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5


  ☆、争吵声

  文明帅一听文星伊说公司的端游组愿意要自己, 当天就把简历发到了文星伊邮箱。文星伊看了他发过来的简历, 帮他简单的做了些必要的修改, 然后发给了公司的HR。第二天, 文明帅被通知来面试了。
  
  文明帅前脚跟着HR妹子走进小会议室,文星伊后脚就接到她老娘的电话。
  
  “星伊啊, 你表哥最近找你没有?”
  
  “嗯,找了, ”文星伊瞟一眼会议室的方向, “怎么了?”
  
  “他是不是问你借钱了?”
  
  “嗯。”
  
  “他要多少你就借给他, 哎这孩子啊,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 你舅舅也跟我说了, 到时候他找你借了多少,你舅舅立马还你多少。你借钱给他跟我们这些长辈直接给他意义不一样,到时候让他写个欠条给你, 要让他学着自己去承担问题......”
  
  “妈,你跟舅舅说, 这是我跟我哥的事情, 不用他来还。”文星伊本来也打算这两天把钱给文明帅的, 拖了他三四天了,也差不多了。
  
  文妈又巴拉巴拉说了好一长串,最后叹道:“你说这帅儿啊,也是的,当初他要是跟你一起通过了考试, 也不至于被你舅舅塞到新疆那么远的地方去啊,自己没什么本事,好不容易得了份工作,他又不好好珍惜,这两天,可把你舅舅气坏了。”
  
  “舅舅还没消气呢?他真的不打算把帅哥再弄回去了?”
  
  文妈说的考试是两年前文星伊进单位的转正考试,那次考试文明帅也参加了,文星伊冒着自己被除名的危险把答案发给了井明帅,谁知道那家伙竟然给抄岔了,结果成绩下来,文星伊高分通过,而文明帅不及格。
  
  “弄回去,哪那么容易?你舅舅也是没辙了,让他自己在外面闯吧,闯不闯得出来就是他的命了。”
  
  “你们也别那么悲观,帅哥跟我性格刚好相反,他到哪里都能吃得开,之前的失败只是因为经验不足,我倒觉得他出来闯闯未尝不是件好事。好了妈,我先不跟你说了,挂了啊。”文星伊看见会议室的门被打开,文明帅高高大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谈得怎么样?”文星伊收起手机问走过来的文明帅。
  
  文明帅伸出了两根手指头,笑嘻嘻地凑到文星伊耳朵边上告诉她刚人家给他开的薪资。
  
  文星伊知道市场价,听文明帅这么说,猜到多半是金容仙特意关照的缘故,否则不可能给文明帅开出这么高的工资,虽然也并没有高出市场价太多,但怎么说她也是欠了人家一个人情了。
  
  “满意不?”
  
  “嘿嘿,满意~我下周一就来上班。”
  
  “满意就好好干。”文星伊拍了文明帅一把,将一张银.行卡递给他,“密码是我生日,你自己去取了钱晚上把卡还我。”
  
  文星伊一共有两张卡,一张是单位的工资卡,那张卡里的钱她从来没动过,一来是因为每个月要从卡里扣房贷,二来是想在卡里留些钱,以备不时之需。而她给井明帅的这张是她放零花钱的卡,以往接的那些零碎的单子,作品交过去后她都让人把钱打在这张卡上,后来到了金容仙公司,这张卡就变成了她在游戏公司的工资卡。
  
  文明帅愣了一下,赶紧接过卡,跟得了个宝贝似的两只手把卡握着,“诶!谢谢妹啦!等哥存够了钱,立马还你!”
  
  “少说那些废话,你给我打一个欠条。”文星伊懒得听他扯这些。
  
  “不就是欠条嘛,没问题!”
  
  文明帅走后,文星伊发现金容仙不知道什么时候到页游组来了,还时不时朝她这边看过来。
  
  等金容仙结束了跟几个主策划的交谈,文星伊走了过去,“金总,那个,策划实习的事情,谢谢你了。”
  
  “你哥哥?”金容仙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
  
  “你怎么知道?”文星伊瞪了瞪眼睛。
  
  金容仙嘴角的笑意更甚,挑眼瞧着文星伊惊讶的表情。她知道以文星伊的性格,朋友应该不多,而且都是跟她趣味相投的人才对。刚刚从会议室出来的男人,金容仙一眼便看出他跟文星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更不可能是朋友。既然不是朋友,文星伊还这样帮他,那应该是亲戚了。
  
  文星伊见金容仙不回答,反倒那样看着自己,有点不自在,也没心思再继续追问,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金容仙:“那个,金总,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恩?”金容仙故意装作没有听清。
  
  “我说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金容仙睨了她好一会儿,“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那你要不要去啊?”文星伊真觉得主动约上司吃饭这种事情很难开口,她也就是想还人家一个人情,这次要是不去那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上哪儿吃?”
  
