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45

 ☆、第 45 章


  “我?!……我不爱穿裙子, 不要。”

  

  “挺好看的, 去试试。”金容仙把裙子递给文星伊。

  

  “容仙, 我真的……不缺穿的……”

  

  “试试。”金容仙把文星伊手里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拿过来放到店里的桌子上, 自己则端端地在沙发上坐下了。

  

  文星伊扭扭捏捏了半天拿着金容仙选的裙子进了试衣间,金容仙知道这家伙不习惯穿裙子, 多半不好意思,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出来, 索性站起来在店里随意逛起来。

  

  文星伊的身材样貌, 如果不打扮打扮, 让她成天把自己裹在宽松的休闲装里,舒适是舒适, 太可惜了。不过打扮只是其一, 还有其二……

  

  金容仙看了一眼试衣间的方向,一边嘴角不自觉往上勾起,牵出一个邪邪的笑。她还是第一次有想对一个人使坏过, 并不是因为不喜欢那个人,正好相反是因为太喜欢了, 所以想看到那个人所有的样子, 包括被要求穿裙子时的扭捏, 和不情愿地穿上裙子后的害羞和别扭。

  

  文星伊在试衣间里,对着镜子里穿着裙子的自己,是哪哪都奇怪,哪哪都不自在。

  

  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金容仙提出来的要求,完全没办法拒绝。

  

  扶着门又叹了口气,豁出去了,出去吧。

  

  金容仙瞥到试衣间的门开了,不禁有些期待,走过去看见那个穿着裙子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的文星伊。

  

  “还不错,头抬起来我看看。”金容仙戏虐地用手指勾起文星伊的下巴。

  

  文星伊顿时有一种沦为了古时秀女的感觉,脸更红了。别了别下巴甩掉金容仙的手。

  

  “穿个裙子而已,脸怎么红了?”金容仙憋住笑意,故意这么问她,“来转过去再看看。”

  

  文星伊埋怨她一眼,不情不愿却是一声不吭地转了过去。

  

  素色的裙子,没有花里胡哨的娇柔造作,也没有蕾丝花边一类的累赘装饰。不知道是这条裙子衬出了文星伊的气质,还是文星伊的气息刚好和这裙子的风格吻合,无论是金容仙还是在场的店员,都觉得文星伊要是不买下这条裙子,那这条裙子就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主人了。

  

  金容仙托着下巴看了又看,说道:“把头发放下来。”

  

  “能不放不。”文星伊觉得麻烦,没动。

  

  “放下来,乖。”

  

  这一声“乖”简直酥化了文星伊的心脏,她的脸霎时更红了,背对着金容仙乖乖摘掉了头上的橡皮筋,顺带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

  

  金容仙又认真端详了两眼,眯着眼睛满意地笑:“恩,不错,你明天就穿着它上班吧。”

  

  “我?!……”文星伊转过头来,通红的脸上一脸的惊恐,气沉丹田,表情决绝:“不!”

  

  “等下帮我把这件装起来。”金容仙对旁边的店员说道,没理会另一边那家伙一脸不爽的样子,一只手搭住文星伊的腰,在上面轻轻捏了一把,脸贴到了她的耳边:“这小蛮腰,要穿了裙子才显得出来。”

  

  文星伊瞪大眼睛,腰杆往旁边一歪,抬手便抓住了金容仙作恶的手,“别闹,我不喜欢,不想要。”

  

  “可是我喜欢。”金容仙盯着她的眼睛,任由自己的手被对方抓着。

  

  “……买吧。”文星伊妥协了,但还坚持着她最后的底线,“不过先说好,我不会穿这玩意儿去上班的。”

  

  金容仙只浅浅一笑:“随你。”反过来拉着文星伊去柜台结账。

  

  “等等,我先把衣服换下来……”文星伊真不想松开金容仙的手,多难得的机会,被对方主动牵着,可她实在不能忍受就这样穿着这条裙子从这家店走出去。

  

  文星伊从试衣间出来,金容仙已经付了钱,她坚持要把钱还给金容仙,可金容仙说什么也不要。

  

  “你要跟我算这么清楚?”

