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25


 ☆、搭顺风车2

  星期三,金容仙九点出门,门口却没有看见文星伊的影子。猜想这家伙多半是忘记了,也可能是不好意思麻烦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的某个角落就是有那么些许的不痛快。
  
  文星伊骑着她的自行车迎着清晨的热风呼啦呼啦来到公司,小秋已经坐在电脑前吃早点了。
  
  “早。”她像平时一样跟小秋问了声好,坐在位置上戳开电脑,完全没注意到小秋并没有理会她。
  
  跟往常一样带着杯子去茶水间,见小金也在,文星伊跟她说了声“早”后,绕过她去饮水机接开水,目光移动间,文星伊分明瞥见对方冲自己甩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吭也不吭地走了。
  
  文星伊愣住,左右看了看,没人,说明刚才的白眼确实是也只能是甩给自己的,这么做作的白眼绝对不可能是眼花看错了。嘿我得罪她了?
  
  文星伊懒得多想,也没太在意,捧着一杯香气扑鼻的咖啡回到位置上。
  
  “文星伊!”
  
  说不上熟悉也谈不上陌生的声音,一下子没听出来是谁,文星伊回过头去,看这身打扮,应该是金容仙的秘书小文,“文秘书,找我有事?”
  
  “来了这么多次,总算让我见着一回人了~”小文笑着拍了拍她,“金总让你给她冲一杯咖啡。”
  
  文星伊暗自瞧了一眼自己杯子里正冒着热气的咖啡,为难了,“文秘书,”她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没了......”
  
  ……
  
  金容仙抬起头瞥见小文垂头丧气的模样,低下头继续看着刚才运营部送过来的文案,“又没找到人?”
  
  “不是,找到了。”
  
  “那怎么还这副样子?”
  
  “她......她说没有咖啡了。”
  
  金容仙看着文案,用钢笔在上面勾画了几笔,小文站在旁边,金容仙不开口她也不敢乱动。良久,金容仙才低声说了句:“没有就算了,你出去吧。”
  
  她本来是想借冲咖啡为由,把文星伊叫过来好好问问,早上为什么没等自己,谁知道那家伙倒好,直接一句没有了便把自己打发了。算了,也没什么好问的。
  
  一份文案看到最后几页,金容仙盖上笔盖,靠在座椅上稍微有点走神。
  
  文星伊出去抽烟,楼道里已经有一群人聚集在那里了,里面有几个是熟面孔,小秋和小金也在里面,估计一泼人都是手游组的。她没想过要加入进去,通常这种情况她都是站在距离人群两米开外的地方点了烟独自抽,结果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距离那群人还有四五米的距离,一群人约好了似的,一声不吭扔了烟散了,看都没看她一眼。
  
  小秋和小金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倒是看了她,只不过那眼神,就跟开过锋似的,能把人扎死。
  
  嘿?我招你们惹你们了?
  
  算了算了,都是一群整天闲得蛋疼的人,懒得理他们。文星伊给自己点上根烟,背靠着墙,脑袋仰在墙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的某个角落,盯着盯着便没了焦。
  
  “文星伊~就知道你在这里!”男人的声音把神游中的文星伊拉了回来。
  
  文星伊的眼睛焦点还没复位,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接着扫了面前的男人一眼,叫了一声:“华哥。”
  
  “我有事跟你说。”欧华在她旁边站定,也靠着墙,从包里摸出了一包烟,递给文星伊一根。
  
  文星伊摆摆手,“刚抽完,谢谢。”
  
  欧华把烟收回来直接叼进自己嘴里,一边点烟一边说:“你们组现在的组长,”他将点燃的烟夹在指尖,吐出一个烟圈接着说,“吕姐,她下周会离职,前两天我跟金总商量了一下,准备让你来接替她的位置。”
  
  “吕姐要走?”文星伊反应过来,立即摇头,“我不行,我一周只上三天班,怎么当组长?”正所谓无官一身轻,她现在在公司是想摸鱼就摸鱼,做完了事情想走人就走人,当了组长可没那么轻松了,要管自己还要管别人,你下属都在加班你好意思不加班?不止如此,现在这世道,芝麻绿豆的小官也免不了各种是非纷争勾心斗角啊,关系的往来、权利的游戏她从来都不会玩。
  
  文星伊突然恍然大悟,该不会那群人看自己不爽就是因为自己这个还没过实习期的新人抢了组长的位置吧?这是不是也太现实了点?夸不夸张啊,我都还没说要当呢......再说了,不就一个组长,至于嘛......
  
