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31


  ☆、关于味觉的偏差

  水烧好了, 文星伊估摸着鱼也差不多了, 从橱柜里拿出个大汤盆候在金容仙旁边, 伺候她将鱼起锅。
  
  “我自己来。”金容仙毫不客气地把汤盆从她手上拿了过来, 掂了掂汤盆的重量后把盆放在了锅边上。
  
  文星伊守着金容仙看着她把锅里的鱼一条一条的起锅,终于, 最后一只黄角丁被铲进了汤盆。金容仙放下锅铲,两只手端起锅把里面剩下的汤汁淋在了鱼上, 文星伊适时抓了把一早准备好的香菜和葱末洒了进去。水煮黄角丁, 完成!
  
  接下来文星伊又炒了两道小菜, 金容仙抱着手臂站在她旁边,只是在菜起锅的时候, 顺手接过来端了出去。
  
  菜上桌, 大发一见吃饭了,撇下中秋自个儿去餐桌下坐得端端正正。文星伊瞧着大发那馋样,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饭盆, 嫌弃道:“你自己碗里有吃的,吃自己的去。”
  
  大发一听到“碗”字, 以为又是让它衔饭盆, 蹦跶着四条小短腿就去找饭盆。找到后发现饭盆不是空的, 闻了闻,当即忘情地吃起来,越吃越投入,全然忘记了自己还要去桌边守嘴的事情。
  
  文星伊把目光收回来,发现金容仙已经在吃鱼了, “怎么样?味道合适不?”她屏着一口气等对方给出评价。
  
  “嗯,好吃。”
  
  “真的?”
  
  金容仙看着文星伊紧张的样子,好像很少看见这家伙紧张什么事情,看来她还挺在意别人对她料理的意见的。她笑了笑,再一次夸奖道:“真的好吃。”
  
  “那就好,怕你说辣。”文星伊这口气总算松了下来。
  
  “还好,不算太辣。”金容仙又剔了一小块鱼肉送进嘴里,“味道刚好。”
  
  “是吗,”文星伊夹了一条鱼进碗里,也尝了一口,好像是还合适,“嘿我刚刚尝了来着,挺辣的......”
  
  “可能是在厨房里味觉和现在会有偏差。”
  
  文星伊嚼着鱼肉,若有所思的问:“还有这种说法?”
  
  “我有时候煮面条,在厨房里尝觉得味道还行,端到餐桌上吃的时候就觉得淡了。”
  
  “哦。”又是一阵若有所思,文星伊突然觑着眼睛笑望着金容仙:“金总,你不会只会做面条吧?”
  
  “很丢人吗?”金容仙睥她一眼,径自又尝了口旁边的小菜,“这菜味道也不错。”
  
  “也不丢人......”文星伊还在纠结她的鱼,回答得心不在焉的,“我知道了!”她突然叫了一声,同时用勺子舀了勺汤汁递到金容仙面前,“一定是汤辣,我尝的时候是混着汤汁尝的!金总你尝尝~”
  
  金容仙垂眼去看喂到跟前的勺子,满满一勺子汤汁,表面还浮着一层厚厚的红油,一股一股香辣的味道直往鼻孔里钻。她不太想喝,却看见对面的文星伊挑了挑眉毛,满怀期待地又把勺子往她面前送了送。
  
  金容仙犹豫了一下,用手将脸旁的发丝往后别了别,低下头浅浅尝了一口,这一口差点没要了老命。
  
  虽然只是一小口,这又油又烫又辣的,呛得金容仙直咳嗽,她咳得双颊通红,嘴皮子也被辣疼了。
  
  文星伊,你这不是存心整人吗!
  
  再看文星伊,整个人完全震惊了,赶紧跑过来给金容仙拍背顺气。
  
  “金总你怎么,怎么就这么喝了?!汤是要和着鱼肉吃的,都跟你说会很辣了,你怎么,怎么......喜欢吃辣也不是这样吃的啊!......”
  
  金容仙听到这话,真想一巴掌呼死身后的人,气一上来,咳得更厉害了,她只能一边咳嗽一边用怨念的眼神朝文星伊横扫过去。文星伊拍了两下发现似乎用处不大,便停了下来,看着金容仙这么咳着也不是办法,喝点水应该会好一点吧。
  
  文星伊冲进了厨房,金容仙顺了顺气后总算是感觉好些了,脸也没那么红了,这时听见文星伊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我晕,这水怎么这么烫!”
  
  厨房里,文星伊端着一杯开水左顾右看,后悔刚才水烧开之后怎么就没给金容仙凉一杯在那里,这时候突然想起冰箱里还有牛奶,于是扯着嗓门问金容仙:“金总,有牛奶,冰牛奶可以吗?”
  
  她没有听到金容仙说可以或者不可以,而是听到她说了句:阿姨,您好。
  
  阿姨?
  
  文星伊愣了一下,端着杯子跑出去,发现此时饭厅里除了金容仙之外,还站着一个人。
  
  “妈?你怎么来了”文星伊望着来人惊讶道。
  
  “怎么不欢迎你老娘啊?”文妈笑呵呵地把一串钥匙塞回包里,又把包放在凳子上,然后朝餐桌上扫了一眼,“哟,吃这么好,都不知道叫上你妈。”
  
  “不是,你不是徒步去了嘛?”文星伊把水杯放到金容仙的碗边,金容仙望着桌子上那一杯冒着白烟的开水,突然觉得呼死她已经不解恨了,要掐死才过瘾。
  
  “他们晚上说吃火锅,我最近上火,不想吃那些,你爸晚上又不回家吃,我就上你这......哎哟大发!小宝贝儿~~”文妈说到一半看见已经跑到自己腿边撒娇的大发,忍不住就弯下腰去逗它,“来握个手,左手,右手,左手,真乖~再握一个......”
  
