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52

  ☆、第 52 章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头一晚上竟然下起了雪, 好些年没见过这样大的雪了, 早上起来, 外面的草坪和树上都盖了一层白色。雪对于南方的孩子来说,算是稀奇之物, 小区里大半的孩子都跑出来玩雪了,他们穿着厚厚的棉衣, 有的带着手套, 旁边站着几个大人。
  
  文星伊歪坐在摇椅上, 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时间,瞅着楼下嬉戏的孩子打了个哈欠。金容仙收拾完毕从屋里走了出来, 脚边跟着一蹦一跳的大发。
  
  “文星伊, 你看我这样穿行吗?”她走到文星伊跟前停下来,一边撩着肩上的长发,一边转了个身。
  
  “行, 我媳妇儿漂亮,穿什么都行~”文星伊懒洋洋地转过脸来, 欣赏着面前打扮精致的女人。
  
  “少油嘴滑舌的, 问你话呢, 正经点。”金容仙转回来对着文星伊,想了想用手把头发挽到了脑后,问她:“我要不要把头发扎起来?”
  
  “哎呀容仙,”文星伊站了起来,走过来搂住金容仙, “只是跟我回家吃个饭而已,你随意穿,自己舒服就好。”
  
  “那怎么行,再怎么也是第一次去你家里,第一印象很重要,”金容仙推开文星伊,“文星伊,你家里怎么连个全身镜都没有……嗯?下雪了?”她注意到窗外的景色,不自觉往窗边走了两步。
  
  “昨晚下的,已经停了。”
  
  “走,我们下去堆个雪人。”金容仙兴奋地拉起文星伊就要出门。
  
  文星伊一听这话,顿时一身的生无可恋,前一分钟还在感叹那些孩子们的活力和用不完的精神头,后一分钟自己就得被迫加入进去。
  
  “容仙,你看下面,都是些孩子,你这么大个人,好意思跟孩子们抢雪玩吗?”文星伊慢吞吞地被金容仙拉着往门口挪动,她不喜欢运动,也不喜欢需要运动的户外活动。
  
  金容仙停下来,回到窗户边又往下瞧了一眼,打开窗户,传入耳中的全是小孩子的嬉笑声。
  
  “也是,算了。”她关上了窗户。其实雪对她来说并没什么好稀奇的,想看雪的话开车去山上或者景区,那些地方多得是,只是刚刚突发奇想地,想和文星伊一起去楼下堆个雪人。
  
  文星伊察觉到金容仙明显低落下来的情绪,不由暗暗自责。她就是想去楼下玩一会儿雪而已,自己竟然连这种小事也要推脱,不就是下个楼玩个雪吗,又不是跑八百米,干嘛就不能痛快地一口答应了。
  
  文星伊突然捉住金容仙的手,走到她的前面,把门打开了。
  
  “干什么?”
  
  “堆雪人去。”
  
  “不去了,都是孩子,我不好意思。”金容仙在门口犹豫道。
  
  “想去就去呗,跟我走,我知道个地方,绝对没有小孩。”
  
  金容仙望着文星伊,想知道她说的地方是哪里,文星伊却故意卖着关子,只是摸着大发
  
  金容仙被文星伊带到了天台,她恍然大悟,这种地方也能被文星伊想到,这家伙。
  
  “看吧,一个人没有,是不是很棒!”文星伊洋洋得意地推开了天台的门,满脸的自信。
  
  “是很棒,但是,雪呢?”
  
  “啊,啊?”文星伊转过身去,不禁怀疑自己开门这个操作没对,下面草坪里明明堆了那么多雪,这天台是不是跟下面的草坪不在一个次元啊……
  
  文星伊不死心地跑上去,仔细看了一圈后对慢慢从门口进来的金容仙喊道:“可以的,你先背过身去,给我两分钟,我一定给你堆一个雪人出来。”
  
  金容仙半信半疑地背过了身去,她听见文星伊满天台跑动的脚步声,还不到两分钟,对方便说可以转过去了。
  
  “哒哒!怎么样?”
  
  只见文星伊蹲在地上,手掌所指的地方,一个跟拳头差不多大的袖珍雪人,鼻子上还插着一根干草。金容仙扫了一眼四周围墙的栏杆上残留的冰渣和栏杆上到处可见的指头痕迹,立即明白了这个袖珍雪人是怎么来的。
  
  “你就打算用这个把我打发了?”金容仙盯着蹲在地上的文星伊,嘴角却若有若无地勾着小女人般娇嗔的笑。
  
  “那......”文星伊看着自己面前的小雪人,比起楼下那些大块的积雪,是显得寒碜了,“我们还是去下面堆个大的?……嗯,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话,这样,你就在这里看着我,等我堆好了再叫你下来?来,来这里,”文星伊把手搭着金容仙的腰,把她带到栏杆边上,“从这里看下去,刚好可以看见下面呢,一会儿我堆好了,就朝你挥手,你就下来。”
  
