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60

 ☆、结局


  几天休假很快结束,她们终于要回到城市,继续忙碌又充实的二人生活。让人心情很好的是,上班第二天,六月组的分红到账了,金额数目让整个组的人员精神抖擞,前途明亮。

  

  全组的人都在忙着着手开发六月同款手游的事宜,而文星伊却有别的事情想忙。项目已经过了最紧张的时期,页游组也招到了新的总监,文星伊跟人事请了一周的假。因为有金容仙事后招呼,她这个小长假很容易就批下来了。

  

  金容仙下班回家,寻了一圈最后在书房里看到了埋头画图的文星伊。不待她走近,那家伙笑嘻嘻地转过身来,把自己手里的图展示给她看:“嘿嘿嘿,怎么样?”

  

  金容仙仔细看了一眼,发现她手里的是两张平面图,这不正是自己家和她家嘛。她等着看文星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看,这是你家,这是我家,”文星伊把两张图纸放回桌上,拼在一起,“中间隔了这两堵墙,”她用手指在两堵墙的位置来回比划,“这堵是承重墙,动不得,但这堵不是。”

  

  “你这是想拆墙?”金容仙瞬间明白文星伊的意思。

  

  “对呀!这样咱们两个家就变成一个家了~”

  

  “随你怎么弄,可别把房子给我拆了就好。”金容仙宠溺道。

  

  “怎么会,我可是专业的。”虽然大学的课基本上没去上过,但好歹毕业证上写的是这个专业,文星伊厚颜无耻地把“专业”两个字拿来自居,反正她心里清楚,这些事情到时候都要交给装修公司。

  

  “其实何必这么麻烦,你要是嫌房子小了,我们重新买套大的,你不是羡慕我爸有个院子嘛,我们也去买个有院子的。”金容仙看着她说。

  

  “诶!~”文星伊觉得金容仙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是打算买房子来着,不过不是在这里买,前两天我听单位里的同事说有个地方新开盘的海景别墅不错,打算过两天去了解了解,等我看好了再叫上你一起过去。”

  

  “你决定就好。”

  

  “就等你这句话~”

  

  文星伊担心拆墙动静太大,会影响金容仙的工作和休息,所以图纸画好后就搁置在那里,一推就是两个多月,一直到金容仙出差。金容仙这次出差是要去跟国外的合作公司谈版本对接问题,保守估计要在那边待一个星期,本来想带上文星伊一块儿去,文星伊不答应,说正好趁这段时间在家里把拆墙的工程做了。

  

  本来说好的七天便能够回家,到时候文星伊开车来机场接自己,没料到临到头那边有事情多耽搁了一天,文星伊这天要在厂里值班,没办法金容仙只能让小文来接机了。

  

  金容仙没回家先去了公司,公司楼下正停着一辆白色的物流车,车后面各式各样放的全是鲜花。

  

  金容仙起初并没太在意,还是小文在她旁边犯了一通花痴后,她才知道今天是七夕。

  

  电梯里,送花的瘦小哥捧着一大束比他还要宽三四个身体的红玫瑰,满电梯的花香,羡慕得小文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嘴里不停地嘀咕,不知道是哪个幸福的美女,可以收到这样梦幻的花。金容仙没作理会,在她看来不过就是一束普通的玫瑰,以前易抒明也给她送过,第一次还勉强受着,第二次就直接跟她说,太浮夸了,以后别送了。

  

  虽是七夕,公司里看起来一切如常,倒是能远远听见有人在讨论今晚要不要早点开溜,去哪哪看电影,去哪哪吃饭,等金容仙走近了,那几个讨论的人便慌张地埋下头变得鸦雀无声了。金容仙只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继续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打开门便看见自己办公桌上也有一小捧花束。

  

  金容仙以为是人事或者行政弄来讨她欢心的小花样,等看清楚花束里面的“鲜花”后,她很确定绝对不是他们了。

  

  淡淡的灰绿色包装纸,配上银色的绸带,里面包着的是几支开得正圆的蒲公英,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束,却小得精致,素雅大方颇具格调。这样别具一格的做法和品味,除了文星伊还能有谁。

  

  金容仙小心地伸手过去,想把蒲公英拿起来,这时看见花束的下方垫着一张白纸。不是白纸,上面画有东西。她把画拿起来看,画上是一只正在按电梯的手,一看便知道是只女人的手,手的无名指上戴着枚戒指。

  

  画面被处理的非常细腻而且干净,金容仙不用看落款也知道这画是出自文星伊之手。正看着,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请进。”金容仙应了一声,正要把画收起来,没想到这贼头贼脑钻进来的竟然是文星伊。

  

  文星伊快步走到金容仙正对面停下来,二话不说先来上一个标准九十度的鞠躬,这才点头哈腰地问道:“金总,您看这花还有画,您还满意吗?”

