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大发生日快乐呀感谢你一直陪伴星星🎂
被文星伊宠真是太幸福了(生不如狗)😭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11

 ☆、摸鱼被逮

  欧华是手游组的美术总监,却不是文星伊的直系上司,手游组是一个大组,下面有若干个项目,每一个或多个项目又是一个小组。因此,文星伊的上面还有个组长,一个被称作“吕姐”的年轻女人。
  
  吕姐一早就看出了欧华对文星伊的器重,也知道她技术确实很棒,所以对文星伊免不了多了些关照。
  
  “小文,抽烟去~”吕姐走到文星伊后面轻轻拍了拍她肩膀。
  
  文星伊取下耳机,“我刚抽了回来,你们去吧。”
  
  “抽了再抽一根啊,走走走~”吕姐对文星伊招了招手示意她快点站起来跟大家一起出去。
  
  文星伊跟着吕姐和组里另外两个妹子一起去了楼道,吕姐递给文星伊一根女士烟,几个人轮流点了烟之后,打火机传到了文星伊手里。她慢慢吞吞把烟点上,却只是拿着,一口没抽,靠墙站着静静听另外几个人聊天。
  
  “听说易副总回来了,怎么没见着人?”说话的人是小秋,文星伊同桌,带着大框眼镜闷青色长发的潮妹子。
  
  “估计在外面开会或者见客户吧,你想见她?过两天就见着了。”这次说话的是胖妹子,叫小金。
  
  “我见她干什么?多一个上司多一分危险,从此摸鱼又要多防备一个人了。”
  
  “嘿嘿嘿!组长还在这儿呢,摸什么鱼啊!”吕姐发话了,“小秋你不是喜欢易副总嘛,她回来了你该高兴才对。”
  
  “我也就说她长得帅,可没说过喜欢啊。再说了,人家是公司副总,身边还有金总那种号称完美的女人,我们这些虾兵虾将还是靠边站吧。”
  
  “欸我跟你们说个事儿,可别说出去啊,”小金突然把声音压了下来,往左右楼道各看了一眼,“据可靠消息,金总和易副总啊,真有一腿!”
  
  小秋和吕姐还以为这货有什么重大八卦,一听是这个,异口同声“切”了一声,“这都早八百年前的新闻了,现在拿出来说什么啊说。”
  
  “不是,你们听我说完啊,易副总出轨了,还被金总逮了个正着!”
  
  “靠,这消息哪里来的,可靠不?”另外两人立马来了精神,眼睛都亮了。
  
  “易副总也真是啊,我要是有个金总这样的女朋友,既漂亮又能干的,一定巴巴地把她守着,才舍不得出轨呢。”
  
  “我看尽总也没那么好,人是挺漂亮的没错,可整天冷着一张脸,端着那架子,谁跟她过日子都有压力啊。你们看看,易副总都出轨了,这段时间她跟个没事人一样,分明就是冷血~”
  
  “老总的架子都是端给我们这些员工看的,你就知道人金总私下里对易副总不温柔了?说不定人在家里……嗯?~”小金故意没有把话说完,转而对着小秋抛了一个做作又妩媚的媚眼。
  
  “骚包,你够了……”
  
  “我这哪里骚了?诶诶,你们说,像金总那种一本正经的人,骚起来会是什么样啊?”
  
  “这就要问易副总了。”
  
  “只要人好看,身材好,怎么样都好。”
  
  “我看难说,要真好易副总怎么会出轨?”
  
  “没准儿易副总本来就是个花花肠子,见异思迁。”
  
  “这可说不定,你看金总平时那一副禁欲的模样,要我说啊她不是性冷淡也是内分泌失调!”
  
  ……
  
  三个人越说越离谱,文星伊觉得索然无味,隐约听见了左边楼道尽头的脚步声。轻轻咳了两声,另外三个人同时把脸转向了她,文星伊对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吕姐很快也发现有人朝这边过来了,她将烟头杵灭在垃圾桶,对旁边三人招了招手,“哎,别人的事,咱们谁说得清楚,放风时间结束,都回办公室去!”
  

  下午文星伊肚子饿了,包里摸了袋薯片出来,想了想,把撕开了袋子的薯片递到同桌面前。
  
  “谢谢~”小秋也不客气,拈了两片大的。
  
  文星伊收回薯片,找了部动画片出来边吃边看。
  
  “小文,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摸鱼,就不怕被发现?”小秋凑过来,毫不见外地再一次把手伸进薯片包装袋里。
  
  文星伊把薯片往她那边送了送,依然盯着屏幕,“这周的东西做完了,还有两个小时,打发一下时间。”
  
  “东西做完了?正好,小文我那有两个角色,要得挺急,你拿一个去画。”吕姐过来正好听见了二人的对话。
  
  “我不会画角色。”文星伊望着对方,把薯片递到她面前。
  
  吕姐摆了摆手,“这周的场景就没有其他需求了?程序那边呢?”
  
