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3


 ☆、火锅外卖

  虽说这趟门出去也就一顿饭的时间, 可文星伊总觉得好好的一个下午就被耽搁了。在家里没做什么, 时间居然已经飙到了五点。阳台上还剩着一点可怜的夕阳余晖, 文星伊端着一杯咖啡, 把空调的温度又调低了些,就着这点余晖窝在摇椅上思考人生。
  
  忙了一天, 金容仙也是想休息一下换一换脑,看了眼电脑旁边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已经冷掉的速溶咖啡, 倒掉一半, 往里面冲了些热水。她搅拌着透明玻璃杯里的咖啡, 鬼使神差地走上了阳台。
  
  金容仙看到了对面阳台上躺着的文星伊,对方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她的狗趴在旁边, 正张着嘴巴打一个大大的哈欠。金容仙注意到一旁的小方凳上放着个白瓷杯,文星伊的手机也在上面。
  
  盯着小方凳上的手机,她轻轻一笑, 发了条信息过去。
  
  文星伊听到手机的声音,半睁开眼睛懒懒地伸出手去凳子上摸, 摸了半天, 差点碰翻了凳子上的咖啡, 索性还是坐了起来。打开手机,金容仙的信息跳了出来。
  
  “大白天的,在睡觉?”
  
  文星伊下意识抬头去看对面的阳台,果然看见金容仙正站在那里,逆着阳光, 微卷的长发,高高瘦瘦的身影像是刚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不,女王。
  
  “没睡,晒太阳。”
  
  文星伊回过去。不出两秒,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不热?”
  
  “开着空调呢,又在喝速溶咖啡?”
  
  “不然呢,我可没有你的闲情逸致。”
  
  “过来,我请你喝现磨的。”文星伊放下手机冲对方笑了一下,她也就随口地一说,金总那种大忙人,料想请她来都不......文星伊还没想完,手机又在凳子上震动了一下。
  
  金容仙回了两个字:“好啊。”
  
  ......
  
  文星伊忙着给金容仙煮咖啡,大发就更不用说了,自打早上被金容仙抱过之后,一见到她就扑过去求抱。它实在太重了,金容仙没办法抱着它长时间站立,只能坐到文星伊的摇椅上,一只手圈着它,一只手给它挠痒痒,那家伙别提多享受了,挠到下巴的时候,还把舌头伸出来舔金容仙。
  
  “客官,您的咖啡,请慢用~”文星伊双手托着杯子,装模作样地奉到金容仙面前。
  
  金容仙把大发放下去,将咖啡接过来小抿了一口,装作认真品味的模样闭上了眼睛,“嗯,不错,赏~”睁开眼睛拿起手机,给文星伊发了一个红包,上面写着一句,Je vois le monde à travers tes yeux .
  
  文星伊瞥了一眼,“金总你这些高大上的歪国文我看不懂,还是红包实在,谢谢了啊~”拇指一点收下了红包。
  
  金容仙把咖啡放到旁边的小方凳上,学着文星伊的样子整个人窝在椅子里,眯着眼睛感受着文星伊平日的悠闲自得。
  
  “舒服吧?”
  
  文星伊见金容仙眯着眼躺在椅子上,笑着问了一句。
  
  “嗯。”金容仙轻轻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
  
  “记得有个美国诗人说过一句话,嗯怎么说来着,哦,‘在温暖的阳光下,穿着宽松的睡袍,坐在舒适的靠椅上,喝着新冲的咖啡,是何等舒适自在。’说的不就是我们现在这样嘛。”
  
  “享乐主义。”金容仙仍闭着眼睛。
  
  “享乐有什么不好,人生苦短,再怎么享乐也就那么几十年。诶蠢狗,是不是饿了?”文星伊摸到了大发瘪下去的肚子,忽然意识到现在已经到饭点了,“金总,要不晚上就在我家吃吧?”她抬起头望向金容仙。
  
  “上午邀你吃晚饭你拒绝了,现在倒反过来邀我?”
  
  “我是真的不想出门......这样,给你做葱油煎蛋面,算是赔礼道歉了?”
  
  “我中午也吃的面。”
  
  “啊......”已经吃了两顿面了,就算再喜欢吃面也不能让人一天三顿的吃吧,文星伊纠结了一下,问:“想吃什么,我们点外卖。”
  
  “你点,我请。”
  
  “好好好,我点了你付钱,您是老板您说了算~”
  
  两个人翻了好一阵手机外卖,最后点了一大份火锅。
  
  “金总,你是不是吃不了辣?”文星伊想在口味选项里勾选特辣,又担心金容仙怕辣。
  
  “吃是能吃,只是吃不了特别辣的那种。”
  
  “哦。”文星伊勾选了中辣,然后在备注里让卖家加了一份干碟。
  
  “你很喜欢吃辣?”金容仙看着文星伊做完这一切,问道。
  
  “一般,看情况,有时候口味也挺淡的。”
  
  “比如呢?”
  
  “嗯......”文星伊想了一会儿,暂时想不出来,开玩笑地说:“比如对女人的口味就很淡。”
  
  金容仙睨着眼睛看着文星伊:“之前不是说喜欢漂亮的,这会儿又变了?”
  
  “没变,漂亮是其一,‘淡’是其二,我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人。”文星伊竟认真地解释起来。
  
  “看来你是喜欢清纯型的,邻家少女?”
  
  “谁说‘淡’的意思就一定是清纯了,我也喜欢成熟的,邻家大姐姐也不错~”文星伊想着想着突然表情变得坏坏的,“我邻家不就是金总你嘛。”
  
  “看来是让你失望了。”
  
  “不失望,金总你很漂亮。”
  
  金容仙笑了笑,不说话。
  
  “金总说说你吧,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文星伊问完之后,易抒明的样子不由浮了上来,她皱起眉头问:“该不是邻家大哥哥吧?”
  
