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17


 ☆、借宿

  夜色渐深,酒吧里的人多了起来。隔壁桌的人走了,叶青斜着眼睛望着对面的人,似有深意的眼神誓要把对方看穿看透。
  
  金容仙把玩着酒杯,只装作没看见。
  
  “金容仙!金总!”叶青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小朋友要被人拐走咯~”
  
  “她跟谁走那是她的事。”
  
  “装,再装~你刚才那样,耳朵都快竖到头顶上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叶青何许人也,打从金容仙那天问她照片的事起,到照片里的人跟她一起出现在酒吧,她心里便已经有了数。就算是金容仙打死不承认,那也没关系,且走且看。
  
  “我只是想知道我在员工心里的印象。”金容仙说完拿了包站起来,“不打扰你做生意了。”她大步朝门口走去,完全不管叶青在背后高吼的声音。
  
  “喂,这酒吧你也有份的!”
  
  ……
  
  金容仙从酒吧出来后一直处于恍惚状态,还好这个点回家的路上没什么车,几个走神间就已经回到了小区,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车子倒进车位停好的。电梯间,正好遇见同样在等电梯的金容仙。
  
  “金总。”心不在焉地打了个招呼。
  
  进电梯的时候跟金容仙擦撞了一下,文星伊一言不发地站到边上,看着电梯门关上,看着按钮上方数字的变化。
  
  “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金容仙以为文星伊还在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
  
  “恩。”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比呼吸重不了多少。
  
  “还在生气?”
  
  “恩。”
  
  “要怎样才能消气?”
  
  “恩。”
  
  “文星伊!”
  
  “恩。”门打开,文星伊走了出去,只留下背后黑着脸的金容仙。
  
  打开门便是大发热情的撒娇抱腿,金容仙蹲下去拍了拍它的脑袋,没心思跟它玩。
  
  没有睡意,文星伊坐在阳台上抽烟。自从上次装了风扇,阳台上的植物们状态渐渐好起来,一棵两棵,茁壮成长。文星伊看着最大的那棵摇钱树,呆了一会儿,把速写本翻开,打开颜料盒画了起来。
  
  文星伊一般不太喜欢在晚上画画,一来伤眼睛,二来色彩容易跑偏。但是今晚,她实在是睡不着,除了画画,其他任何事情都做不进去。画着画着,便沉了进去,速写本不停地翻页,阳台上的植物就快要被她画一个遍。
  
  因为昨晚落下了些工作,金容仙起了个大早。六点整,天还没全亮,难得的周末,却是阴雾笼罩的一天,不知道中午太阳会不会出来。不过对于文星伊来说,都一样,这一天的时间她都要花在那些没有处理完的文件上。
  
  金容仙去阳台拉开窗帘,打算把窗户打开让新鲜空气进来。对面的阳台灯开着,文星伊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衣盘腿躬身在摇椅上,一手执一支细毛笔,一手扶着放在腿间的本子。深蓝色的发梢垂下来,被她别到耳后,淡然的气息让周围的世界都跟着安静了,一花一草一木都是那样的恬静美好。
  
  这家伙起这么早?还是说,她一夜没睡?
  
  金容仙望着对面,突然间有了一种错觉。那是属于文星伊一个人的世界,容不得人去打扰。
  
  一份一份看着邮件,金容仙觉得疲了,揉了揉太阳穴站起来,想看看那个人还在阳台没有。过去之后发现对方竟仰在摇椅上睡着了,本子就那样摊开在腿上。醒着的时候是那样安静,睡着了也是同样的平和。
  
  文星伊是真的困了,电话在茶几上响了好久,她只是偏了个头,闭着眼睛喃喃道:“大发......手机拿过来......”
  
  大发一听主人在唤它,仰着脑袋坐在地上把屁股摇得贼圆。
  
  “……蠢狗......”文星伊又睡着过去。
  
  ……
  
  突然的开门声惊醒了文星伊。
  
  “你这孩子,是在睡觉?空调开这么大也不怕着凉!”老娘中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文妈一走进来眉头就皱上了,这空调温度也太低了吧,进去便把温度调高了两度。
  
  “我炖了排骨,本来说打电话叫你过来吃的,半天不接电话,给你端过来了。大发~”文妈看见了一旁满脸兴奋的大发,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大发抱了起来,“来抱抱,抱抱,哎哟喂,小东西又胖了~文星伊你这段时间是给大发吃了饲料啊?”文妈有点抱不动了,抱着大发坐到沙发上。
  