  

  “我,不是……”一句话噎得文星伊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就当是圣诞礼物,你收下吧。”

  

  有你这么送人礼物的么……文星伊瞥金容仙一眼,这才默默把钱包收回去,嘴里还是说了一句: “……谢谢。”

  

  “看你这样子,是不喜欢这礼物?”

  

  “没有,喜欢。”

  

  “你脸上可不是这样写的。”

  

  “我面瘫你不是不知道。”文星伊挑着眉毛做了一个逗逼的表情。

  

  “那圣诞节还想要什么?”金容仙侧过头瞧她,刚好看见了这副逗逼表情。

  

  “没什么想要的。”文星伊转过脸去,反手将右手的几个纸袋搭在肩上,“有裙子就够了。”

  

  “既然如此,圣诞节你可得穿上这条裙子。”金融下见文星伊走在旁边不作答,又问道:“今年公司年会的抽奖活动会提前到圣诞节,你说设些什么奖品比较好?”

  

  “我好像听谁提过一下,今年公司的年会取消了,改成了圣诞晚会?”

  

  “不是取消,今年公司有好几个项目,分别是定在年底和明年初上线,过年那段时间会很忙,所以把年会的活动改在了圣诞节,只是活动时间改了而已,至于团年饭,是绝对不会变的。”

  

  文星伊“哦”了一声,听见金容仙在问她话。

  

  “你还没回答我,年会都设些什么奖品比较好。”

  

  “嗯~豪宅,香车,美女。”问信息不正经地把语调拖得老长。

  

  金容仙不禁莞尔,停下了脚步,“美女正好有一个,附赠豪宅和香车,你要不要?”

  

  “要,怎么不要,这么好的事。”文星伊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两个人靠得很近。

  

  商场打烊前的音乐已经响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时,头顶的灯从远处开始一个一个的熄灭,就像是一湾从尾巴开始消逝的银河,缩短了两人暧昧的距离。

  

  “那你倒是拿去啊。”

  

  “好。”文星伊坏坏一笑,一把抓过金容仙的手。从试衣间出来就一直有意无意地用眼睛去勾金容仙的手,就是没敢伸手,这下终于让她牵回来了。她要牵着她的手,不让她被消逝的银河带走。

  

  “对了容仙,圣诞节你想要什么礼物?”文星伊一直牵着金融下,发现对方并没有任何排斥,牵得越发理直气壮起来。

  

  “我?”金容仙瞧着文星伊的脸,勾起的嘴角似有话要说,却又什么也没说。等文星伊傻傻的脸上写满了迷茫后,她才笑道:“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不行,必须得说一个。或者......说说你有什么心愿也行。”

  

  “那......”金容仙俏皮地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说:“如果实在要说一个的话,就希望今年所有的项目都能按时按计划顺利完成吧。”金容仙知道这是个很没情趣的心愿,但眼下她的心里,除了文星伊便只有工作。

  

  文星伊本来就是个情商不高的人,她压根没在乎情趣不情趣的问题,只是默默把金容仙说的记在了心里,嘴上什么也没说。

  

  “对了星伊,我这几天可能会比较忙,也可能会出差几天。”小区的电梯里,金容仙挽着文星伊的手对她说,悄悄的改了称呼默默的等待这文星伊的反应。

  

  “啊,好,那你没在公司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就不等你下班了。”文星伊两只眼睛盯着电梯的门说着,听出了突然变得称呼心里一阵暖意涌上。

  

  “如果我需要留在公司加班,也会告诉你的。”

  

  “嗯。”

  

  电梯到了,门打开正好看见文明帅两口子站在门口。

  

  “要出去?”文星伊的手始终揣在裤兜里,这样比较方便金容仙挽她,即使是遇见文明帅也没有拿出来。金容仙的手也完全没有要抽回去的意思。

  

  文明帅自然是看见了两人挽着的手,他不着痕迹地把视线从文星伊的胳膊上移开,回答:“送小唐去坐车。”

  

  几个人互相点头打了招呼之后,文明帅和小唐乘电梯下去了,他们刚下去,楼道里钻出来一个巡逻的保安。保安一脸的严肃,喉咙里却哼着时下最流行的情歌,路过身边时看了眼挽着的两人,径自走到电梯前按了下去的按钮。

