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53

 我不偷懒了!

☆、第 53 章


  “星伊啊,小金这姑娘挺漂亮,我之前就听你妈提起过她,条件也不错,你说介绍给你哥怎么样?”

  

  “啥?!”文星伊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把小金介绍给你哥。”文爸慢条斯理地重复了一遍。

  

  “帅哥?”

  

  “不然你还有哪个哥。”文爸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包烟,拇指掀开盒盖。

  

  “不是,爸,帅哥有女朋友啊。”

  

  “有女朋友了?”文爸一根烟抽出来一半停在了那里,“哎哟这你舅妈咋没给我说呢,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给留意一下单位里的姑娘……”

  

  “可能帅哥还没告诉舅舅、舅妈吧。”

  

  “哪的姑娘,做什么的?”文爸终于把烟点上了,他抬了抬屁股伸手把烟灰缸移到面前。

  

  文星伊盯着文爸吐出来的第一口烟,心想糟糕了,自己是不是打乱了文明帅的计划了,不过文明帅那家伙向来也不会有什么计划,管他了,少说为妙就是了。她摇了摇头,对她爹说:“不清楚。”

  

  文爸两根手指夹着烟,另一只手握着打火机,塑料的打火机在他宽大的手心里显得格外小巧玲珑,他眉头突然不屑地皱了一下,“估计也只是玩玩吧,到时候看能不能过你舅舅、舅妈那一关,帅儿这孩子也是,这么大个人了,一直不务正业没个正经,算了算了,估计人小金也瞧不上他。”

  

  “爸,帅哥现在工作很卖力的。”文星伊不满意她老爹这样说她哥,现在的文明帅比起以前,已经好了很大一截了,不能用不务正业来形容。

  

  “就他那个工作,”文爸“哼”了一声,两股细细的烟从鼻子里喷出来,“你舅舅前两天还在跟我说,过阵子要把他塞部队去,他年龄超标了,你舅舅可是托了好些人……好了不说他了,该说说你了。”

  

  “我?”文星伊心头一紧,不会又要让相亲吧?不过相亲这种事,不是该她老娘来跟她说吗,难道是她老爹的关系?

  

  “你妈昨天跟我说,小张跟她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办公室正好有个空缺,他可以想办法把你调过去。”文爸轻轻把打火机放在烟盒上,等着看文星伊的反应。

  

  “关他什么事啊!”没想到文星伊突然炸毛了,“我跟他早没来往了,就算有来往,现在承了他这个人情,以后是不是就必须以身相许了?我妈也是,这种事情还问我?直接拒绝就好了。”

  

  “你别激动,我已经帮你回绝了,”文爸朝文星伊摆了摆手,生怕这孩子的倔脾气又上来了,“我就跟你妈说来着,咱女儿怎么会看得上他那个地方!我们不去他那,去我安排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安排有地方?哪?”文星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知道他老爹不会无缘无故跟他提小张,她一边看着她老爹和他手里已经烧到尾巴的烟,一边快速转动脑袋瓜琢磨着一会儿该怎么见招拆招。

  

  “我一个战友,在那……那什么科当主任,唉你看我这记性,反正他再过两年该退了,他的领导我也是认识的,那天我们正好在一起聊天,就说起了你的事,”文爸把烟屁股杵进烟灰缸里,“现在你过去他那边先跟着干,等他退了你就去接他的位子。”

  

  “我不去,我就想在厂里。”去了就得告别轮班制,就得朝九晚五耍双休了,去了就没时间待在游戏公司守着媳妇了,文星伊暗自下定决心,就是死也不要离开她的厂。

  

  “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文爸了解自己女儿的性格,他早有心里准备文星伊会拒绝,所以并不觉得吃惊。

  

  “啊呀爸,你不是不知道我,向来对那些什么头衔啊官位啊没有兴趣,也就厂里那悠闲的日子让我觉得舒坦。”

  

