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81章

  安喜延屏住呼吸看着丁辉人, 丁辉人的视线下移, 落在了她的唇上, 她的身体继续逼近,安总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看着安总这么纯情的一面,丁辉人心里想笑又有些发酸的, 她吻住了安总, 两唇相处那一刻, 安喜延呢喃一声,丁辉人感受到她的紧张, 手并没有乱动, 只是虔诚的去吻她。

  浅浅的吻就可以融化一切不快与隔阂,安喜延呼吸有些急促,鼻子里呼出的凉凉的气息喷在了丁辉人的脸上,勾出了她心底埋藏已久的火花,手不自觉的搂住了安总的腰, 压上去, 再压上去一些……紧密的毫无缝隙……

  安总的身体已经化成了一滩春泥,她笨拙的回吻着丁辉人,眼中一片迷离的陶醉。

  车里的司机斯巴达了……
  他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感觉整个车都要让两位大总裁压瘪了……
  额头的汗都要流下来了……

  到最后, 丁辉人松开了安总,她有些微喘,但要比安总的颤抖要好得多,她搂着安总的腰没松开, 微微的笑:“哈尼,你真是……纯情。”
  安总这会才知道傲娇,她一把推开丁辉人,丁辉人笑着后退一步:“怎么,害羞了?是你要的甜果子。”

  安总没说话,软弱的身体久久的靠着门,脑袋里一片浆糊。她总算明白为什么两个那么大岁数的妈总是没羞没臊的在家里到处乱亲,小的时候还好,还知道把门关上,她们岁数越大越是没羞没臊的,在哪儿都能吻在一起,原来真的这么美妙……唇齿间就像是过电流一般,电的人酥酥麻麻的。

  丁辉人看着安总,月色下,她的脸颊殷红一片,亲吻后的嘴唇也是让人垂涎欲滴。

  到了最后,沉浸在这个吻里的安总根本就没听见丁辉人说什么,脑袋璀璨的像是放烟花,一直到坐了车回家,她还回味的摸着唇。

  到了家,老安总正在客厅跳着健身操,她穿着热裤,挥着双手:“要想健康,跟我一二一!”
  安喜延眼里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摸着唇直接往屋里走,安莫言叫了她一声:“哈尼,回来了?”
  安喜延转身看了安莫言一眼,傻傻的笑:“妈,你真漂亮,I LOVE YOU!”
  安莫言:……

  一直到吃晚饭时间,安喜延都没恢复正常,她扒拉着米饭,吃几口自己就偷偷笑笑,安莫言咽了口口水,小声说:“你妈跟你姐出去了,估计明天才回来,妈这饭熟了吧?”
  安喜延低着头看着米饭就笑开了:“嗯,很好。”

  安莫言沉默了一会儿,犹豫再三还是说出口了,“宝贝啊,眼看着你也老大不小,该是谈恋爱了,妈妈有一句重要的话要嘱咐你。”

  安喜延看着安莫言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放下碗筷看着妈妈,嘱咐她?难不成要嘱咐她对另一半忠诚或是对待家庭负责或是珍惜爱情?

  安总深深的看了安喜延一眼,目光落在她的唇上,痛心疾首:“哈尼啊,咱们老安家是绝对不出受的!”
  安喜延:……………………………………

  ——
  自从一吻定情之后,丁总和安总算是进入正式的恋爱期了。

  俩人都已经过了年少的轻狂岁月,更加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没事腻在一起看个电影,吃个饭,旅旅行,日子过得特别的滋润。

  那一段时间,安总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对着下属和颜悦色,如沐春风,再也不是之前的霸道总裁,多少有了几分冰山初融的暖意。
  丁辉人还是老样子,非常的忙,跟安总在一起她不是没有压力的,毕竟人家圣皇的家产在那摆着,她虽然这辈子估计没什么希望能够追赶上,但总也不该让自己差的太多。

  不同于丁总的认真工作,安总也开始认真钻研“功课”,没事百度一个接吻老手三十六计,再看看怎么样调情之类的信息,偶尔的,遇到俩妈在家里情不自禁的上演真人版,她也一改之前的回避,两眼瞪的跟乌贼似的盯着看,弄得老安总吓得差点性冷淡。

  又在一天无意间发现了哈尼留在电脑上——如何让对方不发现自己没有接吻经验的历史搜所记录时,老安总实在忍不可忍了,她跟夫人商量:“要不我去看看吧,咱家哈尼太纯情,别让人家老手给骗了。”
  老安总的夫人一脸的淡漠:“我看你是又闲不住想要闹事吧?”

  老安总摸了摸鼻子没敢说什么,第二天,找了一个插空,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丁氏下面溜达。
  以老安总的眼光来看,这丁氏跟她家企业差的不是一定半丁,但这有什么?当她老安家的儿媳妇难道还要看财力么?当然不是,有长相就可以啊!

