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1


 ☆、输液

  手机在地板上震动,文星伊半点没有察觉,她只觉得好热,头痛,喉咙痛,皮痛,肉痛,骨头痛......鼻子堵着,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张开嘴想多呼吸一点空气,风一过喉,止不住咳嗽起来。这一咳,就再也停不下来,直接把人从不太深的睡眠中咳醒过来,醒过来还在继续咳,咳得脸都红了。
  
  金容仙站在门外敲了半天门没反应,给文星伊打电话也不接,正在想人是不是去医院了,突然听到了屋里的咳嗽声。赶紧又敲了敲门,叫文星伊的名字。
  
  文星伊眼角挂着泪珠,刚才那一阵咳差点没要了自己的老命,她想喝点水,伸手去茶几上摸,够不到,只能撑着自己坐起来。茶几上的玻璃杯里,不知道多久的水了,没有温度,冷的,文星伊管不了那么多,一口喝了下去。液体流入喉咙,剧烈的哽痛,下去后整个胃都是凉的,文星伊被刺激得一个激灵,这时听到门外有人在叫她。
  
  “大发,开门......”这声音出来,把自己都吓了一条,跟变了个人似的,嗓子完全哑了。
  
  大发不会开门,只是守在她的脚边。文星伊扶着沙发吃力地站起来,明明只几步的距离她像是进行了万里长征,一步一晃好不容易到了门口,打开门看一眼外面站着的人,没力气叫人,喘了两口气,转身只想回到沙发上重新躺下。
  
  金容仙跟进去,扫一眼茶几上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药箱,低头看着躺在沙发上奄奄一息的人,问道:“吃药没有?”
  
  “......吃了......没......吃......”文星伊艰难地回答着,喉咙里刀割一样的疼。
  
  “到底吃了没有?”金容仙又问了一遍。
  
  文星伊不说话了,皱着眉毛摇头。
  
  金容仙把药箱外面的几瓶药拿起来看了看,没急着给她吃,摸了摸她的额头,给她量了个体温。
  
  “烧成这样,得去医院。”说完见沙发上的人没动静,金容仙弯下身用力把人扶了起来,“还能走吗?”
  
  文星伊眯着眼睛,点头。
  
  说是能走,真走起来,文星伊整个人都是软的,完完全全把重量放在了金容仙身上。光是把人弄上车,金容仙就费了好大的劲,弄出了一身汗。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内科诊室外面排了好长一串病人,这个季节大多都是天气太热,吹空调给闹的。为了提高效率,护士先让人量了体温查了血,过来终于轮到文星伊了。
  
  诊室里,医生拿着文星伊的化验单,先是看了眼单子右上角手写的体温测量结果,又看了看她人,忍不住责备起来:“怎么都病成这样了才过来?烧了几天了?”
  
  文星伊回味了好一会儿医生的话,慢吞吞伸出四根手指,“四......天,还是......五天?......”
  
  医生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一边对着电脑开单子一边问:“头痛不?......鼻子堵不?......咳嗽吗......有痰吗......喉咙呢?”
  
  文星伊每次都是点头,医生转过来,从一旁的盒子里拿了个小电筒,命令道:“张嘴......啊~~”
  
  “这扁桃体也是够肿的。”医生关了电筒随手扔回盒子里,坐回电脑前,问金容仙,“你是她姐姐?”
  
  “她是......我......”文星伊抄着破嗓子又要回答。
  
  “我是她同事。”金容仙答道。
  
  医生点点头,“她家里人呢?”
  
  金容仙摇头,不由担心起来,该不会有什么大毛病吧,都问起家里人了。
  
  医生却慢悠悠说道:“算她运气好,没拖出其他毛病,感冒发烧严重了很容易引起肺炎、脑炎,你们知不知道!她家里人也是,都不知道早点送过来!持续高热这么多天,必须先把温度降下来,你先带她去做皮试,挂号处旁边缴费。”
  
  金容仙平时几乎不会来医院,她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她怕打针,尤其是做皮试,光想想都觉得疼。虽然这次要做皮试的不是自己,可当她看见护士开始拆袋子装针头,听着那装着针头的塑料袋被刺啦一声撕开的时候,就止不住紧张起来。每次看着针药瓶被敲碎,仿佛那些碎掉的玻璃渣直接扎进了自己的肉里,还没打针就先痛上了。
  
  护士推出针管里的空气,一两滴透明的苦涩药水顺着针尖滚下来,金容仙看得有点晕,抓紧了文星伊的胳膊。
  
  “乖,别怕......”文星伊拍了拍她的手,将她搂进怀里把身上的重量托付给她。让金容仙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接下来要打针的人不是文星伊而是自己,差一点就把自己的手伸出去给护士了。
  
  文星伊整个过程没吭一声,就这样看着护士给自己的手腕消毒,用针尖挑起皮肤,推药水进去,拔针,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金容仙看着那张没什么表情却掩不住虚弱的脸,才不相信她是因为虚弱所以痛神经麻痹了,“你不痛?”
  