  金容仙摇了摇头,眼睛始终看着文星伊,眼神有些玩味,“我也喜欢邻家小妹妹或者大姐姐。”
  
  “可惜我不是大姐姐也不是小妹妹,不好意思啊金总,我才是让你失望了。”正好这个时候门铃响了,文星伊知道是外卖到了,起身去拿外卖。
  
  拆开外卖,文星伊发现卖家非常贴心的送了两听冻啤酒,她默默把两听啤酒推到金容仙面前,“金总,你的。”
  
  “既然送了两听,你不来一点?”
  
  “我不喝,我明天还上班。”文星伊一边摇头,一边把外卖从袋子里拿出来,油碟放到金容仙面前,干碟放在自己面前。
  
  “那你没口福了。”金容仙一边打开啤酒一边又看了眼文星伊,“文星伊,你那个工作,一周只用上两天?”
  
  “确切地说是一天,24小时。”
  
  “都干些什么呢?”
  
  “乱七八糟什么都干,跟打杂的没两样。”文星伊刚到厂里的时候,起初以为自己就等同于看门的,看着设备,看着仪表,看着各种数据。后来觉得自己又像是一个清洁工,厂里的各种机械仪器,几天一小扫,半个月一大扫。再后来班长又开始指挥她学习修理仪器,隔三差五就要修修补补敲敲打打的,整个一兼职修理工......
  
  “24小时连续工作,你们领导就不会觉得到后面工作效率会降低?”
  
  “说是24小时,又有几个人真的扛得了那么长时间,我们晚上一般都会轮流睡一会儿,只要不被上面逮着就没事。”说到这,文星伊又想起自己前不久睡岗被逮到的事,暗自肉疼自己的奖金还有那300块的罚款……当下化悲愤为食欲,发狠地把一片土豆在干碟里裹了个严实,然后往嘴里送。
  
  金容仙看着那片被辣椒面染得红彤彤的土豆让文星伊整个塞进了嘴里,不由吸了口气,问:“不辣?”
  
  “不辣,好吃!”文星伊说着把干碟往金容仙面前推了推,“尝尝。”
  
  金容仙忙摇头:“不用了,你吃吧。”
  
  “真好吃,没骗你。”文星伊一边又把一片蘸满辣椒的牛肉喂进嘴里,一边用眼神鼓励着金容仙。
  
  金容仙看文星伊吃得那么起劲的模样,再看看被推过来的干碟,有点心动了。她犹豫着夹了片土豆,放到干碟里轻轻蘸了一下,只蘸了一个角的辣椒。碍于上次吃鱼的经历,金容仙先试探着尝了小半口,才把有辣椒的地方都吃了下去。
  
  谁知她这一系列尝试却惹得对面的文星伊一阵不满,“你那样不行,吃东西就要大口大口地吃才带劲。一口辣椒,一口啤酒,啧~”
  
  “你说那么起劲,你倒是喝啊。”金容仙眯着眼笑着。
  
  文星伊夺过金容仙的筷子,夹了块青笋到干碟里,用辣椒面拌了又拌,最后夹着裹了厚厚一层辣椒面的青笋喂到金容仙嘴边,“来。”
  
  金容仙端起啤酒喝了一口:“我不吃。”
  
  文星伊根本不知道金容仙在想什么,她早已经把自己昨天喂了人一勺红油汤汁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真不吃?那算了。”
  
  文星伊没有表情,也没有情绪。金容仙看着她,脸上暧昧的光晕模模糊糊,“你以前喂过别人吗?”
  
  “没。”
  
  金容仙猜得果然没错,文星伊是一种特立独行的奇怪生物。
  
  “那......那个晶瑜呢?”
  
  “没。”
  
  文星伊意兴阑珊地正要把青笋放回碟子里,金容仙轻轻截住她的手,改口道:“我尝尝。”
  
  “嘿,包你不后悔!”文星伊重新夹起了青笋喂给金容仙。
  
  金容仙把那块青笋吃进嘴里,嚼了两下便觉得味蕾被强烈的辣感刺激着,赶紧喝了一大口啤酒,冰冰凉凉的啤酒一入口,顿时整个人都好了。一块青笋就着啤酒下肚,金容仙回味了一下觉得这样的搭配还挺过瘾,当即从文星伊手里拿回筷子,又夹了一块青笋,照着文星伊刚才的样子把青笋放到干碟里拌了拌,然后吃下去,再喝一口啤酒。
  
  文星伊见金容仙这吃法,得意道:“不错吧?”
  
  金容仙却不以为然地摇头:“你这吃法也不尽然,还得再来一口冰镇啤酒才算得上完美。”说着把自己的啤酒递给文星伊。
  
  文星伊迟疑了一下,没有接,“我喝这瓶好了。”
  
  金容仙看着文星伊把另一瓶啤酒打了开来,轻轻叹口气,收回递酒过去的手,闷头将易拉罐里剩下的酒喝下去一大半。
  
  文星伊虽然是把啤酒打开了,却只喝了两三口,她的脸已经慢慢开始泛红,呼吸里带着酒味,“不行了金总,我还是不陪你喝了,再喝就醉了。”
  
  金容仙自己的那听早就已经喝完,她没有说话,直接拿过被文星伊推到一边的啤酒,又喝了起来。们星伊脑袋有点犯晕,她只当金容仙是不想浪费这剩下的酒,她要喝就喝吧,至少她不会像宁辛那样,还存着别的心思......
  
  ......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