟!哟!~这谁呢!谁呢!~~”对面同样两个挽着手的女人迎面走来,其中一人一边走一边坏笑着大声朝她们这边招呼。

  

  文星伊朝后看了一眼,后面没人,又看了眼金容仙,见金容仙脸上正浮着笑意,知道对面的人确实是在跟她们打招呼了。仔细想想,这妩媚又难缠的声音,确实挺耳熟的,但就是想不起是谁,她仔细打量着走近的人,印象中自己认识的人里好像没有人是这身打扮的……

  

  “文星伊!旁边挽着那女人的姑娘开口了,一开口就叫出了文星伊的名字。

  

  “林婕!”文星伊没认出前面的人,倒是把林婕认出来了。刚才只顾着回忆那个有熟悉声音的女人是谁,要不是林婕叫了自己一声,她还真就没注意到她了。

  

  “叶青。”

  

  文星伊听见金容仙叫了一声,如醍醐灌顶一般盯着面前觉得熟悉又记不起是谁的女人,愣愣地叫了一声:“青姐。”

  

  “小朋友,看你这样子,该是不记得姐姐了吧?”叶青微微往前倾了一点,挑着媚气的眼睛戏谑地把文星伊看着。

  

  “哪有,只是青姐换了发型,一时没有认出来。”文星伊尴尬地解释,偷偷瞄着叶青,对方把头发染黑顺直了,剪到齐肩的长度,手上惯戴的繁复的饰品也摘了,要真要找点和以前相同的地方,那就是那双大眼睛了,不过小一年没见,那人画眼线的手法好像有了改变,所以第一眼看见那双眼睛,并没有联想到是酒吧里那个骚气又爱调戏人的老板叶青。

  

  叶青对文星伊的解释不以为然,她知道文星伊是脸盲,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但还是忍不住啧啧了两声,皱着眉头装出一副感情受伤的模样冲金容仙坏笑:“容仙,你看看你家小朋友,可真是薄情啊。”

  

  “够了青青,文星伊要是敢对你多情,回家铁定让容仙姐键盘伺候了。”旁边看不下去的林婕捉着后衣领把叶青给拽了回来。

  

  这样亲密的动作,文星伊立刻明白了什么,别有深意地笑道:“林婕,你跟青姐怎么想起一起出来逛街?”

  

  “你为什么跟容仙姐一起出来逛街,我就为什么跟青青一起出来逛街。”林婕丝毫没觉得害臊,大方地把叶青挽得更牢,被她挽着的叶青也是半点没有反感和拘束,反倒很是受用的样子。

  

  “既然这么巧,这么久没见了,一会一起吃个饭怎样?”金容仙微笑地看着对面甜腻地黏在一起的两个人。

  

  “我的金总,你也知道这么久没见了。”叶青嘴上总是不会饶人,故意不立刻答应金容仙的提议。

  

  金容仙轻轻一笑,知道叶青在想什么,顺着她说道:“好好好,是我不对,只顾着工作冷淡了朋友,今天这顿算我的。”

  

  “这还差不多,我得考虑考虑,吃什么好呢。林林,想吃什么,金总请客,咱们可不能客气呢~”

  

  金容仙看了一下时间:“给你一个小时,慢慢想,我和星伊要再逛一会儿~”

  

  “行,电话联系~”

  

  “嗯,电话联系。”

  

  “小朋友,待会儿见哟~”叶青抛给文星伊一个媚眼。

  

  “好的青姐,拜……”文星伊话没说完,就看见叶青被林婕拧着耳朵拎走了。

  

  文星伊买衣服可比金容仙简单粗暴多了,半个小时不到,两件外套一条裤子,搞定。那边叶青和林婕早就逛够了,找了家餐厅坐着等文星伊和金容仙过来。

  

  一顿饭文星伊光看着对面两个人腻腻歪歪就够了,金容仙也没吃多少。虽然自己跟金容仙腻歪起来,比起这两人有过之无不及,可自己们腻都是在家里关着门腻,这两人,未免太开放了吧。

  

  不过对比一下自己和金容仙跟这两人的风格,又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叶青就不说了,林婕的性格文星伊也是了解的,这两年可能因为工作要收敛一点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她完全就是一大胆不羁新时代独立女青年,走在时尚的巅峰,想什么做什么半点不会把别人的目光放在眼里。

  

  就这样的两个人……

  

  就这样的两个人,属性好像是一样的吧?文星伊视线扫过对面两个人,心里不自觉疑惑地嘶了一声。

  

  她没有深想,直接问了出来:“诶青姐,林婕,你们两个在一起,谁攻谁受啊?还是,互攻?”

