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19


☆、聊天

  文星伊打开投影仪,拉上窗帘,把硬盘拿出来插在笔记本上让金容仙选片子,她自己则去开红酒。
  
  文星伊的硬盘上有很多电影,其中不乏有同性相关的电影,金容仙不动声色选了一部经典的百合电影。看了看文星伊的反应,对方脸上却是毫无变化,专心调试出现在前方墙壁上的画面。电影开始播放,文星伊去把灯关了,顺带拉上窗帘。
  
  这个时候金容仙的手机响了,小文打的,电费充好了。
  
  “你要回去了?”
  
  文星伊转过脸来,金容仙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任何的失望、扫兴或挽留,也没有看出任何的兴奋、轻松或解脱。她犹豫了一下,想留下来跟她一起看完这部电影。
  
  金容仙抿一口酒,淡淡地说:“我可以看完再走。”
  
  国外的影片就是开放,电影开始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个女主角便滚在了一起。
  
  “我就说你不直吧,文星伊。”金容仙望着墙上的画面,轻轻勾着嘴角。
  
  文星伊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绕开了这个话题,“金总你看过这部电影?”
  
  “听说过,一直没时间看。”
  
  “人在其位,看得出来,你挺忙的。”
  
  “你以为都像你,下班前两个小时就开始看动画片?”
  
  “......”文星伊语塞,就不该在上司面前提工作的茬......“我看动画片那是工作都完成了。”
  
  “也是,你们只是拿钱做事,做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而我,”金容仙笑了笑,摸了摸酒瓶,里面的酒已经去了一半,“有时候也挺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
  
  “想做职员还不简单?关键是你放不放得下。”文星伊端起咖啡杯跟金容仙碰了一下,喝一口,又问道:“金总,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一定很不容易吧?”
  
  金容仙也喝了一口,点点头:“回想刚刚创业那会儿,没钱,请不起人,所有事情都只能自己上。公司的制作人是我,主策划是我,数值策划是我,剧情策划是我,执行策划也是我......每天除了忙游戏的事,还要到处去找投资人,喝酒、赔笑......”
  
  话匣子一打开便收也收不住:“有一次饭局,一个老板趁机摸了我一把,我当时没控制住,给了他一巴掌。这下好了,”金容仙自嘲一般笑了一声,“所有谈好的事情都变了卦,不仅如此,接下来找的好几个老板因为跟那个被我扇巴掌的男人有生意的来往,全都没有给我们好脸色看......”
  
  金容仙说着仰倒在沙发上,疲倦的模样,“跟你说,我真的很讨厌那些饭局,那些个油光满面腰圆肚子大的猥琐男人,我看着就恶心,还得强忍着对他们笑。”
  
  文星伊望着这个女人,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公司老总,没想到今天喝了酒会跟自己这个小职员讲这么多话。果然每个外表光鲜华丽的人背后都是有一把辛酸泪的。
  
  “公司不是还有易副总么,她呢?”
  
  “她?哦对,还有她,她负责运营,偶尔兼职做做行政后勤什么的,主要任务就是陪陪客户,跟这个人聊聊,那个人睡睡。”金容仙明明没喝多少,看着却像是醉了。
  
  “睡......睡?”
  
  金容仙不耐烦地把手一挥,“别跟我提她,听着就烦!”
  
  文星伊缩了缩脖子,自己也真是蠢,明明那天都在停车场碰见了,还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金容仙没看她,接着讲:“后来我还学了程序,程序员太贵了,最开始我们只请了三个,不够用,前端忙不过来的时候,简单的东西我就去顶上。当时还有人开玩笑,叫我把PS也学了,这样美术也能省了,以后我一个人就能出一款游戏。”
  
  文星伊听到这里不免有些吃惊,没想到这金总还是个学霸,她一直以为公司老总就只需要收收发发几封邮件,签几个字,吃几顿饭,喝几杯酒,统筹一下大局什么的......不过嘛,要她来说,这PS是完全没必要学的,还好金总没有浪费那个时间。
  
  “其实PS这玩意儿,金总你学了也没多大用处,顶多就拿来修修照片。”文星伊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摇着头。
  
  “我现在哪里还需要学PS,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我要是要出游戏,你会帮我的,对不对?”金容仙侧过脸来,浓密的睫毛低低看着她。
  
  昏暗的光线加上红酒的因子,气氛就是容易走偏,文星伊轻咳一声,拧着眉毛笑了笑,故作正经地说:“公司是否要任用一个人,取决于这个人为公司创造的价值和带来的利益;而一个人是否要奉献于公司,取决于公司能给他些什么。金总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金容仙看着她的样子,幽幽问道:“那你想要我给你些什么?”
  
