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47

  ☆、第 47 章


  周末,文星伊不停地给金容仙打电话,她问了可以问的所有人,没人知道金容仙在哪。要不是叶青拦着她,告诉她不会有事的,她已经去报警了。

  

  星期一文星伊趴在操作室的桌子上,想了好久,偷偷拿出手机准备给金容仙发一条信息。几百个字的信息,她足足编辑了一个上午,总共躲过了三次工段长和厂长的巡检。

  

  她在短信里向她道歉,她知道圣诞节那晚自己做得过分了,希望能得到她的原谅。她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也跟她说想知道她的感受。

  

  金容仙没有回。

  

  星期三到公司,文星伊听说小文已经在星期一的时候联系上了金容仙。那她应该看见自己的信息了,为什么不回?是不肯原谅自己么,还是说其实她真的就是想玩玩,被自己突然如此认真的长篇大论吓到了......

  

  “文星伊,你居然在发呆!我弹了你半天了!东西做好了没有,快发给我。”策划在她身后喊道。

  

  文星伊这才注意到屏幕下方不停闪烁的消息窗口。

  

  “做好了,马上切了给你。”

  

  ......

  

  金容仙星期一就开机了,她当然看见了文星伊的短信,好长好长的一条,她看得很仔细,也明白了这段时间文星伊忽冷忽热和犹豫不定的原因。前两天的难受一扫而光,但是,她才不要这么轻易就原谅了这个讨厌的家伙,先不回复,让她担心着一段时间吧。

  

  文星伊的感冒反反复复,已经五天了还没能好彻底,金容仙也还是没有回她。早晨起得太早,她的头有点昏,靠在电梯里,一楼的时候,电梯停了,她看见他们主策走了进来。

  

  “东哥,早。”文星伊不太情愿地给这个人打了声招呼。对方扫了她一眼,淡淡地用鼻子“嗯”了一声。

  

  这个主策叫李东,文星伊跟着大家叫他东哥。电梯启动,李东一直站在靠门口的位置,背对着文星伊,“我记得你从来不加班吧。”他突然开口说。

  

  文星伊听见这句话顿时升起一肚子火气,“你自己去看看我的考勤。”她为了金容仙,为了UI能在一周之内改完,这阵子哪天不是九点之后才走的,这人是瞎吗。

  

  “哦,”李东的这一声“哦”听起来极为不屑,“我的加班是通宵的意思。”

  

  文星伊终是没憋住火气:“哦,通宵啊,你爱加你自己加去,老子特么才不会加。”也怪这李东倒霉,偏偏趁这几天文星伊心情不好身体也不舒服的时候来找她麻烦。

  

  不知道是不是那李东早上在文星伊这里没讨到便宜,跑去跟项目经理说了什么,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文星伊和琳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项目经理过来找她俩谈话了。

  

  “小肖啊,还有琳子,你们的表现一直都很好,但是做人嘛,太务实了不行,偶尔还是得务一下虚的,你看看前面UI的事情,你们跟着大家一起努力了这么久,出了那么多力,要是因为后面的表现不好,奖金方面委屈了你们,那可就不划算了......”

  

  项目经理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堆,琳子偶尔还会弱弱地解释一两句,文星伊一个字也不想说。最后项目经理瞅着两个人问:“多呆会,可以吗?”

  

  一直没说话的文星伊终于说话了:“好的,没问题。”

  

  等项目经理一走,文星伊转过头对琳子说:“他刚刚让我们多呆一会儿,你在这里站两分钟吧,我去上个厕所再走。”

  

  之后的几天,依然每天一过九点,文星伊就开始收拾东西走人,每一次李东都会坐在他那边的位置上阴着眼神目送她离开。文星伊知道他在看,可她从来懒得看他一眼。

  

  这天,琳子手上没事,打开项目的游戏玩了一会儿,发现游戏里有一个装饰物件被程序严重地压缩变形了。她截图给文星伊看,文星伊让她去告诉程序和策划。

  

  策划的第一反应就是甩锅,把事情的责任推给了美术。

  

  李东也在,她明知故问地说:“这个是场景的物件,是文星伊在负责吧?”说完让人把文星伊叫了来。

  

  文星伊过来之后,又看了一眼屏幕上那个被压缩变形的物件,她记得这个物件是她让琳子画的,也不想跟这群人多说:“是我在负责,可是我们提交上来的是正常尺寸。”

  

  “那么之后程序那边压缩出了问题,你们就一直没发现?”李东一个劲地逼问她。

  

  “对啊,我也想问,公司里那么多测试坐在那里,怎么就没人发现?”

  

  “行,先不说这次的问题,文星伊,你跟程序的对接问题,不是第一次了吧?之前好几次你,”李东想了一下发现好像不对,说错人了,又指了下琳子“还有你,你们传了资源不吱声,程序找不到,耽搁了封版的时间。”

  

  “我不记得我有耽搁过封板的时间,”文星伊这一次很冷静,没有冲他发火,她知道李东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琳子是她在带,所以有的琳子的问题他也一并算在了自己头上,“还有,如果程序真的没找到,那他之后拼的又是什么?”