  “你三天完成五天的量,够了,当组长你完全够格!”欧华以为她是不够自信,一个劲儿给她打气。
  
  “华哥,我都没跟公司签合同,还是别把这样的大任降给我......”
  
  “组长而已,什么大任?”欧华笑着打断了她,继续说:“文星伊啊,这是个机会,年轻人嘛,就要学会把握机会,一步一步往上爬。别怕,还有华哥给你撑着呢,”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至于合同的事,我去跟人事部的说一说,让他们提前给你转正就是了!”
  
  “不是华哥,别,不用给我转正的,当时进公司就说好了,我不签合同的。”废话,我早跟单位签了合同,再跟你们签,不是坑我自己么......文星伊独自打着小算盘,欧华却不知道,又说了一些鼓励的话,挥挥手扔了烟走了。
  
  文星伊回到办公室,在周围同事仇恨的目光中闷闷地待到了下班,一秒也不想多留即刻闪人。
  
  金容仙今天也早早离开了公司,好久没去叶青那里了,前两天还听她汇报了扩建的装修进度。一推开酒吧的大门叶青那家伙抛着媚眼就贴上来了:“哟,金总~这么久不见想人家了没有?”一副风骚老板娘的模样,就差手上撩一根红丝巾迎风挥舞了。
  
  “第二春了?”金容仙嫌弃地往旁边退了退。
  
  叶青没讨到好,收起刚才的姿态,却仍旧是娇嗔的语气,话音拖得长长的:“是啊,思春了,你帮帮我?”
  
  金容仙立刻便猜到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了,笑着瞥她一眼,“又看上谁家姑娘了?”
  
  “真是什么事都逃不过金总的火眼金睛啊,”叶青的声音终于恢复正常,把金容仙拉到卡座坐上,“是看上了一个,”说着突然对服务员招了招手,“快给咱金总上喝的~”
  
  金容仙把玩着酒杯,加了冰块的酒浸得杯子有些沁手,“说吧。”
  
  “说什么?”叶青撑着下巴睁着大眼睛望着金容仙。
  
  “你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金容仙淡淡提醒着。
  
  “过阵子说不定你就见着了,比起这个,你呢?怎么有空突然过来了?”金容仙这个人,叶青了解得很,她要是心里没有事,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到酒吧里来的。叶青才不会相信这家伙是想自己了,想喝酒了,想玩了所以才来的,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
  
  酒吧乐声渐起,玻璃门不断被推开,关上,又推开,四周变得吵吵闹闹,金容仙都快听不清楚叶青在说什么了。
  
  她看见叶青长长叹了口气,如释重负一般摇着头坏笑着,“终于肯承认了?真是难得啊~”
  
  金容仙任由她笑,手指轻轻抚着杯口,继而抬起眼皮瞧着她,“所以你也觉得我是喜欢上她了?”
  
  “废话,你都有反应了!身体可是最诚实的,比你还要诚实!”叶青说得异常笃定,完了又把语气缓下来,苦口婆心地给她分析:“你看你成天为了些小事心烦意乱,这正常吗?不正常!你自己想想,要是换一个人,你还会心烦吗?金总?”
  
  金容仙没接话,低下头盯着冰块已经化得差不多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诶我说你,这么长时间也别扭过了,好不容易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那就去追啊!”叶青倒是先急上了,冲她抬了抬下巴挤出个眼神,“再不追小心让别人追去了。”
  
  “你那天也听见了,她心里住了个人,不是我说能进去就能进得去的。”金容仙轻轻叹息,说得颇为无奈。
  
  叶青“切”了一声,满脸的不屑:“住什么人?再住还不是过去式?金容仙啊,你这人就是太正经了,你要知道,天下就没有撬不动的墙角、上不了位的小三、打不开的心门!”
  
  “什么乱七八糟的,”金容仙撇她一眼,“不早了,我回去了。”
  
  又是新的一天,又是晴空万里。
  
  差两分钟九点,文星伊把自行车架到门口,跟大发道了别后,人站出去发现余光中有一个人影,抬头便看见金容仙抱着手臂优雅地站在不远处。
  
  “金总?”她叫了一声。
  
  金容仙撇过眼去,视线在她的自行车上停留了片刻,“上班?”
  
  “是啊。”文星伊又看了眼金容仙和她身后锁着的门,“金总你钥匙放家里了?”
  