  

  金容仙“噗”地笑了出来:“就知道是你搞的鬼,你不是在值班吗?”

  

  “有什么能比陪老婆过七夕更重要的。”

  

  文星伊说得言之凿凿,惹得金容仙忍不住想去捏她的脸,索性还是捏住了:“你也就敢在我面前贫,快说,怎么没去值班。”

  

  “哎呀哎呀,轻点,唉你别拧啊,我跟人换班了你别拧,拧疼了......”

  

  “文星伊,你这是画的我的手?”

  

  “嗯?”文星伊揉着脸,看向金容仙手里的东西,是她送的画,委屈地点头,“是啊,给你礼物还被你欺负……”

  

  “什么时候画的?”金容仙越看越喜欢,拿着画舍不得放下。

  

  “咱俩还不认识的时候。有次我们在电梯里遇见,我去一楼,你去负一楼,”文星伊帮金容仙回忆着,“这是我第一次画你。”

  

  金容仙完全想不起来,印象中她在电梯里遇见过文星伊好多次,只是那家伙从来没拿正眼瞧过自己。

  

  “记不起没关系,我就想告诉你,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手,就觉得你的手很漂亮,嘿嘿……”文星伊说完竟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两声,“对了,下面有日期,你自己看。”

  

  金容仙注意到签名下方由一小串数字组成的日期,她盯着那个日期,有一两秒的走神。

  

  “对了!你记不记得那天,我是从你家离开的,头一晚上我喝醉了。”

  

  “记得。”金容仙注视着毫不知情的文星伊。

  

  “容仙,你老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是有什么想说的?”文星伊一看金容仙这表情,以为自己又犯了事。

  

  金容仙摇摇头,问她:“你真的不记得你那天晚上是怎么到我家里的了?”

  

  “怎么了?”文星伊心里咯噔一下,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睡倒在楼梯间被人撞见了好心给拎回去的,难道不是?该不会有什么更丢人的事情吧。

  

  “那天晚上你敲我家的门,一直敲,我就给你开了门。”

  

  “我敲你家的门?!我为什么要敲你家的门?!……那,之后呢……”

  

  “之后,我就像这样……”金容仙抓住文星伊的领口,身体前倾,压着她往后退了两步,退到书柜边,腿抵着她的腿,唇咬住她的唇……

  

  文星伊在一阵莫名其妙中迎合了金容仙突然的吻,直到她退了回去,才愣愣地睁着眼睛等着她解释。

  

  “这确实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天我跟易抒明分手,心情不好,喝了些酒……之后的事情你自己想象吧,”金容仙不自觉将视线从文星伊脸上移开,继续说,“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告诉你,我想,你不记得就不记得吧,这样正好,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知道后来就跟你在一起了,所以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但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文星伊在脑子里反应了片刻,情绪激动起来,“你……你竟然……跟我……”她一时语塞,说不出话。

  

  “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如果……”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哎!”文星伊在书柜前来回踱了两步,回到金容仙跟前:“你早点告诉我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我就不用一直把自己当做一粒无关紧要的生米,单相思那么久了……”

  

  “你单相思了?”金容仙往她身上靠了一步,贴着她问,“跟我说说,什么时候的事。”

  

  “我……我,谁单相思了,”文星伊的脸由粉转红,突然意识到局势好像不应该这样发展,明明是自己占上风才对,她大声“嘿”了一声,捏住金容仙的下巴狠狠说道:“你才是理亏的那个吧,你必须得补偿我!”

  

  “你想要什么补偿,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

  

  “我要你今天不上班了,陪我!”

  

  “就这样?”

  

  “明天也陪!”

  

  “这还不简单,好~现在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单相思的。”金容仙双眼微眯,含着若有若无的笑。

  

  “对了,这幅画你就看完了?”见对方追着这个问题不放,情急之下文星伊又把画拿过来说事。

  

  “我有漏掉什么吗?”金容仙重新拿起画来看。

  

  文星伊等了半天,看来金容仙是发现不了了,没趣地指了指画中的戒指:“你怎么不问我这枚戒指。”

  

  “这枚戒指怎么了?”金容仙记得自己在跟易抒明分手以前是有戴过一枚戒指,只是因为那枚戒指是易抒明买的,所以分手后便毫不留情地扔进马桶冲掉了,她刚才看到画上的戒指时,猜想文星伊很可能是当时注意到了那枚戒指,但是没看清楚,所以随便画了一个。

  

  文星伊真想翻白眼,这金容仙平时情商明明比自己高的,今天怎么就这么迟钝了。没办法,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文星伊只能一步一步牵着她的思路走:“这枚戒指好看吗?”