  “你们这些孩子,想法都太天真了,眼光得放得长远些,你在厂里轮班,那工人的薪资怎么能跟干部比?还有女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常熬夜哪里在好?……”

  

  “我不管,反正我不去,”文星伊打断了文爸的语重心长,“你别擅自让人调我啊,不然我会辞职的。”说完她站起来快速离开了房间。

  

  书房里早已经没有了人,文星伊正往客厅走,金容仙端着两盘菜出现在走廊那头,看见她时脚步慢了下来,笑着叫道:“星伊,来吃饭了~”

  

  因为人比较多,都坐在餐桌上吃饭的话会觉得挤,文星伊和文明帅主动请缨去茶几上吃,金容仙也被文星伊拉入了茶几阵营。

  

  “妹,刚你老爸把你拉卧室那么半天,说什么小秘密呢~”

  

  “说你的终身大事。”文星伊把一只鸡腿挑到金容仙碗里。

  

  “噗……”文明帅差点没噎住,“谁信你。”

  

  “太多肉了,不想吃。”金容仙把鸡腿挑回给文星伊。

  

  文星伊瞥了一眼横在碗里的大鸡腿,继续看向文明帅:“文明帅,你说你明明谈了个女朋友了,你怎么不告诉你爹妈一声,你妈还满世界给你物色媳妇呢。”

  

  “还真是说我!你跟姑爹说我有女朋友了?”

  

  “嗯。”文星伊点头。

  

  “还说了什么没有?”文明帅显得有点着急。

  

  “没了。”

  

  “那就好,嗯对,不着急说,不然我爸妈准不同意,我得慢慢找机会,循循渐进地跟他们说这个事。”

  

  “还听说,你要去部队了?”

  

  文明帅听到“部队”两个字,把筷子往碗上一摔,怒道:“鬼才去呢,你知道去哪吗?西藏!我刚从克拉玛依回来,转头就给我弄个西藏!我,我……”他气得开始语无伦次了,转头看着金容仙,信誓旦旦的像是在起誓,“金总,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公司的!”

  

  金容仙只是笑了一下,而她旁边的人却跟着激动上了,“我去,舅舅怎么想的!”文星伊去过一次西藏,虽然那个地方很美,但因为身体原因,她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去海拔超过四千米的地方了。

  

  “那种地方,你不想去就别去,三百六十行,可以做的事那么多,非要找个所谓的铁饭碗才能踏实吗,他们是不是觉得只有吃国家的饭才叫做吃饭。铁饭碗是什么,铁饭碗是自己傍身的本事,是走遍每个角落都能生活下去的能力。”文星伊一边说一边盛了一碗汤,本来打算端给金容仙,见对方摇头,便把汤放回了自己面前。今天这老鸭汤煲得真好,这已经是她喝的第三碗了。

  

  “他们单位里,他们那一辈的人,还有他们上一辈的人,”文明帅拿食指点了点自己脑袋,故意压低了声音,“思想中毒很深。”

  

  “是啊,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我们不去,他们拿我们也没办法。”

  

  “我们?你那边也有事了?”

  

  “都是调工作的事,”文星伊叹了口气,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因为促成这件事的那些人的思想,“不说了,吃饭。”

  

  和其它大多数家庭一样,无论是文家还是井家,不管是男女还是老少,大家聚在一起,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文星伊无疑是家族中的例外,她创下过连续三把相公四圈都忘摸牌整整一天不开胡的记录,基本上属于那种一上桌就开始掉线,一摸牌就开始打哈欠,看不见叫懒得算牌连上下家都会忘记的类型。

  

  可偏偏家里人都喜欢跟文星伊打牌,因为她牌品好,输钱从来不发脾气也不吱声,有时候她忘记出牌了,你提醒她一声,也许她胡乱扔出来的那张牌就是你想要的。不过对文星伊来说,倒是无所谓,菜都烂在了锅里,钱也是输给了自己家里人,而且要她凑桌脚是有条件的,绝对不打大的,十块钱封顶,否则找别的桌脚去。

