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03

☆、初遇3

  文星伊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太阳还是那么大。大发四仰八叉横在木地板上,时不时呜呜呜地发一下梦癫,一条短腿蹬在半空,另外三条腿藏在腹部柔软的白毛里,乍一看就像被谁扔在地上的圆枕头。
  
  文星伊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关掉空调,端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碗卤鸡爪慢央央地走出房间。大发听到动静,蹭地从地上翻起来,一蹦一跳地跟在文星伊屁股后头。
  
  推开落地门,一大股热浪铺面而来,文星伊穿着棉质的睡衣歪在阳台的躺椅上,一条腿拖在地上,一边摇晃着躺椅一边啃鸡爪。卤鸡爪是中午吃剩下的,不想冻冰箱,又怕放在外面这么热的天会坏掉,于是带进卧室跟自己一起吹了一中午的空调。
  
  “都是骨头,不适合你。”文星伊看了一眼自己吐在碗里的鸡骨头,一副难为情的表情瞅着地上没有尾巴却把屁股摇得溜圆的大发。
  
  大发是一条纯种柯基犬,文星伊一直喜欢狗,以前跟爸妈一起住不让养,这会儿搬出来了,第一时间就托人去宠物市场选了一只回来。之所以说它是纯种的,但是她却深表怀疑,这货一岁多了,却比同龄的柯基矮小整整一圈,虽然是特意托懂行人买的,但文星伊毅然认为,这狗可能是跟吉娃娃混出来的。
  
  此刻的大发口水都要顺着舌头滴到阳台的地砖上了。
  
  “好了好了,你的碗呢?”文星伊就见不得大发这副馋嘴相,你主人也是吃货怎么就不像你这样?丢人!
  
  大发或许是太激动了,还在那里忘情地摇晃着屁股,丝毫没听见文星伊的话。
  
  “去把你的碗拿过来。”文星伊重复了一遍。大发这才一溜烟射回屋子里,不出三秒,嘴里衔着它的专用小饭盆来了。大发把碗往地上一扔,哈哈哈地吐着舌头,坐在地上望着文星伊继续摇屁股。
  
  文星伊挪了挪身子慢慢站起来,刚走出去一步,激动的大发立马紧跟上来。
  
  “唉唉唉,坐下!”文星伊指着地面。
  
  大发一听,虽然不情愿,却还是乖乖地坐回了地上,望眼欲穿的样子看着文星伊不慌不忙打开零食柜,从里面拆了袋牛肉干。文星伊拿着两条牛肉干走过去的时候,大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等她一把牛肉干放进饭盆里,它第一时间便冲向了饭盆。
  
  “馋狗!”文星伊骂了一声,懒洋洋地坐下,又开始啃鸡爪。对面阳台走出来一个女人,女人正对着电话说着些什么。文星伊琢磨着要不要跟对方打个招呼,好歹邻居一场。
  
  正好女人打完了电话,转过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文星伊。文星伊抬起捏着鸡爪的手正想朝对方挥一挥,而对方却直接转头进屋了。
  
  文星伊把视线落回鸡爪。嘶,你说这鸡怎么就长三根爪呢?
  
  文星伊拧着眉毛又把手里的鸡爪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发现好像不对,扫了一眼碗里的鸡骨头,是四根!拇指刚刚被自己啃来吃了。
  
  恩,鸡是有四根爪的。
  
  文星伊脑中不自觉开始放映公鸡走路的模样,雄赳赳气昂昂,两根鸡爪子轮流踩地,前爪,后爪,前爪,后爪。文星伊忽地从躺椅上蹭起来,惊动了进食中的大发。她丢下碗,浴室里胡乱洗了手冲进书房,随手捡了桌子上一支针管笔便趴在桌子上画起来。
  
  她进来的时候忘记了开空调,风扇也没开,汗水跟着从耳后一路滑到脖子,然后滑进睡衣里,有点痒,捏着睡衣把胸前的汗擦了擦,又挠了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啊哈,完工~
  
  A4的打印纸上,一双鸡爪赫然呈现眼前,蹬地的爪子苍劲有力,迈出去的爪子自然蜷曲。好爪,好爪!
  
  满意地放下纸笔,伸手摸了摸旁边已经快进入梦乡的大发的脑袋。又欣赏了一番自己的大作,这时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
  
  我手机呢?文星伊在桌子上乱翻乱找一通,才想起手机应该是午睡的时候拿进卧室了。跑进卧室,手机已经没有震动了,拿起来一看,四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厂里的班长打来的。
  
  回拨过去,响了两声对方便接了。
  
  “小文啊,干什么呢,怎么才接电话?”
  
  “刘班,我手机没开声音,刚才没注意到。”
  
  “今晚上团建啊,记得来!”
  
  文星伊立马蔫了,“刘班,我......”
  
  “又不舒服?小文啊,不是我批评你,你来咱厂里这么久了,平时不爱跟同事交流也就算了,团队活动多少还是参加一次嘛。我丑话说在前头啊,你今天要再不来,年底评优奖金什么的,没你的份了啊!”
  