  

  自从去年物业费上涨之后,小区连安保人员都变得负责起来。每天一入夜便会有保安轮流挨个巡视每一栋楼。这个保安估计是已经巡视完了刚刚从顶楼上下来的,中途走得累了,便临时决定乘电梯下去。

  

  可是你早不乘电梯晚不乘电梯,干嘛偏偏在这层楼乘电梯?文星伊一边拿眼角去瞥还在等电梯的保安,一边一动不动地站在金容仙身后守着她开门。

  

  门已经打开了,保安等的电梯还没有上来。

  

  金容仙看着门口似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的文星伊,笑着问她:“要不要进来坐坐?”

  

  “啊,那个,不用了,”文星伊很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边把手里的购物袋递给金容仙,一边继续小声地说着,“太晚了,明天还上班......”

  

  金容仙接过购物袋,等了一会儿见文星伊仍旧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神闪烁,一副欲走不走的样子,便问她:“你有话想对我说?”

  

  “不是......”虽然文星伊并没有想好要对金容仙说什么,但是她就是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或者,可以的话,再做点什么。可是电梯门口那个电灯泡,他怎么还杵在那里啊。

  

  文星伊再一次瞥了一眼电梯前面那个保安,对方明显也等得不耐烦了,正用食指勾着一个黑色手电筒尾端的绳子,把手电筒晃来晃去。

  

  该死的这电梯是被哪层楼的傻帽给截了?两个电梯被人截了一个,文明帅坐下去的那个也该上来了啊......

  

  金容仙发现了文星伊嗫嚅的原因,温柔笑道:“还是进来坐会儿吧。”

  

  也许是等电梯太无聊了,这时那保安朝她们这边看了一眼,文星伊顿时觉得好尴尬,再看金容仙脸上的笑意,她好像也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不用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见。”文星伊跟做贼心虚似的,不给金容仙说话的机会,替她关上了家门,火速回到了自己家中。

  

  金容仙本来是想拉文星伊进来的,突然关上的门让她刚刚抬起来的手,生生停在了半空。金容仙差点没有手指抽搐,一口老血喷在门上。

  

  文星伊这个笨蛋。

  

  ……

  

  金容仙第二天一早来了趟公司,拿了些文件便匆匆离开了,据说又要去外地出差。这一次文星伊不再是偶然从别人口中听说,而是金容仙走之前亲口告诉她的。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说,圣诞节之前。

  

  项目组的事情越来越多,文星伊也越来越忙,因为跟金容仙事先说好的关系,美术总监蒋薛梅除了偶尔会来关心一下工作进度,其他关于场景的事情一律不会多说一个字。

  

  大多数游戏公司的招聘信息都是常年挂在网上的,尤其是实习生的岗位。这天刚好有个妹子来应聘场景实习,人事的本来是准备把她安排到手游组去的,结果让蒋薛梅给要了过来,扔给文星伊带着,说是可以帮她打打下手切切图什么的。

  

  从此,文星伊每天除了要指导妹子的工作,自己的工作量也稀里糊涂地比原来增加了三分之一。

  

  再说这个妹子,大家都叫她琳子,刚好20岁,大学还没毕业,学的是动漫专业,因为喜欢玩游戏而来到了游戏公司工作。这份工作是琳子生平的第一份工作,因此她做什么事情都格外小心,加上她性格腼腆,胆子也小,所以即使是在文星伊这种温和的人面前也不敢大声说话,文星伊说一,她绝对不敢说二。

  

  “星伊姐,石头画好了,我画了两颗,你看看哪颗合适。”琳子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文星伊的胳膊。

  

  文星伊盯着自己的显示器点了点头,摘下耳机,右脚在地上一蹬,坐着凳子滑到了琳子的座位上。

  

  “嗯……”文星伊瞅着琳子的显示器看了半天,“第二颗换硬一点的笔刷加点重色和高光,暗部的饱和度太高了,改好之后直接切了发给程序。”这回换左脚在地上一蹬,滑了回去。

  

  十分钟之后,“星伊姐,我已经发给程序了,接下来做什么?”