  

  “好看。”金容仙仔细看着画上的戒指。

  

  “那送你了。”

  

  金容仙莞尔一笑,正想说这幅画本来不就是送给我的,抬头的一刹却呆住了,眼睛盯着眼前银色的东西,话被卡在喉咙口变成了一次深呼吸。文星伊单举右手端端地直立于她面前,期盼的眼瞳中映出自己吃惊又幸福的模样,而文星伊右手的食指和拇指间正捏着一枚戒指,和画上一模一样的戒指。

  

  “这是要跟我求婚了?”金容仙努力克制住自己因为惊喜而激动的语调。

  

  “收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文星伊认真地注视着她,而后又开始自顾自地说道:“以后你只能对我好,只能跟我好,只能接受我的好。”

  

  “这么霸道?那我要好好考虑考虑了。”金容仙眼眸流转,故意作思考状。

  

  “不干算了。”文星伊不带犹豫地就要收回戒指,金容仙连忙伸手去抢,几经纠缠间文星伊突然捉住金容仙的手,牢牢握着,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戒指戴在金容仙手上,文星伊就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她开心地欣赏着金容仙的手以及手上的戒指,心满意足地笑道:“好了,戒指已经带上了,你没机会拒绝了。”

  

  “傻瓜,我才不会拒绝呢。”

  

  金容仙贴上文星伊的唇际,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拥吻,炙热的阳光从被风吹起来的窗帘缝隙中钻了进来,晃亮了她们身后的墙壁,又到了一年的夏天,时间真的是种神奇的东西,去年这个时候还互不相干的两个人,突然就嵌进了对方的生命里,如胶似漆,相牵相绊。两个人越拥越紧,唇齿间缠绵的是无需诉说的誓言。

  

  热烈的纠缠过后,金容仙发现文星伊竟通红着脸。

  

  “哟,小媳妇还不好意思了。”她想拿手去捏文星伊的脸,却被文星伊别过了脸去。

  

  不就是送个戒指,表白个心意嘛,怎么反让对方给撩到了,不行,得赶紧把话题转移开。文星伊寻思着,拿过了桌子上那束蒲公英。

  

  “喜欢吗?”她问金容仙。

  

  “喜欢,好喜欢。”

  

  听到金容仙的回答,文星伊脸上流露出小小的得意,配着红扑扑的脸,那模样就像个得到了大人表扬的孩子:“我亲手包的~”

  

  “包得真好看,你哪里弄来的蒲公英。”金容仙从来没听说过花店里有卖蒲公英的,这个季节,山上应该会有蒲公英,难道是这家伙亲自上山给自己摘的。

  

  “你猜。”文星伊卖起了关子,继续洋洋得意地说着:“我之前去了几家花店,那些个大红玫瑰、蓝色妖姬、月季牡丹太俗了,我就想,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要送你点跟别人不一样的……”

  

  “所以你就选了蒲公英。”金容仙拿手指轻轻触摸那一层白色的绒绒的花蕊,就像是触到了一朵脆弱的云,指尖一到,那朵云便散作无数轻盈的碎片,飘散在空中。金容仙恍惚了一瞬,脸上滑过一丝惋惜,转而又开怀般的舒展了眉眼,她把被自己摸碎的那一朵蒲公英拿给文星伊看,嗔怪道:“你这个花好是好,可是保质期太短了,都不能碰的。”

  

  “谁说短了。”文星伊只瞥了一眼,二话不说拿过蒲公英牵起金容仙的手就把人往办公室外拉。

  

  “去哪?”金容仙猝不及防地问道。

  

  文星伊意识到就这样牵着出去不太好,毕竟外面大办公室里那么多同事坐着,她停在门口,放开金容仙的手,神神秘秘地说:“说好了这两天陪我,跟我走。”

  

  金容仙快速收拾了东西,挎了包跟上文星伊。走廊里,两人还一前一后互不相干的走着,一出公司下了电梯,两个人便黏在了一起。

  

  “要带我去哪?”金容仙挽住文星伊的胳膊问她。

  

  文星伊看她一眼,眉眼间勾着隐隐的笑意,把蒲公英塞回她手上,“去了就知道了。”

  

  金容仙一只手抱着蒲公英,嘴角始终幸福地上扬着:“你还没告诉我这蒲公英哪来的。”

  

  “我种的,中秋的零食。”

  

  “又是中秋的零食,它一定恨死我了。”

  

  “不会,这次我没告诉它是送给你的。”

  

  文星伊把金容仙带到车上,车子一路开出去有一个多小时,开过了几块并联的人工湖泊,穿进一片幽静的茂密树林,空气越来越清晰,金容仙在飞逝而过的树影间恍惚看到了大海,对,是真的大海!比天的颜色更深的蓝,海面上几只鸟展开白色的翅膀一闪而过,消失在树林边缘,转瞬又出现在他们头顶的上空,带着哇哇的叫声列成一个斜斜的一字。

  