  

  “小金,你打牌吗,下午你跟文叔他们一桌吧。”这碗筷还没收拾利索,文妈已经开始编排下午的牌桌人员了。

  

  “我不打的,井阿姨。”

  

  “怎么,不会打吗?”文妈的表情有些惊讶。

  

  “会是会……”

  

  “你以为人家都像你啊雀圣,上来个人就让人家打牌,也不管人愿意不愿意。”正在擦桌子的文星伊替金容仙挡下了金妈的热情邀请,虽然没听金容仙亲口说过,但这些时间的相处下来,从她平日里的爱好也能看出,金容仙不会是一个喜欢打麻将的人。

  

  “是是是,你妈我又自作多情了,那你陪舅舅他们打吧。”文妈端起盘子进了厨房。

  

  金容仙拎着抹布跟进厨房,“我不想打,你让文明帅……”

  

  “诶!我下午有安排啊,我不打。”文明帅突然冒出来,抢在文星伊说完之前说道。

  

  “你就陪长辈们玩玩吧。”文妈冲文星伊挤了个眼色,怎么说今天也是自己家做东团年,这会儿三缺一,本来以为金容仙会打的,谁知道人家好像并不喜欢打牌,那只能让自己女儿凑一下了。

  

  “我下午也有安排了。”如果是平时,凑个桌脚在牌桌上荒废一下午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今天金容仙好不容易到家里来了一趟,文星伊已经计划好了,下午要牵着她去院子里走走,带她去喂那只灰白色的大胖野猫。

  

  文爸听见了厨房里的对话,上来跟好兄弟般的揽住文星伊的肩膀,还用力捏了捏:“乖女儿,爸跟你喂猪,赢了全部算你的,输了全部算爸的!”

  

  “我打牌那容仙怎么办呢。”文星伊忍住没吃她爹这套。

  

  “不用管我,我在旁边看你打就好。”金容仙这种时候就显得比文星伊懂事又贴心多了。

  

  “就是啊,让小金做你军师呗,你们两个人齐心协力,杀他们仨一个落花流水!”文爸说完放低了声音又补上一句:“就别打那么小了,按他们的规矩来,到时候舅舅他们想打多大你就依他们,长辈们难得来一回。”

  

  明明一年要聚好几十次呢,文星伊知道这些亲戚退休了没事干,隔三差五就约出来喝茶搓麻将,但她懒得戳穿她老爹,反正到时候要真输多了就找他报账。文星伊又看了金融行啊一眼,这才犹豫着答应下来。

  

  下午出太阳了,早上的那些雪早化得干干净净,因为是过年,好多茶坊都关门休假了,少数几家开着门的茶坊生意好到可以用“爆”字形容,哗啦啦响成一片的麻将还有那些人嘴里吐出来的烟雾把大厅弄得乌烟瘴气,好在文妈英明,提前订好了包间。

  

  温暖的包间里,空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出一阵热风,脚下还烤着火炉子。文星伊打了一个哈欠,又把自己手里的牌一张一张挨着数了一遍,谨防自己又成了相公。

  

  金容仙碰了碰她的手背,柔声提醒:“该你了,这张。”

  

  “嗯。”文星伊懒洋洋地勾了勾手指头,用指甲盖把金容仙说的那张牌弹了出去,然后悠哉悠哉地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我说星伊啊,你这麻将打成这样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还不如直接让小金来打。”忙完了家务前来观战的文妈忍不住想洗刷文星伊。

  

  文星伊却是欢天喜地的转过脸来:“你们看我是不是下叫了~”两个眼珠子来回在金容仙和文妈身上打转。(下叫啥意思求科普)

  

  文妈一看,还真下叫了,没忍住又提高了嗓门洗刷她:“哟可以呀,我女儿可真厉害!都能看见叫了!”

  

  文星伊啧啧了几声,嘿嘿地笑:“容仙是我的幸运符~对了我可以胡哪些呢?”

