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2


  ☆、表哥

  文星伊起得很早, 没想到金容仙比她更早, 刚刚洗漱完毕还没来得及给中秋泡澡金容仙就敲响了她的家门。
  
  “金总, 这么早?”
  
  “早饭, 当然得赶早。”金容仙打量着一身睡衣的文星伊,“还没起床?”
  
  “起了一会儿了, 你先进来坐,我去烧水煮面。”文星伊没再招呼金容仙, 径自钻进厨房去下面。
  
  昨晚才洗白白的大发一身香喷喷的晃悠到金容仙面前, 肥肥的身子奋力一跃, 两条短腿便搭在了金容仙膝盖上。金容仙伸手揉了揉它脑袋,然后抱着它坐在了沙发上。
  
  大发被金容仙抱在怀里, 乖乖的动也不动。金容仙低头看见了被文星伊扔在地上的速写本, 弯下身去把本子捡了起来。她知道文星伊绘画功底不错,却还从来没见过她的手稿,想起文星伊在阳台上捧着速写本画画的样子, 金容仙好奇地翻开了本子。
  
  文星伊的画还真不少,有狗的有龟的, 有花的草的还有各种小物件的, 大多都很简单, 以黑白居多,就算是有颜色的也至多只是晕了一层薄薄的水墨淡彩。厚厚的小本子,里面的每一幅画都透着最质朴的生活气息,就像一个单纯的记录者,记录着某个时刻, 某个故事。
  
  “金总,别让大发上沙发。”文星伊端着两碗面出来,提醒金容仙。
  
  金容仙把眼睛从速写本上移开,瞧了眼舒服的趴在自己腿上的大发,用一只手兜了兜它的肉屁股,把它支在沙发上的一条腿拢了回来,“你还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她继续翻看着文星伊的速写本。
  
  “怎么说?”
  
  “画里都画着。”金容仙头也不抬。
  
  文星伊应付着点点头,将两双筷子妥帖地分别摆好在两个碗上,然后招呼金容仙,“别看了,面坨了。”
  
  金容仙看了看表,把速写本合上放在茶几上,放下大发朝饭厅走去。
  
  “金总你等会儿有事?”文星伊已经坐下了。
  
  “怎么你想约我?”金容仙笑着抽出凳子坐下。
  
  “我看你在看时间。”文星伊只是随口问问,她才没那个闲工夫去约人,更不会约自己老板。
  
  “等会儿还要去趟公司。”金容仙答着,抬头又问文星伊:“你呢,今天怎么安排的?”
  
  “宅一天。”文星伊想也没想。
  
  “晚上一起吃饭,我请你。”
  
  “干嘛要请我?”文星伊有点懵,“你生日?”
  
  金容仙真是服了文星伊这毫无情商的脑回路,“你都一连请了我两顿了,我就不能回请一顿?”
  
  文星伊一听,赶紧满不在乎地笑道:“邻里邻外的,别那么客气,不就是剩菜做的面条嘛,说的跟请你吃了什么大餐似的。”
  
  “那你是来还是不来?”
  
  “来哪?哦你说晚上啊,谢谢了金总,真不用了,我不想出门。”
  
  一个人的时光总是很好打发的,文星伊给花花草草们浇了会儿水,该锄草的锄草,该打虫的打虫,该修枝的修枝,一晃太阳已经到了天空正中,不远处也不知道那户人家的饭香飘了过来,她这才想起该吃午饭了。想了想冰箱里的菜,好像都没有什么胃口。
  
  文星伊懒懒地靠着窗台,太阳烤得背开始发烫,她把给多肉们配的电扇转过来,对着自己吹了一会儿,然后扔掉手里的烟头,去摇椅上躺着。
  
  哪家在炸鸡翅,好香。
  
  突然就想吃点垃圾食品了,文星伊打算点个宅急送什么的,摸了一阵没摸到手机,作罢,继续躺着。电风扇把一股股热热的风送过来,吹得她直眯眼睛。
  
  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手机在震动,文星伊懒得睁眼,也不想起身。又过了几分钟,手机又开始震动。
  
  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了好几个回合,文星伊终于肯起身了,在茶几上找到了自己还在震动中的手机,瞥一眼屏幕上“帅哥”两个字,有点诧异。
  
  这家伙,怎么突然想起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问:“帅哥,回来了?”
  
  “我的乖乖,你可算是接电话了!回来什么,我压根就没走!”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吼道,“待会儿见面再跟你解释,吃饭了没有?”
  
  小区后面的商场里,周末的快餐店总是孩子们的乐园,逛累了商场的大人们都喜欢把孩子带到这里来,孩子边吃边玩,大人边吃边休息。文星伊百无聊赖地坐在儿童区旁边的两人座前,支着下巴望着对面排在点餐队伍最末端的人。她已经被身后那群熊孩子吵得不行了,可是没办法,进来的时候这里是唯一可以坐的位置了。
  
  大概过了快半个小时,那人总算是端着一大盘炸鸡汉堡过来了。
  
  “你也是的,非要周末来吃这个,”对方笑呵呵地把餐盘里的一瓶可乐拿出来放到文星伊面前,“少吃点,致癌的。”说完把吸管也给她插了进去。
  
  文星伊才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自顾自喝着可乐,嘴里哼哼着:“那你倒是请我吃点好的啊。”
  
  对方一听,啧了一声,将另一根吸管插到餐盘里剩下的那瓶可乐里,可乐递到嘴边,喝之前先辩解道:“想吃好的还不容易,等哥有钱了,想吃什么随你挑。”
  
  “你现在没钱?”文星伊才不信。
  
  谁知对方突然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点头哭丧道:“约你出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个事。”
  
  “靠,文明帅,你不会又要找我借钱吧?!你这两年就没存下点积蓄?等等,你刚才电话里说你没去,怎么回事?”
  