  

  文星伊又长长地“嗯……”了一声,眼睛还是盯着自己的显示器,嘴里无意识地重复着:“做什么……”过了好几秒,她才把眼睛从画面上移开,缩小看了看,再放大看了看,然后瞥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还半个小时了,你随便玩一会儿下班吧。”

  

  琳子走了,文明帅又来了。

  

  “妹,跟你说个事。”

  

  “恩。”

  

  “我找到房子了,今天晚上跟小唐过去打扫一下,明天就把东西搬进去。”

  

  “租哪的?”

  

  “就你小区,你旁边那栋。”

  

  “不错啊,多少钱租的,小唐跟你一起?”

  

  “恩,我们两个住,不贵,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就想着跟你住得近点,可以互相照应,早上还可以一起上班。”

  

  文星伊正想说什么,文明帅又开口了:“诶诶诶,妹你是不是正偷着乐呢?你现在肯定在想,”文明帅说到这里故意摆出一副惋惜的样子替自己叹了口气,“文明帅那个浴霸,总算是搬出去了,从此我便可以……”

  

  他突然停住,凑到文星伊耳朵边上,手掩在嘴边小声说道:“我便可以和容仙双宿双飞了。是不是?哼哼哼哼……”

  

  文星伊瞥他一眼,懒得搭理他。这时文明帅的神色严肃下来,“妹,金总已经回来了。”

  

  “我知道。”

  

  金容仙一下飞机就给文星伊发了信息,文星伊甚至比她的秘书小文还要先得知这个消息。但是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金容仙没办法赶回来跟文星伊见上一面,虽然她很想她。

  

  文明帅坐在文星伊的桌檐上,侧头注视着专心画图的文星伊,犹豫了很久,直到文星伊先开口问他:“今天不忙?”

  

  “不忙,”文明帅看了下手上的表,又把手垂下去搭在腿上,“跟组长打了招呼了,一会儿等小唐下班了我跟她去打扫房子里的卫生。妹,那个,不知道你听说没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现在公司里都在传,翟总和易副总……和好了。”

  

  文星伊手里的笔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在数位板上画着,“恩。”

  

  “公司的人都知道,她们手上有各自的项目,平时也都是各忙各的,但是这次出差她们两个人是一起去的。”

  

  “上次不也是一起去的。”文星伊淡淡地说,公司两个老板一起出门谈生意,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这段时间你有跟金总联系过没有?”文明帅问她。

  

  “没。”文星伊往后仰了一点,缩小了画布查看画面的整体效果。

  

  “这么长时间,她都没给你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文明帅都懒得问文星伊有没有联系过金容仙了,他知道像自己妹妹这种社交低能,是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主动联系对方的。

  

  “没啊。”文星伊不耐烦地敲了两下键盘,把画布放大,调整着一处细节。

  

  “她跟易副总一起过去,也一起回来,据说下飞机的时候两个人的举止很亲密,易副总还帮金总拿行李,还帮她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当然也可能只是传言,毕竟当时我们都没在场,你知道公司里那些闲人,嘴有多碎,渲染的技术比3D还好……”

  

  文明帅停了一会儿,见文星伊什么也不说,他站直了身子说:“那啥,我就跟你提个醒,也不知道你跟金总到底是玩的哪出,要是我会错意了,你们只是关系很好很亲的闺蜜,那你就当做哥哥的我什么也没说,要是我猜得没错,你们真的在往那方面发展,那你就稍微留点心,想想该怎么做。”

  

  文明帅闭上嘴用鼻子深吸了口气,又呼出来,叹道:“哎,我也不想说这些,谁让你老这么后知后觉不让人省心……哥就怕你吃亏。好了我过去收拾收拾下班了,你跟我一起走不?”

