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04

这篇文就是进度有点慢……

☆、再遇

  文星伊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了电梯又怎么出了电梯最后怎么抵达家门口的。掏出钥匙对着门上的钥匙孔比划了半天,终于把钥匙塞了进去。拧了拧,拧不动。
  
  又把钥匙拔.出来,再塞进去。还是拧不动。
  
  谁特么把门反锁了!
  
  一股火气冲上来,文星伊手里拽着钥匙往门上一砸,嘶......砸得自己手好痛......
  
  后退了两步,文星伊将钥匙揣回了兜里,歪着脑袋向面对阶级敌人一样狠狠地把门盯着。
  
  “你开还是不开?啊?开还是不开!”她晃晃悠悠地指着门,定了定神,猛扑过去就是一脚踹在了门上。
  
  接着又是好几脚,文星伊总算没了力气,趴在门上眯着眼睛,嘴里还在喃喃着:“开门......开门......开......门......”
  
  没过一会儿,门真的开了。
  
  真好......总算回家了......
  
  文星伊一头栽了下去。
  
  文星伊做了一个好长好沉的梦,梦里晶瑜回来了,她像往常一样抱着她,亲她,做一些亲密的事情。她把晶瑜紧紧地搂住,不要再放她走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离开自己.....
  
  好真实的梦......意识慢慢回来,睁开眼睛发现被自己紧紧搂着的只是一床薄被。
  
  烦躁地扔开被子想继续睡,突然意识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这不是自己家!
  
  昨晚被那男的灌酒的情景浮了上来,天啦!不会吧!!!
  
  文星伊赶紧往旁边看去,一边想着,那家伙要真对自己做了什么,非阉了他不可!待看清身旁躺着的是一个女人时,顿时放心了不少。目光一下子落在了女人的手上,这只手她好像见过,在哪里见的?
  
  文星伊在记忆里搜寻起来,总算想起昨天电梯里遇见的那只骨感漂亮的手。是她啊,文星伊拧了拧眉毛,猜想着自己怎么会睡在别人家里。一堆假设过后,觉得最靠谱的情况便是自己醉倒在电梯间或者楼道里,被人家看见了,好心捡回家收留了一个晚上。
  
  不管怎么样,文星伊决定先回家,改日再来登门拜谢。当即轻手轻脚下了床,离开了这位“恩人”的家。
  
  吃过早餐,文星伊晃到书房,抽了一张新的素描纸钉在画板上。
  
  昨天说要画什么来着?
  
  两根手指夹着铅笔无意识轻轻敲着画板,指尖一滑,铅笔不小心掉下来,在白净的画纸上点下了一笔。文星伊看着那浅灰色的一笔,思绪闪了闪,重新拿好铅笔,沿着那一笔慢慢画开下去。
  
  画面渐渐成型,一只白皙纤瘦的手,手指的骨节不大,却看得分明,伸直的食指按在电梯-1层的按钮上。
  
  笔尖在这只手无名指的地方停下来,文星伊无论怎样也想不起那只戒指的模样。作罢,她点了跟烟,抽了两口后便把烟揉灭在一个饼干盒里,直径不到二十厘米的圆形铁盒早已经被灰白色的烟灰和黄色的烟头堆满。文星伊站起来活动活动腰身,逗了一会儿大发,想起该吃午饭了。今天不想做饭,叫外卖吧,大发你想吃什么?
  
  ......
  
  山上的温度确实要比城里低上那么一些,文星伊伸了个懒腰,望着天边被太阳染成金黄的云,深吸了一大口气,再一股脑吐出去,叹道:“哎~又是巨热的一天。”
  
  连续二十四小时的工作让她提不起精神,虽然昨晚上偷偷眯过一会儿,还是免不了要回去补一下午眠。上班时间为早上九点到次日早上九点,不休不眠,也不知道谁定的工作安排,太不合理了。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不合理,文星伊没那么容易答应她老爹来这里工作。
  
  文星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设计专业,还没毕业就已经在一家游戏公司找到了工作,薪资和福利都不错,领导也器重她。也是在那里,她遇到了晶瑜,那个让她至今还不能释怀的人。
  
  文星伊规划好了一切,并为之拼命地奋斗着,殊不知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全变了。
  
  先是父母一再地施压,让文星伊辞掉游戏公司的工作回事业单位工作。文星伊讨厌事业单位,一是觉得人际交往复杂,现在这个世道,并不是你不惹事事情就不会找上你,像她这种既不会讨好领导也不会团结同事的人,干点技术活还好,要进了那种地方,免不了遭人背后捅刀子。二是因为她喜欢画画,她想从事绘画相关的工作,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开拓出一片天地,而不是提前进入那种闲适的单位养老,那样她就废了。
  