  文星伊慢慢把车速放缓下来,前方是一扇宽敞气派的大门,一看就是新修不久的建筑,金容仙立马猜到了这应该是远离城区的某个住宅区,因为绿化太到位以至于都看不见住宅区内部的房屋分布。

  

  进了大门,汽车缓缓往深处开着,路过一栋又一栋精致的独栋小别墅。文星伊终于在其中一栋别墅的前院里,把车停了下来。到这里,金容仙已经完全猜到了,她并不惊讶文星伊有这栋别墅的钥匙,静静地看着她把门打开。

  

  还不待进去,金容仙听到地板上传来一阵“哒哒哒”的声音,轻巧而又细碎,快速地朝她们这边过来了。

  

  当她看清楚像个圆球一样射过来的小家伙时,忍不住惊呼出来:“大发!~”她蹲下去,大发四只小爪子抓着地面奋力一跃,肥肥的身子艰难地腾空,下一秒已经稳稳当当地滚进了金容仙怀里。

  

  “今天早上我带它过来,跟它说容仙妈妈下午就回来了,蠢狗可高兴了。给它弄了个新窝,你知道它第一个衔进去的是什么吗?是你给它织的衣服,第二个才是它的饭盆。”

  

  “是吗,大发,真乖,来妈妈看看瘦了没有~真乖~~”

  

  大发翻着肚子在金容仙手下蹭来蹭去,任由她揉捏自己软绵绵热乎乎的肚子,时不时肚子上还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逗得金容仙舍不得停手。

  

  “好了,待会再跟大发玩,先跟我上来。”

  

  文星伊不由分说将金容仙拉到二楼,金容仙快步跟着她走进一间卧室,一进屋便被头顶的景象吸引了,她仰起头,眼中是湛蓝色的天空,还有几片流云缓缓地飘过。

  

  “我特地让人把主卧的天花板改成了透明的玻璃,还有上面的阁楼也一样,从阁楼里可以看见海的全景,我挑了很久挑的这个位置。”文星伊一边说一边走到窗边,推开落地窗的门,然后招呼金容仙过去。

  

  “最喜欢二楼这个阳台了,你看,很宽敞是吧,我会在这里种满花,一年四季的都有,我们每天醒来,都能闻到花香。”文星伊一边说一边伸展身体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已经闻到了满鼻的花香。

  

  “你看下面,是院子,看见那几颗小树没有,那是海棠,那是桂花,那棵是枇杷树,旁边的是石榴,角落里还种了一丛月季。到时候我们春天赏海棠,夏天赏月季,你可以把开得最好看的那朵摘下来带到公司去插在办公桌上,对了夏天还可以看石榴开花结果,秋天有桂花,冬天枇杷也会开花……等到了明年春天,我再在那里搭一个葡萄架子……”

  

  文星伊指着一楼的院子兴奋地跟金容仙喋喋不休,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用双手托起金容仙拿着蒲公英的手,对着蒲公英轻轻吹了口气。霎时大半的蒲公英脱离枝叶的束缚,如夏季里的一场绒绒细雪,翩飞在院子上空,悠悠然地慢慢往下飘去,轻轻落在泥土里。

  

  文星伊转过头朝着金容仙一笑,金容仙会意,微微俯下头去,将手中剩下的蒲公英尽数吹散在夏风中。文星伊揽过她的腰,喃喃地在她耳边说着:“要不了多久,这些种子便会发芽,院子里会长满蒲公英,以后每次开花我们都可以搜集种子……”她说着,在金容仙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你还觉得保质期短吗?”

  

  金容仙摇头:“这是我见过保质期最长的花。”她把头靠进她的心口,紧紧依偎着她。

  

  “永远不会凋零。”

  

  金容仙轻轻闭上眼,感受着文星伊热烈的心跳,悄悄闻着她身上只属于她的味道,甜甜的,像一颗红豆,炙热又鲜活。

  

  当匆忙尘埃落定以后,眼里剩下的只有眼前人无尽的缠绵。走过泥泞也好,走过繁华也罢,都是大千世界里一个微不足道的玩具,庆幸在彼此身边,就是最踏实的存在。任时光荏苒,任岁月流走,伸手可以捕捉到的,就是她们在这世间最平凡的爱。

  

  金容仙缓缓睁开眼,对上文星伊明亮的双眼,那里有一汪湖水,湛蓝,清澈,又深不见底。自湖底漾开的暖流,沁人心脾的柔软,足以温暖她的余生。

  

  ......

  

  暮色微垂,夏夜里星空绚烂,洒下一片银色在卧室光滑的木地板上,空气里弥漫着淡淡沐浴后甜香的气息。相爱相依的两个人,在星月的见证下激吻、纠缠,然后躺进宽大柔软的床上,面朝繁星,枕着彼此的呼吸,相拥而眠。

  

  .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