  文星伊看着她老娘跟大发玩得不亦乐乎,还想说什么,却被对方抢先了:“诶我给你打过电话啊,你自己没接。”
  
  “......你继续玩,我再去煮点饭,对了妈,这是我老板,游戏公司的,金容仙金总。文星伊介绍完,也不管她老娘和金容仙的反应,径自钻进了厨房。
  
  “哦,小金啊。”文妈这才想起旁边还站着外人,赶忙站起来跟人打招呼。
  
  “阿姨,您坐。”金容仙将身旁的凳子替文妈拉了出来。
  
  “诶诶,好,小金你也坐下,坐下吃,别管我。”文妈一边冲金容仙笑,一边挨个又把桌上的菜扫了一遍,“星伊这孩子,一桌子菜味道这么重,也不知道弄个汤。”说着,眼睛刚好落在了金容仙面前的水杯上,立马皱起眉头“啧”了一声:“看来味道还不是一般重,我还是去弄个汤吧。小金啊,你先吃,我去弄汤。”
  
  “妈,干嘛呢?”文星伊正要出去,跟进来的文妈对上了。
  
  “弄个汤,你也是的,请人吃饭连汤都舍不得弄一道。”
  
  “是你自己想喝吧。”文星伊嘀咕了一声,也没阻止她老娘,“你带杯子没有,我给你倒些水凉着。”
  
  “在包里。”
  
  餐桌上只剩下金容仙一个人,她吃了两口后便放下了筷子,正好这时候手机响了,拿出来看是两封工作邮件,于是打开看起来。
  
  “吃饭还工作呢?”文星伊坐了回来,拿起筷子继续吃她刚刚没有吃完的那条鱼。
  
  “看个邮件。”金容仙收起手机,重新拿起筷子。
  
  “小金平时工作挺忙的吧,这么年轻就是老板了。”文妈也过来坐下了。
  
  “也不算忙,小公司而已。”
  
  “什么小公司啊,可是咱们这儿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了。”文星伊把碗里的鱼骨头扔到桌子上,琢磨着下一筷子要临幸哪条。
  
  “人家小金这是谦虚,哪像你啊,待人接物,文星伊你真该好好学学。你看看人小金,又礼貌,人长得又漂亮,就是了,文星伊,这穿衣打扮你也该跟小金学学,看小金穿得,多好看,多有女人味,你呢,你整天运动装过去休闲服过来的,跟个小老头子似的......”
  
  “哎呀妈啊,”文星伊不耐烦地瞪了她老娘一眼,“吃饭!”
  
  “吃什么吃,我的饭还在锅里呢!”
  
  “谁让你过了饭点才来,你早说我就多煮一个人的饭了......”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金容仙打断了文星伊娘俩的拌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糊了?”
  
  文妈抬起头使劲嗅了嗅,突然想起了什么,整个人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诶哟我的汤!”
  
  本来只是去文星伊家吃一顿晚饭,金容仙也想趁此机会跟文星伊的关系走得更近一些,没想到出了这么多岔子,不过总的来说不算坏,至少认识了文星伊的母亲,而且对方对自己的印象似乎还不错。
  
  文妈性格开朗,是个很健谈的人,她向来见不惯文星伊闷头闷脑呆木头一样的性格,遇上金容仙这种会说话、懂礼貌又灵性的姑娘自然是喜欢的,再加上金容仙本身人长得漂亮,穿衣打扮也很合她的口味,文妈简直觉得她希望文星伊有而文星伊偏偏没有的一切东西,都体现在了这个姑娘身上。
  
  晚饭过后,因为文妈在的原因,金容仙也不想多留,她刚一说走,文妈似乎也是想起自己该走了,跟文星伊唠叨了两句后便和金容仙一起离开了。走之前,文星伊还邀请金容仙明早来她家吃鱼汤面,金容仙干脆地答应了。
  
  家里终于清静了,文星伊觉得自己老娘真的太能侃了,整个晚上就听见她不停地在那里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了,也是金总有耐心,她老娘的每一句话她都在听,而且还能接上话,不过也是,对于金总来说,应付她老娘估计就跟应付客户一样,早就得心应手了。
  
  文星伊把金容仙喝过的水杯洗干净,给自己倒了杯水,捧着速写本背靠着沙发坐在木地板上,笔在画纸上方顿了半天,不知道画什么,干脆就把那一杯正在冒烟的水画了下来。
  
  寥寥几笔画完后,百无聊赖地把本子扔到一边,摸着大发脖颈上厚厚的毛望着天花板发呆。大发见文星伊半天不动一下,干脆钻到她身前站起来想要舔她。
  
  “哎呀哎呀蠢狗干什么呢,这么大只狗了,恶不恶心。”文星伊说是这么说,手却是把大发揽进了怀里抱着。
  
  “蠢狗,你身上什么味道?多久没洗澡了?......前两天才给你洗的吧,怎么就臭了?”文星伊闻到大发身上的毛味,嫌弃地皱起眉头,把它抓起来质问,“你今天一只狗在家里都干了什么?”说着拎着大发进了浴室。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