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9


 ☆、钓鱼偶遇

  第二天果然是晴空万里,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却把天上的云层照得一块一块的透亮。每当要和女儿出去玩,文星伊的老爹总是很积极,一早便开了车等在文星伊小区门口。
  
  文星伊戴着帽子一身的休闲装从楼上下来,手上还拎着个亚克力饲养盒。
  
  文爸扫了一眼饲养盒里精神头正好的中秋,问了一声:“怎么没把大发带上?”
  
  “不是说去上次那个大塘子嘛,你不是不知道大发那家伙有多皮,待会儿一个不留神,它又蹦塘子里去了,我还得捞它,还得回来给它洗澡。”都说狗生来就会游泳,可大发这条蠢狗不知道是太肥了还是腿太短了,泡个澡都能侧翻在浴缸里。
  
  文星伊舒舒服服地窝在座椅里,饲养盒抱在腿上,时不时懒懒地抬起手指头去逗中秋。中秋以为有吃的,高兴极了,伸长了脖子去嗅文星伊摸过来的手指头,却不知道它的主人其实只是想摸摸它的脑袋玩玩它的爪爪而已。
  
  车子驶出城区后,拐了几个弯,绕上了一条乡间小道,两边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偶尔能看到几个池塘,里面稀稀拉拉立着几片还没有完全枯萎的荷叶以及干掉的莲蓬。上了一个坡之后,水泥的路面被红色的泥巴路取代,中秋受不了车子的颠簸,把脑袋缩进了龟壳里。
  
  又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前方的路边出现了一个矮坡,矮坡用水泥铺了层面,铺得很粗糙,但比起旁边的泥巴路就显得豪华太多了,文爸把车子开了上去。矮坡上已经有好几辆车停在那里,文爸将车子挨着一辆白色的帕萨特停好,然后招呼文星伊下车去后备箱拿渔具。
  
  操场大的鱼塘,旁边的田埂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两个垂钓的人。塘主在鱼塘的左边用夹芯板搭了个简易的大遮阳棚,棚子里坐了七八个人,大概是一家人,有喝茶的,有聊天的,还有打麻将的。
  
  文星伊和她老爹直接越过了大棚子,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文爸找塘主要了饵料,朝塘子里撒了两把,文星伊则忙着圈出块干净的草地,把中秋放出来晒太阳。
  
  父女俩挨着坐在小板凳上,守了有半个多小时还不见鱼来咬钩,文爸冲文星伊使了个眼神,掇使她去旁边的玉米地掰两包玉米来。
  
  文星伊朝着玉米地走了两步,先还听见她老爹在后面强调要加两片嫩叶子,后就听见他大吼的声音:“星伊,去拿网!星伊!......”
  
  文星伊回头就看见她老爹已经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两只手紧紧拽着鱼竿,后仰的身子都快栽到后面田坎里去了。虽然鱼竿被他老爹竖了起来,奈何来自水下的劲道太过凶猛,尖端弯曲得不成样子,总觉得下一秒鱼竿就会咔擦一声断掉。
  
  她知道她老爹这是钓到大鱼了,哪还管什么玉米叶子,撒腿就去找塘主拿网。文星伊拿了网吭哧吭哧往回跑,半路就看见她老爹不知道从哪里薅了一根网,自己把鱼给捞了起来。半米多长的草鱼有大半截尾巴露在网外面,估计这一条得有十斤往上。
  
  看见鱼被捞了起来,文星伊算是松了口气,刚才的一通急跑,汗水都给跑出来了。她摘下帽子扇了扇,又把帽子扣回头上,放缓步子慢悠慢悠地往前面走。刚走到大棚子边上,忽然听到一阵尖叫,有人惊呼了一声:“我擦,手机掉下去了!”
  
  文星伊不紧不慢地朝塘子里瞄了一眼,当她看见一个白色的方方正正的东西正在她前面不远的水面上缓缓往下沉的时候,二话不说,紧走两步抄起手里的网伸出去就把那个白色的东西捞起来了。果然是个湿淋淋的手机。
  
  “啊~谢谢你,谢谢!”手机的主人跑过来,那个妹子捡出网里的手机,一个劲儿向文星伊道谢。
  
  “不客气。”文星伊把网扛到肩上,正要走,旁边有人叫出了她的名字。
  
  “文星伊!”
  