  文星伊一听,这应该是答应了,“你说吧。”
  
  下班后,金容仙开车带着文星伊去了她之前说过的露天餐厅。这两天秋老虎已经接近尾声,天气逐渐凉爽下来,这家餐厅的环境确实不错,站在露台上还能俯瞰到半个城市在夕阳中的景色。
  
  两人坐在露台最边缘的位置,沐浴着初秋的阳光,时不时还有秋风吹过来,这顿饭吃得也是惬意。中途,文明帅的电话打了过来。
  
  “妹,在哪呢?”
  
  “在外面。”
  
  “有饭吃没?”
  
  文星伊看了眼金容仙,犹豫道:“金总,我能让我表哥过来一起吃不?下午公司你见到的那个。”
  
  “你让他过来吧。”
  
  不出半小时,文明帅到了。他先是招呼了一声文星伊,然后看见旁边的金容仙,抱歉地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吃什么自己点。”文星伊让服务员把菜单递给文明帅,正要向他介绍金容仙,话还没出口,让文明帅抢先了。
  
  “我知道,这是住你隔壁的美女,当年帮你搬家的时候电梯里见过几次!”
  
  “你记性还真好啊。”文星伊懒洋洋地搭了一句。
  
  “你以为都像你,一辈子也记不住两个人,”文明帅跟文星伊玩笑了两句后,又笑嘻嘻地跟金容仙打招呼,“美女你好,我是文星伊表哥,文明帅,明明就很帅的明,明明就很帅的帅~”
  
  “你好。”金容仙大方地回道。
  
  “美女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叫金容仙。”
  
  “哦~金容仙......”
  
  文明帅话没说完被文星伊拽了一下, “她是我游戏公司的老板,下周开始也是你老板。”
  
  文明帅瞪大眼珠子把金容仙看了又看,赶紧改口:“金总啊,幸会幸会,刚刚多有得罪,别介意,别介意啊!”
  
  ……
  
  因为文明帅来了,吃完饭文星伊没有再搭金容仙的车,而是跟文明帅一起慢慢走着回去。
  
  路上,文星伊接过文明帅还回来的卡,问他:“钱都取了?够不?”
  
  文明帅点着头说:“还差点我找几个朋友东拼西凑给凑上了......”说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事?”
  
  “妹,你看我身上现在也就十几块了......”文明帅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零钱摊给文星伊看,还故意把面值最小的那几毛摆在最上面。
  
  “行了,这两天你就先住我那吧,拿了工资自觉搬出去啊。”
  
  第二天文星伊照常起早,文明帅要下周一才开始上班,她知道他身上没钱,让他乖乖呆在家里,自己则上班去了。
  
  晚上回来,文星伊一进门就看见井明帅四仰八叉地占领了她的三人沙发,横躺在上面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影,大发的饭盆里也被他塞了一把零食。
  
  “你自己吃零食,别把大发带坏了。”文星伊说了他一句后听见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问道:“我妈来了?”
  
  文明帅点点头,眼睛还盯着对面墙壁,“你这些电影都多少年代的了,该更新了。”
  
  “你有空你给我更吧。”文星伊的视线扫到阳台,发现家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自行车!
  
  “帅哥我自行车呢?”她立即问文明帅。
  
  文明帅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指了指厨房,“问你老娘去。”
  
  文星伊快步跑进厨房,一边跑一步扯着嗓门问:“妈我的自行车呢?”
  
  文妈只别过头瞧了文星伊一眼,若无其事地继续翻炒着锅里的菜:“你说阳台上那辆啊,我来了几次了,每次都扔在那里,都长草了。”
  
  “那是我故意让绿萝缠上去的。”帅气又有型的闲置自行车,多棒的花架啊,怎么就让她老娘说成是长草了......
  
  “你那车不好,我抬下去试了试,车子那么高,脚踩不到地面不说还有一根前杠,害得我摔了好几跤,差点没把老骨头摔碎。不行不行,你不能骑了,正好你弟弟上学缺个自行车,我叫他过来推走了。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别老拿钱去买那些没用的......”
  