  

  文星伊说完转头去问琳子:“你之前传资源的聊天记录还在吧?发给他看看。”

  

  李东自知理亏,情急之下又说:“你们在群里发有什么用?程序根本看不到!”

  

  “私聊的聊天记录有吗,给他。”文星伊继续对琳子说。

  

  “私聊也不一定全都能看见啊,你们就不知道当面说吗?!”

  

  文星伊发现这人纯粹是在找事,不再有好脾气了:“公司的网络是摆设吗?那些个聊天软件都是摆设吗?我看当面说也不行,没准儿程序听不清呢,我得敲锣打鼓的拿一个高音喇叭对着他们耳朵吼。”

  

  “你要真能拿着个高音喇叭吼我可就谢天谢地了,公司里谁不知道啊,你文星伊仗着跟金总关系好,从来不加班,目中无人,屌得都快飞起来了。”

  

  文星伊平时一般不发火,这火一旦发起来,拉都拉不住,“我特么就屌了,你有意见?羡慕还是嫉妒了?有本事你跟我一起屌啊!屌不起来就别特么在我面前瞎哔哔!”要不是旁边两个人及时扯住了她,恐怕她已经给李东咬上去了。

  

  这两个人就这么杠上了,弄得整个项目组都来围观,连隔了八百里远的文明帅都闻讯赶了过来。

  

  “什么事什么事啊,冷静点,文星伊你先放手。”项目经理过来正好看见文星伊在扯李东的衣领。

  

  “对,妹,你先别急,跟哥说说怎么回事。”文明帅轻轻拍了拍文星伊抓着人家衣领的手,文星伊这才把手松开。

  

  李东理了理衣服,抢先告起文星伊的状来:“周经理,这文星伊不加班你是知道的,全项目组都知道!咱们所有同事在这里争分夺秒拼这最后的阶段,她倒好,带着她手下的人,比谁都悠闲。其他同事不说,不代表心里没意见。文星伊这样,大家都觉得不公平!”

  

  “是你觉得不公平吧!”这回连琳子也没办法再忍气吞声了。

  

  “先不说心里舒不舒服,你们不加班,耽搁我们的工作啊!不说程序有事找不到你们,我们策划经常八点九点要需求,都找不到人!”

  

  “你们有需求不会早点提吗,非要等到下班。”文星伊冷冷地说了一句。

  

  “你以为我们像你啊!......”李东正要回击,项目经理示意他别说了,好言劝文星伊:“文星伊,我之前也找你们谈过,你们下班的时候就不能多等一会吗。”

  

  “周经理,多等一会,请问这个一会是多久,通宵吗?”

  

  “文星伊,你别太过分了。”项目经理的脸色沉下来。

  

  李东看准机会在旁边添油加醋:“不仅不加班,每周还会请两天假,周经理,我们组已经有好几个人跟我说,他们也想每周请假,请一天就心满意足了。”

  

  “我妹每周请假是在来之前就说好了的,而且她的东西都是按时完成了的!”一直在旁边替文星伊干着急的文明帅总算插上嘴了。

  

  “她自己的东西按时完成了,我们的进度被拖下了!”

  

  “就是,就是。”李东手下的人赶紧在旁边附和。

  

  “文星伊,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不强制你加班到多晚,只希望以后你每天都能按时来公司上班。”项目经理说出了他对文星伊的最终要求。

  

  “凭什么啊,你一早这样说,我妹根本不会来你这儿!”

  

  项目经理不理会文明帅的不满,只等着文星伊说话。

  

  “我做不到。”文星伊说。

  

  “做不到就滚!别人怕金总,不敢说你,我们不怕!”李东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

  

  项目经理看了一眼李东,回头对文星伊说:“你要是做不到,那只能请你离开了。”

  

  “走就走,谁他妈稀罕你这里!”这句话不是文星伊说的,而是文明帅。他一个大步跨到李东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不怕得罪金总,因为你是易抒明的狗!你,还有你,你们都是!”

  

  “哥!”文星伊叫住了文明帅,她刚才没有立即回应项目经理,是因为她在脑子里整理所有东西的进度,UI的事情基本已经搞定了,新场景的需求暂时也不会再有了,就算有也不多,完全可以包出去,所以现在她离职,对整个项目的进度不会造成什么影响,那么金容仙的圣诞心愿依旧能够完成。

  

  “好,我现在去收拾东西。”文星伊把文明帅一块儿拉走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跟他说:“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本来就是混个时间,你跟我不一样,你好不容易找到个工作,有人愿意带你,你就好好学,不要因为我意气用事。像刚才的那些话,以后别在别人面前说了。”

  

  “妹,你真要走啊?”

