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18


☆、借宿2

  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上,金容仙起来的时候书房的门还关着。她正在浴室洗漱,文星伊打开门出来了,眼睛还是半眯着的,待看清金容仙手上的毛巾后,眼睛突然睁开了。
  
  “金总,那是我的毛巾!”
  
  文星伊冲进去猛地拉开镜子旁的柜门,见自己的牙刷还安然插.在杯子里,总算松了口气。还好牙刷没弄错......
  
  “昨晚我发现右边的毛巾是湿的,左边是干的,所以猜你是记错了。”金容仙解释着。
  
  “你的毛巾是新的,我用开水给你烫过,昨晚我洗了澡用浴巾擦的身上,没用毛巾......”
  
  “那,”金容仙少有的尴尬,“我那条没用过,你换一条吧。”
  
  “不用换,我就是怕你嫌弃我用过的。”文星伊拿出牙刷,挤了牙膏对着镜子刷牙。
  
  金容仙没说话,怎么看刚刚被嫌弃的那个都是自己才对......
  
  文星伊递了包饼干给金容仙说是早餐,还煮了咖啡。
  
  “你平时早上就吃这些?”金容仙吃了一块饼干,接下来便只是喝着咖啡。
  
  “懒得做。”文星伊一边嚼着饼干一边点头,想了想又问:“你要吃点什么我叫外卖好了。”
  
  “不用。”金容仙又喝了口咖啡,“你煮咖啡的技术还不错。”
  
  “是吧?比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咖啡馆好喝吧?”文星伊得意地笑了。
  
  金容仙点点头,“比昨晚的茶好喝。”
  
  文星伊收住笑,嫌弃地撇一眼过去,“你昨晚明明说茶很香来着。”
  
  “茶是很香,咖啡更香。”
  
  等小文那边折腾完估计得到中午了,金容仙没急着回去,又钻进文星伊的书房忙碌起来。文星伊和昨晚一样,半躺在床上翻书看。
  
  十点多的时候,小文给金容仙打了电话:“金总,我刚去了我这边的两个营业厅,他们说周末,补卡的话得去总营业厅,所以麻烦你多等一会儿,我现在正赶去总营业厅......”
  
  “文星伊,”金容仙放下电话,“我可能要在你家多待一会儿。”
  
  文星伊翻着书,没答话。
  
  “文星伊?”
  
  依然没回答。
  
  “文星伊!”
  
  “啊?!”文星伊立即坐直了。
  
  “我要在你家多待一会儿。”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没听见还是装的,没办法,谁让自己家没电。
  
  “哦,你随意,我无所谓啦,”文星伊从床上下来,活动活动腿脚,“中午就在我这儿吃吧,点外卖?还是我随便弄点?”
  
  “你随便弄吧。”金容仙埋头继续看她的电脑。
  
  文星伊到厨房里开始纠结了,原计划中午吃个蛋炒饭就这样过了,这下有金总在,蛋炒饭是不是亏待人家了?烧个肉吧干脆......
  
  文星伊把冰箱里的牛肉全部拿出来解冻,土豆也全部削了,发现冰箱里还有个番茄,一并拿出来削了。
  
  那边文星伊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这边金容仙的工作终于告了一个段落,合上电脑走出去。
  
  “金总,饿了?稍等,饭马上就好。”文星伊正穿着围裙拿着锅铲守在一大锅牛肉前,肉香已经飘了出来。
  
  金容仙点点头,去客厅坐着。大发早就没有了刚见到时的生疏,脸皮厚起来,竟主动跑上前挑衅,短短的爪子伸出去搭在金容仙的脚背上。
  
  金容仙伸出手摸了摸这家伙的脑袋,胖乎乎的,毛厚实又柔软。大发很是受用,乖乖地坐在那里让她摸,还抬了抬脑袋扬起下巴。金容仙会意,用手指去挠它的下巴。
  
  “你叫大发?”
  
  大发一听,这是在叫自己呢,立刻摇了摇肥屁股。
  
  “是的。”文星伊把一盆土豆烧牛肉端出来,“因为希望自己能够顺利大发一点,所以就取名叫大发了。”
  
  大发又一听,这下是主人在叫自己了,立刻扔下金容仙,屁颠屁颠跑过去,见还有吃的,那个激动啊,坐下,抱腿,坐下,摇屁股,坐下,吐舌头......
  
  文星伊又进厨房去端了一碗番茄蛋汤出来,“吃饭了,大发,碗~”
  
  金容仙站在旁边看着文星伊给大发的饭盆里盛满牛肉和米饭,文星伊摸了摸进食中的大发,大发满足地吃着牛肉,扭过头朝她吧嗒吧嗒嘴。
  
  坐在餐桌前,金容仙迟迟没有下筷子,“你们家都不爱吃菜的?”
  
