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41


  ☆、接机2

  文星伊胡思乱想着, 金容仙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进入鼻息, 她忍不住轻微把身体往前倾了一点, 无意识地吮吸了眼前这个成熟女人的味道。
  
  金容仙的手很自然地环到文星伊的背后, 从后面一点一点帮她把腰带周围的衣服理平整。当手移动到侧腰的位置时,一种酥酥的悸动感觉激得文星伊浑身的肌肉霎时绷紧, 她从臆想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小拇指的指尖轻轻点住金容仙的手背, 阻止她继续下去。
  
  “金总, 可以了,已经系得很好了, 谢谢。”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想干点什么。
  
  “怎么了?”金容仙不太高兴, 但没有表现出来。她没想到文星伊对自己的戒心竟然还停留在如此地步,这么长时间了,本以为多少都会有些改善。
  
  “痒。”文星伊笑得极不自然, 她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能拿“痒”来做借口。
  
  金容仙其实并不想听她的解释, 背过她从行李箱拿了湿巾递过去。
  
  文星伊擦了手上的灰, 跑到前门去开驾驶座的门, 抠了半天门锁也不见门有动静。她气急败坏地给了车门一巴掌,转头看见金容仙正要坐进副驾驶座,带着点犹豫喊了出来:“金总,等一下,”她小跑过去, “等一下,让我先上......”一边说一边夺过副驾的门钻了进去。
  
  金容仙站在门边上看着文星伊卖力地跨向驾驶座,由于棉睡袍太厚的关系,裹在睡袍里的文星伊看起来又笨又重,那样子活像一只外出觅食被卡在了树枝间的小狗熊。因为刚才的事情,金容仙本来不想笑的,可是文星伊的样子实在太逗了,她控制不住。
  
  难怪这家伙之前半天也没能从车上下来。
  
  金容仙在背后偷笑,文星伊完全没有察觉,等她坐好抬头时,对方早已经敛去了笑意,一本正经地坐进了副驾驶座。
  
  “这破车,门突然就打不开了,前两天还好好的......”毫不知情的文星伊不好意思地跟金容仙解释着,一边还伸了手去抠车门上的锁想跟她证明自己的话,谁知两根手指扣着锁就那么随意地一抬,门开了。
  
  “......”文星伊扭头去看打开的门,傻愣了两秒,“靠!”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车门耍了,撒气般用力地把门拉了过来,眼看着门就要关上了,又后悔了,赶紧用胳膊肘截住,这回像对祖宗似的温柔地小心地重新把门合上,生怕这祖宗一会儿又闹别扭了。
  
  “这车是你的?”金容仙在旁边问她。
  
  “不是,表哥的。”文星伊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是不是特有感觉,这么老的车。”
  
  金容仙轻轻瞥她一眼,路灯的光线时不时从她的身上跳过,忽明忽暗,给她整个人罩上了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老干部的感觉,”文星伊开始自说自话,“有没有一种九十年代老干部下乡的感觉?金总你想象一下,周围都是农房还有田地,我们走的这条路也是一条乡间小道,可惜这路太平了,乡间小道是泥巴路,还有很多坑......”
  
  机场高速上没几辆车,文星伊却开得一点也不快。
  
  “嗯,没想到今天我还能过上一把老干部的瘾。”金容仙靠在座椅里,倦意不受控制地袭了上来。
  
  “金总你不是老干部,你是……”文星伊一时想不出一个恰当的描述,“你是霸道女总裁~”她小声说,脸转过去看见金容仙已经眯起了眼睛,轻轻问道:“金总,冷吗?”
  
  “不冷。”金容仙没有睁眼。
  
  文星伊瞟了一眼后座上自己专门给金容仙带的厚外套,本来以为对方没有厚衣服穿的,没想到她这一身穿的,比自己的睡袍还暖和,看后备箱里那一大箱行李,估计都是在那边买的。也是,过去这半个月,怎么着也得给自己买些换洗衣物吧。文星伊暗嘲自己的自作多情。
  
  想了一会儿后,文星伊还是把后座的衣服给金容仙拿了过来,一只手扶着方向盘,用另一只手帮她披在了身上。
  
  金容仙睁了睁眼。
  
  “睡觉小心着凉。”文星伊柔声解释。
  
  “谢谢。”金容仙说完这句便睡着了过去,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听到边上的人正在打电话。
  
  “你车子要没油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有你这样坑人的吗!!!......你保险公司靠谱不?......我啊,刚下机场高速,岔路口这里......你等下我给你发个定位......”
  
  金容仙彻底地清醒了,发现车子已经被文星伊停在了路边,她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其实也就睡了几分钟而已。
  
  “怎么,车子没油了?”刚从沉睡中醒来的金容仙声音带着些许磁性。
  
  文星伊盯着手机点了点头,发完定位后把手机扔在旁边,“也怪我,开的时候只顾着熟悉车子,忘记检查仪表盘了。”
  
  “保险公司送油过来?”
  