  “......把自行车推回去。”
  
  金容仙正想问原因,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似乎是放了人家鸽子,已经张开的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是,金总,我车都架出来了......”
  
  “架出来就架不回去了?”金容仙没工夫听她瞎扯。
  
  “不用吧,金总,我感冒已经好了,可以自己骑车了,你不用管我的。”
  
  “这么说是我不对了。”金容仙皱了皱眉头,稍微侧过脸睥着她,问:“我管着你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你就是管着我了......文星伊望着对方那正颜厉色的脸,自然没敢把这话说出来,终是选择了妥协,“我这就把车推回去......”
  
  从等电梯到出电梯,金容仙一直端着优雅的步子走在前面不说一句话。文星伊手插裤袋,睁了睁眼睛,伸出一只手挠着脖子。
  
  刚才两个人并肩站在电梯里,她粗浅地反思了一下自己,人家金总那么热情要捎自己去公司,自己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放人鸽子,还觉得人家管着自己了,确实太不识抬举了。她决定说点什么,主动示个好,缓和一下气氛。
  
  “那个,金总......”
  
  “文星伊......”
  
  两个人默契地同时开了口,文星伊识趣地闭上嘴,“金总,你说。”
  
  “文星伊,你讨厌我?”金容仙的语气里半点没有玩笑的意思。
  
  文星伊被对方没来由的问了这么个问题有点懵,赶紧摇头,“不讨厌。”
  
  “那你是怕我?”金容仙继续问。
  
  “不怕。”文星伊有点摸不着脑袋,这金总好端端干嘛问这种问题,就因为自己昨天放了她鸽子?
  
  金总你想多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肯搭我的车?”
  
  “我......”不行,不能说是因为不想加班不想自己走路回家,“我就觉得你那跑车底盘太矮,座位也矮,我坐着容易晕。”
  
  金容仙真的是哭笑不得,“就这样?”
  
  文星伊点头,点得非常诚恳,“就这样。”
  
  “那以后只能委屈你了。”金容仙背对着文星伊打开车门。
  
  以后?文星伊心里一愣,抬头去看金容仙,谁知道人已经先一步坐进车里了,她什么也没看到。
  
  文星伊跟着坐进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还想跟金容仙争取一下:“金总,以后真不用等我了,耽误你事,而且我这人,特别容易晕车......”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对方已经明显不耐烦的神情,立即闭上了嘴。
  
  金容仙心里憋了一股火气,真的很想对着文星伊吼出去。
  
  文星伊,让你跟我一起去公司有这么为难?三番五次的拒绝,你是觉得我觍着脸来找你搭我的车你很舒服很有成就感是吗?是,是我自作多情,我自己要觍着脸找你,我吃多了撑着没事非要让你跟我一起走!
  
  她用力握了握方向盘,好在把这股火气压下去了。金容仙知道,想要走进文星伊的心里不是件容易的事,多年创业打拼的经历让她懂得,越是好的东西就越需要沉住气来耐心去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放得出长线才掉得上大鱼。
  
  文星伊,你这条鱼我吃定了。
  
  金容仙心情慢慢平静下来,眉目也舒展了,打开电台,电台里正在播报一条路况信息,说得正是他们去公司的路:
  
  本路段于今晨九点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道路拥堵,目前警方正在努力排除路障,请车辆尽可能选择绕行......
  
  因为知道了路况,金容仙没有走平时惯常走的那条路,可没想到绕了一圈过后仍旧被堵在了半路上。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听到了广播,所以不约而同选择了绕行吧。
  
  眼看就快到十点了,文星伊靠在车窗上,手撑着脸,有气无力地打了个哈欠,擦掉出来的一滴眼泪:“金总,我迟到了......”
  
  “人事部会跟你结算。”金容仙也是被堵得心烦意乱,她还有一堆事情要去公司处理。
  
  文星伊半张着嘴满含哀怨地扫了她一眼,“你这也太不负责了吧?”我明明是因为你才迟到的。
  
  金容仙点了点头,突然侧过脸来对她笑道:“那我晚上请你吃饭?”
  
  文星伊瞧了她一眼,“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想了一会儿,又改口了,“我不介意你中午帮我叫外卖。”
  
  “这还不容易,待会我跟小文说一声。”
  
  这个时段的电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广告特别多,金容仙觉得吵,索性关掉了。关了一会儿,又觉得太.安静了,文星伊那家伙,要到了外卖就没再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她再一次打开了电台。
  
  “干嘛一开一关的?”文星伊终于开口说话了。
  
  “太.安静了,闷。”
  
  “那你刚才又干嘛要关?”
  
