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9


  ☆、修枝2

  第二天, 文星伊如约金容仙一起去看电影, 她去买爆米花金容仙去买票, 本来以为金总会选最近很火的那部科幻大片, 谁知道对方竟选了一部动画片。
  
  “金总怎么选这部片子?”文星伊完全没想到金总看起来这么成熟又正经的一个人,居然会主动选择看动画片。
  
  “你不是喜欢看动画片么。”
  
  “啊是。”文星伊无言反驳, 但这似乎并不能作为对方选择动画片的理由,金总你喜欢看动画片你就承认了吧。
  
  很轻松的一部片子, 金容仙在文星伊旁边笑得前仰后合, 文星伊倒是一直没什么表情, 盯着屏幕平静悠闲地往嘴里塞着爆米花。
  
  金容仙笑得累了,想靠靠文星伊, 无奈座椅之间挡事的扶手阻止了她, 她侧过脸借着屏幕投下来的光偷偷瞧了眼文星伊。这家伙,看得这么投入,怎么也没听到她笑过?每次全场哄堂大笑的时候, 文星伊都保持着一脸呆呆的表情,自己笑得大声点她还会诧异地转过头来看自己。
  
  她就一点也没觉得好笑?
  
  金容仙这个问题刚刚从脑子里冒出来, 就听见旁边文星伊咯咯地笑了两声, 她再次侧过脸去瞧她。而文星伊笑到一半发现全场只有自己一人在笑, 赶紧止住了笑声,转为了无声的偷笑。
  
  奇怪的笑点......
  
  文星伊笑完后,发现金容仙在看自己,心里不由一紧,她掩饰着把爆米花递了过去, “金总,你要吃吗?”
  
  “不吃,没洗手。”
  
  文星伊抓出了一颗爆米花喂给金容仙:“我手干净的,喏喂个给你尝尝。”谁知道因为光线太暗的缘故,直接给人杵鼻子上了。
  
  金容仙被杵了一鼻子爆米花渣,无语地拿手擦掉了,她抓住文星伊的手,探头过去将爆米花含进了嘴里。
  
  嘴唇不经意间碰到了文星伊的指尖,文星伊心里立时滋啦地颤了一下。
  
  又是这温软的感觉,她怎么也忘不掉。
  
  手上的爆米花没了,手却还抓在对方手里。文星伊顿了顿,愣愣地问:“金总,你手好凉,是不是冷?”
  
  “有一点。”被文星伊这么一说,金容仙这才发现电影院竟然没开空调,确实有那么一点冷。
  
  “把我外套披上吧。”文星伊放下爆米花桶就要脱外套。
  
  “不用,脱了你会冷。”金容仙赶紧阻止她。
  
  “我不冷,我正好有点热。”文星伊已经把外套脱下来了,顺手给对方批在了身上,还不忘帮她整理好肩上的领角。
  
  “谢谢。”金容仙把外套往上拉了拉,不是很厚的外套,却带着文星伊的温度,金容仙觉得很暖和。
  
  一场电影看完,两个人随着人流慢慢往外走。
  
  “金总,心情有没有好些?”
  
  “嗯,好了很多,多亏你陪我。”
  
  “哪里的话,心情好那就好,不枉我今天出一趟门。”文星伊停了停,觉得还应该说点什么,劝劝金总。
  
  “金总,要我说啊,易副总根本配不上你,她跟那女的摆明了就是成心气你的,那女的跟你啊完全没可比性,你现在这样,一直放不下,正合她意......”
  
  “我没有放不下。”金容仙毫不客气地打断她,本来很好的心情立刻变得烦躁起来。
  
  金容仙没有忘记自己是用什么理由把文星伊约出来的,看着面前的人一脸傻愣的样子,她知道是自己不对,没有控制好情绪,可她并不想道歉。她把外套脱下来还给了文星伊,“我去趟洗手间。”
  
  “好。”文星伊看着金容仙的背影,知道自己一定是又说错话了,金总心情好不容易好点了,自己干嘛又提那茬?不过话说回来,金总你说是这样说,可你的表情明明就是还放不下......文星伊觉得委屈,但并不是因为金容仙刚刚说话的语气不好。
  
