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83章

  第二天丁白蛇想来的时候完全断片了……

  她浑浑噩噩的从卧室出来, 一眼就看睡在沙发的安喜延, 她怔了怔缓缓的走了过去。

  安喜延身上搭着棉被, 她躺在的沙发上,沙发上还不够长,长腿只能微微的蜷缩着, 这样蜷缩的动作让丁辉人想起了小仙海, 真是太可爱了吧……

  丁辉人蹲下身子看着安喜延, 知道她守了自己一天,幸福感犹然飘荡在心中。忍不住心中的悸动与感动, 丁辉人身体前倾, 吻了吻安喜延的脸颊。

  安喜延睡觉一直很轻,被丁辉人一吻就给吻醒了,她张开黑漆漆的双眼,看着丁辉人,有些懵。

  丁辉人被她这萌萌哒的模样萌坏了, 她摸了摸安喜延的头发, 低下头,又吻了吻她的唇。
  这下……

  安喜延明白丁辉人在干什么了,她有点羞窘,丁辉人微笑的看着她, 四目相视之间,安喜延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你一股酒味。”
  丁辉人:……
  什么叫煞风景?

  什么叫一语割破心中悸动?

  丁辉人抿了抿唇,摇摇头,冷不丁的, 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哎呦,人家刚刷完牙,来,辉妮,我不嫌弃你,来吻我。”

  丁辉人和安喜延一起抬头去看,只见卧室门口站着不知道偷窥了多久的金容仙,安总咳了一声,偏了偏头,丁辉人疑惑的问:“容仙?你不回家在我这儿干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金容仙痛心的问:“姐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是谁昨天跟我大半夜一起修炼?从客厅到卧室,大战三百回合,还用腿夹着我不让我走?”
  安总:……
  原来这俩闺蜜平时口味就这么重……

  丁辉人认真的想了想,“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金容仙稍微有点欣慰。
  丁辉人看着她有点疑惑:“那你修练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山了?”
  金容仙:……

  ——
  早上吃饭的时候,金容仙知道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了。

  人家丁辉人和安喜延靠着,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那叫个浓情蜜意,缠绵悱恻。安喜延显然真的没有实战经验,她喂丁辉人吃饭都喂不好,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受众人敬仰敬畏的安总谈起恋爱来居然傻乎乎的,丁辉人觉得很萌,心里柔柔的,她干脆把人圈起来,将头靠在她的脖颈闻着她身上的香气。
  安喜延心里也是暖暖的,她与丁辉人十指紧扣,就让心中甜蜜荡漾。

  金容仙吃着饺子,觉得已经不用加醋了,她叹了口气:“照理说辉妮和安总现在这么好我该开心的才是,为什么我的心这么难受呢?酸不溜丢的。”
  丁辉人一听笑了:“当年看见你跟星伊在一起我也这样。”
  安喜延甜甜蜜蜜的吃着饭,金容仙看着丁辉人:“那你们这就定了?丁爸那……”
  丁辉人勉强笑了笑:“这么多年他就是不同意也没办法了,我们俩都是睁一支眼闭一只眼,心知肚明的事儿。”

  安喜延有点心虚的吃着饺子,金容仙转头看着丁辉人:“安总那肯定没问题了吧?俩妈都那么开明,还不这些日子就把这事儿定了。”
  安总低着头,咳了一声,丁辉人给她拍了拍背:“我跟你说容仙,昨天我虽然喝断片了,咱俩怎么闹我都想不起来了,但是灌我酒那个老色鬼我可记得特别清楚,啧啧,长得真漂亮。”
  “真的?”容仙也跟着八卦:“有多漂亮?有我美吗?”
  丁辉人:“……你给我滚一边去,跟人家一比,你就是一个小破孩。”
  金容仙两手比向酒窝,卖萌:“对呀,人家今年还不满十八。”
  安喜延:……
  丁辉人:……

  “真有那么漂亮?我才不信,要是真那么漂亮,干嘛还要勾搭你。”容仙开始拆台了,丁辉人很愤怒:“说啥呢说啥呢?筷子和碗放下,别吃我家饺子。”
  “你可真逗,这是我一大早下楼买的好吗?我不就是说一句实话吗,你至于那么生气吗?俗话说得好,忠言逆耳,你要听进去。”
  “那你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不如那个老人家好看?”
  “我是让你认清本质,人家一个角色大色鬼为什么会看上你?肯定是你身上有什么气质吸引色鬼,你好好自我反省!”
  “我靠,金容仙,我要跟你绝交!”
  “绝交就绝交,从今天就开始!”
  “现在就开始了!”
  ……

  眼看着二逼家族起了内讧,安总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内个,辉啊。”
  丁辉人低头看着她,“嗯?”
  安喜延只觉得这话难说极了,“嗯……昨天你见到那个绝色老色鬼,其实就是我妈。”
  丁辉人:……
  金容仙:……

  ——
  眼看着要过年了,俩人的感情相处的不错,安总终究是抵不住家里的强压,找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把丁辉人带回了家。

  在回去的路上,萧安一阵很紧张,丁辉人好笑的看着她:“是去你家哎,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安喜延一阵一阵的握紧方向盘:“你不知道……今天不只我两个妈,我姐姐也回来了。”
  丁辉人瞅着她:“你亲姐么?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放轻松,不就是见一见么?聊完了,容仙和星伊那边约好咱们了,这也算是过年前最后一聚了。”
  安喜延摇头有些复杂的笑了笑:“你哦,回头见了就知道了,怎么说呢……我家人,除了我姓夏的妈,其他人都比较……奇葩。”

  安喜延这么说没有让丁辉人害怕,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奇心,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家。