  文星伊说着就要往楼下跑,金容仙拉住她,把她的手放回自己腰上,“不用,我就喜欢这个小雪人。”
  
  文星伊停顿了几秒,另一只手也环上了金容仙的细腰,“容仙,你真好……”她在她耳边呢喃着,跟她一起望着楼下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们,“以后我们要生两个小孩,下雪天,也带他们去院子里玩雪。”
  
  “我生一个,另一个你生。”金容仙拿手摸着文星伊的脸,冰冰凉凉的,又光滑,这家伙,素颜居然这么嫩,皮肤竟然这么好。
  
  “呜……那还是只要一个好了。”
  
  ……
  
  天台上风挺大,加上要赶着去文星伊爹娘家吃团年饭,金容仙第一次去,要是去晚了会显得不懂事,两个人没在上面呆太久便准备下去了。临走的时候,金容仙突然把衣服兜里的手机摸出来给文星伊:“来你帮我们拍一张。”
  
  “谁们?”
  
  “我们。”金容仙笑来快要眯着的眼睛,满满都是甜意。她蹲下去捧着小雪人放在脸旁边,嘟着嘴就要亲上去的样子,让镜头后面的文星伊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来表达当下的满足和幸福。
  
  ……
  
  文星伊陪金容仙去选了些伴手礼,虽然她一再强调没那个必要,可金容仙坚持要买,说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礼节。打开家门,连文星伊都不禁吓了一跳,今年她家的亲戚真是这几年来,来得最齐的一次。
  
  “小金来了啊,拖鞋在柜子里,文星伊你给小金拿一下~”文妈穿着围裙笑呵呵地迎过来,跟文星伊指了指鞋柜,又快速钻进了厨房忙活。
  
  “哟,来啦。”这次出来的是文爸。
  
  “爸,这是金容仙。”文星伊把拖鞋递给金容仙,又说:“这是我爸。”
  
  “文叔,新年好。”
  
  “哈哈新年好新年好,进来坐,星星的好朋友,别拘束,当自己家里,我厨房锅还在烧着,星伊,你先让小金进去坐,客厅人多,把你帅哥叫上你们几个孩子去书房玩也行~”
  
  文明帅耳朵尖,一听见叫他的名字,立即望了过来,一眼看见了门口伫着的漂亮女人,赶紧奔过来:“哈,金总!新年好哇~”
  
  “新年好。”金容仙回以微笑。
  
  “闪开闪开,别挡着。”文星伊把文明帅薅开。
  
  “奶奶~爷爷~外公~姨婆~大伯~……”文星伊挨个把家里的亲戚叫了个遍,完了跟金容仙介绍:“容仙,这是我奶奶,爷爷,外公……”
  
  “诶,帅哥,怎么没见着舅舅和舅妈?”文星伊戳了戳文明帅。
  
  “我爸单位上有点事,被叫去出差了,我妈在里面呢。”文明帅指着厨房的方向回答,而后又小声问文星伊:“你怎么把金总给带来了?”
  
  “有什么不妥吗?”
  
  “家里这么多亲戚,你也不怕人不自在。”文明帅说着望向被一群亲戚包围却应对自如的金容仙,不禁感叹,果然是金总啊,面对这些难缠又八卦的亲戚也能如此淡定。
  
  “小金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做游戏的。”
  
  “哦,那你不是咱们单位上的呀,是星伊的同学吧?”
  
  “我们是在公司认识的。”
  
  “哦我是有印象星伊以前在外面自己找工作干过一段时间,诶听说现在游戏行业很不错啊,我儿子前段时间也说想做游戏,他现在是做房地产的。”
  
  “咱们那儿子成天东一手西一脚的,怎么能跟小金比,小金应该在游戏行业干了很多年了吧,有对象了没?我听说帅帅现在也在游戏公司做事呢……”
  
  “诶小金啊,有二十五了没有?看你这么年轻,女孩子又这么漂亮,没想过找个安定点的工作?”
  
  “你懂啥,年轻人就该在外面多拼搏多经历风雨,小金啊,你现在每个月能拿多少?……”
  
  ……
  
  金容仙有条不紊地回答着各方亲戚如放鞭炮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文星伊坐在旁边捏了一把汗却完全插不进嘴。平时话最多的文明帅这次竟学聪明了,一句话不接,只管抱着手机玩。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着急终身大事,星伊也是,前阵子给她介绍一个,又没成……”
  
  “就是,星伊,不是姨婆我多嘴,你们现在不趁年轻漂亮赶紧找一个,往后走啊,根本不好找!”
  
  “……”
  
  “我们去书房吧,文明帅,走。”文星伊受不了了,拉起金容仙,叫上文明帅躲进了书房。
  
  三个人本来打算在书房玩扑克,牌刚洗好,文爸敲门把文星伊叫了出去。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