  文星伊想了一会儿,自己在这个厂待了也快三年了,一次团建也没参加过是有些说不过去,“那行,你们在哪儿,我马上来。”
  
  “我们打牌呢,你来赶晚饭就好,老地方啊~”
  
  挂了电话,文星伊愣了两分钟,老地方是哪儿啊?......
  
  洗了个澡,冲掉粘乎乎的汗渍身体舒爽多了。换上干净的衣服,文星伊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想想晚上的团建就提不起精神。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
  
  好烦啊,我一个人已经很精彩了,干嘛非要跟他们玩儿......
  
  “团建泥煤......”文星伊低低骂了一声,取下衣架上的帽子扣在头上出门了。
  
  电梯停在最顶层,文星伊站在外面无所事事,大脑开始瞎转......楼下那家卤味还不错,不知道卤鸡爪是公鸡的鸡爪还是母鸡的鸡爪?干脆晚上再画一双母鸡爪吧......
  
  电梯停下,门开了,里面空空的没有人。文星伊一步跨进电梯,短暂地纠结了一下,决定不开车,按下了1层的按钮,之后顺手按了关门键。一只手伸过来,按下了1下面的-1按钮。文星伊这才惊觉原来有人跟自己一块儿进了电梯。
  
  这只手挺白的,手指又长又细有骨感,无名指上带着个银色的戒指。对方手收回去得太快,文星伊没有看清楚戒指的款式。
  
  看时间还比较充裕,文星伊没有打车,而是选择去附近的站台坐公交。下车的地方不远便是刘班所说的老地方。一个小酒楼,酒楼一二楼可以包席吃饭,楼上是茶房,可以打麻将,顶层还有ktv,是个休闲聚会的好地方。难怪厂里的人每次团建聚会都喜欢选这里,一站式服务啊。
  
  文星伊慢吞吞走进去,跟服务员报出了他们班长的名字,简单的询问过后,服务员把她领进了一楼的一个包间。
  
  “哟小文终于来了啊,快快快坐下,开吃了开吃了~”刘班热情地招呼文星伊坐下,宣布开饭。
  
  “小文啊,你迟到了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自罚三杯吧。”旁边一小胖笑呵呵端着酒杯。
  
  “大家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喝酒。”文星伊扯着脸笑了笑。这人谁啊,我跟他很熟吗?
  
  “小文,大家刚刚可都在等你呢,望着一桌子菜不能吃,你说你该不该罚?”小胖旁边的人开始煽风点火。
  
  “就是说啊,如果我没记错这可是你头一次来咱们的聚会!”
  
  “快喝快喝,喝了好动筷子了~”
  
  “我真不会喝酒。”文星伊这话说得诚恳,确实,她一沾酒就醉。真是都怪刘班,明明说好六点半的,自己没晚啊,怎么才六点十几分,一桌子人就坐整齐了......
  
  “那这样,少喝点,两杯行不行,就两杯!”
  
  “一杯。”文星伊决绝地竖出一根手指。
  
  一杯酒下肚,文星伊立马感觉胃里窜上来一股热乎劲儿,这股劲一直蹿上脑门,整张脸变得通红。
  
  正想吃一口菜压压酒劲,从旁边过来一男的,二话不说给文星伊把杯子里的酒倒满了。杯子一碰,男人头一仰,他杯子里的酒便下了肚。文星伊有点没反应过来,把人望着。只见那人把手里的杯子倒过来,晃了晃空酒杯后,指了指文星伊的杯子,意思是:我喝完了该你了。
  
  文星伊几乎没跟人喝过酒,并不懂酒桌上的规矩,只知道人家都跟你碰杯了,也当着你的面干了,你不喝会显得看不起人。深吸一口气,眼睛绝望地往上翻了翻,喝吧......
  
  “听说你会画画?”那男人又凑近了些,一腔酒气喷了文星伊一脸。
  
  文星伊被对方的酒气熏到了,强忍住嫌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与他稍微拉开了点距离,“谈不上会,没事瞎涂几笔。”
  
  “我最近迷上了画画,教教我呗~”
  
  “现在网上什么......什么教程没有,比我教得......好多......多了......”文星伊觉得舌头有点打结,大脑越来越不清晰,看来是酒劲上来了。
  
  整顿饭都是浑浑噩噩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男的竟然就在自己旁边坐定了。时不时就给自己灌酒,说着一堆废话也不问问人家想不想听......
  
  晚饭吃完,男的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家。
  
  “不......用,我坐刘......刘班的吃……车……他离我家......”文星伊胡乱摇着手拒绝。
  
  “刘班跟他们上楼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坐牌桌上了。”
  
  迷迷糊糊文星伊感觉到自己被人搀上了一辆车,残存的安全意识让她强支着眼皮注意着窗外后退开去的街道,恩......是这条路没错......
  
  “到了,我扶你上去。”
  
  “等一下!”文星伊突然大叫了一声,把前面的人吓了一跳。
  
  文星伊摇摇晃晃自己打开了车门下去,一个没踩稳往前面趔趄了两步。前面的人赶紧出来扶她,文星伊一甩手,又趔趄了一步,指了指驾驶座的位置,“你!......就在这里......再......见!......”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