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8


 ☆、晚饭

  车子一开出停车场,金色的阳光瞬间铺洒下来,抬头就可以看见天边大片被染成金黄的云朵。
  
  “天气总算是凉快下来了。”金容仙突然说道,落日的阳光衬得她的皮肤格外好看,连睫毛都比平时卷翘了几分,像是在闪着光。
  
  文星伊看了她一眼,透过挡风玻璃望着远处的云,“快要入秋了,也该凉快了。”
  
  “那可不一定,别忘了还有秋老虎。”金容仙轻轻点了一脚刹车,下班时间,前面的收费口排了好长一串车。
  
  “这么好的夕阳,错过就可惜了。我知道一家露天餐厅,味道不错,要不要去试试?”金容仙随意地问着。
  
  “现在?”文星伊问道。
  
  “怎么,你有事?”
  
  文星伊摇了摇头,“还是改天吧金总,我想先回家。”
  
  金容仙只是看着前方,头微微点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小区,两个人一起从停车场上楼,出电梯后文星伊一眼便发现自家门口站着一个人,看清那人的身形和打扮后,文星伊暗自在心里骂了一个“擦”,心情一落千丈。
  
  “小文!回来啦~”门口的人也看见了文星伊,欢快地迎了上来。
  
  “张小科。”文星伊没什么力气地招呼他一声。
  
  “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井阿姨说你在加班,我不好直接去你公司,就上你家门口来等你了。对了还没吃饭吧,我订了一家馆子,走吧我带你去吃~”
  
  面前的人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文星伊左耳进右耳出,心里只琢磨着怎么拒绝他。
  
  “喂,小文,你不会又要拒绝我吧,我都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而且我位子都订好了,今天星期五,好不容易才订到的......”
  
  张小科说得委屈,但文星伊就是不想去。可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了,好像所有可以用的理由都被她在张小科身上用过一遍了......
  
  “文星伊已经答应和我一起吃饭了。”金容仙已经打开了家门,手里捏着钥匙站在自己家门口,她看着张小科,脸上挂着微笑,“真是不好意思,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张小科当然知道对方只是在跟他客套,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只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他先是看了一眼文星伊,然后跟金容仙笑道:“谢谢,我就不用了,既然你们先约好了,那我下次再约小文好了。”说完又转过头对着文星伊:“那小文,我先走了。”
  
  文星伊点点头,和张小科说了抱歉后,跟着金容仙进了家门。余光里,张小科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门上的按钮。
  
  金容仙换上拖鞋进屋,文星伊站在玄关,并没有打算进去的意思。
  
  “我要煮面,你要不要一起吃?”金容仙把包放在沙发上,转身进了厨房。
  
  “不用了谢谢,我马上就走。”文星伊悄悄贴到猫眼上,想看看外面的情况,奈何这个角度根本没办法看到电梯间的位置。
  
  “你还是吃了再走吧,现在出去,他很可能会折回来。”金容仙已经开始在厨房里烧水。
  
  文星伊一想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过一会儿再走比较好,反正自己家里也没现成吃的,不如在金总家吃了再回去,索性答应了金容仙的邀请。
  
  宽大的客厅,沙发软软的,坐着很舒服,可是文星伊坐了一会儿却坐不住了。上次生病不舒服也就算了,这次人好好的没病也没痛,哪有自己在客厅坐着,让老板给自己煮面的道理?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妥,文星伊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厨房。
  
  “金总,要不我来吧,你去休息。”
  
  “煮碗面而已,有什么好休息的。”水刚好烧开,金容仙正把面条往锅里下。
  
  文星伊四处看了看,走到消毒柜边上,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大玻璃碗,“调料在哪?”
  
  “你右手边第一个抽屉,拉出来。”
  
  文星伊闻言伸手把右边的抽屉拉了出来,几个调料罐、酱油、醋等调味料整整齐齐地摆在里面。
  
  她依次揭开调料罐,取需要的调料分别放入两个碗中,一边放一边说着:“面条这种东西,每个人做的味道都不一样,而且很难改变,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反正我是一直这样觉得的。比如我妈和我爸做的面条味道就不一样,而且二十多年了,无论是换了汤底还是调料,我一吃就能分辨出是他们谁煮的面。还有上次金总你做的面,味道也不一样。”
  
  金容仙看着文星伊一边放调料一边发表言论,饶有兴趣地问她:“那你倒说说,是哪里不一样?”
  
  文星伊却摇头,握着酱油瓶的瓶口,拇指轻轻往上一抬便把瓶盖打开了,她仔细地往两个碗里倒入同等量的酱油,然后说道:“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不一样。”盖好瓶盖,文星伊将酱油放回抽屉里,又转向翟沁,“有葱吗?”
  