  文星伊抬起头脸上迷茫,指了指烧牛肉,“土豆。”又指了指汤,“番茄。”
  
  “我是说......绿色的。”
  
  “哦!”文星伊醍醐灌顶般发现桌子上确实没有绿叶蔬菜。她平时懒得出门,更别说买菜了,今天为了招待金容仙,家里囤的菜都用上了。脑子飞速转了两圈,扔下筷子,“你等等。”
  
  说完去厨房拿了把剪刀蹬蹬蹬跑到阳台,又从阳台蹬蹬蹬回到厨房,大发听到响动晃着圆滚滚的身子跟在她后面蹦来蹦去。不出十分钟,一道淡绿色的菜摆在了金容仙面前。
  
  金容仙起初还以为是素炒莴苣杆或者是去了皮的黄瓜,夹起来吃了一小口,发现不是。脆脆的,清香满口,却吃不出是什么菜。
  
  “怎么样?好吃吗?”文星伊一脸期待等着金容仙的评价。
  
  “还不错,这是什么菜?”
  
  “仙人掌~”文星伊一脸得意,想了想又补充道,“可食用仙人掌。”
  
  金容仙这下是彻底服了,忍不住牵出一个笑来,这个文星伊还真是有一套。
  
  午饭后,文星伊又煮了咖啡,心血来潮,给金容仙的那一杯拉了花。
  
  “这上面拉的是什么花?”金容仙接过咖啡,转了转杯口的角度。
  
  “这是乌......”
  
  “啊——”金容仙突然惊恐地叫了一声,跳上了沙发,“文星伊,蛇!”
  
  “不会吧?!”文星伊赶紧一把捞起地上的大发,跟着跳上沙发。顺着金容仙指着的地方看去,这一看,不禁就想笑。
  
  茶几下面,中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阳台跑了进来,从金容仙的角度乍看过去,龟壳刚好完完全全被桌脚挡住了,只露出一抹伸得老高的脖子。
  
  中秋的脖子是伸得长了点,可也不至于看成是蛇啊......文星伊偷偷瞄了一眼还在惊吓中的金容仙,把大发放回地上。她没急着从沙发上下去,只问道:“哪里有蛇啊我怎么没看见?”
  
  “桌子下面......”金容仙手里还端着咖啡杯,艰难地扭过头朝桌子下面又看了一眼,一看到那颗圆圆的豆粒大的黑眼睛,赶紧把目光收回来。
  
  “你肯定看错了我家里怎么会有蛇呢。”
  
  “不信你自己去桌子下面看。”这时的金容仙只能暗自埋怨文星伊在阳台上养草太多,连蛇都招来了。
  
  “那我去看看。”文星伊说着从沙发上下去,慢慢往茶几那边靠。
  
  “别去,小心。”金容仙从后面拽住她的衣服。
  
  “放心,蛇不敢咬我,看我给你表演一出空手捉毒蛇!”说着突然从茶几下面蹿起来,金容仙只看见一颗蛇头快速向着自己放大,眨眼便到眼前了......
  
  “啊!”她惊呼一声,扑到文星伊怀里,一只手紧紧抓住她。
  
  手里的咖啡杯被人拿了过去,金容仙听到文星伊在她耳边轻声叫着她:“金总,你抬起头看看,金总。”
  
  金容仙这才小心地把头抬起来,手还紧紧抓在文星伊衣服上,待看到文星伊手里一只乌龟时,一把将人推开了,声音跟着沉下来:“你耍我。”
  
  “我没耍你,是你自己看错了。”文星伊笑着把中秋放回地上,中秋那小家伙一沾着地面,头脚立马又伸了出来,三爬两爬就躲回了茶几后面,“或许是你中午吃了它的零食,它找上门来了。”
  
  “什么零食?”金容仙不明白。
  
  “仙人掌啊,那个是买回来准备明年养大了分了盆给它作零食改善伙食的。”
  
  金容仙把脚从沙发上放下去,拉长脸没说话。她埋怨文星伊,更多的是怪自己,怎么就能把乌龟看成是蛇了,真是丢人。
  
  “生气了?金总?金总?好了好了别气了,那,算我不对,我不该吓你,你......来喝口咖啡解解气。”说着把咖啡递给金容仙。
  
  金容仙一看见咖啡面上的乌龟拉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别过脸去懒得看这个人。
  
  “那,不喝咖啡喝点别的?茶?酒?对了我柜子里有红酒,要不要来点?”
  
  “你会喝酒?”金容仙把脸别回来,她记得叶青有说过,文星伊是那种毫无酒量的类型。
  
  “不会,我爸拿来的,说女孩子每天喝点红酒对身体好,可惜我没那习惯。”
  
  “所以你是让我一个人喝?”
  
  “我以咖啡代酒,陪你咯。看电影吗?你下午还工作不?”文星伊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想尽办法讨好着对方。
  
  “你家电视都没有,用笔记本看?”
 
  文星伊又是一副得意的表情,扬了扬下巴。金容仙朝着她下巴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直到文星伊走过去,在沙发旁边蹲下了,金容仙才发现原来在沙发的另一侧有一台投影仪。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