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7


 ☆、变相当组长

  六点二十,文星伊悠哉悠哉抽完烟从楼道里回去,还没到位子上,远远就看见金容仙挎着包踩着高跟鞋站在自己的位子旁边。
  
  “金总,找我?”文星伊悄悄把金容仙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人这一身很明显是下班的行头,该不是金总专门在等自己下班吧?
  
  金容仙自上而下扫了她一眼,问:“要下班了?”
  
  “恩。”文星伊点点头。
  
  “走。”
  
  车上,文星伊坐在副驾驶座上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路口,红灯,金容仙踩下了刹车,偏过头看文星伊,问:“有心事?”
  
  文星伊从走神中回过神来,“啊?”她望着金容仙,迅速回想了一遍刚刚对方说的话,才回答,“没有。”
  
  文星伊很少认真地去看一个人的脸,这也许是她脸盲的原因之一,也正因为她脸盲,她自暴自弃地懒得认真去看一个人的脸,恶性循环,导致她脸盲的毛病越来越严重。此时此刻,她看着金容仙,不经意间目光在对方脸上停留的时间就比平时多出了那么几秒钟。
  
  几秒钟的时间实在太短了,短到她回过头之后,还忍不住偷偷地用余光去瞄对方。
  
  文星伊暗叹难怪一直觉得金总好看,仔细瞧瞧这五官,这鼻子,这眼睛,还有嘴,每一厘每一毫甚至每一个弧度都像是为这张脸这个人量身定制的,恰到好处。身材也不错,有事业,真是个难得的女人,这易副总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不知足?……靠,我是不是被小秋她们传染了,这都关我什么事……
  
  文星伊为自己后面的想法皱起眉头,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她听到旁边的人又在问她话。
  
  “没有你还皱眉?是不是不想去页游那边?”
  
  文星伊一愣,摇头,随即问道:“金总你知道我被调过去了?”
  
  金容仙看着前方的路,浅笑:“调你过去本来就是我的意思。”
  
  文星伊“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为什么愿意调组却不愿意做组长?”金容仙像是闲聊一般问着。
  
  文星伊窝在座椅上懒懒地叹了口气,“组长事多,不适合我。”
  
  “一个组长而已,能多多少事?”
  
  “也不止是工作上的事,还有人际关系上的,比如啊,你看我都没答应做组长呢,就被同事给仇视上了,我也是想不通了,就一个组长而已,他们至于嘛……”也许是跟金容仙最近走得比较近,加上金容仙现在跟她说话的语气更像是一个普通朋友,文星伊完全忘记了她是自己的老板,就这样抱怨上了。
  
  “他们仇视你?怎么个仇视法?”金容仙还是头一次听说当组长会被仇视的。
  
  文星伊白了金容仙一眼,把脸扭到了一边。
  
  “我在问你话,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在回答你啊,”文星伊把脸扭回来,“他们就是这样仇视我的,只是比我要做作一点。”
  
  金容仙终于没忍住,噗的笑了,“文星伊,你是不是平时做了什么事,招惹到人家了?”
  
  “我能做什么事?”文星伊仔仔细细把自己在公司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过了一遍,非常坚定地摇头,“不可能,我在公司连话都很少说,更别说招惹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金容仙现在一看见文星伊那张严肃且认真的脸就想发笑,她努力把笑憋了回去,正色道:“可能是你平时老板着一张脸,又不爱跟人说话,所以大家觉得你不合群。”
  
  “那也不至于甩我白眼吧……”文星伊还是想不通。
  
  “要我说,他们仇视你绝对不会是因为你要当组长了,肯定还有别的原因。正好你要去新的组了,别再老板着一张脸不爱搭理人,多对人笑笑。”
  
  文星伊又是一声有气无力的叹息,自顾自对着窗外呢喃:“管他呢,再说吧……”
  
  换到新的组,除了位置变了,同桌变了,上司变了,其他的对于文星伊来说,还是跟原来一样,该做的事情做,该抽的烟抽,该吃的零食吃,该下班就走。
  
  页游组的美术总监是个精干的女人,年龄应该也就二十八、九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喜欢穿一些款式简洁的衣服,平时说话做事雷厉风行的。文星伊很喜欢她的着衣风格,可是有一点想不通,这人单看穿着品味还不错,怎么画出来的东西就……也不是说她画得不好,论能力,她确实可以坐稳这个总监的位置,可是论审美,啧啧,文星伊实在不敢恭维……
  
