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49

 ☆、第 49 章

  文星伊回到公司, 欧华把她暂时安插到了自己手下一个项目的美术组, 说年后开了新项目, 再让她去新项目带场景。因为就快要过年了, 这个项目又是在收尾阶段,文星伊几乎每天都在打酱油中度过。
  
  介于在页游组发生的事情和之前手游组的各种传闻, 文星伊难免会在不经意间听到自己背后的一些杂言碎语,对于这些, 她一概充耳不闻。既然选择了回来, 那么有些意料之中的事情就没必要放在心上。
  
  但有一件事, 让文星伊感到颇为苦恼,那就是她老娘。之前因为得知文星伊离职了, 文妈一得空就过来看她, 有时候去一趟菜市场,想起了也会绕过来看看她,给她做点新鲜的饭菜, 督促一下她的生活起居。这些文星伊都能理解,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告诉她自己已经复职了, 她怎么还这么乐此不疲, 过来的频率丝毫没有减少, 就好像一天不唠叨自己她就一天睡不着觉一样。
  
  其实这要是换在以前,文星伊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她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盼着她老娘过来,因为每次老娘来了都有好吃的,偶尔还能一边唠叨着一边帮自己解决点家务。可是现在, 也许是因为生活中多出了一个人,文星伊格外地在意她老娘的到来。
  
  “妈,都跟你说了,我跟容仙昨晚说好了我烧鱼给她吃,你来打什么岔。”文星伊穿着厚厚的睡衣脖子上挂着围裙,懒洋洋地靠着厨房的推拉门,一边留意着锅里的鱼,一边扫兴地抱怨文妈的到来。
  
  “就你那鱼,跟你爸学的,有什么好吃的,我买了带鱼呢,你不是最喜欢我烧的带鱼吗,我跟你说现在那卖带鱼的老板,只有每周六上午会来我们这边的菜市场,平时你想吃还买不到呢……”
  
  “阿姨,喝水。”同样穿着睡衣的金容仙从厨房端了水出来,给文妈放在了手边。也许是她的这套睡衣稍薄一些,也许是她把头发束了起来,所以同样都是穿睡衣的两个人,金容仙看起来就要比厨房门口那个头发跟鸟窝似的文星伊精神得多。
  
  “诶谢谢,文星伊你看看人小金,你什么时候能学学!小金,待会儿你尝尝我烧的带鱼,星伊可喜欢了,她小时候每天都闹着让我做给她吃,也不知道现在长大了,变了,整个人变得这么不招人喜欢了!哎文星伊,我跟你说,你社区的那个课,你自己去跟人解释,现在我每天去打牌,他们都问我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井大厨,地儿我给您腾出来了,烧带鱼去吧!~”文星伊知道自己要是放任她妈继续说下去,她一定可以独自唠叨上好几个小时。
  
  文妈一路瞪着文星伊,嘀嘀咕咕地进了厨房。可算是让这位皇太后暂时消停了,文星伊替她妈拉上厨房的门,贼兮兮跑到金容仙跟前。金容仙正想问问这家伙什么事这么开心,不料突然被对方在脸上啄了一口。
  
  “嘿嘿,”得逞的文星伊格外得意,“渴了吗,喝水。”
  
  “不渴。”金容仙宠溺地推开她,警惕地看了眼厨房的方向。
  
  文星伊死皮赖脸地又把身体靠了过去,抬起手轻轻拨过金容仙的脸,“她忙着呢,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的,吃水果吗我给你削?”
  
  “剥个橙子吧。”
  
  “好嘞~”
  
  一听到要吃东西了,大发滋遛一下从茶几底下蹿出来,金容仙看见了它,弯下身把它抱了起来。
  
  “它最近换毛,别抱,免得糊你一身毛。”
  
  “狗狗不是春秋才换毛吗?”
  
  “它一年换两次毛,一次换半年。”
  
  “哦对了,晚上提醒我去车上拿东西,给你的。”
  
  “什么东西?!好吃吗?”文星伊冲金容仙眨巴着眼睛。
  
  “不能吃。”
  
  “哦。”文星伊把一瓣橙子喂到金容仙嘴边。
  
  金容仙张嘴去吃,文星伊突然使坏把手缩了回来。她又重新伸过去,再一次缩了回来。一连两三次金容仙都没能吃到橙子,她赌气不吃了,无论文星伊拿着橙子在她嘴边怎么逗她,都不肯张嘴。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吃吧,容仙,乖,乖嘛,容仙,张嘴,啊~~~”
  
  金容仙没张嘴,大发按捺不住先张嘴了。
  
  好在它爪子短,没够着。这家伙不死心想跳起来,金容仙及时捉住了它,它只能意淫般地咬了几口空气。
  
  “馋狗,就不给你吃!”文星伊拿着橙子故意在大发眼前晃了两晃,顺势把橙子送进了自己嘴里,整瓣吃了进去。大发被金容仙抱着,可急坏了,眼见橙子没了,它只能干瞪着眼,口水都快淌下来了。
  
  文星伊故意吃出津津有味的样子,开心地看着大发的反应,这时听见金容仙在旁边问她:“文星伊,我的橙子呢?”
  