  “上班嘛,怕它饿着,每天多备了一顿饭的量,没想到这蠢狗每天都吃得干干净净。”文星伊挠了挠脖子,从摇椅上站起来,“诶,别抱它上沙发,不能养成坏习惯了!”文星伊严厉制止,她决不允许宠物上床上沙发。
  
  “好吧,大发,你姐姐不让你上沙发,你下去吧。”文妈点了点大发的狗鼻子,把它放回地上,
  
  “我是它妈!”文星伊纠正道,一边去看她娘都给她端了什么好吃的。
  
  “妈什么啊妈,你要想当妈就赶紧找个人嫁了,我还想当外婆呢!”
  
  文星伊撇着嘴不说话,给自己盛了碗汤,长长地叫了一声:“大发,拿碗来~”
  
  大发立即滋遛一下从肖妈脚边蹿没了影,下一秒,嘴里衔着饭盆呼哧呼哧出现在文星伊面前。
  
  一人一狗都吃好了,文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文星伊:“你跟小张最近聊得怎么样了?”
  
  “没怎么聊,他约过我几次,我上班,没时间。”文星伊坐在沙发上翻着一本书,敷衍着。
  
  “今下午不是时间吗,你们约着去外面走走啊,你不是喜欢喝咖啡吗,咖啡厅坐坐多有情调啊。”
  
  “昨晚没睡好,下午补瞌睡。”文星伊说着,随手把书扔在茶几上,躺下去,闭上眼睛。
  
  文妈拿她没办法,“我走了,还有点菜,你晚上吃,睡觉去床上。”
  
  “恩......”
  
  金容仙一直在电脑前工作到晚上,连吃饭也是在书桌上。书房的灯突然灭了,空调也在同一时间停止了工作。本来以为是跳闸,打开手机的电筒去检查电闸,发现并没有跳。去阳台上,对门那栋楼灯火通明,隔壁文星伊家也有灯亮着。
  
  给物业打了电话,物业让她查一查是不是电费用完了。金容仙这才想起来,以往都是易抒明在管这些事,她走了这么久,自己从来没去充过电费,连在哪里充也不知道。
  
  没了空调,屋里的温度慢慢升高起来,金容仙的汗水正在一点一点往外冒。打电话给小文,小文告诉她充电费得有电卡,她屋里屋外找了半天也不见电卡的影子,又不想找易抒明问,索性让小文来她家里拿了必要的证件明天去营业大厅给补办一张。
  
  小文走后,金容仙把家里的窗户全打开,闷热的天,竟连一丝风也没有,强忍着静下心来工作,没多久,笔记本便提示电量不足。她揉了揉额头,靠在椅子上,有点头疼。
  
  两分钟后,金容仙抱着电脑敲响了文星伊家的门。
  
  “金总?”文星伊有些意外。
  
  “我忘记交电费了,家里没电,能不能......”
  
  金容仙的话还没说完,文星伊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哦,没电了啊,进来吧。”侧身把门口的人让进来。
  
  大发见有人进来了,凑上去闻了闻,转两圈,不认识,不逗我,走了。
  
  金容仙进屋后,发现文星伊家里装修得特别简单,简直完美诠释了“简装”两个字。铺了层地板,刷了个墙,完事了。家具也特别少,硕大的客厅,沙发只有一个长形的三人沙发,前面摆着个木制的小方茶几,角落里一个空调,连电视都没有。
  
  金容仙不禁皱起眉头,奇怪道:“你家这样,平时来了客人坐哪里?”虽然有一个三人沙发,不过说是三人沙发,真要让三个人坐上去,肯定会嫌挤。
  
  “我家不会来客人。”文星伊准备去厨房烧开水。
  
  “你就没有亲戚朋友会过来?”
  
  金容仙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她的房子是一套三,文星伊这户应该是一套二,但客厅基本上没有差别,所以她很容易便找到了插座。
  
  “最多就我爸妈过来坐一会儿,我不喜欢接待客人。”
  
  金容仙开电脑的动作一滞,“看来我打扰你了。”
  
  “不是,没有,哎,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只管做你的事吧,没有打扰我。”文星伊真想抽自己一嘴巴,三天不检讨,一说话就得罪人,“金总,喝茶还是喝咖啡?”她赶紧转移开话题。
  
  “茶。”金容仙随口答着,觉得茶几有点矮,把电脑拿起来放在膝盖上。
  
  文星伊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茶叶,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套紫砂茶具,洗干净端到茶几上,正好水开了。用开水烫壶温杯后,两勺茶叶放进去,高冲低泡,茶香立时萦绕了整个屋子。
  
  金容仙被她的动静吸引,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你还有这种雅兴?”
  