  “觉得吵。”
  
  “......”
  
  文星伊撑着脸继续盯着窗外,电台里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开始用方言聊起一大堆没有营养的废话,文星伊听得烦了,转过头来问金容仙:“能不能换个频道?”
  
  “你自己换。”金容仙望着前方缓慢蠕动的长形车队,给小文打了个电话让她把上午的一个会议取消了。
  
  文星伊一连换了好几个频道,不是广告就是不知道多少年代的非主流失意情歌。摇了摇头,手指一敲,把电台给关了。
  
  金容仙侧着眼睛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就让它安静点吧。”文星伊说,她宁愿闷着也不想被吵着。
  
  一段时间的沉默,前方车子的行驶速度逐渐快起来,看来交通已经差不多在慢慢恢复了。
  
  “噗嗤”一声,金容仙听见旁边的人笑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脸去,发现刚才还在面无表情走着神的文星伊竟然真的在笑。
  
  “看见什么了?”金容仙以为她是瞧见了路边什么有趣的东西。
  
  文星伊摇头,“想起一件超好笑的事情。”
  
  “说来听听。”金容仙来了兴趣,这家伙总算愿意说点什么了。
  
  “以前有个同事,她喜欢跑车,于是买了一辆。骚气十足的亚光绿色,开在路上那叫一个拉风。有次上班被堵在路上,跟我们现在差不多,前面一辆又高又大的越野车头一拐,直接绕上了人行道,呼啦呼啦就开得没影了。她一见人家都走了,自己还堵在这里,反正人行道上没有人,也没有交警,索性也把方向盘一甩,企图学人家上人行道。接着你猜怎么了?”说着没忍住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金容仙被文星伊笑得莫名其妙,同时感到意外,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人有如此外扬的表情,她问道:“怎么了?”
  
  “车子底盘太矮卡街沿上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个真事,我不骗你哈哈哈哈......”文星伊笑得越发厉害,都有点接不上气了,笑着笑着突然注意到对方的脸色不太对,赶紧把嘴闭上了。金总不也是跑车吗,这样笑不把人家也一块儿笑进去了?......文星伊简直后悔莫及,奈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笑都笑了,收也收不回来了......
  
  一想到那位同事的跑车就特有画面感,文星伊根本停不下来,嘴上虽然没再笑出声音,肩膀却控制不住地还在抖动。金容仙偏过头来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文星伊立刻不动了,忙躲开她的视线。
  
  想了想,还是给自己打个圆场吧:“其实底盘矮也是有优点的。”
  
  她看了一眼金容仙,对方已经收回了视线,正看着前方,估计也是在等她继续往下说。文星伊这才往坐椅上躺了躺,拉正安全带,自顾自说起来:“我刚搬来咱们小区没几个月的时候,物业管理还不够规范,我的车位老被别人占用。有一次又被人占了,是个跑车。气得我当时就拨通了物管的电话。没过几分钟,物管吭哧吭哧背着锁车器来了,结果......”
  
  文星伊故意停住了,挑着眉毛瞅着翟沁,一副你猜怎么着的表情。
  
  金容仙额头上的青筋颤了颤,有一种不太美好的感觉:“是因为底盘矮?”
  
  “是啊,底盘太矮了,锁车器进不去。白让他占了我一天车位!”
  
  金容仙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包巧克力豆,扔给文星伊,“吃。”
  
  “谢谢~”文星伊也不客气,拆开包装袋吃起来。
  
  “吃东西的时候就不要说话了。”金容仙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靠在车窗上撑着脸,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还是不要期待这家伙说话的好。
  
  文星伊嘴里“恩”着,把巧克力豆递到金容仙跟前,金容仙摆了摆头,没要。吃了两粒,她突然偏过头把金容仙望着,“金总,我记得占我车位那跑车也是银色的,该不会是......你吧?”
  
  金容仙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强忍着头和手都没有动,只是撇过眼睛用余光瞄着她:“怎么,你还想叫人来锁我的车?”
  
  文星伊噎了一下,赶紧往嘴里又塞了一粒巧克力豆,闭着嘴巴摇头。
  
  “这巧克力蛮好吃的,什么牌子?......”
  
  ......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