  

  “不了,我东西做完再走。”

  

  “行,那车子留给你,我一会儿跟小唐打车回去,她那边比这儿好打车。”文明帅把自己车钥匙搁在文星伊桌子上便走了。

  

  文星伊继续做她的事情,她并不在意公司的传言,那些闲人有多无聊她早见识过了,可是……笔又一次顿在了数位板上。

  

  这么些天,她为什么就不跟自己打个电话,连一条信息也没有。

  

  可能太忙吧。

  

  又画了一会儿,文星伊扔下笔呆在椅子上,目光瞥到了文明帅留下的车钥匙,她拿出手机,翻到金容仙的号码。

  

  “晚上要不要我来接你?”文星伊把这条信息发了出去。

  

  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手机在她手里震动了一下,文星伊赶紧划开屏幕来看。

  

  “不用了,估计会很晚,我让小文送我回来。”

  

  “是要跟客户吃饭吗?你一个人?”文星伊快速地回复,然后静静地等着。

  

  这一次对方回得很快:“当然不是。”

  

  “易副总也在?”

  

  “她在,怎么了?”

  

  “没,怕她欺负你。”

  

  这边的金容仙看到文星伊回过来的短信,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显然是吃醋了,自己在那里别扭,又不好意思问出来。金容仙眼里仍留着笑意,细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屏幕,打出了两个字。

  

  “金总,我发现你这次回来,心情比以往都好。”小文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金容仙的笑容,是那种她从来没从金容仙脸上见到过的温柔又幸福的笑容。

  

  “有好事,当然心情好。”

  

  出差的这段时间,金容仙一直没联系文星伊 ,一来是太忙,二来,她想看一看文星伊会不会想她,主动联系她。没想到文星伊这家伙就那么沉得住气,不说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金容仙有点气,但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一下飞机就给了她短信。

  

  不过嘛,从刚才的几条短信来看,那家伙似乎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沉得住气。金容仙越想越觉得心情舒畅,此时此刻真想立刻把文星伊叫过来,好好地欺负这个笨蛋一番,再质问她这些天为什么就能忍得住不跟自己联系。

  

  算了,再忍一忍,明天回公司把她叫办公室来好好调戏调戏,今晚姑且放过她。金容仙的嘴角再一次勾起,收起了手机。

  

  文星伊一直盯着手机的屏幕,这一次信息弹出来,只有短短的两个字。

  

  “傻瓜。”

  

  她把这两个字默默读了好几遍,一种甜丝丝的感觉慢慢在心底蔓延,但她却没办法完全放开自己,安心地去享受这份甜蜜。文星伊心里有一种很空洞的感觉,就像拼图一直少了一块,即使找了很多办法去填,可始终少了对的那一块。

  

  文星伊摘掉了头上的耳机,屁股往下滑了滑,背完全靠在椅背上,放空了大脑任由感觉带着手在板子上画着。今天她不打算按时下班,回去早了好像也没什么事做,干脆再画一幅再走吧。

  

  也许是因为肚子没饿,文星伊忘记了吃饭,一群又一群同事结着伴出去吃饭,从她背后或者旁边路过,又结着伴回来,再一次从她的背后或者旁边路过,最后整个办公室只剩下鼠标和键盘的声音。文星伊听到了这一切,又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总之时间就那么过了,一幅色稿已经成型。

  

  “好美~”旁边突然传来的声音把沉浸在画中世界的文星伊唤了回来,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星伊姐,好喜欢你这幅画的色调,用色好大胆。”

  

  文星伊缩小画布,凳子往后滑了一点,皱起眉毛摇了摇头:“太鲜艳了。”凳子滑回去,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接着是鼠标轻轻地拖动,整幅画的色调瞬间沉了下去。

  

  “如果只是一幅随笔,这个色调完全没问题,但是按照策划案里的描述,他们想要的是一个严肃稳重又让人觉得踏实的场景。”文星伊一边继续调整画面,一边跟琳子解释。

  

  琳子在后面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反正她就是觉得刚才的颜色好看,就是喜欢最开始那种梦幻般的感觉。

  

  “哦对了,星伊姐,老大让我来叫你开会!”琳子恍然发现组里的人已经没剩下几个了,这才想起了自己过来找文星伊是有正事的。

  

  文星伊转过来打量了琳子一眼,“你怎么还没下班?”

