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0

 
 ☆、感冒

  抱着再不起床就赶不上班车的信念,文星伊艰难地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果然是感冒了,她吸了吸鼻子,扯了张纸巾将鼻涕擤掉。
  
  宁辛从林婕那里知道了文星伊的态度,当面道歉是不指望了,本来以为那家伙至少会发条信息什么的过来给自己道个歉,没想到几天过去了,对方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做的也是够绝的。
  
  既然对方没那个意思,那就算了,宁辛也不是一个喜欢强求的人,可是这些天她不止一次的想起文星伊,想起她们那一场做了一半就中途停止的爱。每每一想到文星伊当时接电话的样子,想到她一点一点抽离出去的手指,和她那副看了就让人来气的模样说着“我觉得我们太快了”之类的话,宁辛就想摔东西。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不行,不能就这样放过那家伙。宁辛气不过,发了条短信约文星伊晚上见个面,把事情说清楚。
  
  信息发出去却像是石沉大海,文星伊没有回她。宁辛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文星伊没接。宁辛第一次在一个人身上尝到了挫败的感觉。
  
  这边文星伊在山上,白天还好一点,到了晚上,吃了药,还不到十一点她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半夜,有人敲桌子,“当!当!当!”一连敲了好几下,每一下都刚劲有力,毫不客气。
  
  文星伊从垂死的疲倦中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眼前是一只粗糙厚实皮肤有些褶皱的男人的手,手指甲有点黄,再往上是红色工作服的袖口......
  
  段长!
  
  文星伊有一瞬间的清醒,清醒过后昏沉的大脑又重新陷入了混沌。她不记得他们工段长的模样,但认得对方身上的工作服,还有发黄的手指甲......完了,半夜睡岗被抓了个现行,这下死硬了......
  
  文星伊本来想立即站起来跟段长认个错解释点什么,可是她实在没有那个力气,就那样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听着段长斥责自己,然后看着段长颜色纯正的红工作服走远,消失在视线中,她又睡了过去......
  
  不出所料,段长把文星伊睡岗的事情跟刘班说了,挨了批的刘班只有把气撒回文星伊身上。第二天一大早,换班的人还没到,刘班就到了。
  
  “文星伊,你昨晚怎么回事?工作累了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别睡死啊,你这样,不光你自己的奖金没了,我的奖金也没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不能给咱们班拖后腿......”噼里啪啦训了文星伊好一通话,“好了,也不说你了,你就写个1000字的检讨,交给我,另外,罚300块钱作为班费......”
  
  文星伊耷拉着脑袋态度超好,刘班说什么她都一个劲儿地点头。浑身的骨骼酸软,头痛欲裂,脸烫得厉害,甚至感觉刘班说话都带了特效,嗡嗡嗡的......
  
  宁辛开着车去画廊的路上,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路上特别堵。她被堵在马路中央,翻开手机又看了一眼跟文星伊的短信聊天界面。整个屏幕,只有最上方自己发出去的那条信息。
  
  这个人就不知道回复别人的消息是起码的礼节与尊重吗。
  
  将手机扔到旁边的座位上,宁辛把车子开进了旁边一条没什么车的小道,一路来到了文星伊的小区门口。
  
  她记得文星伊有说过,她公司是九点半上班六点半下班。现在还不到九点,在这里等着,应该可以碰见出来上班的文星伊。
  
  宁辛一直在车子里坐到了接近十点,小区门口的行人车辆进进出出,就是不见文星伊的影子。她这下是彻底放弃了,这样等都等不到,看来连老天爷也不希望自己见到她。刚刚把车子从车位倒出来,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带着鸭舌帽,低着头,走得很慢。宁辛赶紧把车又停回去,下车,走过去。
  
  “文星伊。”她远远地叫了一声。
  
  文星伊已经难受得要死了,她只想回去倒床大睡一觉,完全不知道有人在叫她。
  
  宁辛上前两步,这次已经到了文星伊的面前,大声叫道:“文星伊!”
  