  

  “人家都赶人了我还能怎样?等金总回来了你帮我把这个给她。”文星伊把桌子上的小熊公仔拿给文明帅。

  

  “你们就住隔壁,又不是见不到了,你自己去给呗。”

  

  文星伊叹了口气,金容仙到现在还没有回她的信息,所以,她们以后也应该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一连十几天下来,文星伊除了去厂里上班,其余的时间都宅在家里,一切恢复成最初的样子。文妈隔三差五就来给文星伊端点好吃的,每次来都不忘叮嘱她出门走走,锻炼身体,虽然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文星伊从来都把她的话当作是耳旁风,但她就是执着地每次都说,不止一遍地说。

  

  “诶诶,星伊,圣诞节过后,小张还有找你吗?”文妈偶尔也会顺便关心一下文星伊和张小科的发展状况。

  

  “打过几次电话。”

  

  “那你接了没有啊?你这孩子,人家打给你你怎么不爱接啊!”

  

  “接了一次。”文星伊不耐烦地说。

  

  “你们怎么说的?”

  

  “我让他别打了,烦。”

  

  “文星伊,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

  

  “妈!”文星伊打断了她妈即将开始的训斥,“我不喜欢他。”

  

  文妈叹了口气,她拿文星伊也没办法,又开始跟文星伊灌输她的老观念:“随你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别把自己看得多优秀,你以为就你这臭屁性格,男人们会排着队来贴你吗?女孩子年龄大了,找个人嫁了才是正途,现在合适的不好找了,你自己不好好把握着......”

  

  文星伊从沙发上站起来,故意发出了很大的动静,趴在她脚边的大发浑身一颤,四条短腿在空中空刨了几下总算站了起来,蹦跶着跟在文星伊后面。

  

  文妈知道文星伊不爱听这些话,但她也没办法,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跟什么事也没有地问她:“上次跟你说社区那事情,我觉得不错,帮你答应下来了。”

  

  “你说带小孩那事啊?你就答应下来了?!!!”文星伊经常都在想,自己怎么会有个这样的老娘啊.......

  

  “不是带小孩,是跟孩子们补习,辅导他们做做功课什么的,都是咱们单位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的,而且地址就在你这个小区,他们租了个一楼,好像就在你隔壁栋,还是隔壁的隔壁......”

  

  “无偿的?”文星伊对这些孩子的家室没兴趣,管她老娘认识不认识,反正她见了都不认识。

  

  “有,我帮你问了,好像是社区补助,一天48还是49来着。每天两小时,也就是孩子放学家长还没有下班的那段时间,你不用天天都去的,到时候他们会排班。”

  

  “妈......我在你心中就这么廉价......还不到五十块......”

  

  “都说了是社区组织的,肯定不会给太多,你缺钱吗?这样,妈再给你添两块,凑个整~”文妈一身轻松地从沙发上跃起来,“重点不是钱,重点是你别老窝在家里,补习的时候也会有其他老师,估计都是咱们单位里跟你一辈的孩子,多跟人聊聊,交几个朋友~好了我回去了啊,大发,来过来抱一个,外婆要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容仙这次出差的时间跨度确实拖得比以往都长,没办法,年底了,太多收尾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为了能早些回来,她把能提前的工作行程都提前了,休息的时间挤了又挤,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回来之后,文星伊已经离职了。

  

  一说起文星伊离职的事,欧华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在金容仙的办公室里激动得是又敲桌子又跺腿。

  

  “那群蠢货,打狗也不知道看主人,啊呸!说错了,他们才是狗!文星伊是我招进来的,就算要开也得来问问我的意见啊你说是不是仙仙?!欸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一群不懂美术的人,他们又哪里知道现在一个顺手的美术有多难找!”

  

  欧华骂得直喘气,靠在金容仙的桌子前面挽了挽袖子,继续吐槽:“哎我跟你说,你知道我去找他们的时候,李东怎么说的吗?他说,‘用给文星伊的钱,去招五六个实习生,既便宜又服管。’”

  

  “这个白痴。”连文星伊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说他白痴都褒奖他了,简直是无知!我当时就问他,实习生,你来带啊?他说让蒋薛梅带,或者给我带!”欧华的表情越发鄙夷,“给我带?我带你个头!”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忙你的去吧,文星伊我会想办法把她招回来。”

  

  “你真有办法?”欧华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之前有让人事试着联系文星伊让她回来,可都被文星伊拒绝了。欧华把身体往金容仙这边靠了过来:“诶仙仙,这回我们可要先说好,她这次回来,必须在我手下,在我的组里,免得让那些白痴浪费了人才!”

  

  “等她回来再说吧。”

  

  欧华毕竟没在页游组,加上他刚才一直只顾着撒气,对于事情的描述并不全面也不客观,金容仙觉得要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还得再听听当事人怎么说。她先后又把琳子和李东叫到了办公室。

  

  ......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