  

  “刚才有个程序让我帮他改东西……”

  

  “哪个?”文星伊莫名地讨厌下班时间让人改东西、私自增加别人工作量的人。

  

  “那边那个穿拖鞋袜子上经常有洞的。”

  

  “头发最油的那个?上次你加班也是因为他吧,下次跟他说你已经下班了,让他第二天请早。”

  

  “恩……”琳子弱弱地点头,上一次她被迫加班文星伊也是这样对她说,可是她跟文星伊不同,她只是个新手,在公司连脚跟都没有站稳哪里还敢说不。

  

  “哦!星伊姐,开会要迟到了!”琳子发现周围已经只剩下她和文星伊两个人了。

  

  “你去吧,我下班了。”文星伊没心思去参加那些无聊的会,正好也有点饿了,打算回家煮点东西吃。

  

  “可是……老大说是紧急会议,每个人都必须参加,他刚才的脸色好吓人……”

  

  文星伊本来想说“再吓人也不可能把人吃了”,一看琳子那副欲言又止楚楚可怜的表情,松了口,“你先去,我倒杯水就来。”

  

  文星伊左手端着杯子,右手捏着笔,指尖夹着一个笔记本,走进会议室之后迎面扑来的低气压差点没让她杯子里的水结成冰块。她若无其事地扫了所有人一眼,看见那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头发自然卷的微胖姑娘坐在角落,身旁还空了个位置的时候,就知道那是琳子,还给自己占了个座。

  

  “星伊姐你可算来了,刚刚老大问我你人呢,我还以为你丢下我偷偷走了……”琳子的声音比蚊子还小,生怕触怒了前面那排脸垮得跟僵尸一样的项目组大佬们。

  

  “好了,都来齐了,现在我开始说,”制作人清了清嗓子,首先开口,“发生了什么事不用我说,想必你们光听风声也知道了八.九吧。”

  

  文星伊看了眼琳子,琳子正埋着头两眼直直地盯着桌面,不知道是在认真听上面的人训话还是在走神,她再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发现从大家的表情里,完全看不出迷茫二字。看来这所谓的风声,只有自己没听到了……

  

  “你们平日里怎么偷懒怎么胡来我都没说过你们,但是也别给我捅娄子啊!!!现在好了,人家把我们告了,怎么办?啊?你们说怎么办,谁跟我说说?你,来来来,你是UI组的老大,这次的事情你最有发言权。”制作人突然点了第二排中间的某个人,硬是要让他讲话。

  

  没想到那人却是理直气壮地坐直了,满脸鄙视的表情,先是哼哼了两声,然后才说:“我能说什么,我也很无奈啊,我早说过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了,她不听,她非要按照她的方法来,现在出问题了,怪我?”

  

  “你是组长还是她是组长,技术上的事情你听一个外行的?”

  

  UI组的组长正想争辩,文星伊前面的女人站了起来,一闻到被同时带起来的那股骚香扑鼻的风文星伊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不就是那个跟易副总约会、老是跟项目组的人吵架的女人么,看她这会儿这架势,八成是又准备撕上一架了。

  

  文星伊懒懒地撑着脸,无精打采地盯着这个女人的后背,脑袋处于半放空状态。

  

  “谁是外行?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大家都是为了项目好,之前怎么没人说我,现在一出问题,我就成外行了?”那女人情绪激动,满脸地不服气。

  

  她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线,坐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都按捺不住了,眼看着一场干戈就要发生,项目经理突然说话了,“好了好了,都先别激动,上次的事情也是我同意了的,我也有责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快点制定出应对措施,易副总和金总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易副总那里还好说,可是金总……”他停顿了一下,眼神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瞥了站着的女人一眼,最后只说,“大家都不想等金总回来过后还拿不出让她满意的对策吧。”

  

  文星伊越听越迷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这帮人,说了半天也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呆了一会儿,在笔记本上写下“什么情况?”,然后把本子推到琳子面前。

  

  琳子看了过后,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瞪着她,发现她似乎是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才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起来。过了有两三分钟,琳子把本子推还给文星伊。文星伊低头一看,整整的一页,密密麻麻全是琳子潦草的字。

  

  反正听那些人瞎吵也无趣,文星伊耐着性子看完了琳子写的事情经过。大致总结下来就是,齐一萍为了赶进度省资源,不顾UI组长和美术总监的反对,给UI组施压,让他们直接拿别人的成品来用,现在别人发现了,告他们抄袭。

