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01

【日月改文】茶前饭后
作者:钱串儿
(我终于回来了!)

  ☆、初遇

  金容仙开了一瓶红酒,独自坐在阳台上慢慢喝着。对面的茉莉花开得正好,她却闻不到一点香味。闷热的风里,全是这个城市喧嚣又肮脏的灰尘味道。
  
  那家伙竟然出轨了。
  
  眼前如同放电影一般不停回放着那两条赤.裸交叠在一起的身体,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纸,胡乱揉在一旁的衣物,一切都让人觉得恶心。
  
  金容仙冷哼了一声,嘴角轻蔑地勾起,又灌下自己一口酒。
  
  算起来今年已经是她们在一起的第六个年头,两人从大学毕业就一起创业,好不容易在这个城市站稳了脚跟,眼看着当年一起规划的幸福蓝图就要一步步实现。那家伙倒好,和别人滚上床了,自己过去抓了个正着,得到的却不是任何的解释或道歉,而是分手。
  
  曾经那么相信的人,一度以为会与之相伴一生的人,最后被自己捉奸在床却反过来趾高气扬地踹掉了自己。
  
  这都是些什么事?
  
  金容仙半眯着眼睛,再次给自己斟满酒。暗红色的液体吞没了玻璃杯底,也许是这瓶酒年份太久了,偏棕的色泽就像是生锈了一般,跟她们的感情一样,锈得无药可救。大学时的激情,工作后的摩擦,生活慢慢归于平淡,本来以为这种平淡只是从恋人转为亲人的必经之路,殊不知,有些东西就在那么些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间,完全没有了最初的样子......
  
  回过头仔细想想,似乎从很早之前开始,那家伙对自己就不再那么上心了,甚至可以说有了疏远和敷衍。到底是从什么时候?
  
  一年前?
  
  还是两年前?亦或者三年前......
  
  也许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自己后知后觉罢了。
  
  不止有一个人提醒过她,那家伙根本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她不值得托付终身。可金容仙偏不信,她觉得多年的感情足以改变一个人,毕竟当年她待自己是那么的用心。结果呢?事实证明她太乐观了,其实所谓的用心只是当年罢了,当年的事情早就过了,烟消云散了!渣都没留下了!
  
  真蠢。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又倒上一杯。金容仙苦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泪流了出来。
  
  因为工作,两个人不是没有长时间分离过;因为生活,两个人不是没有大吵大闹过。可无论分离再长的时间,吵得再凶再厉害,金容仙从来没有动过一丁点放弃的念头。她以为,她们已经认定了彼此。
  
  没想到那家伙最后还是腻味了,或许她想要的只是刺激,只是新鲜感,毕竟她根本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金容仙再次冷笑了一声,眼泪干涸在脸上,留下两道浅浅的痕迹。
  
  为了她自己独自承受了多少压力,拒绝了多少更优秀人的追求?甚至不惜跟父母闹翻......
  
  酒精开始慢慢发挥作用,金容仙越想越觉得委屈,心里憋着一股气,难受,无处发泄。
  
  玩嘛,谁不会?
  
——————

  她突然放下酒杯从椅子上站起来,擦干净泪痕后拿起手机进了屋里,走了两步却停在了客厅中间。
  
  盯着手机通讯录里的一行行名字和号码,她竟然不知道该打给谁。平时忙于工作,一旦停下来想好好玩一场,才发现,在这个城市自己竟然连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都没有。
  
  酒吧。
  
  她想到大学时的一个室友,对方是本地人,毕业后在这个城市开了个les酒吧,曾经不止一次邀她入股,可都被她拒绝了。一来因为潜心于自己的事业,二来,向来严谨不爱闹腾的她,不喜欢那种浮夸的灯红酒绿,吵吵闹闹的音乐更是让她一分钟也忍受不了。
  
  不过现在,金容仙改变主意了。
  
  快速翻出那位室友的号码打了过去,嘟嘟的声音一直到最后也没有人接听。金容仙将电话扔到了沙发上,更加的烦闷。连老天爷都跟她作对,自己想疯狂一次胡闹一次有这么难?

  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撞门声,是撞,不是敲。听声音似乎还是用脚在踹门。金容仙一股无名的怒火压了上来,走过去猛地拉开门,一个人软软地跌进她怀中,不偏不倚。
  
  对方的一身酒气让金容仙皱起了眉头。这人她认识,住在隔壁的。
  
  金容仙搬来这个小区有两年了,虽然平时工作忙,可跟楼上楼下的邻里关系还称得上是不错,唯独这个人,跟自己住得最近,却是两年连一句话也没说过。
  
  听其他邻居说这个人好像在某事业单位工作,家里父母、爷爷奶奶、哥哥姐姐甚至表姑表嫂也都是事业单位的人,家境还算不错,不过都二十好几了,从来没谈过对象。金容仙只知道这人挺闲的,经常看见她拿一本书窝在阳台的摇椅上晒太阳,家里养了无数的花花草草,还有一只狗。
  
  她在电梯里也遇见过她很多次,每一次对方都是绷着一张脸,最开始几次金容仙如果跟她面对面目光对上了,会主动跟她笑笑打个招呼,可是对方心情好会冷冷的点个头以示回应,心情不好就装作是没听见,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一副谁欠了她钱没还似的表情,屁拽屁拽的。后来次数多了,金容仙也就很自然地无视这个人了。
  
  金容仙半搀半搂着这个醉成一滩烂泥的家伙,对方似乎已经完全喝瘫了,整个人毫无顾忌地倒在她怀里,靠着她的肩膀昏昏沉沉地就要睡过去。头上的鸭舌帽被蹭掉下来,简单束起来的头发稍显得凌乱,却不影响柔顺的触感。发梢扫到金容仙的手臂,有些微痒,金容仙看着这个人,心里升起一个念头。
  
  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一个多小时前酒店里的场景再一次毫无遗漏地浮现眼前,所有的压抑和憋屈一股脑涌了出来,借着酒劲,金容仙不再多想,把人拉进来,转身脚后跟将门带上了。
  
  玄关的光线暧昧,防盗门磕着后背稍微有点硬了,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被红酒润泽后的唇瓣瑰丽且微凉,落在那人唇上,带着致命的魅惑......

评论(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