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7


  ☆、人言可畏

  下午, 文明帅晃悠到页游组来找文星伊抽烟, 文星伊保存了画稿, 跟文明帅去了楼道。楼道里小金和小秋也在, 文星伊没看她们,而那两人看见文星伊则是不约而同把脸移向了别处, 小声地议论了两句,余光里带着毫不遮掩的嫌弃。
  
  眼尖如文明帅, 一眼便瞧出了不对劲, 啧了一声, 低声跟文星伊说:“妹啊,你在公司好像混得不咋地啊。”
  
  “现在知道我把你弄进来多不容易了吧, 就我这人缘, ”文星伊给他递了个眼神,“好好珍惜,知道不。”
  
  “知道知道, 喏。”文明帅拖长着语调,自己点燃烟, 把打火机递给文星伊。
  
  文星伊接过来, 点上, 吸了一口,问:“你在那边怎么样啊?”
  
  “就你帅哥我这口才,我这颜值,早跟大家打成一片了。”
  
  “我不是问你跟同事的关系,我问你学得怎么样。”
  
  “哦, 还好吧,就是经常被主策挑毛病。”文明帅说得轻松,噘起嘴吐出一个又圆又大的烟圈。
  
  “人家又没毛病,干嘛没事挑你毛病,是你自己哪里不对了吧。”
  
  “反正每次他让我做的案子我都乖乖做好了,可每次拿给他看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待会儿把案子发来我看看。”
  
  “发什么发,走,直接去我位子上看去。”
  
  文星伊坐到文明帅位子上,把他刚刚做了一半的策划案子打开来看着,越往下看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忍不住嫌弃道:“就你这样,你这案子要是发给了美术,估计直接被那边揍了。”
  
  “怎么了,不对了么?”文明帅弯下腰,把脸凑到显示器前。
  
  “你玩的游戏也不少,自己的面板合不合理自己没感觉?还有,你这框,这几条线,跟蚂蚁爬似的,你用什么软件画的啊?”
  
  “扣扣截屏不是有画笔么。”文明帅笑嘻嘻地回答。
  
  “......”
  
  文星伊花了半个多钟头教导她这个不成器的表哥,通过文明帅她发现,要是自己哪天不想画画了,说不定做策划也是她的一条出路。
  
  文星伊走远后,文明帅拉过他的同桌,悄悄问道:“哥们,那边那几位是手游的吧,认识不?”
  
  ......
  
  一周又要过去了,文星伊歪在摇椅里,两眼放空地望着对面没有灯光的阳台。金容仙已经走了快半个月了,还没有回来。
  
  文星伊不记得是听文明帅说过还是抽烟的时候偶然听同事说起过,金总去外地谈项目了,据说这个项目本来是全权交给了项目组的项目经理和制作人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走之前的周末,金总突然打电话让她秘书加了一张机票,说她也要去。
  
  别人猜不到原因,文星伊猜得到。周末,不就是易副总来闹的那天么,金总估计是被易副总闹得烦了,趁这个机会出去散散心。说起易副总,这几天文星伊倒是跟她碰见过好几次,可能是碍于自己公司副总的身份,易抒明并没有为难文星伊什么,只头一回面对面经过的时候 ,用眼神给了个小小的警示,后来便是看也不看她一眼了。
  
  哎,当老板就是好啊,想什么时候散心就什么时候散心,我也想半个月不上班在家里散心......文星伊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把视线从对面阳台收回来,伸了个懒腰,换一个姿势继续在摇椅里歪着。
  
  呆着呆着,嘴唇被金容仙吻住的那一幕又落入脑海,文星伊想,金总这个心散了这么久,该是被伤得很惨吧?转念又一想,两人大闹一场过后,直接逮着个人就亲上去了,这伤得不惨才怪。
  
  想到这里,文星伊有几秒的失神,眼中隐隐闪过些许失落的神色,很快便不见了。
  
  关于那个吻,说实话,文星伊后来确确实实是沉浸进去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现在竟然还可以沉浸在晶瑜以外的人的吻里,就包括上次在宁辛家里,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吻过宁辛一下。哎,是一个人待太久了吧......
  
  虽然一边在自嘲,文星伊一边还是不自觉地回味起那个吻来。被金总吻的感觉跟被晶瑜吻的感觉完全不同,晶瑜的吻总是温柔的,绵长的,而金总的吻,不太好说......那个吻里,好像有某种积压了很久的情绪。
  
  十有八.九是让易副总给憋的吧......文星伊苦笑着摇了摇头。
  
  就这样盯着天花板,那天的情景一点一点地浮现出来,每一幕都那么清晰。也许是因为事出突然,文星伊总觉得金总的那个吻是霸道的,带着占有欲,但要说对方强势吧,金总这个人平时是挺强势的,毕竟是公司老板,可在那天那个时候,要说她强势还真有点说不上来,总觉得当时只要伸手一推,很容易就把这个人给压在身下了......压在身下?把金总压在身下会是个什么滋味?
  
  文星伊不禁去想,那天要是金总在自己嘴上停留的时间再长一点,要是自己真的动情至深推了她一把,会发生什么?
  
  这脑袋,都在想些什么......文星伊赶紧使劲摇了摇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就算是一个人待再久,再寂寞再饥渴,也不能乘人之危啊,要真这样了,等以后金总冷静下来,这邻里邻外的,要怎么相处?
  
  何况,我寂寞吗?
  
  她拧着眉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帅哥,饭好了没有啊?弄那么久是要把厨房给我拆了还是怎么着?”
  
  ......
  