  

  文星伊在齐一萍的名字上画了一条横线,然后拿笔尖偷偷指了指自己前面的人。

  

  琳子点着头,用嘴型回答:“对,就是她。”

  

  文星伊把嘴巴摆成一个“O”字型,以示自己明白了。她也是到今天才知道这个满身风骚的女人叫齐一萍。

  

  会议一直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琳子正在玩手机,文星伊正在走神,这时又听见制作人清了清嗓子,开始宣布最终的决策:“好了,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再追究谁的责任了,问题出了,我们就想办法解决,现在我们能给金总和易副总最好的交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问题彻底解决掉。说到时间,你们应该明白怎么做吧,还有没有人不明白的?”

  

  制作人停在这里,目光扫下来,前排的几个总监、组长无不点头以表决心。文星伊隐约听到身后几个程序不耐烦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大家这段时间辛苦一点,未来的好处一定是少不了的,年轻嘛,加点班算什么……”制作人开始鼓舞士气,鼓舞着鼓舞着突然停了下来,扫向了下面的人,“那个,文星伊!”

  

  文星伊本来无聊得都快缩到椅子下面去了,突然听到有人点自己名字,整个人都是一愣。

  

  “恩?”文星伊从凳子上坐起来了些。

  

  “你那边场景的需求最近不算多吧,你空出来的时间就全力支援UI组,”转头又看向UI组的组长,“你们组人手不够就找文星伊,她做事效率挺高的,技术也是完全够的,你们没事多讨论讨论。”

  

  文星伊第一反应就是不乐意,我效率高技术好你就给我加工作量,凭什么啊?!但是她没有抗议,因为她想起了金容仙说的圣诞节心愿,所以为了金容仙,她决定配合他们。

  

  会议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一直没说话的蒋薛梅突然开口了:“我说,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到蒋薛梅身上。

  

  “我说会出事吧,你们不听,现在都被人告了,罪魁祸首还可以全身而退?”蒋薛梅说得不紧不慢,目光紧紧地锁着会议室里的某个人。

  

  被她用目光锁住的那个人却丝毫也没有要退缩的意思,反倒是慢慢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盛气凌人地一步接一步逼到蒋薛梅面前。

  

  会议室的空气仿佛在这两个女人的对视间凝固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即将爆发的一场大战。

  

  “咳咳,那个,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蒋姐,小萍姐,你们……”

  

  “你闭嘴。”蒋薛梅对上来劝阻的人完全不留情面。

  

  “小蒋,我刚才已经说了,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你不要把私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上来。”项目经理发话了。

  

  “私人情绪?”蒋薛梅把脸转了过去,质问道:“你觉得我这是私人情绪?”

  

  项目经理干咳了两声,对蒋薛梅以及众人摆了摆手:“好了散会吧,还有什么下来再说。”

  

  头一次开会到这么晚文星伊也是崩溃,胃里空空的,但一点食欲也没有,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饿过头了。她把双肩包挎在右边肩膀上,慢吞吞往电梯间走着。拉开电梯间的门,正好看见两个人从电梯里出来。

  

  文星伊看清走在前面的人,整个人为之一振,心里就好像有一朵昙花瞬间绽放,周围的所有都黯淡下去,眼里只看得见那个人。

  

  才多久没见,金总好像又漂亮了,怎么瘦了?应该是衣服的缘故……文星伊不停地打量着越走越近的人,本是要凑上前去精神满满略带羞涩地叫一声“容仙”,却发现对方现在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又注意到她身后跟着的人,文星伊硬是把这一声“容仙”给吞了回去。

  

  “金总。”文星伊站在门边上,眼睛注视着已经走到自己跟前的金容仙。

  

  金容仙的步子很快,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直接从她旁边掠过去了,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反倒是后面跟着的易抒明,路过文星伊身边的时候故意放慢了步伐,歪着嘴似笑非笑地把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轻蔑的神情不言而喻。

  

  文星伊才没心思理会这个人,她的视线一直跟着金容仙,直到对方的背影被关过来的门隔在了里面。文星伊缓缓收回视线,心里那朵昙花被一盆猝不及防的冷水浇得枝零叶落。

  

