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09

☆、老虎的尾巴踩不得?

  对方的手指刚一碰到自己,金容仙的手触电般往回缩了一下,看着那只纤细干净的手,指尖圆润,白皙透着粉红,那晚的欢愉场景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浮了上来。她赶紧朝她摆了摆手,眉头已经拧到了一块儿,却还是摇头表示没事。
  
  “没事吧容仙?”欧华倒是毫无顾忌地扶住了金容仙。
  
  金容仙缓过气来,发现有员工在偷偷朝这边看,她挣开欧华的手,正色道:“没事。”因为疼痛,声音微妙地带了点哑。
  
  在文星伊带着歉意地注视下,伴着员工们不太张胆的目光,金容仙强忍着脚趾的疼痛,神色淡定踩着高跟鞋回到了办公室。
  
  文星伊看着旁边同事欲言又止的模样,半天没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就压着个脚,大家至于吗这是。
  
  欧华见文星伊木讷的表情,以为是吓着了,“没事啊小文,不就压着个脚,没事的,不用放在心上,你继续忙你的,没事~”拍了拍她的肩膀,走掉了。
  
  文星伊端着杯子一个人站在位子上有点凌乱,不是啊欧总监,你这一连三个没事怎么说得我瘆得慌呢......
  
  办公室里,金容仙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开始红肿的脚趾头,半天没顺过气来。那家伙刚刚那一脸陌生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头一回见我?用得着这样么!
  
  她把秘书叫进来,“你叫人事部把今天手游组新来的那个场景的简历发给我。”
  
  “是,金总。”
  
  文星伊,女,92年,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大学本科毕业,从事游戏场景原画四年,有扎实的绘画基础和超强的工作能力......
  
  金容仙一行一行读着文星伊的简历。这家伙明明在事业单位工作,自己跟她做了两年邻居,随时看见她都是一副闲得蛋疼的模样,四年的场景原画工作经验?骗鬼呢。
  
  想是这么想,眼睛不自觉落在最上方“文星伊”三个加粗过的大字上。
  
  “文星伊。”金容仙逐字念出了这个名字,勾起了嘴角。
  
  下午六点半,下班时间,欧华坐在位子上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其他组员见老大没动,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文星伊才不管,收拾好东西,关机,走人~
  
  她从包里把雨伞拿出来,打算先去一趟酒吧一条街,把伞给人家还回去。
  
  刚打了卡,推开公司的玻璃门,迎面碰上一个女人。文星伊只扫了眼对方的衣服和头发便知道来人是金容仙。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到同事聊天,虽然都是些七七八八细细碎碎的话,但她还是知道了今天被自己椅子压到的人是公司最大的老大,金容仙,金总。难怪当时那些家伙一个二个那副表情,感情是因为看见一个傻帽第一天上班就踩上了老虎尾巴。
  
  “金总。”她招呼道,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金容仙一眼发现了文星伊手里的伞,放出目光去探她的表情。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有表情,应该说她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还在看她,揣着手自顾自往电梯的方向去了。
  
  “你过来。”
  
  文星伊停下,回头:“金总,你叫我?”
  
  金容仙瞧着那张面无表情可以说有几分呆滞的脸,停了两秒,摇头道:“没事,你走吧。”
  
  对方却没有走,踌踌躇躇了半天最后指着自己的脚:“那个,金总,你......没事了吧。”
  
  金容仙沉着脸,心想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问,“没事。”没好气地撂下一句,拉开玻璃门只留给文星伊一个背影。
  
  文星伊进电梯才觉得这金总的声音好熟悉,语气也是,跟酒吧门口的女人好像。
  
  应该不是,金总没有盘头发,睫毛也明显的不一样,再说了,金总堂堂一公司老总,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没事就在酒吧出现,还是les酒吧。
  
  文星伊摇了摇头,把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掐掉了。

  
  叶青约了金容仙周末去酒吧说有要事商量。金容仙本来不想去的,最近公司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好不容易叶青回来了,她想周末在家里休息休息。转念想了一下,自己毕竟也是股东,两个人合作才一个月,如果不去有点不负责任的意思。
  
  金容仙去酒吧,刚一坐下,叶青就甩了几张装修图纸过来给她,“来,金总~请过目。”
  
  金容仙把图纸展开,先大致扫了一眼,以为叶青是想给酒吧重新装修,等仔细看了过后发现并不完全是这家酒吧的图纸,似乎还有隔壁的店面,于是问道:“这是打算扩建?”
  
  “金总英明!~”叶青对她竖起大拇指,“托您入股的福,咱们酒吧得以注入了一大笔新鲜资金,正好旁边的酒吧要转手,我给盘下来了,以后咱们可就是本条街最大的酒吧了!”
  
