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40


 ☆、接机

  虽然也就短短的不到两周的时间, 气温骤降的节奏却让人发指, 冷空气说来就来, 向来抵不住寒冷的文星伊已经把衣柜里最厚的大衣和毛衣翻出来穿上了。
  
  今天是周末, 文明帅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晚上也在外面住。文星伊好久没有享受过一个人的清闲, 早早洗了个澡,和大发一起待在阳台上, 大发打瞌睡, 她发呆。在冬天的晚上, 冲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穿上厚厚的睡袍躺在沙发上或窝在摇椅里, 无疑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文星伊半眯着眼睛身子歪靠在椅背上, 垂到地面的一只脚时不时轻轻蹬一下,让摇椅保持着慢慢摇晃的节奏。放空的视线依次扫过前面刚刚开始上色的几架子多肉,这个季节, 是多肉一年中最美的开始,再过些时日等颜色都出来了, 斑斓的色泽便再无任何植物可以和它们比拟。
  
  慵懒的视线停在了最角落的一个绿色大花盆上, 呆呆地盯了那个花盆好一会儿, 神游的思绪慢慢回到文星伊脑中。那个大花盆跟周围的其他花盆不一样,里面只有短短的半截仙人掌桩子,桩子很大很结实,不过上部的肉片已经被人割去了,被割过的地方是一道丑陋干枯的疤。虽然仙人掌最下面已经陆续冒出了几个小头, 可跟那些个含苞待放正争相吐露颜色的多肉比起来,还是显得格格不入。
  
  文星伊的脑海中浮现起金容仙第一次来自己家里,自己给她炒仙人掌的情景。
  
  还不错,这是什么菜?......
  
  啊——文星伊,蛇!......
  
  别去,小心。
  
  ......
  
  文星伊继续想着,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笑了出来。
  
  中秋哪里在像蛇了,明明那么可爱。她摇了摇脑袋,突然想看看中秋,看看那个小家伙把脖子伸出来的时候跟蛇到底有几分相像。
  
  因为气温的关系,中秋早就结束了自在的阳台散养时光,被文星伊关进了饲养箱里,饲养箱还挪到了书房。
  
  刚刚走到书房门口,隔着门便听见了自己的手机在里面震动的声音。文星伊想起自己下午画了随笔后,好像确实忘记把手机给带出来了。她慢吞吞打开门,找到在书桌上震动的手机,拿起来时对方已经挂了。
  
  本来是打算把手机放回去的,黑屏前文星伊瞥见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金总。
  
  她一刻也没犹豫,解开锁给对方回了过去。
  
  “喂,文星伊。”熟悉的声音,有半个月没听到了,真好听。
  
  “金总,什么事?”
  
  “有空吗,来机场接我一下。”
  
  “哦,好,现在?”
  
  “嗯。”
  
  文星伊放下电话立即着手换衣服。半分钟后,文星伊站在床前,望着床上自己刚刚从衣柜里薅出来的一大堆东西,犹豫了。内衣、衬衣、毛衣、外套、裤子、袜子......这一件一件套到身上得套多久啊,还得先脱......
  
  她想象了一下脱掉睡袍的感觉,又想象了一下这些刚拿出来的衣服贴上皮肤那一刹那的冰爽刺激,还没开始换便先打了个冷颤。算了反正就去趟机场,大晚上的不换衣服也没什么关系吧。
  
  索性抛下床上那一堆东西,把手机塞进睡袍的口袋就要出门。
  
  我去,头发!
  
  文星伊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梳头,赶紧几步冲到浴室去拿了一根橡皮筋胡乱把头发扎了起来,然后扣上帽子蹲在玄关穿鞋。
  
  该穿的都穿好了,文星伊站在门口快速回想着出门需要的东西,以防把什么落下了。还好想了这么一下,她灵光一闪,鞋都不脱穿着靴子奔进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抓着件厚厚的外套。
  
  金总走的那天虽然穿了毛衣和大衣,不过都是很薄的那种。文星伊后来听说了金容仙要去的地方,那边四季都很暖和,所以对方应该不知道这边已经降温了。
  
  文星伊打开门一头冲出去,等把电梯召唤上来了才想起最重要的车钥匙还没拿,真是越急越容易出岔子。一阵崩溃之余,只能折回去拿钥匙。
  
  又是穿着鞋子就踩进去了。
  
  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面摸出了车钥匙,文星伊觉得手感没对,拿到面前一看,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自己钥匙上原本Jeep几个英文字母变成了Ford......
  
  “靠!”文星伊暗骂了一声,摸出手机给文明帅打电话。
  
  “帅哥,你拿错车钥匙了。”
  
  “哦,我借你的车用用,我给你发了短信的。”电话那头文明帅一副不以为意的口气。
  
  “你借我车干嘛?你的车出问题了?”文星伊回屋把钱包拿上了,心里盘算着怎么去接金容仙,难不成要打车去?
  