  好在这个总监平时都忙着页游的事情,文星伊虽然身在页游组,但做的是手游,因此跟她基本不会有交集。
  
  刚开始的时候,这位总监还会偶尔过来看个一两眼,问问进度,自从有一次她在一个小物件的色调问题上与文星伊的想法不一致,找欧华过来评判,欧华最后建议选用文星伊的配色方案后,她便再也没过来干涉过文星伊的工作了。她们基本不会有的交集也就成功变成了完全不会有交集。
  
  文星伊干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不对了,他们这个小组是没有组长的,总监也不会来过问,美术组的两个小妹子都只是初出茅庐,每每遇到了问题都要跑来找自己,不光如此,策划给案子是给自己,程序要图是找自己,感情自己变相的成了组长了?难怪过来之前说要给自己涨工资……
  
  罢了罢了,反正都在这个组待这么久了,人金总每天还当自己司机,捎自己上班下班的,
  就当是还她人情吧,懒得计较了。
  
  文星伊一边想,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今天天气不错,夕阳正好,她答应了老爹要陪他去钓鱼。
  
  愉快的步子还没有迈出办公室,文星伊被一策划叫住了。
  
  “小文,刚刚给你提的需求,看了没有,多久可以出来?程序那边等着用。”
  
  文星伊一脸茫然,“什么需求?你多久提的?”她关电脑的时候可没有看见什么需求。
  
  “就刚刚啊,你没收到?”
  
  “刚刚?”文星伊看了一眼时间,六点三十三分,她指着自己的电脑对策划说:“下班了,关机了。”
  
  策划扫了一眼文星伊旁边的两个位置,一个也正在关机画面,而另一个正在浏览网页,他指着正在浏览网页的妹子问文星伊:“她能做吗?”
  
  妹子似乎是感觉到了在说她,回过头来用求助般的眼神望着文星伊,弱弱地说:“我不会画场景的东西……”
  
  “没事,不难,一个简单的……”策划正要跟妹子解释,被文星伊打断了。
  
  “算了我来弄吧。”文星伊说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重新打开了电脑。登录过后,果然看见右下角的消息栏在不停地闪烁。她把消息点开,一边看一边听见策划在后面嘀咕:“看吧,不难吧,分分钟的事情,耽搁不了你多久,要我说你们美术组下班也太准时了,咱们公司也就你们不加班了……”
  
  文星伊只当没听见,看完过后淡淡地说了一句“做完发你”,然后拿起电话跟她老爹把钓鱼的时间改在了明天,又给金容仙发了条短信。
  
  金容仙已经开始习惯每天六点半准时下班,在停车场等着文星伊下来,只偶尔的一两次,实在忙不过来或者有饭局抽不开身,她会提前告诉文星伊,让她自己回家。
  
  这会儿刚好六点半,金容仙坐在车里,方向盘上摊开放着几份资料,她一边翻看资料,一边等文星伊。看了没两页,收到一条短信,拿出手机看完之后,不由笑了。
  
  这家伙居然要加班?
  
  金容仙勾着嘴角想了想,将资料收起来,下了车。
  
  页游组跟手游组隔着一条走廊,因为页游一向是易抒明在负责,金容仙很少过来这边。这会儿页游组的几个小头头刚刚吃完饭回来,正聚在一起聊天,一见到金容仙来了,都以为有什么要紧事,紧张地把她望着,表情出奇的统一。
  
  金容仙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文星伊的位置,文星伊此刻正忙着打包做好的东西,完全没发现金容仙来了。
  
  金容仙示意身边的几个人做自己的事去,只留下两个制作人,跟他们随意聊起了项目上的事情,余光时不时会扫向文星伊,每一次都像是不经意般,很快便移到了其他地方。
  
  文星伊将东西发给策划后,跟他对好了又把东西发给程序,确定程序那边没问题了,这才关了电脑,拿上包准备离开,这时看到了正和制作人说话的金容仙。她看向金容仙,正好对上了金容仙扫过来的目光。
  
  “金总。”文星伊走过去招呼道。
  
  金容仙撤回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下去等我。”然后继续和制作人说事情。
  
  文星伊刚刚下去不久,金容仙就下来了。金容仙看了一眼文星伊,什么也没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