  文星伊摇头,“没有。”
  
  吕姐点了点头,又扫了一眼她的屏幕,“开成小窗口,别被欧华他们看见了。”
  
  文星伊听吕姐的话把动画片开成了小窗口,又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吃着喝着注意力很快被精彩的情节吸了进去,还时不时衔着薯片傻笑,全然没听到旁边小秋近乎断气的一声猛咳。
  
  有人突然摘下了她的耳机,被坏了兴致的文星伊不耐烦地转头,发作前看见了一张有点熟悉的脸。
  
  文星伊把面前的人上下看了一翻过后,弱弱地叫了一声:“金总......”
  
  文星伊并不是心虚,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看个动画片把公司老总给招来了。才来公司没几天,金总就到自己后面站了两次了,而这两次自己似乎都没做什么好事......
  
  我就一小职员而已,金总你不用这么关心我的真的......难不成是背后这块地太招金总喜欢了?风水不好,得想办法破一下......
  
  文星伊还在胡思乱想,金容仙已经说话了。
  
  “上班时间看动画片,没人管你?”
  
  文星伊那冗长的脑回路还在反应中,只听见对方又发问了,“你组长呢?”
  
  “我开小窗口,他们不知道。”
  
  金容仙瞥了一眼屏幕正中央还在跳动着画面的“小窗口”,下面垫着制图软件纯灰色的打开界面,一眼过去就看见这个颜色鲜艳一闪一闪的“小窗口”了。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金容仙毫不留情地离开了文星伊的位置,只留下这句冷冰冰的话。
  
  文星伊原地愣神了三秒,眼看着那曼妙的身影越走越远,她不情不愿地放下薯片,扯了两张纸巾擦擦手,临走前小秋向她投去了“你自求多福”的同情目光。
  
  文星伊紧跟上金容仙进了她办公室,关门,吸了口气打算把刚刚想好的说辞一口气背出来。
  
  “去帮我买杯咖啡。”金容仙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看也没看她。
  
  “啊?”文星伊愣了一下,“现在?”
  
  “不然你想什么时候去?”
  
  “哦,好。”
  
  刚刚拉开门,又被叫住了,金容仙看了眼时间,“算了,去冲杯速溶的好了。”
  
  文星伊一边奇怪金总要喝咖啡干嘛不叫自己的秘书去弄,一边有条不紊地把咖啡冲好端到了金容仙面前。
  
  金容仙依然是头也不抬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蹙眉,朝杯子里看一眼,这才抬起头看向文星伊,“不是速溶?”
  
  “不是,我自己带的滤挂咖啡,加了牛奶。”文星伊解释完又补上一句:“喝速溶咖啡不好,口感也不好。”
  
  金容仙看着人不带表情地跟自己说着话,这么些天下来她算是知道了,文星伊并不是对自己有成见,而是她这个人面部表情太不丰富,以至于给自己造成了错觉。她面色缓和下来,瞥见杯子旁边的糖包,问道:“糖也是你自己带的?”
  
  “这个是公司茶水间的,我不知道你要不要加糖,所以没加。”看来这金总平时公务繁忙,从没有去过公司的茶水间这种地方。
  
  “味道不错,你出去吧。”
  
  文星伊如获大赦般赶紧退了出去。
  
  星期二,文星伊按例坐班车回家,吃饭洗澡喂大发,打扫了一下中秋的龟箱,然后倒床大睡。睡到下午四点中的样子,手机响了,快递小哥叫她下去拿快递。
  
  天气越来越热,每天走路上下班简直是煎熬,所以文星伊决定买一辆自行车代步。没想到昨天下的单,今天就到了。
  
  呼哧呼哧把装着自行车零件的大纸箱搬回家里,睡意也没有了,三下五除二拆开了箱子翻到说明书,开始一页一页琢磨怎么个组装法。
  
  看了一天的文件,金容仙有点疲倦,仰在椅子上揉了揉额头,想起那天文星伊冲的咖啡,她把秘书叫了进来,“小文,你去手游组把文星伊叫过来。”
  
  还不到一分钟小文便独自回来了,“金总,文星伊今天没来上班。”
  
  “她请假了?”金容仙这句话只是在自言自语,小文却以为金总在问她。
  
  “手游组的说文星伊每周星期一和星期二都不会来,这是面试时就说好的。”
  
  “还有这事?”金容仙本来想问问人事部这是怎么回事,一想,这件事欧华肯定是知道的,他既然已经同意了那自己也没必要过多干涉,她对小文点了点头,“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金容仙说完低头继续做事,却一直没听到关门声,正想说小文今天是怎么了,连门都不知道关,抬头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
  
  熟悉的短发,正装,还有声音。
  
  “小仙。”那个人见她抬起头,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金容仙的语气不冷不热,带着明显的疏远。
  
  “恩,”那人已经走到面前,上来便握住了她的手,“我想你了。”
  
  金容仙若无其事把手抽回来,对于对方的话充耳不闻,“那边谈得怎么样?”
  
  “挺顺利的,合同已经签了。还有些文件我都发给你了。”
  
  金容仙“恩”了一声之后便不再说话。
  
  “小仙......”
  
  那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金容仙打断了,“易副总如果没有工作上的事情要谈,麻烦你先出去。”
  
  末了又冷冷地加上一句:“记得把门关上。”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