  文星伊有点迟钝,反应了一会儿才回答:“忍着就好了......”
  
  护士给文星伊挂上点滴,建议让她先吃点东西,以免待会儿药水输进去出现不适。金容仙本来是想叫小文买些吃的过来,考虑了一下,这里离公司太远了,还是自己出去买吧。走的时候嘱咐文星伊:“有事给我打电话,要上厕所叫护士陪你去。”
  
  “谢谢金总。”文星伊也不知道是闻了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还是心理作用,反正折腾了这么半天,精神比之前好多了,“金总!”人已经走到门口,又被她叫住了。
  
  “什么事?”金容仙停在病房门口。
  
  文星伊犹犹豫豫着:“大发......我昨天就没喂它吃东西了......”
  
  “你让我帮你回去喂狗?”金容仙无语,都病成这样了还惦记着狗。
  
  文星伊点点头,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金容仙,想尽量装得可怜一点,殊不知她那副模样,苍白的脸,没有血色的嘴唇,乱糟糟的头发,不用装都已经够可怜了。
  
  金容仙懒得跟她说,转身便离开了病房。文星伊担心大发饿着,看了一眼头顶上满满的三瓶药水,爬起来把流速调到最快。大发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金容仙给她买了吃的回来,文星伊吃两口便扔了筷子,靠在床头,手捂着嘴。
  
  “怎么了?”金容仙担心地问道,过去帮她把枕头立起来靠着。
  
  文星伊摇摇头,缓了两口气才小声回答:“有点晕,想吐,大概是怀上了。”
  
  “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问题不大。”金容仙说是这样说,还是叫来了护士。
  
  护士进来看了一眼药水:“速度开这么快,又没吃东西,不想吐才怪。”说着就要把速度给她降下来。
  
  文星伊立刻阻止道:“别,就这样,我赶时间。”
  
  “命都快没了,赶着投胎?”金容仙毫不客气地伸手把输液管上的流量控制器滑到了最低。
  
  文星伊不满地望着正在龟速下滴的药水,带着哭腔小声嘟囔:“我再不回去,大发就快饿没命了......”
  
  “你先把饭吃了,我回去帮你喂狗。”金容仙真的是拿她没有办法。
  
  “真的?”文星伊喜出望外。
  
  “你觉得我会骗你?”
  
  文星伊摇头,重新拿起筷子吃饭,“谢谢金总,金总你人真好。”
  
  想吐的劲还没过,她也不敢吃得太急,一边吃,一边跟金容仙交代:“冰箱里有粥你给它热热,厨房上面的柜子里有狗粮,除了它的饭盆,橱柜第一层最左边那几个白色的瓷盘子也是它专用的。大发不会吃不熟悉的人给的食物,所以金总你把吃的放它饭盆里和盘子里就好,你走了它自然会去吃。对了,你顺便看看阳台上放水的盆里还有没有水,这么热的天它会渴,还有中秋,”文星伊偷偷瞄金容仙一眼,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多了,弱弱的硬着头皮继续说,“就是那只龟,它饲养箱里的水盆也该换水了……”
  
  金容仙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静静地听完了文星伊给自己安排的一长串,最后问道:“你身份证在哪,刚才医院办手续,我用我的身份证给你办的。”
  
  “哦,身份证啊,我应该带了的......”文星伊放下筷子,一只手摸摸索索从裤子兜里摸出了钱包递过去,“医疗卡也在里面。”
  
  “要上厕所吗?”金容仙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文星伊摇头,“等会儿想了我自己能去。”
  
  “那行,我走了。”
  
  看着金容仙走出去,文星伊突然想起了什么:“金总!”
  
  “又怎么了?”金容仙再一次在病房门口停下来。
  
  “你吃饭了没有?”文星伊有点过意不去,人家围着自己转了一上午,刚吃饭之前都没有想起问一句人家吃了没有。
  
  “给你喂了狗就去吃......”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