  文星伊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往后一仰。本来就感冒了,头重脚轻的,这下用力过猛,重心一个没稳住,整个人直直地往后栽了下去。
  
  宁辛一把抓住了她,“你小心,怎么这么烫?”宁辛用手背探了探文星伊的额头,“你在发烧?生病了?”
  
  “感冒而已。”文星伊挥了挥手,挣掉宁辛的手,继续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喂,生病了就去医院!”宁辛见文星伊这样有点担心她,想了想,还是上去把人扶住了。
  
  文星伊实在是不行了,只知道有人抓住了自己,想也不想,身体软了下去。
  
  “喂喂,文星伊,文星伊?”不会吧,一来就吓人?宁辛正在想是打电话叫救护车还是直接把人送医院,怀里那个人突然自己慢慢站了起来,还推了自己一把,只是那人没什么力气,没推开。
  
  文星伊看着面前的人一头熟悉的中分黑发,“宁辛?我......回家......”步子有些飘,旁边的所有都模糊不清,她已经在靠意念强撑着自己往家里走。
  
  宁辛见人都这样了,哪里还放心她就这么一个人回去,赶紧追过去挽了她的胳膊,谨防这人走两步又突然倒下去了。
  
  金容仙昨天去外地开会,今早上回来,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一刻也没有休息,赶着去公司处理点事情。结果电梯上来,门一开便看见了文星伊和宁辛,文星伊低着头,帽檐遮住了脸。
  
  金容仙没有说话,头也没转,擦身而过的瞬间,扫了一眼两人挽着的手。
  
  宁辛让文星伊把钥匙拿出来,帮她开了门,文星伊一进门就要蹲下去摸大发,这一蹲,直接整个人趴地上去了。
  
  大发汪汪叫了两声,围着倒在地上的文星伊团团转。闻了闻脸,正伸了舌头要舔,突然过来一只陌生的手把它刨开了。大发更急了,龇着牙冲宁辛狂吠起来。
  
  “好了别叫了,别叫了!你再叫我不管她了,让她死了算了!”宁辛回吼大发,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一边拉一边抱怨:“你也是,都病成这样了还逗狗......你房间在哪儿?”
  
  宁辛把文星伊弄床上躺着,一眼看见了她放在床头的手机。难怪这家伙不回短信不接电话,感情是没带手机。
  
  本来打算出去给她买点药,结果看见了客厅茶几上打开的药箱和旁边几瓶散在外面的感冒药。她去厨房倒了水让文星伊把药吃了,然后给她量了体温,一看,39.5℃,这么高的温度,药箱里翻找一通没看见退烧药,还是得出去买。
  
  宁辛回来的时候文星伊已经睡着了,硬是把人揪起来,灌下了一颗退烧药。宁辛给文星伊开了空调,文星伊蔫嗒嗒地缩在被子里的模样很可爱,活生生的一只小仓鼠一般,她蹲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
  
  看文星伊的样子估计是不会起来吃午饭了,她家里冰箱里除了一罐茶叶几个鸡蛋便再无其他。宁辛找遍了厨房,最后在柜子里找到一袋大米,想着将就着熬点粥等文星伊醒了吃,没想到粥还没熬好,文星伊竟然起来了。
  
  “宁辛......”文星伊虚弱地站在厨房外。
  
  “你怎么起来了,刚吃了药,继续睡。”
  
  “谢谢你......”文星伊犹豫着,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那天的事,你不用跟我道歉了。”人都病成这样了,宁辛也不忍心再跟她计较。
  
  “不是,我是想说......你不用照顾我,我没事了,已经好多了......还有,那天的事,确实是我不对......”
  