  文星伊奉上一杯茶过去,倒也不跟她装,摆了摆手说道:“我哪懂这些啊,都是跟我老爸有样学样,做的尽是表面功夫,泡茶就那么几个步骤,我全用上了~你今天要是不来,这茶叶放到明年怕是都没人临幸。”
  
  金容仙笑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夸奖道:“茶很香。”茶杯拿在手里瞧了两眼,“好精致的茶具。你不常喝茶,还备了这么好的茶具在家里?”
  
  “我爸的,我觉得好看,就拿过来了。”文星伊也笑了,又给金容仙沏上一杯茶。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一眼金容仙和她腿上的电脑,“你要不要去书房?”
  
  文星伊把金容仙带进书房,胡乱把桌子上的一堆东西拢在一起抱到旁边的电脑桌上,放不下了就往地上摞,“金总,你坐这吧。”完了觉得自己的桌子有点脏,扯了张白纸出来给金容仙垫上。
  
  金容仙没说什么,大方地把电脑放到了垫了白纸的桌子上。文星伊蹲到桌子下去找插线板。
  
  “上次那个男的没来过你家?”望着因为自己而钻在桌子底下的人,金容仙突然有个想法,自己会不会是除了文星伊父母以外,第一个来她家的人。
  
  “我没让他进屋。”
  
  “他不是你男朋友?”金容仙一早便知道文星伊是喜欢女人的,还是故意这么问了。
  
  “不是。”文星伊拔下了自己台式机的插座,把金容仙的电脑插座插了上去,“你看看插上了没?”
  
  金容仙扫了一眼屏幕右下方,轻声道:“好了。”
  
  坐下后,又随意地问了一句:“文星伊你喜欢女人对不对?”随意得就像是在问,文星伊你这椅子哪里买的。
  
  文星伊没听见似的,站起来拍了拍手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本书,“那个,金总,我在这里面看书会影响你吗?”
  
  金容仙摇头,这是她家,自己怎么可能说不行。
  
  “那就好,可以少开一个空调。”文星伊嘟囔着到墙边的小木床上躺下来,枕头垫在背后,开始翻书。
  
  金容仙本来还在担心文星伊会时不时找她说话打搅她,没想到这个人往后面一躺就跟隐身了似的,如果不是偶尔的翻书声,金容仙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后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早上文星伊在阳台画画的场景浮上来,金容仙摇头自嘲地笑了,或许不应该担心她打搅到自己,反倒是自己的到来打搅了她。
  
  两人在房间的两头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安静的状态持续了大概两三个小时,最后被文星伊手机的振动打破了。一旁百无聊赖趴着的大发听见响动抬起了头,见文星伊没动,又趴了回去。
  
  金容仙正想出声提醒,文星伊突然懒懒哼了一声,“大发,电话。”
  
  金容仙突然来了兴趣,这狗还会接电话?她转过身去瞧那一人一狗,却只看见那只狗坐在地上一脸讨好地把床上的人向着,时不时扭动一下屁股,而床上的人,眼睛盯着书,完全不为所动。电话停止了响动,金容仙没兴趣再看,转了回去。
  
  没几分钟,电话又来了。文星伊从枕头上滑下去,翻个身趴在床上,舒展身脚,“大发,把电话拿过来......”
  
  大发再次听见主人的呼唤,欢欢心心坐起来把文星伊望着。文星伊把头埋进枕头里,不想动,大发这只蠢狗,什么时候能学会衔电话就好了......
  
  磨蹭了好一会儿,文星伊把脸从枕头里抬起来,睁开眼睛,发现手机就在眼前。
  
  “嘿,大发,开窍......”话没说完,看见握在手机上葱白的手指,顺着看上去,金容仙站在床前。
  
  “金总......谢谢啊。”文星伊是真的忘记了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手机在手上震动,她也没去多想,一看见屏幕上那串号码,一阵心烦涌了上来,“喂,什么事?”没好气地接了电话。
  
  金容仙坐回电脑前,心里不太了然,文星伊你想让我帮你拿电话你大可明说,干嘛叫着狗的名字装作是在使唤狗?
  