  文星伊从高中选文理科开始就在跟家里据以力争,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老爹老娘还是没有放弃。都说外面的公司动荡,不稳定,又辛苦,女孩子家家的还是待在事业单位的好,事业单位单纯,又简单,不用担心人到中年灵感枯竭失去了利用价值而被公司开除。
  
  单纯个屁,简单个屁,这年头连小孩读个幼儿园都得走关系了,还有什么地方是简单的?文星伊在心里这样想,却没有说出来。只是一直各种理由拒绝着家里人。不料她老爹突然的一场大病,进手术室前念念不忘的就是女儿的工作和人生大事。
  
  人生大事是不能让老爹满意了,工作就依了他吧。反正家里也说了,她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回去事业单位也只能到偏远的山上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工人,就算想去参与权利的斗争都没那资格呢。山上值班,轮班制,假期集中,她要是想画画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去画。
  
  于是文星伊参加了单位的考试,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又考试,再学习,再考试,最后得到了这份据说让很多人羡慕的工作。一周七天时间,一天上班六天休假,不过所谓的一天上班时间并不是十二小时,也不是国家规定的八小时,而是整整二十四小时。
  
  进入单位没多久,晶瑜离开了她。这才是对她最大的打击。
  
  “哎......”
  
  文星伊再一次对着正在慢慢升起来的太阳叹了口气,前方路的尽头缓缓出现几个人的身影,是换班的同事来了,她脱下身上的工服准备下班。
  
  迈着缥缈的步伐三晃两不晃爬上班车,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颠簸了一阵,慢慢开进了城区。文星伊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脑袋逐渐清醒了,睡意也退去了不少,看着前面闪过的路牌,犹豫了一下,走到最前面,“李师傅,麻烦前面路口停一下,我在那儿下。”
  
  下车后文星伊去了花鸟市场,她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逛逛,淘几盆中意的花花草草。家里的苏卡达陆龟就是在市场里的一家爬行宠物店淘到的,当时卖家的玻璃箱里就剩它最后一只苏卡达了,孤零零地在那里,慢慢吞吞又安安静静的样子,文星伊一眼便相中了它。因为龟的背甲长得不太匀称,被称作是“错甲”而一直没能卖出去,店里的小哥也是个实在人,他说文星伊要是想要就处理价卖给她。因为那天正好是中秋,所以给它起名叫了中秋。
  
  这会儿,才逛了不到一个小时,文星伊就已经买到了好些植物,几盆多肉和一盆小叶紫檀。看了看时间,肚子有点饿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大发还等着开饭呢。
  
  临走的时候又路过那家爬宠店,一眼望见店家养在玻璃箱里的各种龟,踌躇了一下,进去给中秋定了一个新的饲养箱,顺带还买了两个低瓦数的加热灯以备不时之需。中秋的个头越来越大,天气也热了,文星伊觉得它现在住的饲养箱显得憋屈了,这回换个大号的,稍微改装一下把箱门拆了就可以散养,这样只要中秋愿意,它可以随时爬出来在阳台上晒太阳。
  
  花鸟市场穿出去是酒吧一条街,白天这些酒吧基本上是关着门的,因此这个点整条街异常的安静。文星伊两只手小心翼翼抱着装了几大盆植物的纸箱,慢悠慢悠往公交站台走,一边走还一边在纠结要不要打个车。在距离站台还有十来米距离的时候,前面一家酒吧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
  
  这个点从酒吧出来,不用想也知道是玩了一晚上。
  
  文星伊不经意瞟了一眼酒吧门口的人,那人挽着一头黑发,非常简单的发型却显得极其典雅,肩上披着一件羊绒的驼色披肩,披肩上深褐、暗红、普兰色的大条形格子相间,下面露出黑色的裙摆,再往下是一条笔直的腿,没有分毫的赘肉,高跟鞋衬托着踝骨显得尤为性感。
  
  蛮好看,是个会穿衣服的人。不过......这大热天的,披一件披肩是因为昨晚酒吧空调开得太足还没冷过劲儿来?......
  
  文星伊胡乱想着,发现对方看向了自己,不慌不忙把视线移向了远处,头也很自然地慢慢撇到一边,装作是在看其他地方。
  
  回到家里,文星伊把前几天买的牛肉拿了一块出来,解冻后,削了几个土豆剁成块一锅烧了。饭煮好,牛肉分成两份,她跟大发一人一份,不对,一狗一份......一人一狗一份......
  
  吃完饭给中秋泡了个澡,喂了些食,简单地打理了一番饲养箱,心心念念着新进的植物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给几盆多肉换上她珍藏的精致紫砂盆,顺便把阳台上一些植物新发的芽分了出来......
  
  这一折腾就到了晚上,完全忘记了自己要补眠的事。
  
  时间在文星伊手中总是过得很快,她老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却好像自己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去做。一晃到了周末,文星伊答应了老娘今天回家吃午饭。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