  “文星伊,你这是在赶人了?”宁辛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文星伊艰难地摇头,只觉得脑袋一动里面就像有一个铅块在搅她的大脑,“你这样,我不知道怎么谢你。”她不会跟她在一起,至少现在不会,所以没办法理所当然接受她的好,还不起。
  
  宁辛无语,生气,却是没办法发作,只能自嘲地哼了一声,望着锅里正在冒泡的粥,把火关小了些,闷声道:“粥再熬个几分钟就差不多了,记得关火。”
  
  宁辛走后,文星伊把灶上的火关了,自己没有吃,只是给大发盛了半碗,又弄了些狗粮给它,然后倒回床上睡得天昏地暗。
  
  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文星伊不停地做梦,各种梦,基本上都是些以前的事情,过往参杂着当下,她分不清哪些是曾经,哪些又是现在,梦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第二天起来,文星伊感觉比没睡还累,喉咙肿痛,身上像是昨天晚上有人拿锉刀锉了她的皮肤和骨头,一阵麻一阵痛的。不过好歹意识是清醒的了,应该算好些了吧,她爬起来洗漱一番,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电梯门口已经有一个人等在那里了,文星伊过去,招呼了一声:“金总,早。”声音嘶哑。
  
  金容仙冷淡地点头,目不斜视。
  
  文星伊的头痛有所减轻,但是脑袋还没有清晰到让她想明白旁边这个女人对自己冷淡的原因。索性不想了,人家是老总,难免端着点,就算是阴晴不定脾气怪那也是人家有这个资本,谁让自己只是个小员工呢,拿人家的钱,看脸色就看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中午文星伊感觉自己又烫了起来,吃了药,趴在桌子上睡一觉,想着一觉起来应该就好了。没想到这一觉,差点引起他们组的骚乱。
  
  小秋见都快三点了,旁边的人还在睡,过去拍了她一把,这一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拍在了一个烧开的水壶上,当即叫了一声:“小文,文星伊?你没事吧!”
  
  下午这个点,大多数同事要么处在起床气中,要么处在困顿的疲倦中,办公室特别安静,小秋的这一声,把周围半径五米内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关键是这么大的一声,并没有把文星伊叫醒。
  
  吕姐过来拍了她好一会儿,终于把人给叫醒了,劝她去人事部请个假,回去休息。文星伊自己也难受,顺势就答应了。文星伊死活不让人送她回去,吕姐只能让她到家后发一条短信报平安。
  
  文星伊本来想着要不要去医院打一针,想着想着就已经到了小区门口。算了都已经回来了,吃点药睡一觉明天还不好再去打针也不迟。结果到家后一粘上沙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记得给吕姐发了条短信,手机一扔,药也没吃,睡死过去。
  
  金容仙六点多从会议室出来,经过文星伊的位子,见位子空着,料想那家伙铁定又是雷打不动地准时下班了,这会儿指不定正跟那个叫宁辛的女人在哪里腻歪吧。金容仙已经够疲倦了,不想再去管文星伊的事,这个人跟自己本来就没有关系,她只是自己的员工,老板与员工之间还是保持正常的距离比较好。
  
  连续的高强度工作却没能给金容仙带来一个好眠,第二天只能靠淡妆给脸上增加点血色。早上跟公司的几个总监和主管开了个早会,出来时还和欧华继续聊着新项目的事情。走到手游组,眼睛不由自主瞄向了文星伊的位置。
  
  那里空着,电脑也没开机。
  
  “几点了,怎么你们组人还没到齐?”金容仙刻意避开提到文星伊的名字。
  
  欧华只扫了自己负责的区域一眼,便知道金容仙问的是谁,当即笑道:“文星伊昨天不舒服,她组长让她请假回家了,估计今天还没好吧。”
  
  “很严重?”如果是被组长劝回家休息,那应该是很严重了。金容仙的眉心不自觉皱起来。
  
  被欧华那家伙添油加醋地描述一番后,金容仙回到办公室里怎么也做不进去事了,她给文星伊打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放下手机起来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坐下,又站起来在办公桌前踱了几步,莫名地焦躁不安。最后还是按耐不住,扔下手里的事情去了手游组。
  
  远远看了一眼,文星伊还是没有来。
  
  金容仙抱着手臂在手游组外面站了一会儿,惹得小秋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还以为自己的工作出了什么岔子。她转回去跟小文交代了两句,快速离开了公司。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