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6


 ☆、冲动

  金容仙昨晚工作了一个通宵, 刚冲了个澡也无法冲去一身的疲惫, 裹着浴巾一边吹着头发一边还在想着公司里的事情。坐回书桌前, 看着电脑上剩下的几封还未处理的邮件, 金容仙闭了闭眼睛,轻轻揉了揉太阳穴, 还是决定再去给自己冲一杯咖啡。
  
  金容仙搅动着杯子里的速溶咖啡,想起文星伊一副惬意的模样窝在摇椅上问自己, 又在喝速溶咖啡?
  
  她笑了笑, 走上阳台。对面阳台的窗户开着, 但没有看到文星伊。
  
  这时门突然开了,金容仙一惊, 回头看见易抒明把一串钥匙往玄关的柜子上一扔, 大步走了进来,门也不关。
  
  “小仙,”易抒明扫了眼金容仙润湿的发梢, 身上裹着的浴巾,还有手里的咖啡, “昨晚又熬夜了?”
  
  “你又来做什么?”金容仙不理会她的问题, 冷冷地问。
  
  “我, ”易抒明噎了一下,“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但我说想你是真的,小仙......”
  
  “很遗憾我并不想你,你可以走了。”金容仙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
  
  “小仙你别老这样好吗?”易抒明情急之下又往前逼近几步。
  
  “滚出去。”
  
  “小仙!”易抒明一把抓住金容仙的手,金容仙拼命地甩开, 手一滑,手里的咖啡杯随之被摔了出去。
  
  杯子碎掉,褐色的咖啡溅了一地。
  
  金容仙本来不想跟她吵,可易抒明太激动了,根本不愿意冷静下来好好跟她说话。两个人越吵越激烈,易抒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金容仙推到了墙边,按住她的双手就亲了下去。
  
  易抒明这一举动惹得金容仙一阵厌恶,可她根本挣脱不开,上一次能把易抒明推到地上是因为她喝了酒,而这一次的易抒明是完全清醒的。金容仙想抬脚踹她,谁知那家伙又压近了几分,贴着她的身体,让她再动弹不得。
  
  易抒明亲吻着她的脖颈,把头埋在她的耳边低声哄着:“小仙,乖,别闹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不能没有你。”
  
  金容仙听到这些话,只想冷笑,这家伙,这样的甜言蜜语她以前对自己说得还少吗?
  
  金容仙突然想到了文星伊,那个又呆又傻情商低到爆表的家伙,那家伙估计这辈子也说不出这些话吧。她突然希望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是文星伊,而不是这个只会说好话却从来没办法兑现的家伙。
  
  易抒明还不停地在金容仙耳边喃喃着,那些肉麻的情话只让金容仙觉得反胃,当即侧过头对着易抒明的耳朵就是狠狠地一口,咬得毫不留情。
  
  易抒明吃痛,用一只手去捂耳朵。金容仙终于挣脱了一只手出来,抬起这只是甩手就是一巴掌扇给了易抒明。
  
  这一巴掌下去的同时,金容仙瞥见两个人影出现在了她家门口,其中一个就是文星伊。
  
  文星伊一见金容仙竟是裹着浴巾的,当即把文明帅拦在了门口,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易抒明全然不知身后有人进来了,气急败坏地就要去扯金容仙裹在身上的浴巾。
  
  谁知道背后被人拍了拍,易抒明回头,对上文星伊面无表情的脸。
  
  “易副总,大白天的,你这样不太好吧?”
  
  “你谁啊?”易抒明没好气地横她一眼。
  
  “我住隔壁的。”
  
  “回你家去,我家的事轮不到你来瞎掺和。”
  
  “可是我看你家这金总,好像不大愿意你这样啊?”
  
  “我记得你,你是我们公司的,不想被开除就快点滚回去。”易抒明也是在气头上,她本来只是想过来求得金容仙的原谅,谁知金容仙不仅不给她机会,反倒还让她滚出去,想动用点强制手段吧,这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来,她不耐烦地推了文星伊一把。
  
  文星伊平日本来就宅得要死,疏于锻炼,加上易抒明力气大,又比她高出了半个脑袋,对方这一推,差点没把她推到地上去坐着。可就算身体条件比不过对方,文星伊被这么一推也是火了。
  
  “你在公司是我上司,可现在不是,你凭什么推我啊你?凭什么这样对金总!!”文星伊一把给易抒明推了回去。
  
  “找事?”易抒明右手一薅,揪住了文星伊的领口。
  
  文星伊不甘示弱地瞪着她的眼睛,半晌后突然喊道:“文明帅!这女人要欺负我!”
  