  眼睛一直跟随着金容仙的背影,直到对方转了个弯,再看不见了。文星伊的视线没了落脚点,索性放开了视线四下打望起来。看到前方一家卖花的临时摊位,她无所事事地走过去,端起了面前一盆拼配精致的微景观盆栽欣赏着。透过玻璃的容器,一个被拉长的熟悉身影落入眼中。
  
  文星伊把玻璃容器从眼前拿下去,拉长的人影恢复了正常,她张开嘴,踌躇了一下,终是喊了出来。
  
  “晶瑜。”非常轻的一声。
  
  对方还是听到了,转过头来,也是愣了一愣,“星伊。”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笑道:“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
  
  跟上一次在外包公司见到时不同,那一次晶瑜扎着高高的马尾,干练的衬衣俨然一副职业女性的打扮,而这一次,马尾被放了下来,柔顺的直发垂落在肩头,柔软的羊绒毛衣,舒适的外套,温柔的气息能瞬间把人给融化。
  
  “嗯,确实没想到。”文星伊看着她,有些僵硬地把手上的盆栽放了回去。
  
  晶瑜注视着她,视线扫过她身后的花摊,撩了下耳边的发丝,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这些安静的东西。”
  
  “是啊,感觉全世界都在变,就我还停在原地。”文星伊说得颇显无奈。
  
  晶瑜听到这话动作明显地顿了一下,“你果然没变。”
  
  “你倒是变了不少,比以前成熟了,知性了。”
  
  “都是孩子的妈了,能不成熟吗?”这话虽是自嘲,却掩不住带着几分强撑的自然。
  
  “你......有孩子了?”
  
  “嗯。”晶瑜轻轻点头。
  
  “他待你好吗?”文星伊觉得自己问的纯粹是废话,一个人过得好与不好,一看便知。分开的这些年,用文星伊身边的人的话来描述,文星伊就是越来越颓废了,越来越死宅了,而晶瑜,此时此刻,俨然一幸福小女人的模样,气色红润,甚至还比以前胖些了。
  
  “挺好的。”晶瑜回答,看着文星伊,一丝心疼从脸上滑过,“那天我见到了林婕,她跟我说了你的一些事......”她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想接下来的话要怎么开口,“星伊,人是不可能总停在原地的,别老抓着过去不放,找一个合适的人,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吧。”
  
  “找一个合适的人,像你一样结婚吗?”
  
  文星伊这句话完全是脱口而出,说出来之后她也没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些冲,晶瑜失神了片刻,眼中的神色黯淡下去,没再说话。
  
  “瑜瑜,”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上来便伸出手臂把晶瑜揽住了,“到处找你,担心死我了。”
  
  “我这么大个人,又不会走丢,担心什么?”晶瑜当着文星伊的面,没有挣开男人,反倒是随手帮他整理好了搭在肩上的围巾。很不起眼的一个动作,却是扎进文星伊眼睛里的,那种自然的程度,绝对不会是故意装给自己看的。
  
  “你怀有身孕,商场里这么多人,我怎么不担心?”
  
  “晶瑜,你这是......二胎?”文星伊惊讶得连说话都没办法连贯了。
  
  “是啊,上个月刚查出来的。”男人摸着晶瑜的肚子转过头来对着文星伊笑,脸上又是得意又是满足,“诶,我好像见过你,你是上次来谈外包的那位,叫......”
  
  “文星伊,”文星伊象征性地跟他点了点头,“你记性真好,”她夸奖了男人一句,然后看着晶瑜,“恭喜你们,我朋友在那边,改天再聊。”转身之前,她对她笑了。
  
  文星伊一直没有从过去的那段感情里走出来,她排斥新感情,她会时不时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怀念晶瑜的好。虽然一直说要忘记,但她清楚根本没那么容易忘得干净,她承认自己还有所期盼,她知道等待都是徒劳的,但她就是想这样等下去。
  
  那天重逢后,文星伊奇怪晚上打电话时自己的平静,她以为只是因为是在电话中,没有真实的看见对方。然而这一次,晶瑜就站在她的面前,和她的先生一起,跟自己离得那么近。虽然是有那么些排斥和不甘心,但所有的情绪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文星伊不想去深究到底怎么回事,反正现在这样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她慢慢地走回到刚才的地方等金容仙,奇怪对方怎么进去了那么久,难道自己刚刚的那些话真有那么严重,刺激到对方了?不至于吧......
  