  “这个嘛......我还真没想过,你让我想想。”
  
  “想好了?”
  
  摇头。
  
  金容仙撑着沙发坐起来,细长的胳膊搭上文星伊的脖颈,脸也凑近了,“那,我把公司的老板给你怎么样?”
  
  文星伊不自觉往下缩了点,“你,”咽一口唾沫,“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把我自己给你。”金容仙偏着头,手伸上去摸文星伊的脸。
  
  文星伊躲闪了一下,不知所措。
  
  天,公司老总说要把她自己给我,不会听错了吧,小的受不起啊......金总,你就算真醉了也不带这样逗人的啊......
  
  “文星伊,你说公司的老板都把自己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金容仙感觉到了文星伊的躲闪,收回了手,两个人拉开距离。
  
  “不是,金总,什么叫‘给我了’?”文星伊故意把“了”字咬得很重,“我都没说要呢!”
  
  “你没要?”金容仙头枕着沙发,看着电影里欢愉尽兴的主角各自分开的画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恩。”废话,你前一分钟说给我,后一分钟就说我要了,要个屁啊。
  
  下一秒,金容仙又勾起了嘴角,笑容中似乎还有深意,“恩,你没要。”这音调也是让文星伊觉得有点摸不着底。
  
  我是没要啊!??......
  
  “刚刚我跟你说了那么多我的事,现在该你了。”金容仙突然话锋一转。
  
  “我?”文星伊没想到金容仙会对她的事情感兴趣,“没什么好说的,平平淡淡,算得上顺风顺水。”
  
  “感情呢?”
  
  “大龄女青年,持续相亲中。”
  
  你都大龄了,那我呢?金容仙没有这样问,只是说:“我没问你现在,我是说,以前。”
  
  文星伊回以沉默。
  
  “你简历上写着,四年的原画工作经验,据我所知,你一直都在事业单位工作,来我公司之前,也是一直闲着。”金容仙话锋又转到了工作上。
  
  “简历是真的,我大二就出去工作了。”
  
  “不上课?”
  
  “不太喜欢自己的专业。”
  
  “那她呢,那个时候你们在一起?”
  
  再次回以沉默。
  
  “她的名字里有个晶字?”
  
  文星伊脑中某根神经突然猛地被谁拉扯了一把,惊讶地把金容仙望着,转而移开了目光,语气不太好,“金总,既然你都知道,还问我做什么。”
  
  金容仙轻轻叹口气,站起来,“我回去了,谢谢你的招待。”
  
  电影还没有完,文星伊拆了一袋薯片一个人边吃边看。头昏沉沉的,很久没这么烦闷过了,最近怎么老被人提起以前的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影已经开始滚动片尾的字幕,悠悠扬扬的音乐自顾自放着,文星伊早已没有在看。大发又开始挑衅中秋,中秋难得的把头伸了出来,望着它。大发这家伙却怂了,立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客厅中央,一狗一龟,两相对视。
  
  文星伊歪在沙发上看着它们,眼睛从无神到有神,看了一会儿,一幅速写将这一幕记录下来。哎,还是你们好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没有压力,不愁吃穿,还有我这么开明的妈,不抛弃不放弃的......
  
  头又开始昏沉起来,似乎比刚才还要严重了,眼皮有点烫,好重,文星伊想休息一会儿,闭上眼睛不多时就睡着了。
  
  醒来外面的天已经不知道黑了多久了,文星伊口干舌燥,觉得喉咙里有一团火在烧。爬起来倒了些水喝,整张脸整颗脑袋都烫呼呼的,走两步就觉得天旋地转。
  
  估计又感冒了......文星伊在药箱里找了半天,不知道是吃伤寒的药还是吃伤热的药。想问问她老娘又怕她老娘唠叨她。
  
  吹空调吹多了,应该是冷的吧......吃伤寒好了......
  
  胡乱吃了一把药,胡乱洗了一个澡,胡乱往床上一躺,转眼到了天亮。文星伊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半天,关掉手机的闹铃,完全睁不开眼睛......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