  “冰箱里有。”
  
  文星伊打开冰箱扫了一圈,最后在冰箱门上发现了一把小葱。她拿了两根出来洗净,切末。
  
  金容仙见锅里的面条煮得差不多了,端过文星伊兑好调料的碗,将面条捞了进去。旁边菜刀在菜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嗒嗒嗒声,金容仙转过头去,文星伊手里的葱只剩下小半根,菜板的另一头堆着已经切好的葱末。
  
  看着那堆均匀的葱末,金容仙忍不住打趣道:“这么贤惠,谁要是娶了你,那真是太幸福了。”
  
  “我不要嫁,我只娶。”文星伊切着葱脱口而出。
  
  “想娶个什么样的?”金容仙顺着她随口问着,将最后一撮面捞入碗中,关火。
  
  两碗冒着白烟的面条被摆在了菜板边上,文星伊抓起切好的葱末洒上去,“当然是漂亮的~”说罢两只手各端了一碗面走出了厨房。
  
  金容仙拿了两双筷子跟在后面,到餐桌前坐下后,递了一双给文星伊,“你一个脸盲,娶一个漂亮的有什么用?”
  
  “都说了,脸盲也是有审美的,娶一个漂亮的,我看着也养眼。”
  
  “除了漂亮呢,就没别的要求了?”金容仙没急着吃面,继续问文星伊。
  
  文星伊偏过头来坏坏地笑:“怎么金总,你是想给我介绍对象来着?”
  
  “你想要我给你介绍吗?”
  
  文星伊摇了摇头,用筷子挑起一撮面,吹了吹,说道:“现在暂时还不想谈对象。”
  
  “为什么?”金容仙知道原因,但她还是问了。
  
  文星伊只是摇头吃面,没有作答。
  
  金容仙也没有追问,而是尝了一口面,“嗯~味道不错,的确跟我平时做的味道不一样。”
  
  “我喜欢吃你做的味道。”文星伊非常真诚地说。
  
  金容仙回味了一下,却说:“可我觉得你做的味道更好。”
  
  “那是因为你吃自己做的吃得多了,觉得我做的新鲜。”文星伊替金容仙分析出了缘由。
  
  “你不也一样?”
  
  金容仙这样一问,文星伊简单地思索了一下,没有找到反驳的理由,姑且承认了:“可能是吧。”
  
  又吃了一会儿,文星伊突然抬起头对金容仙说道:“对了,谢谢你金总。”
  
  金容仙看了她一眼,“谢什么,都还没有给你介绍对象呢。”
  
  文星伊无语地瞥她一眼,“我是想谢谢你刚才帮我打发了张小科。”
  
  “原来他叫张小科,挺不错的小伙子。”金容仙完全不把文星伊鄙视的眼神当一回事,自顾自地说着。
  
  “金总你故意的是吧!”明明知道我喜欢女人。
  
  金容仙只当作没听见,径自又问:“你父母不知道你喜欢女人?”
  
  “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所以才让你跟那个叫张小科的交往?”
  
  “我们没有交往。”文星伊纠正道,对上金容仙的目光,她把视线垂了下去,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金容仙静静地注视着文星伊。
  
  文星伊却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一下,“我能有什么打算,先顺着他们吧。”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不光自己累,对张小科也不公平。”
  
  “想过,”文星伊点着头,“又有什么办法呢,打发走这个张小科,很快又会给我介绍一堆张小科。”
  
  “文星伊,你会结婚吗?”金容仙突然这样问,让文星伊一愣。
  
  文星伊沉默了一会儿,拧起眉毛又是无奈地一笑,这一次除了无奈之外,还有些其他的东西在里面,像是自嘲,又像是蔑视,“可能吧,或许哪天我真的觉得累了,坚持不下去了,就结婚了也说不定。”
  
  “这么说,你能够接受跟一个男的一起生活?”
  
  这次文星伊想也没想便摇头,“不能。”
  
  “那你还结婚。”
  
  “我说的是可能,不是现在。”
  
  文星伊顿了一下问金容仙:“金总你呢?”
  
  “结婚?我不知道。”
  
  “那你跟易副总在一起之前,有喜欢过男人吗?”
  
  “没有,她是我的初恋。”
  
  “哦。”
  
  初恋,应该很难割舍吧。文星伊已经不记得跟她第一次在一起的人的模样了,连感觉也不记得了,她一直觉得,晶瑜才算是她真正的初恋。
  
  很奇怪,两个人在说完结婚的话题后,都没有再说话,一直到这顿饭吃完,文星伊帮金容仙收拾了碗筷,然后回了自己家。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