  周五临近下班,页游组的制作人突然过来跟大家说要开一个小会,文星伊懒洋洋地摘下耳机站起来,从抽屉里翻出个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装模作样地拿着笔和本子坐到了会议室的角落。
  
  会议刚刚开始,跟文星伊同组的一个妹子突然推开门轻手轻脚地钻进来,因为迟到的关系,她也不好意思往前坐,缩到了文星伊后面的位子坐着。
  
  这时,会议室的门又打开了,文星伊余光瞥见进来的人,一下子来了精神。
  
  金总回来了?
  
  “这是我们部门新来的......”文星伊听到制作人开始介绍这个女人。
  
  哦不是金总......
  
  文星伊仔细看了两眼,发现真的不是。这人乍一看,身形确实跟金总差不多,但没金总好看,具体哪里不好看了,文星伊这脸盲也说不上来,只觉得这个女人妖里妖气的,光.气质就输了金总一大截。
  
  制作人介绍完人,开始说事,不管他说人还是说事文星伊都没兴趣听,她又把身子往椅子里缩了一些,埋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胡乱地涂着鸦。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她转过头去,见那名迟到的妹子把脸凑了过来,小声问:“小肖,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在端游那边做策划啊?”
  
  “啊,怎么了?”文星伊先是一诧,奇怪对方是怎么知道的,随后开始猜测对方干嘛要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难不成这妹子看上帅哥了?
  
  妹子的回答让文星伊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刚刚他在手游组跟几个美术吵起来了,说他是你哥。”
  
  “我去。”文星伊低声骂了一句,起身就要出去。
  
  “别去了,”妹子赶紧把她拉回来坐下,“我过来的时候已经吵完了。”
  
  会开完,文星伊还没来得及去找文明帅,文明帅倒先来找她了。
  
  “走了走了,回家了,饿死你帅哥我了。”文明帅站在文星伊项目组门口冲她直挥手。
  
  文星伊什么也没说,收拾了东西跟他一起去搭电梯。上车后,文星伊问文明帅:“你今天跟人吵架了?”
  
  文明帅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她:“妹,你老实跟哥说,你跟金总什么关系?”
  
  文星伊愣了一下,“我跟金总什么关系?能有什么关系,上司与下属,再多一个邻居。”
  
  “你平时有没有跟她说一些关于公司里同事的事情?”
  
  文星伊被问得一头雾水,“我有什么好说的,我连谁是谁都分不清楚......”她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半睨着眼睛看着文明帅,“你不是怀疑我跟她打小报告吧?文明帅你摸着你左胸脯说,你妹我是不是那种人!”
  
  “我知道你不是,可别人不知道啊。”文明帅这时的语气活像个语重心长的长辈,他叹了口气又说:“妹啊,你知道手游组那两个妹子为什么不待见你吗?”
  
  “不知道。”文星伊最开始以为是因为自己要当组长的原因,可是后来发现不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当那个组长,可她们还是不待见自己。
  
  文明帅把食指伸到半空对着文星伊狠狠点了两下,“你啊,哎,从小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哥都帮你调查过了,那两个妹子,一个叫小金,一个叫小秋是吧。”
  
  文星伊嗯了一声,等着他继续说。
  
  “前阵子那个叫小金的为了帮她弟弟还债,偷偷用公司的资源在上班时间接私活,她们说这件事,当时就只有你,小秋,还有小金知道。”
  
  “可是我并不知道啊?!”文星伊瞪大了眼睛,对于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印象。
  
  “不管你知不知道,反正她们是这样说的,后来她们就发现你跟金总走得很近,再后来金总不知道怎么的就知道了这个事,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吧。”
  
  文星伊摇了摇头,想不到这么冤的事情让自己给摊上了,她已经无话可说。
  
  “你今下午跟她们吵架就为了这事?”文星伊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这事都是小事,还有件事。”文明帅激动得又把手指头伸出来点了点文星伊,“哎!我说你啊,怎么尽遭这些躺枪的事!”
  
  “你倒是说啊。”文星伊捋了捋头发,心情多多少少受到了点影响。
  
  “金总跟易副总的事情公司里一直有传言,那天我在你家也看见了,我知道她跟你是一类人,都喜欢同性,这也没什么,可是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可就没那么好听了......”文明帅踩了脚刹车,换了个档位,停了一会儿,继续说:“现在手游组那边,以小秋和小金为中心,大家都在说你让金总给包养了,仗着金总给你撑腰,目中无人,从来不肯加班......还有个最主流的说法,说你是靠打小报告上位,现在金总连车都给你配上了。”
  
  “打小报告?还上位?配车?!我去......”
  
  “很火大是吧,我听到也火大,当时就走过去帮你正名!那俩娘们儿,竟然还问我是谁,怀疑我是金总的另一只眼线,我说我是你哥,那车是你自己买的,当时提车还是我陪你去提的,让她们自己没本事别躲在背后嚼人舌根!这下两个娘们儿不说话了,估计是被我吓着了,恐怕以后也不敢当着我的面说你坏话给你脸色了。”
  
  文星伊不再说话,窝在座椅里,突然觉得有点累。她向来就不喜欢猜测别人的心思,也最烦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事情,没想到自己已经与世无争到如此地步了,却还是免不了要遭人口舌。
  
她破罐子破摔般呼出一口气,“算了,他们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吧,帅哥你以后火气别那么大,我知道你是见不得我受委屈,可是你好不容易找到个工作,不要轻易跟同事闹僵。”
  
  文明帅斜她一眼,每次看到文星伊这副不来气的样子他自己就气不打一处来,但他也拿她没办法,只能把手一挥,“随便你吧,我懒得管你了!”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