  她回头,看着那个叫她的人好半天,终于认了出来。
  
  “宁辛?”竟然在这里遇见了,文星伊对她笑了笑。
  
  “姐,你们认识啊?”手机掉塘子里的妹子一边用纸巾擦着手机,一边问宁辛。
  
  “恩。”宁辛点了点头,看着文星伊,“你也喜欢钓鱼?”
  
  “陪我爸......”文星伊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老爹拎着大草鱼走了过来。
  
  “哟!老宁!”文爸惊讶地看着正坐在棚子里喝茶的中年男人。
  
  “老文!”老宁赶紧放下茶杯,站起来朝文爸走来。
  
  “好多年没见了,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哈哈哈,是啊好多年没见了,这是你女儿?”老宁打量了一下文星伊,“小姑娘长得真标致,像你!”
  
  文爸一听,也是笑得合不拢嘴,“那是当然了,想当年,我也是人才出众迷倒了不少姑娘呢。诶这是你女儿吧?”
  
  “是啊,宁辛啊,快叫文叔。”老宁看了宁辛一眼,示意她招呼人。
  
  宁辛礼貌又乖巧地叫了一声:“文叔。”斜着眼睛瞟着文星伊。
  
  “星伊,这是宁叔。”文爸也拍了拍文星伊。
  
  “宁叔好。”
  
  “小井呢?没一起出来?”老宁四处看了一圈后问文爸。
  
  “她最近迷上了什么徒步,这会儿指不定在哪个山头赏花自拍,才不稀罕跟我们爷俩出来呢。”
  
  两个老爹走到一起,互相递了根烟,开始话起了家常。
  
  “哎呀,想不到啊,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出落得这么漂亮,谈朋友了吧?”
  
  “谈什么朋友,现在的孩子,我都不想说了!”
  
  “可不是,对象介绍了无数个,没一个谈成的。”
  
  “你家这个至少还愿意谈,我家那个,哎呀,说起来我就气,给她介绍的,看都不看一眼!”
  
  ......
  
  宁辛和文星伊也是懒得去听两个老爹的相互抱怨,文星伊回到她撒窝子的地方,中秋正趴在一堆干草上啃着一颗枝叶肥大的蒲公英。她把鱼线收回来,钩子上的半条蚯蚓已经被小鱼啜得干干净净,她重新挂了半条蚯蚓上去,把鱼线抛到了更远的地方。
  
  “钓了多少了?”宁辛站在她后面问道。
  
  “还没开张呢。”
  
  文星伊将鱼竿插在支架上,望着水面上偶尔轻微窜动的浮漂发呆。宁辛也看着浮漂,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本来想跟文星伊聊几句,后来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聊天的欲望,便不再自讨没趣,一声不响地走开了。
  
  午饭过后,宁爸邀文爸打牌,文爸欣然接受了,把文星伊扔在一边,让她自己跟宁辛和宁家的几个同龄年轻人玩去。
  
  文星伊自然不愿意,端着小板凳带着中秋找了个阴凉的安静处继续钓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收获甚少,文星伊意兴阑珊,收了鱼竿去找她爹要车钥匙,打算先回家去,晚点再来接她爹。
  
  坐在牌桌上的文爸左手捏着一张麻将,右手伸到腰后去摸钥匙,上家的宁爸悠哉悠哉道:“一会儿宁辛不也要回去嘛,星伊你坐她的车吧,省得晚上还专门跑一趟来接你爸。”
  
  文星伊还没来得及拒绝,宁爸先喊上了:“那个,宁辛啊,你一会儿是不是要回去?把星伊一块儿送回去~”
  
  “恩好,爸。”
  
  “那就麻烦你了辛辛,对了,中午我找老板买了几斤黄角丁,你带点回去,星伊你也带点回去。”文爸转过来对两人说。”
  
  “谢谢了文叔,我不太会做这种鱼,还是让星伊都带回去吧。”宁辛客气道。
  
  “这多简单啊,文星伊会,我教过她好几次了,等会车上你让她教教你~”
  
  文爸话音刚落,这边宁爸也不甘示弱了:“车上教多抽象啊,要我说啊星伊,你干脆直接上宁辛家去露一手,让她见识见识,反正你们俩小姑娘晚上也没地吃饭,一起做了一起吃,多有意思?”
  
  “哎呀爸,我们知道安排,你就别瞎指挥了,”宁辛终于忍不住了,“先走了啊,再见,文叔再见~”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