  文妈越说越来劲,文星伊真想一头撞晕在厨房的玻璃门上,这自行车可好歹也要五位数,“妈!”她瞪着眼睛打断了她老娘,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诶~”文妈应得倒是干脆,“乖宝贝儿,来,把菜端出去。”
  
  “那我车上那盆兰草呢?”文星伊忽然意识到不见的可不止她的自行车。
  
  “让你弟一块儿拎走了,我看那盆兰草不错,都开花了,你姨妈前几天正好说想买几盆绿植在家里。”
  
  “妈!!!”文星伊几乎要哭出来了,那可都是她的宝贝啊。
  
  “诶!~~”又是脆蹦蹦的一声应答,“快点招呼你帅哥来吃饭了,你最喜欢的小尖椒炒肉哦~”
  
  “那两盆绿萝长得也不错,你怎么不让人拿绿萝?你去把绿萝拿过去,把兰草给我换回来。”文星伊不依不饶。
  
  “换什么换,快点吃饭了,你妈我特地跑来给你做顿饭,也不知道感激。”
  
  “妈,我已经这么大个人了,你别老把我当孩子,我自己会做饭,这样跑来跑去的你也不嫌累,我爸呢?”文星伊心里闷闷的,对小尖椒炒肉也提不起太大兴趣。
  
  “他跟几个老朋友在外面吃,最近这牌瘾是比我还大了。你啊,要不想我把你当孩子,就赶紧找个人嫁了,你也知道自己这么大个人了。”
  
  文星伊没有说话,文明帅递给她一双筷子,冲她挤了挤眼睛示意她别闹别扭了。
  
  “那天我微信上看见咱社区有个相亲活动,要不给你报个名?”文妈倒是毫不在意文星伊这点小情绪。
  
  “诶,姑妈,我听说你们不是给星伊介绍了个对象嘛?”文明帅插嘴进来。
  
  “谁知道你妹怎么想的,人家小张挺不错一小伙子,她死活就是不上心。这次难得有个相亲活动,给她报个名,多点选择。”
  
  “报什么啊报,”文星伊都快烦死了,“你怎么不给你们楼上我大姑的表妹报一个呢,她也老大不小了。”
  
  “你表妹人还年轻。”
  
  “哪里年轻了,就比我小一岁。”
  
  “整整小一岁呢。”
  
  “那,那我还比隔壁那位小整整两岁呢,她也单着。”
  
  “她也该去!”文妈回过神来,声音小下来,“诶你隔壁不是小金嘛,怎么的她也没谈对象?”
  
  “恩。”文星伊点头,知道她老娘又要开始瞎操心了。
  
  “她条件这么好,怎么也没找个?哎文星伊你问问她,要不要给她也报个名,你们仨一块儿去~”
  
  文明帅终于忍不住了,噗的一声差点把饭笑喷出来。
  
  文星伊瞪了他一眼,回头对她老娘说:“妈,你拉倒吧,吃饭!”
  
  周末,文星伊和文明帅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文明帅刚刚下载的电影。大发精精神神地坐在文星伊脚边,圆圆的眼珠子盯着正在放映片头的墙壁,还真像那么回事。
  
  “妹,金总就住的隔壁是吧?”文明帅突然坐起来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墙壁。
  
  “嗯。”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文星伊的注意力都在电影里,完全没听到文明帅说的什么声音。
  
  “好像吵起来了。”文明帅转过头去看了看墙壁,又看向文星伊,等着对方跟自己产生共鸣。
  
  “没听到......”话刚出口,突然从墙的那头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哦听到了......”
  
  “要不要去劝劝?”文明帅问她。
  
  “劝什么劝啊,别人家的事少管。”
  
  如果是平时,文明帅不会问文星伊,自己就去了,可这次这隔壁住的是自己的准老板,而且这老板似乎跟文星伊比较熟悉,文星伊都说不管,那他更不能管了,“哦”了一声,继续看电影。
  
  可能是因为文明帅提醒过的缘故,文星伊时不时就会听到隔壁细碎的争吵声传入耳朵里,再没办法把精力都集中到电影里去了。
  
  她猜想可能是易抒明又回来了,不知道这次她们会不会和好。吵得那么厉害估计和好的希望不大......文星伊想到了那天晚上在地下停车场,易抒明抓住金容仙的手,要不是自己的突然出现,金容仙根本没办法挣脱。
  
  如果易抒明真要干点什么,金总岂不是很吃亏?
  
  文星伊坐不住了,拍了拍文明帅,“出去看看。”
  
  打开门出去,发现隔壁的门竟然是大打开的,难怪他们关着门在家里都能听到争吵的声音。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