  电话是张小科打来的,约文星伊明天去看电影,最后当然被文星伊给严词拒绝了。文星伊放下电话,起身去浴室洗澡。
  
  金容仙一个人在书房里,刚才的一点小情绪很快就被满屏的工作文件淹没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文星伊抱着一床薄被进来了。
  
  “金总,你家里没电,没办法洗澡吧,晚上没有空调也不好睡觉,在我这里将就一晚上好了。”
  
  金容仙本来想推辞,一想文星伊说得也是事实,这个天没有电根本没办法好好过活,便点头答应了。
  
  “那打扰了。”
  
  “哪里的话,浴室里给你放了毛巾和牙刷,我房间的被子刚刚也换成新的了,空调遥控器在床头柜上。睡衣也穿我的吧,我给你拿了干净的放在枕头边,你家里黑灯瞎火的就不要回去拿了......”
  
  “还是得回去,我没有换洗的内衣。”金容仙打断道。
  
  文星伊愣了一下,点头:“行,随你吧。”她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薄被扔到小木床上,人也躺了上去,“我先睡了,对了,毛巾左边是我的,右边是你的,你的牙刷在盥洗台上,我的收柜子里了,你也可以回去拿你的......”说着说着,竟然就睡着了。
  
  金容仙把房间的灯关了,拧开台灯继续工作。
  
  月色已深,凌晨将至,金容仙关掉电脑,动作很轻,小心地往后挪了挪凳子,起身。
  
  趴在床边睡觉的大发还是被惊醒了,机警地站起来,冲金容仙低低叫了一声,跑到她脚边转悠一圈后发现不是生人,才又回到床边趴下。文星伊拧着眉眼迷迷糊糊伸出一只手到外面,拍了拍大发的头,安抚道:“大发......别闹......”
  
  随着她的动作,枕头旁边的书掉下来。金容仙轻轻走过去帮她把书捡起来,翻到封面——《绿叶植物日常养护与病理研究》......她还真是闲......
  
  她把书放回去,文星伊伸在床外的手又拍了拍,拍在金容仙的大腿上,“大发......乖......”
 
  热乎乎的手心摸上来,还是大腿这种敏感的地方,金容仙不自觉腿上一麻,往后退开一步,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离开了床边。
  
  金容仙先回了趟家,想着文星伊给自己准备了牙刷和毛巾,也就没有摸黑去浴室拿那些零碎的东西,只拿了必要的换洗衣物便又去了文星伊家。
  
  文星伊浴室的盥洗台上放着一把还没有拆封的牙刷,后面的架子挂了两张一模一样的毛巾。难怪文星伊要特意嘱咐自己,左边是她的,右边是她给自己准备的。金容仙伸手去拿右边的毛巾,发现毛巾是湿的,又摸了摸左边的,干的。看来是文星伊弄错了,洗完澡后,金容仙直接拿了左边的毛巾用。
  
  一米五的双人床,比自己家的床要小很多,金容仙很累,却睡不着。因为以前有易抒明在,所以特意选了宽大的床,文星伊一个人住,床小一些很正常。
  
  她以前应该是有女朋友的,那个女人会来陪她吧?
  
  金容仙这时候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很蠢,竟然差点就以为自己是除了文星伊的父母外第一个来她家的人。
  
  这个床也是个双人床,她们会在这里做?文星伊的手法那么娴熟,恐怕经常做吧……
  
  想起那晚文星伊在自己身上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金容仙有一瞬间的失落,很快却被另一种感觉慢慢缠上了身体。
  
  她们会怎么做?文星伊一定很喜欢在上面吧?她会边做边对那个人说些什么?亦或者什么都不说,只是埋头沉醉其中......
  
  金容仙脑中的画面不自觉切换到那天晚上,她被文星伊压在玄关的门上,文星伊抚摸着她,手心游走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极尽的温柔,时轻时重……
  
  金容仙不想再想下去,可是控制不住,身体某个地方空空的,心里燥得慌。她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就这么闹了起来,一个人,一间房,莫名其妙地只是因为躺在了这张床上,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吧。
  
  都怪文星伊。
  
  金容仙换了个姿势折在床边,抱着被子紧紧蜷着双腿,更加没了睡意。
  
  前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的电话,她和那个叫宁辛的女人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如果不是自己把文星伊带去酒吧,她是不是不会和宁辛见面,便不会发生后来的关系?
  
  金容仙觉得烦,特别烦。哪有那么多如果,不就是一个因为点意外和自己发生了一夜情的人,干嘛要去在意她的事。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