  “别,别激动,妹啊,你哥我要不是实在没辙了也不会找你......”
  
  “你这几年没辙的次数可不少啊,”文星伊赶紧打断了他,“去年一次,400,前年两次,一次500一次200,还有大前年......”
  
  “好了好了,别数了,都记着,一块儿还,哥还会少了你的怎么。”
  
  “先说你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文星伊不再看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手中的汉堡上,“前年不是说去了那什么克拉玛依嘛?”
  
  “克拉玛依!那是人待的地方吗!风沙大,气候也不好,你也知道我那工种,大冷天的零下二三十度还得在泥浆里打滚,那泥浆,都没到这儿来了!”文明帅一边说一边不停在自己胸前比划着,“妹啊你看你哥我,大好青年一个,媳妇儿都还没娶,在那种一眼看得到头的地方,能有什么指头?难不成以后要我在那边成家,取个当地的媳妇儿过年回来陪你撸串?”
  
  “所以你就回来了?”文星伊继续专注于她的汉堡。
  
  文明帅点头,“回来跟朋友凑钱开了个厂做生意,本来还好好的,去年开始这国家的形势越来越不好,厂垮了,钱都赔进去了,到现在我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文星伊听井明帅这么一说,想不把视线放到他脸上都难了,问道:“你要借多少?”
  
  “你能借我多少?”
  
  “舅舅他们知道吗?”文星伊没有回答井明帅的问题。
  
  “本来不知道的,这两天我住家里,告诉他们我是回来休假的,谁知道今早上新疆那边领导直接给我爸打了个电话,说我被开除了......”
  
  “两年才开除你,也是给足舅舅面子了,舅舅呢,没找人帮你说说情?”
  
  “说个屁的情,今早上接了电话后直接把我给轰出来了!”文明帅一腔苦水只能往文星伊这里吐,苦水吐完了就开始打苦情牌:“妹妹啊,你摸着良心说,哥对你怎么样?啊?但凡哥有一块钱,你要一块五,哥借五角都给你一块五!现在哥有难了,就只有你能帮哥了。”
  
  文明帅说的是实话,他作为哥哥对文星伊确实没的说,但文星伊也知道,文明帅这家伙从小做事不长脑子,眼高手低、好高骛远,这次如果不让他长点教训,指不定下次会捅出更大的篓子来。所以这几天就让他先不踏实地过着吧。
  
  文星伊打定主意后,看着井明帅说:“我现在手里没钱,过阵子看能不能帮你凑点。”
  
  “你骗我。”
  
  “骗你干什么,等过几天筹到钱了,第一时间联系你。”
  
  “那行吧......”文明帅现在除了相信文星伊,也没别的招了,“还有......我没住的地方......”他这意图很明显,是打算上文星伊家暂住去。
  
  文星伊有气无力地瞟了他一眼,也是对自己这不成器的表哥无话可说了,“你身上就一点钱也没有了?”
  
  “本来还有三百来着,这不请你吃了一顿,去了一半。”
  
  “......这几天不行,过几天。”文星伊心想最好让文明帅这家伙露宿街头,吃了苦头才会长记性。
  
  “妹,我还有个事。”
  
  “说。”
  
  “前阵子听姑妈说你又在游戏公司谋了个兼职,能不能帮哥也谋一个?”文明帅一边说一边把剩下的薯条渣往嘴里倒。
  
  “你以为我公司高层啊,你也说我是谋了个兼职,我哪来的权利把你弄进去?”这要求真不愧是文明帅提的,就他能想得出来,也就他能开得了口。
  
  “你先别激动,我的意思是让你去问问,折腾了这两年我也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了,这几天更是想通了,只要你帮我争取个机会,我愿意从头开始学,从实习生做起。再说了,妹啊,从小到大,这除了玩游戏,你哥我还有那样能强过你?所以没准进了游戏公司,当个那什么,那什么策划什么的,我还真能做出点成绩来。”
  
  “实习生?一个月不到两千块你也愿意?”
  
  “愿意。”文明帅放下空空的薯条纸袋,十分肯定且坚定地点头。
  
  “我去帮你问问。”
  
  也是凑巧,文星伊回家出电梯的时候,正好碰见金容仙也从旁边的电梯出来。金容仙打量了她一眼,问:“出门了?”
  
  文星伊知道金容仙的意思,几个小时前自己才以不想出门为由拒绝了人家的约饭邀请,结果回头就碰见自己出门了。她也不太想解释什么,点头轻轻嗯了一声,“有点事。”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