  “在呢在呢,谁敢欺负我妹啊?!啊?!”这时文明帅摩拳擦掌地从门外蹦了出来。
  
  易抒明一看,居然还有个人。纵使她算是女人里面比较高大的类型,也比不过文明帅一米八几的个头,当下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甩开文星伊的领口,抓起玄关的钥匙夺门而出。
  
  文明帅见人走了,又瞥见屋里金容仙衣不蔽体的样子,不好再站在这里,跟文星伊交代了一声,回去了,转身的时候还顺带帮金容仙把家门带过来掩上了。
  
  文星伊看向墙边的金容仙,虽然此刻对方已经整理好浴巾,凌乱的发丝却还是显得有些狼狈,也是,遇上这种事情,任谁也坦然不起来。她四下看了看,最后去卧室帮金容仙拿来睡衣披在了身上。
  
  “金总,这易副总也是的,有什么话都不知道好好说......”她看出金容仙的脸色不好,想了想叹道,“感情这东西啊......哎,金总,要我说你根本放不下易副总吧,既然她肯回来找你,就再给她次机......”
  
  文星伊话未说完,一直不说话的金容仙突然贴身上来吻住了她。
  
  “唔......金......”嘴唇被金容仙含住,文星伊立即石化在了当场。
  
  她抬起手,犹豫了一下,又把手放了下去,终是没忍心把人推开。她知道她很难受,被爱人背叛,这种感觉应该丝毫不会亚于当年晶瑜离开自己时的痛苦吧。文星伊不忍心去推开这样一个受了伤的女人,纵使这女人平日里再高傲,再霸道,再喜怒不形于色,可她终究还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她也有伤心的时候,也有难过的时候,也有需要安慰的时候。
  
  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出于同病相怜,文星伊轻轻揽住了她的腰。
  
  浴巾随着金容仙的动作滑了下去,落在地上,连声音也没有。文星伊的手摸在薄薄的睡衣上,丝绸的睡衣摸起来很舒服,温热的体温传上指尖,就像是直接触到了丝滑的肌肤,没有任何阻隔。似若无骨的腰肢,唇瓣摩挲间的柔软感觉,随着对方呼吸带过来的淡淡香馨,这一切竟让文星伊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金容仙知道是自己冲动了,可她控制不住,被易抒明这么一闹,她对文星伊的渴望更甚,尤其是这个人就站在她的面前,还完全搞不懂状况地说着一堆她根本不想听的话。
  
  文星伊虽然揽住了自己的腰,可始终没有回应自己的吻,金容仙感觉到了对方的不配合,心里苦笑一声,终是退了回去。
  
  文星伊抹了一把自己被吻得发红的嘴唇,心里很乱,完全不知所措,“金总,那个......要不你还是找个时间约易副总坐下来好好谈谈吧,平心静气地谈。你现在这样,”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这样真的不妥,她出轨是她不对,可你不能随便逮着个人就,就......”
  
  文星伊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金容仙也不想听她说这些,她实在是太累了,背对着文星伊说:“你回去吧。”
  
  “啊?”文星伊愣了一下,“那行,你好好静静吧,我先回去了。”
  
  文星伊走了,金容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呆立了好一会儿,拉开茶几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包烟,和一个塑料打火机。
  
  这是从文星伊那里没收来的烟和火机,她一直没扔,还从公司带了回来。金容仙抽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立刻被呛得咳嗽起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扔了烟,把电话打给了小文。
  
  “小文,你帮我叫个锁匠过来,我要换个门锁。”
  
  ......
  
  星期二,文星伊补眠起来,打算吃点东西,看见了金容仙发来的信息。对方说要在外地待一段时间,让文星伊这段时间自己去上班。
  
  文星伊的自行车被她老娘送人了,只能跟井明帅一起走路上班,走了一周下来,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第二周果断开着车去了公司。
  
  文明帅跟个大爷一样坐在文星伊的副驾驶座上,一边点燃一根烟,一边嘟囔:“早该开车了,你要早点开啊,我也不用费那么大力气让我妈去把我爸的老车钥匙忽悠给我。”
  
  “你有车你干嘛不开啊?”文星伊要不是不想走路,她一点也不想开车,还是那句话,懒得找停车位,懒得办停车卡,懒得洗车,懒得加油......
  
  “我还不是昨天才拿到车钥匙,谁知道我一拿到钥匙,你就开车了。”文明帅递了一根烟给文星伊。
  
  “我不抽,”文星伊看也没看,“明天你开,我坐你的车。”
  
  文明帅因着半路尿急,一到公司楼下就火急火燎地下了车,文星伊独自把车开下了停车场,好在他们到得比较早,在停车场里没开多远便找到了车位。
  
  电梯间门口,已经有三个人等在那里了,文星伊知道是公司的同事,但好像都不认识,也就没有跟他们打招呼,等电梯来了,她走在最后面进了电梯,电梯到了,她第一个下了电梯。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