  

  文妈:“……”

  

  “我看看,”金容仙靠了些过去,“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行。”

  

  像是刻意又像是不经意的距离,文星伊能清晰的闻到金容仙身上的味道,她最熟悉的味道。

  

  真想突然转过头去亲她一口。

  

  文星伊暗暗扫了一眼包间里的亲戚长辈,强压下心里的冲动,趁其他人不注意,拿脸轻轻贴了贴她的脸。

  

  被贴了脸的金容仙自然清楚文星伊在想什么,可是碍于杵在身后的文妈,那些亲密的小动作只能胎死腹中。

  

  好在文妈没待多久便赶着回去准备晚上的伙食了,忍了好久的两个人终于开始肆无忌惮起来。表面上正儿八经的盯着牌桌,讨论战术,暗地里,桌子下面一双手一直牵着,偶尔金容仙顽皮地摸上文星伊的大腿,文星伊反摸回去,并且手掌攀向大腿根……

  

  “怎么样,我听你妈说你今天有幸运符,赢钱了呀!~”门突然被推开,文爸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桌子下牵着的手赶紧分开,金容仙保持着翘着腿的坐姿,文星伊盘在椅子上的腿交换了一下,身体从往右边歪变成了朝左边歪。

  

  “赢了好多呢,”文星伊骄傲地拉开桌子中间的小抽屉跟她爹炫耀,“嘿嘿,多亏了容仙。”

  

  “是你自己手气好。”金容仙在旁边声音温柔地说了一句。

  

  “那是,这叫新手运气~”文星伊倒是一点不谦虚。

  

  “你还新手呢,都输成老油条了,常败将军~”文爸大手在文星伊后脑勺上轻轻一拍,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这么多钱要怎么花呢,容仙,吃了晚饭我们回家去把大发牵上,给它买零食吃好不好?”

  

  “好。”

  

  大发在地板上趴了一天,饭盆里的狗粮和盘子里的牛肉早舔得干干净净。终于听见了脚步声,它机警地坐直了,又听了两秒,蹭蹭蹭地蹦到门口,歪着脑袋瞅着门锁,等待它的主人把门打开。

  

  “呀~~大~~发~~”一天不见,大发一如既往的黏人,文星伊心情也是格外开朗,逮着大发的脑袋使劲揉了又揉,“蠢狗狗,一个人呆了一天,走~带你出去买好吃的。”

  

  一入夜就开始刮风,文星伊抱着一个被撑得鼓鼓囊囊的购物袋,里面装着两袋不同牌子的狗粮和一些大发爱吃的零食,她把围巾给了金容仙,两个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发被金容仙牵着走在中间。

  

  “你工作调动的事,你妈妈今天跟我说了,她让我来劝劝你。”金容仙突然说。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你们单独聊过?”文星伊没想到她妈竟然会想到让金容仙来说服自己。

  

  金容仙点了点头,“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的。”

  

  “所以你也想我去那边?”

  

  “你自己怎么想的?”金容仙没回答她。

  

  “你应该很清楚吧,我不会去的。”文星伊知道,她是了解她的,可她为什么还要来劝她,这让她有些不爽。

  

  “那就不去。”金容仙突然的转弯让文星伊始料未及。

  

  “我可不希望我的公司白白损失了一个人才。”金容仙竟然调皮地笑了,手探上文星伊的胳膊,挽着她,“但是如果是你自己想去,我会支持你的。”

  

  文星伊抬了点胳膊让金容仙的手环进来,一不小心一袋牛肉罐头从购物袋里滑了出来,掉在地上咕噜咕噜滚出一个圈。金容仙弯下身帮她捡起罐头,文星伊停在原地等金容仙把购物袋重新扎好,这些默契就像是一起生活了很久的老夫老妻。她们继续走着,文星伊很平淡地说道:“我不去,我要留在公司,支持你,陪着你护着你。”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