  车子还没停好,安莫言和夫人夏翎盈就迎了出来,老安总骚气的围了一个披肩,夫人还是一身白裙,清秀典雅,看着丁辉人微微的笑。她身上有一种很奇妙的气质,站在那看起来冰冰冷冷让人难以靠近,可一笑却像是冰山融化,让人心都敞亮了。

  丁辉人暖暖的叫了一声:“伯母。”她扭头看见了安莫言,想起那天的画面,有点尴尬。
  正不知道要怎么化解,人家老安总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伸手抱住了丁辉人:“哎呀,孩子,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我就是那天的老色鬼,你家哈尼她亲妈。”
  安喜延:……
  丁辉人:……
  夫人淡淡一笑,她看着丁辉人:“不用理她,走吧,进去吧。”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往别墅里走,安喜延拉住了安莫言,小声嘱咐:“妈,我求你了,今天正经点行不?”
  老安总听了那叫个上心,“我怎么就不正经了?我跟你说哈尼,妈妈最近正在更年期,你这样惹我好吗?你看苏州那个案子了吗?一个更年期的妈妈跟另一半吵架,一怒之下拿菜刀把一家人都给办了。”
  安喜延:……

  生怕激怒更年期的妈妈,安喜延赶紧松手了,“我姐呢?”
  “说是一个朋友出了点问题,中午就回来。”安莫言的注意力都在丁辉人身上,快步往前走。
  朋友出了问题?
  安喜延皱了皱眉,不会又是哪个女朋友吧?

  安家的别墅很有古典气息,尖塔形斜顶,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上的藤蔓相映成趣,屹立在重重树荫中,经典而不落时尚。
  进了屋子,倒了茶水,丁辉人坐在了沙发上,她保持着笑容,看着二位。
  她没有见父母的经验,来之前特意百度了一下,发现网友的回答大概就是对方父母会明里暗里的打探家庭的实际情况,再聊聊将来俩人在一起的事儿,闲扯些什么。
  如果打听她的家庭情况……

  丁辉人正纠结着,安莫言开口了,“辉人吧,你是怎么看上我家哈尼的?她人长得一般不说,性格还不大好,脾气更是暴躁,我一直以为她要孤独到老呢。”
  说着,安莫言看着夫人笑了起来,夫人微微的笑,对她似乎很纵容。
  安喜延:……

  丁辉人看着安喜延,她为什么看上安喜延?这样一个优秀的女人锲而不舍的在她身边这么多年,默默守候,没有怨言的付出,任谁也会动心吧?
  安喜延很无奈,“行了,妈,你俩也别撤这鸿门宴了,问这么不过大脑的事儿,我跟辉人就是回来看看,放下东西就走了,那边还有约呢。”
  “别呀,怎么也得吃了中午饭啊。”安莫言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样子很开心,安喜延摇了摇头:“不吃了,在家里吃也拘束。”

  丁辉人在旁边听着特羡慕,这一家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不在这吃啊。”夫人呢喃了一句,她看着安莫言:“安,怎么办呢?我做的饭没人吃了。”
  安喜延最怕这招。
  果不其然,一听夫人这么说,老安总立马看向安喜延,两眼闪烁着泪花:“哈尼啊,你可能知道,你也可能不知道,当年,为了要你,我跟你妈妈克服重重阻挠在了一起,我们期盼着,盼望着你的到来,真的可以说是用盼星星盼月亮这么一说把你养大,我们……”
  “行了,妈,我知道了,我们留下吃饭。”安喜延一脸的无奈,丁辉人却忍不住笑了,好腹黑的夫人,好听话的老安总啊。

  闲聊了一局,安喜延拉着丁辉人在周边散步,没走几步,丁辉人想起来了,“车里还有给两个妈妈拿的龙井茶。”
  安喜延听着丁辉人说这两个“妈妈”特别窝心,她点头:“行,我去拿,你先自己溜达,别走远了,一会儿就吃饭了。”

  丁辉人微笑着点头,目送着安喜延远去,她在周边四处看着,这边的环境真好,鸟语花香,挺适合放松的。

  丁辉人正溜达着,对面走来一个美女。
  这人长得真漂亮啊……
  一身飘逸长裙,黑色长发在空中飘舞,两颗宝石般的眼眸蕴涵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火红色长裙就像流动的烈焰一样,包裹着她白玉似的修长身躯,整个人宛如一团移动的火之精灵。她的身后背着一把吉他,看到丁辉人,美女显然也是有些惊讶的,她立足看着丁辉人,眼睛发亮,丁辉人也看着她。

  美女顿了顿,她勾起了唇,唇角间骄傲的弧度让丁辉人看着有些熟悉,美女伸出手,“相逢即是缘,美女,你好啊。”
  丁辉人:……
  对于这样的搭讪,她还是有些不适应,对方显然很老套,一双灵动妩媚的眼睛打量着丁辉人。

  就在丁辉人尴尬着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美女笑着问:“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丁辉人:……

  “你快别给我鬼扯了!”身后传来安喜延暴跳如雷的声音,她快要被逼疯了,老的小的怎么都这样勾引她媳妇。
  美女被吓得一哆嗦,她看着安喜延冰冷的双眸,顿了顿,明白了。

  丁辉人看着眼前的美女,似乎也明白她是谁了……这难道就是安家的另一个千金?
  丁辉人礼貌的笑,她伸出了手:“姐姐,你好,我是丁辉人。”

  安喜延的姐姐伸出手回握,握完之后,她并没有放开,而是笑着看着丁辉人:“我是哈尼的姐姐,安孝珍,辉人是吧?姐姐想问你,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怎么就喜欢上我妹那个情商极低最擅长破坏情绪没事化身大冰块的大傻缺了?”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