  金容仙放下图纸,笑道:“那行,交给你去办了。”
  
  叶青抛给她一个白眼,“就知道会这样,欸你说这种振奋人心的事情,你怎么一点参与感也没有?好歹给点意见吧金总!”随口抱怨了两句,叶青把图纸卷起来,“对了,前两天有人放了把伞在这儿,服务员说,诶怎么说来着的......”她两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起来,把刚好过来的一名服务员给叫住了:“小p,你那天说那放伞的客人怎么说的?”
  
  “说那个伞要给一个,”小p停顿了一下,“个高腿长人瘦,披着头发穿着高跟鞋,睫毛很密,脚趾甲修剪整齐的女人。”运了好长一口气一股脑说完,然后对叶青点点头,以表自己的一字不漏。
  
  “对,对,就是这样的,那人是不是你啊?”叶青大笑起来,“我去这都什么特征啊,前面的就算了,睫毛密也算了,脚趾甲修剪整齐?!噗哈哈哈哈......”
  
  “应该......是我。”金容仙脸上滑过三根黑线,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形容,而是被叶青给笑的。她不由垂眼去看自己的脚,无奈被桌子挡住了视线。
  
  “诶,你们......”叶青突然靠过来,胳膊肘戳了戳金容仙,“恩?”
  
  “什么?”金容仙一本正经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什么什么啊,你就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好上了?想不到你够快啊,我才走了几天!诶诶,玩玩还是认真的?”
  
  金容仙本来不想理会叶青的问题,谁知那家伙穷追不舍,又靠上来几分,整个人都快跟自己贴上了,还故意压低了声音:“该不会是一夜情吧?”
  
  叶青这句话声音虽然是低,问得也随意,可歪打正着,让金容仙无法平静了。金容仙心里涟漪荡漾,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风平浪静,任叶青也没有看出任何破绽。她侧了侧身子,把贴过来的叶青推开,回答:“只是一个路人,那天下雨,我借伞给她。”
  
  “切,谁信啊,路人会知道你脚趾甲修得整不整齐?”叶青翻了个白眼,“脚趾甲......这口味也够重啊~赶紧跟我说说,你们,恩?怎么玩的?”她满脸的坏笑。
  
  金容仙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把头转到一边。侧面的墙上贴了很多照片,都贴得非常随意,有零零散散的,有聚成一堆的,有用相框裱起来的,也有只是随意涂了浇水拍在墙上的。
  
  “都是你拍的?”她问道。
  
  “当然呢,是不是发现原来本小姐还有摄影的天赋?”
  
  金容仙没有去听她的回答,目光被一张用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吸引了过去。她直接伸手把照片从墙上揭下来。
  
  “诶诶诶诶,干什么呢,这可是姐的作品!”叶青在旁边叫开了。
  
  金容仙看着照片,照片的色泽已经不再鲜艳,微微有点发黄,看起来贴在这里有些年头了。照片的中央位置是一个银发女生的侧脸,她坐在这间酒吧某个卡座的沙发上,没有看镜头,耳钉,皮衣,牛仔裤,做旧马丁靴,活脱脱一个小少年。旁边一个长发的女生靠在她肩上,中分的大波浪卷,化了些妆,不浓也不淡,刚刚好。
  
  “照片里这个人是谁?”
  
  “鬼知道,我这里这么多照片,都是拍的客人。怎么,你看上了?”叶青八卦地凑上来瞧照片,“嘿,巧了,这张我还就记得了~”
  
  金容仙偏着头等着她继续说,淡淡的目光流转。
  
  谁知道叶青那家伙还杠上了:“你先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不是。”
  
  “不是你问什么问?”
  
  “你说还是不说。”
  
  叶青剜了眼对方一本正经的脸,撇嘴说道:“这个应该是三年前拍的了,又好像是四年前,哎,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这人印象挺深的。”
  
  看了一眼金容仙,见对方正在认真地听着,叶青开始讲述照片的背景:“那天一群人来酒吧玩儿,其中有几个是常客,照片里这两个,估计是一对,来得最晚。这个,就这种类型,”叶青用食指敲了敲照片中女生的侧脸,“清秀帅气,干净利落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那天一晚上我都在注意她,照片也是那时候偷偷拍的。一群人里面,就她和她女朋友最耀眼,可以用郎才女貌来形容。”
  
  “不对,女才女貌。”叶青纠正了自己,“以我的阅人无数,这种打扮这种颜值的女生,一般都很会玩儿的,可是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坐在她女朋友身边,很少说话,也不爱笑。不过她也就坐了二十来分钟,最后不知道谁灌了她半杯酒,对,就半杯酒,酒一下肚人就倒沙发上睡着了。”
  
  叶青一拍桌子突然激动起来:“你知道吗当时我就震惊了,尼玛这个人根本就不会喝酒啊!老娘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就这样?”金容仙拖着下巴注视着桌子上被叶青戳了又戳的照片。
  
  “就这样,最后一群人玩够了,她被她女朋友扶着回去了。”叶青把手一摊,往后一倒靠在沙发上。
  
  “照片我要了。”不等叶青回答,金容仙已经把照片放进了自己包里。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