  “啊?!”文星伊这才反应过来,明明是给金容仙剥的橙子,怎么一不小心就让自己给吃下去了,她赶紧把剩下的橙子喂给文星伊,“没关系我只吃了一瓣,你还有一整个呢,来我喂你吃。”
  
  ……
  
  “星伊,你把你的狗抱着,让人家小金自己吃啊,抱着狗怎么好吃东西。”橙子快要吃完,文妈竟然从厨房出来了。
  
  文星伊干愣了一下,镇定地把最后一瓣橙子喂给金容仙,“大发喜欢她,就想让她抱,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拿橙子伺候着。”
  
  “诶累死你老娘我了,你给我也剥一个吧~”文妈走过来把文星伊从沙发上刨起来,自己大大咧咧舒舒服服地坐了下去。
  
  “得,我伺候了一个又来一个~”
  
  ……
  
  文妈在文星伊家吃过午饭便走了,急着去赶赴她的牌局。文星伊拎了本书抱着大发去了金容仙家里,金容仙下午有事要忙,一直待在书房,文星伊歪在沙发上看书,大发则趴在地板上看电视。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肚子饿急了的大发扶着沙发用爪子刨了文星伊几下,文星伊这才想起该吃晚饭了。看了一眼时间,又瞧了瞧书房的方向,她合上书安安静静地回去自己家热饭,热好过后给金容仙端了过来。
  
  文星伊把饭菜在书桌上一个挨一个地摆好,金容仙还在一刻不停地对着电脑忙碌。
  
  “容仙,还有多少要弄?”她端起自己的碗问金容仙。
  
  穿着睡衣抱着自己小碗的文星伊看起来蠢蠢的,从早上起来便没有好好梳理过的头发不知道去哪瞎玩了一下午,这会儿更乱了,再配上那一副饿了肚子可怜兮兮的表情,简直绝了!金容仙忍不住拿手揪了一把她嫩嫩的脸,语气温柔地回答:“好了已经弄完了。”
  
  整理好所有的工作文件,金容仙关了电脑,转过来跟文星伊一起吃饭。文星伊则是一直惦记着金容仙说要给她的东西,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便忍不住跟金容仙说:“吃完饭去散步,你上午说有东西要给我~”
  
  “恩,我没忘。”
  
  “是什么呢?”
  
  “你猜。”
  
  不等对方反应,文星伊一把端走了翟沁面前的菜,扬言道:“你不跟我说就没菜吃。”
  
  “文星伊。”
  
  “唔……”
  
  果然这种时候得给这家伙点脸色看看,省得太温柔了她蹬鼻子上脸。金容仙其实也没怎么给文星伊脸色,只是一动不动地瞧着她,就像是大人看着心虚的熊孩子,文星伊一边“唔唔”了两声,一边悻悻地把盘子放了回去,虽然看得出不情愿,但刚才抢菜的势头完全蔫了,“告诉我嘛,容仙,我的好容仙,容仙欧尼……”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
  
  金容仙关上车子后座的门,把一个精致的纸袋递给文星伊。
  
  “就是这个?”文星伊兴奋地接过来,迫不及待地打开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给你准备的圣诞礼物,可惜圣诞节那天没来得及给你,后来忘记了。”
  
  “啊……”文星伊不敢多说,她知道圣诞节那天是自己的不对。
  
  “哇好舒服的围巾~”文星伊小心地从纸袋里拿出那条叠得一丝不苟的围巾,把大发的牵引绳递给金容仙,然后两只手展开了围巾,“颜色也好漂亮,谢谢容仙!”
  
  “本来想亲手织一条给你,结果……”
  
  “咦,里面还有,这个是手套的吧,”文星伊沉浸在收礼物的欣喜中,完全没有在听,一心关注着她的礼物,“这是什么啊,围脖,不对,这个是……所以这个是干什么的?”文星伊望着金容仙满脸的憧憬。
  
  “这个是大发的,”金容仙脸上竟露出了些许不好意思的神色,“本来是织给你的围巾,织到一半发现尺寸不对,干脆就给大发织成了衣服,围巾便只能买给你了……”
  
  “买的我也喜欢!”文星伊打断了她,认真地看着她说:“容仙你能亲手为我织围巾我已经很感动了,完全没有想到,简直是又惊又喜,谢谢你。”
  
  “你喜欢就好,还有……”
  
  “哇还有东西!”金容仙的话又一次被文星伊打断了。
  
  文星伊眼中的兴奋劲越来越浓,她完全没想到金容仙这样的人竟然会亲手织东西给自己,“这个是手套吗,还是跟大发的亲子款!”
  
  文星伊试图把“手套”套在自己手上,一边套一边奇怪地又瞟了眼袋子里,“怎么只有一只?”
  
  “这个是中秋的……最后剩了些线,就给中秋也织了件衣服,我第一次织东西,在网上找的教程,织得不太好看……”
  
  “哪里不好看了,很可爱啊,超有爱的!但是,”文星伊突然开始为难,担忧道,“中秋喜欢在泥巴里刨坑,它会把衣服弄脏的。”
  
  “不用非给它穿上,反正也不一定穿得上。”这是金容仙这二十多年里说得最没自信的一句话,反正在文星伊面前出丑也不是第一次了,遇上这个人,注定自己高傲不起来。
  
  “那我就拿去给它看一眼,告诉它这是它的圣诞礼物~”文星伊把中秋的小马甲放回袋子里,拿着大发的衣服蹲了下去,“大发,你看,这是你容仙妈咪给你的圣诞礼物,她亲手织的哦,美死你了吧,快点谢谢容仙妈咪。”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