  文星伊一个人站在商场的围栏边望着下面,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金容仙昨天说的话。
  
  花是如此,那人呢?
  
  是啊,过去的始终是过去了,既然对方现在过得很幸福,自己又何必非死抓着那段感情不放?太过于的执着只会让自己不好过,还会给对方造成负担......况且,她似乎并没自己以为的那般执着。
  
  “又在发呆?”背后传来了金容仙的声音。
  
  文星伊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没有,金总你没事吧,进去了那么久。”
  
  “没事,接了个电话。”语气一扫刚才的阴霾。
  
  几分钟之前,金容仙站在洗手间的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张脸上尽是烦躁和怒气。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文星伊相处了,每次只要一从文星伊嘴里听到易抒明三个字,只要一听到她把自己和易抒明扯在一起,她就止不住地想要抓狂。
  
  是不是应该告诉她,至少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所有喜怒哀乐都跟那该死的易抒明没有半点干系......
  
  等金容仙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后,她开始庆幸自己当时没有一冲动把话跟文星伊挑明。就文星伊那神奇的情商,就她现在这样逃避感情的态度,上次已经有一个女人悲催地跟她滚了一半床单就被她扔那了,要现在跟她挑明,分明就是自己断了自己跟她以后的路。
  
  “哦。”文星伊一听不是自己,当下就放心了,“差不多该吃晚饭了,金总晚饭要一起吃么?”
  
  金容仙也很想跟文星伊一起吃饭,可刚才在洗手间确实接到个电话,是易抒明打来的,有些工作的事情急需要去处理,“我就不吃了,页游那边有个项目需要我过去一趟,两小时后的飞机,易抒明等下过来接我去机场。”她有意说出了易抒明的名字,不想跟文星伊隐瞒任何关于自己和易抒明的事情。
  
  “哦......那行,我陪你等她来,然后我回去吃。”文星伊总算知道金总这脸怎么变得这么快了,进洗手间前还是满天的阴霾,一出洗手间就晴空万里了,原来是易副总的电话起的作用。
  
  文星伊一路沉默,电梯里,她突然叫了金容仙一声,“金总,昨天你问我那问题,我想通了。”
  
  “什么问题?”
  
  “你问我人是不是应该和花一样,只有剪掉了过去失败的感情,才能有新的开始。”
  
  “那你的答案是什么?”金容仙偏过头注视着她。
  
  “你说得对,我早该把过去剪掉了,应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这么说你是有打算找对象了?”金容仙看她的眼神变得玩味起来,勾起了嘴角,“有心仪的人了?”
  
  文星伊听金容仙这么一问,心里第n次浮现跟金容仙亲吻的画面,电影院里触碰到对方唇瓣的感觉仿佛还留在指尖。她用拇指揉了揉那根手指,忍不住抬头去看金容仙,这一看正好跟对方的眼神对上,文星伊心虚地把头侧到一边,“怎么可能。”
  
  她真不明白,自己在心虚个什么劲。
  
  金容仙把文星伊这些小动作全都收在了眼里,正想追问,这时包里的电话响了。
  
  “易抒明已经到了。”金容仙挂了电话后说。
  
  文星伊闷闷地点了点头,“我陪你出去。”
  
  ......
  
  文星伊一个人站在路边,看着金容仙坐进那辆红色的跑车里,跑车越行越远,锃亮的红色漆水不停地倒影出两旁光秃秃的行道树的影子,也许是因为临近初冬的关系,万物萧条,衬得她的背影也萧瑟了几分。
  
  凉风一阵一阵地吹来,文星伊这才收回了视线,拿出手机翻到金容仙的电话,手指在拨号键上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手机揣了回去。她穿好金容仙还给她的外套,慢慢往家里走去。
  
  ……
  ……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