  “嗯,帅哥联系了保险公司,他们估计半小时之内能到。”
  
  金容仙听完点了一下头,把文星伊给她的外套披在背上,打开车门下了车。
  
  文星伊留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翻出井明帅的烟来点上一根,看见金容仙一个人倚着护栏站在外面,犹豫了一下,也打开门走了下去。一下去便让迎面扑来的冷风吹得缩起了脖子。
  
  “心情不好?”她紧了紧睡袍问金容仙。
  
  “没有,只是想出来透透气,”金容仙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好久没有在远离市区的地方看过夜景了,虽然这里离市区并不算远,不过倒也安静。”身后防护绿地里的一大片琴丝竹被风吹得发出簌簌的声音,更浸润出了这种无人般的安静。
  
  今晚的夜色很美,城市里难得可以见到这样清澈的夜空,还有零星的几点星星。金容仙望着最远的那颗星星,舒展了眉眼,伸一个懒腰,“这样的夜色,我倒是每周都能看见,我们厂就在山上,比这安静。”
  
  “真羡慕你,我上一次这样安静地看夜色还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学校还没有迁校区,在城市的边上,后面还有几亩荒废的田地。”
  
  “其实在哪里、看什么景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身边的人。”
  
  金容仙回想着自己大一的时光,那时候还没有跟易抒明在一起,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跟易抒明的事应该是在搬迁了校区之后才开始的,所以在那之前,她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趴在宿舍阳台的围栏上,或者坐在某棵大树下,吹着夜风,感受着浓浓的夜色。
  
  文星伊自己说完这句话后,也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以往这种时候,她都会想和晶瑜一起,就算是后来晶瑜离开她了,她也还是会想她。可是现在,文星伊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去晶瑜,而是总控制不住地偷瞄旁边的人。
  
  她发现金容仙在走神,没有去打扰,等金容仙再一次抬起手去撩开被风吹到额前的头发时,她才忍不住问了一句:“金总是在想易副总?”
  
  “你怎么知道?”金容仙把脸转向文星伊,由于风比较大,这个角度头发被吹得更厉害,她又把脸转了回去。
  
  “我猜的。”
  
  “是有想到她,但并没有想她。”风把这句话带走了一半,文星伊没有听清楚,她也没问,反正就那么回事,听不听清楚都一样。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的侧脸出神了片刻,问道:“金总,易副总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她在那边还有些后续的事情要处理。”金容仙回答道,顿了一下,问文星伊:“最近很火的一个电视剧,不知道你看了没有......”
  
  不等金容仙说出具体是什么电视剧,文星伊先摇上了头,“金总,我平时都不看电视的......”
  
  “你最好看看,那个电视剧的IP我们已经拿到了,这次出差就是去谈这个项目的事情。项目下周开,我打算让你过去做主美。”
  
  “我?!主美?!我不......”文星伊本来就对什么组长主美的位子不感兴趣,加上之前又听井明帅说了公司的八卦传言,更是不想当这个主美。
  
  “为什么不?”
  
  “没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想。”
  
  “既然你不愿意,那只好先让蒋薛梅带着,等找到合适的主美人选再说。”
  
  “蒋薛梅带?”蒋薛梅就是页游组的美术总监,那个文星伊认为画功不错画风很崩溃的女人,“要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怎么办?”
  
  “那就让她一直带着。”
  
  “......”文星伊既不想做主美,也不想在那个画风崩溃的女人手下做事,“那,那要不这样,”犹豫了半天她吞吞吐吐地想跟金容仙商量一下,“场景这一块我来负责,其他事情,比如角色、UI、特效什么的,交给她管......”
  
  “你不喜欢她?”金容仙没想到文星伊会这样说。
  
  “也不是不喜欢,审美这种东西,大家各不相同。”
  
  “那就照你说的,你单负责场景。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这个是页游的项目,由易抒明负责,之后我基本不会怎么过问了,你有没有问题?”
  
  “她没问题我就没问题。”文星伊懒懒地吸了口烟。烟在风里燃烧得特别快,文星伊这一口吸进去的全是空气,抬起手一看,烟早就烧完了,自己的指间只剩下一截光秃秃的烟头,连烟灰都被风吹没有了。她把烟盒拿出来,打算再点一根。
  
  “不许抽了,熏人。”
  
  文星伊停顿了一下,一声不吭地把烟塞了回去。
  
  “如果以后项目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来跟我说。”
  
  “嗯。”她点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的走神过后,转过头问金容仙:“金总,你有在真正的乡下看过夜景吗?”
  
  金容仙想了一下,摇头:“没有。”
  
  本来以为文星伊会说点什么,正常情况下正常人问了这种问题,至少都应该吹嘘一下自己看过的真正的乡间夜景,或者描述描述真正乡下的夜景会是个什么样子,没想到文星伊就这样没下文了,神思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