  “没问题,你要出门?你就开我车去,没有问题的~”
  
  “那你干嘛用我的车......”文星伊无语地把钱包扔回去,捏了文明帅的车钥匙重新出门。
  
  “我接我女朋友,你车大,坐着舒服,看着也气派。”
  
  “我去啊文明帅!有你这样的吗?!”这一声吼得有点急,文星伊觉得肾被扯到了,用手扶着腰杆,看了一眼手里的车钥匙,真想给文明帅砸脸上去。
  
  “别激动啊你,咱俩小时候裤子都换着穿,这会儿换个车开开怎么了?诶我不跟你说了我这开车呢。”
  
  电话被井明帅那家伙挂掉了,文星伊气吁吁地呼出口气,得了,金总还等着呢,改天再跟他算账。
  
  文明帅的车是他爸淘汰下来的,老款蒙迪欧,手动挡,老得都快要退市的那种。文星伊此时岂止是崩溃,杀人的心都有了。
  
  自打驾校毕业后就没再碰过手动挡的车,文星伊找到文明帅的车之后,先开着在停车场绕了两圈,也没敢多耽搁,觉得差不多熟悉了才把车开出停车场。
  
  起初文星伊还有些想不通,特别是把车从停车场的陡坡开上去的途中,停车刷卡坡道起步的时候,暗地里把物业和文明帅通通骂了两百遍,到后来越开越觉得掌控自如,成就感一上来其他的一切都不是事儿了。
  
  ......
  
  金容仙站在机场门口,跟她同一班飞机的旅客早已经离开机场了,这时候的机场百米之内加上她不会超过五个人。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文星伊来,金容仙把行李箱立在旁边,打算给文星伊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这时一辆黑色的老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那种老式的深灰色车窗膜完全看不见车子内部,加上光线的原因,金容仙并不知道开车的人是文星伊,她拉着箱子往旁边让了点。
  
  车子停在那里,车里的人迟迟没有动静,金容仙也没看见有人从机场出来。她不由望了一眼远处的安保人员,不动声色地往安保人员那边走过去。毕竟夜深了,她一个人,还是离这些可疑的车辆远一些的好。
  
  风实在是太大。
  
  “金总!......”背后竟隐隐传来文星伊的声音,金容仙回过身,刚好看见那辆老轿车副驾驶的车门被人推开了一点,又自己合上了。然后门又被推开一条缝,又自己合上了。
  
  文星伊在那辆车里。金容仙脸色严肃了下来,刚才分明听到了文星伊的喊声,但由于车门关上了,后面的话她没听清。
  
  文星伊没有下来,车子又没了动静。
  
  金容仙意识到不对劲,紧张地注视着车子,她已经开始计算自己、车子与安保人员之间的距离。
  
  第三次,副驾驶的门又轻轻推开了一点,金容仙下意识伸手抓住了行李箱的拉杆,因为才下飞机的关系,除了行李箱,她身上一件可以防身的东西也没有。
  
  这一次,在车门自己就要回过来关上的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把门用力地往外推了一把,紧跟着金容仙就看见穿着睡袍的文星伊以一个扭曲的姿势从副驾里钻了出来,一边钻出来一边低声骂了一句:“妈的!......”
  
  “金总。”文星伊睡袍凌乱地撒开着,露出里面藏青色的棉麻睡衣,她快速拢了拢睡袍扶正头顶的帽子,跟金容仙打了声招呼后又把半个身子钻回了副驾里。
  
  金容仙慢慢走近,见文星伊正奋力地把一根缠在档位上的腰带往外扯。
  
  睡袍本来就长,加上两襟都敞开着,文星伊怕睡袍在车上或者地上蹭脏,只能腾出一只手来拢着睡袍,另一只手去扯腰带。
  
  金容仙本来站在她后面没有出声,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让我来。”
  
  “不,用,马,上,就,出,来了......”文星伊每说一个字便用一下力,到最后腰带只是被越缠越紧。她无力地吐出一口气,终于放弃了,重新站出来活动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老腰,给金容仙让出了位置,自己则靠边站,“金总,靠你了。”
  
  两只手确实要比一只手轻松太多,加上金容仙本来就比文星伊瘦,这一身衣服也不累赘,很容易便把腰带从档位上解了下来。
  
  文星伊趁这个空档打开后备箱帮金容仙把行李箱放了进去。也不知道井明帅这家伙多久没洗车了,摸了她一手的灰。文星伊拍着手上的灰尘,金容仙拿着她睡衣的腰带走到了面前。
  
  文星伊本来是要伸手去接的,手伸到半空,看见自己那双灰不溜秋的手掌心,又把手收了回去:“那个,金总,有湿巾吗?”
  
  “有,在箱子里,你先把衣服穿好,别感冒了,我给你拿。”
  
  “不是,我手脏,不想把衣服弄脏。”文星伊说着重新把后备箱按开了,完了还不忘提醒金容仙:“金总,这车脏,你开箱子的时候注意点别碰到了。”
  
  文星伊说完,金容仙没有回答她,径自牵起她的一边衣襟,低声道:“转过来。”同时帮她把腰带圈在了腰上。
  
  文星伊愣了一瞬,意识到金容仙要干什么后,虽是感到难为情,还是听话地转了过去。她面向金容仙,僵硬地略微抬高了胳膊配合对方,却完全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看着金容仙埋头仔细地替自己系着腰带,文星伊虽然没有红脸,心跳却抑制不住地逐渐快了起来。
  
  “金总,我自己来......”
  
  “别动,马上就好。”
  
  文星伊只能继续僵在那里,瞳孔中映出了腰间的那一双手。
  
  十根细长的手指,每一根都有着漂亮的骨节,包裹在白皙的皮肤下面,还有圆润干净的指甲。这样的一双手,打从她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好看,现在再看,仍然是第一次见到时的感觉。
  
  若是与之十指相扣,那感觉一定很好吧......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