  

  林婕手里刚好拿起柠檬水,笑着嘬了一口,神秘地眨了眨眼睛:“你觉得呢。”

  

  文星伊想了半晌:“青姐多半是攻。”

  

  “噗……就她那样。”还好林婕已经把嘴里的柠檬水咽下去了,不然温热酸爽的柠檬水准会喷文星伊一脸。

  

  “看看,看看,人小朋友多有眼力见儿啊,不错,我是攻。”叶青倒是非常满意文星伊的回答。

  

  “不是?”文星伊用怀疑的眼神把林婕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她才不相信这女人会做攻呢。

  

  “她们两是互攻。”金容仙风轻云淡地插了一句。

  

  文星伊瞪着眼睛看向旁边的人:“容仙你怎么知道?!”

  

  “这不明摆着嘛。”金容仙勾着若有若无的笑。

  

  “文星伊我跟你说,现在啊,互攻才是王道。”林婕一本正经地说着,身旁的叶青狗腿子似的点头。

  

  文星伊挑了挑眉毛埋头吃东西,偷偷拿眼睛瞟了眼金容仙,没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回到家之后,文星伊知道自己当时在餐厅的预感没错了。

  

  文星伊还在收拾金容仙一晚上的扫荡成果,金容仙已经洗了澡穿着睡衣出来了。“还在收拾呢?”暖暖的散着湿气的皮肤贴上来,馨香的气息喷在自己耳廓,文星伊经不住打了个颤。

  

  文星伊顺势把人揽进怀里,皱着眉头瞅着地上那一堆购物袋:“容仙,你这么多衣服,要不我先把最近能穿的洗了,剩下的先放放?”反正自己那媳妇儿衣柜里那么多衣服,一时半会也穿不上,说不定放着放着,她就忘了这些衣服的存在了。

  

  “你看着办吧。”金容仙现在想的可不是衣服。

  

  “那我就看着办咯!”文星伊突然转身将金容仙推倒在沙发上,金容仙轻呼一声,本来在二人脚边打盹的大发因为这动静,吓得屁股一撅,后腿一滑侧着倒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金容仙勾住文星伊的脖子,明知故问。

  

  软糯的话语,湿热的气息,配上媚眼迷离的表情,让文星伊大脑霎时血脉喷张,她压着金容仙,一只手轻车熟路地已经钻进睡衣里面。

  

  金容仙眯了眯眼睛,双手稍微用力将人给推开了:“脏死了,去洗澡。”

  

  这种时候文星伊才不会那么听话,赖在金容仙身上不肯离开。

  

  “乖,快去洗澡。”金容仙一边催促一边拍了拍文星伊留在自己睡衣里不肯拿走的手。

  

  “好好好,洗澡就洗澡。”文星伊知道自己终归是拗不过金容仙的,极不情愿地从她身上爬起来,丢下地上那一摊子东西,拿了自己的睡衣进了浴室。

  

  潮热的温度和细滑的水珠让体内某种不安分的因子膨胀到了极致,文星伊丝毫没留恋舒服的热水,以最快的速度冲洗完毕,关了热水笼上睡衣从浴室出来,一开门,吓了一跳。

  

  “……你站这干嘛呢容仙!”文星伊看着款款倚在墙边的人,精致的脸上全是不怀好意,她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脚后跟踩在浴室的门框上。

  

  金容仙抱着手臂站直了身子,热气腾腾的浴室还开着浴霸,把门口那个惊慌失措的人照得满脸通红,粉嫩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水珠,金容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往前走了一步。

  

  “躲什么,怕我?”金容仙一只手攀上文星伊的肩膀,抓住她的衣领,眼睛里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

  

  ......

  

  “舒服吗?”金容仙侧过脸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廓,继续埋在她的耳边说着:“很舒服吧,只要习惯了。”

  

  文星伊趴在金容仙身上,眯着眼睛将脑袋埋在她温热的胸口上,脸贴着中央那两片薄薄的骨头,她抬起手摸了摸,含糊地嘟囔了一句:“太瘦了,磕着我了。”

  

  金容仙一瞬间对这个人什么温柔都没有了,直想拧起她的耳朵好好问一句:才多久,就嫌弃老娘胸小了是不是?!

  

  转眼却发现身上已经没有了动静,这家伙竟然还心安理得在自己身上睡着了!金容仙想修理人的心只能作罢,左手拉过被子替文星伊盖上,却没注意到垂在一侧的右手被人捉住了......

  

  “你还有力气?”金容仙的腰身渐渐随着文星伊的动作开始起伏律动,犹如绝世的舞姿配合着最美妙的旋律。

  

  “你说呢。”文星伊脸上绽开淡淡的坏笑,也许是因为有了倦意,笑容中带着几分慵懒,恰到好处地映衬着动情之后被红晕充斥的眼眶。视线的迷蒙让她看人的时候带了几分迷离的色彩,内心的骚动突然变得强烈起来,她半刻也不再迟疑,俯下身去尽情将二人融进这暧昧的秋水之中……

  

  ……                        



(真没啦!希望不会被封!当我找好下一篇会回来的!)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