  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更何况公司才出了让人头疼的事情,再加上还有其他人在场,所以对于刚才的情况,文星伊完全可以理解金容仙。只是因为这个“其他人”刚好是易抒明,还有易抒明刚刚的眼神,文星伊心里怎么也痛快不起来。

  

  第二天,文星伊是页游组第一个到办公室的,去茶水间的时候她故意绕了远路,从金容仙的办公室门口经过。她发现金容仙的办公室门锁着,里面的灯却亮着。

  

  那间办公室彩光很好,如果金容仙是一早过来的,根本不需要开灯,这么说她昨天一整晚都在这里了。文星伊忍不住心疼,她冲到楼下买了面包和牛奶,把牛奶放在水杯里用开水烫热后,拿着来到了金容仙办公室门口。

  

  小文昨晚跟金容仙一起加班,半夜金容仙让她去休息一会儿,谁知道这一休息就睡着了,醒来已是天亮。她打着哈欠往厕所走,远远看见有个人正要敲金容仙办公室的门。

  

  “文星伊?”小文走近了些,发现是文星伊,于是小声地叫住了她,随后看见对方手里的面包和牛奶,问道:“金总让你帮她买早餐?”

  

  小文的第一反应就是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待确定金容仙没有找过她之后才放下心来。看来金总并不是因为找自己没找到,才改让文星伊买早餐的。

  

  小文知道文星伊跟金总的关系不错,公司里之前手游组盛传的包养传闻她也听说过一些,但是她不信。一来她是觉得文星伊不像是会让人包养的人,二来,文星伊来了公司这么久,真要说金总给过她什么,那就只有很早很早之前的一顿午餐外卖而已。而且,金总是真心喜欢易副总的,又怎么会去包养别人。

  

  这下问题来了,帮金总买早餐一直是自己的事情,今天金总为什么会突然让文星伊去买早餐?

  

  对于小文的问题,文星伊只是摇了摇头,不想跟她多作解释,她摇完头之后发现对方竟然在走神,多半这人是昨晚上没睡好吧。文星伊转过身去重新抬起手准备敲门。

  

  小文的手机响了,小文从走神中回过神来,接起了电话。文星伊本来是准备事不关己的敲门,但随着小文一声毕恭毕敬的“喂,金总”之后,她听到门内传来金容仙的声音:“小文,你帮我冲一杯咖啡。”

  

  “诶!好的!”小文一边挂电话一边往茶水间走。

  

  文星伊追上去叫住她:“小文,我去冲吧,你帮我把这个拿给金总。”她把热好的牛奶还有面包递给小文。

  

  小文拿着文星伊给的早餐敲开了金容仙的办公室门,金容仙坐在电脑后面,眼睛盯着显示器,眉头紧锁。

  

  “金总,这是文星伊让我拿给你的。”小文像呈奏折似的把东西放到了金容仙桌子上。

  

  金容仙听到“文星伊”的名字,这才把目光移过来,看见桌子上的面包和牛奶,伸手拿起了牛奶,发现竟然还是热的。

  

  这家伙,想不到还会体贴人。

  

  金容仙的眉眼缓缓舒展开,她问小文:“她人呢?”

  

  “哦!她去给你冲咖啡了。”

  

  金容仙点点头,目光回到显示器上,小文见她不再有吩咐,识趣地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文星伊端着咖啡没走两步,碰上了从厕所出来的小文。

  

  “我正说来找你呢。”解决了人生大事的小文一身舒爽,还顺带洗了把脸,精神头也来了。

  

  “没关系,我给金总拿过去吧。”文星伊并不打算把咖啡交给小文。

  

  “那行,你拿去吧。对了,金总心情不太好,你小心着点哦~哦~~”小文说着说着,伸了个懒腰。

  

  “是因为抄袭的事情?”文星伊问她。

  

  “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事。哎我说这女人啊,为什么为情所困的总是女人啊~~~”小文这后半句话几乎是唱出来的,乱七八糟的调子。

  

  文星伊无语地瞥她一眼,淡淡地说:“跟感情有什么关系。”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