  安莫言转悠了半天,总算看到了丁辉人,丁辉人正接待着客人,几个人有说有笑,风吹过丁辉人的头发,给她自带鼓风机效果不说,她脸上老练的笑容也让老安总有点发憷,就看人家这老练劲儿,她家傻白甜宝贝还不得被吃的渣都不剩?

  丁辉人很快也发现老安总了,毕竟是个美人,甭管岁数大不大,往那一站就是吸引人的注意力,她摘下墨镜,咳了一声,像模像样的走到了丁辉人对面:“内个,姑娘啊,请问附近的rbw公司怎么走?”

  一边说话,安总的目光尽数落在丁辉人身上,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个遍,一米六吧,估计得有C罩杯,翘臀,头发发质不错,眼睛很大很有神,唇的薄度适中,看那有点禁欲又压抑的脸型,该是天蝎座,再看看腿,嗯,不错,好像没有她家哈尼长,力气应该是没有哈尼大,加以时日,哈尼努力一些,这位丁总妥妥的受无疑。

  丁辉人给她指了指方向:“前面穿过这个马路右拐,路过红绿灯在左拐,径直走就是了。”
  指完路,丁辉人就微笑着离开了,老安总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看,是个好姑娘,眼神直接,内心也有刚毅的一面,酒窝那么可爱,桃花该是不错,这事儿得尽早的定下来啊。

  老安总是什么人,她想干什么还不是麻溜的事儿,她拿起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嗯,阿森,对,给我安排个事儿。”

  半个小时后,安莫言出现在丁总的办公室内,她翘着二郎腿笑容满面的看着丁辉人:“哎呀,丁总,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幸会幸会,我们真是有缘,刚刚还见了一面。”
  丁辉人微微的笑,“我没想到夏总会看上我们公司的项目,这么快的敲板。”
  为了隐藏身份,老安总暂时把自己的姓氏改成夫人的夏了,她要好好的考验一下自己的儿媳妇。

  丁辉人看着她:“合同您要不要看一看?”
  老安总大手一挥:“嗨,我这个人跟人合作,凭的就是信任,合同什么的就无须看了,内什么,咱们出去吃个饭吧。”
  丁辉人:……
  这位总裁还真是直接直爽不拖泥带水啊。

  找了一个做川菜的风味餐厅,点了一个包厢,几个精致的小菜,温上酒,俩人边吃边聊。
  老安总上来就是三杯酒跟丁辉人喝了下去,片刻之间,丁辉人的脸就红了,眼神都有些发散了。
  安莫言勾了勾唇,就这酒量?不错不错,很好灌。

  “丁总真是青年有为啊,这么年轻就独当一面了,我实在羡慕。”安莫言又举杯,丁辉人有些不胜酒力,“夏总,我真是喝不了了。”
  “哎,怎么说呢,我这个年龄都能当你阿姨了,身体这不好啊,血压血糖血脂都高,谁都不让我喝酒,可是我这人就是这么个习惯,就是喜欢年轻有为的好青年,尤其是女中豪杰,来来来,丁总,咱们再喝一杯。”老安总在酒席上想灌醉丁辉人还不是小意思,又是几杯酒下肚,聊了一会儿,俩人的关系瞬间被拉近。

  安莫言看着丁辉人:“丁总有女朋友了吗?”
  丁辉人笑着看着安莫言:“夏总怎么这么问?”
  安莫言指了指她修剪的光滑圆润的指甲,笑而不语。
  丁辉人看出来了,这是同路人啊,这样一下子又拉近了彼此的关系,“嗯,我有。”想起安喜延,丁辉人笑了笑,她喝的有点上头,双手努力撑着头试着清醒。
  “哦,好可惜啊,能让丁总看重,想必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吧?”安莫言笑的像是个狐狸精,丁辉人点了点头:“嗯,优秀,可爱,成熟,很好很好。”
  老安总夹了一口菜:“优秀还行,可爱?呵呵呵呵呵……”就那动不动就拉着的扑克脸装酷的大冰块还可爱?

  俩人正说着,安喜延的微信进来了,她对于丁辉人的爽约非常的不开心。
  ——你去哪儿了,不是说好今晚一起吃饭吗?狼来了的故事听说过么?

  丁辉人眯着眼睛看手机,有点眩晕。
  ——公司临时接了大生意,我正在陪对方的老总,人一把岁数了还有点不实在,一直在灌我酒,两个眼睛还总贼溜溜的盯着我看。

  安喜延一看就炸毛了。
  ——你在哪儿?我去看看,别让那老不正经的占了便宜!

  丁辉人发了个一个定位过去,她放下了手机,支撑着脑袋看着安莫言:“夏总这酒够劲儿啊,没几杯我就受不了了。”
  安莫言笑了:“这是我的私人珍藏,一般人我可不给,来,丁总,再喝一杯。”
  丁辉人可受不了了,俩人笑里藏刀的推来推去,安莫言不一会儿都坐在了丁辉人的身边,她近距离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嗯,还真是不错,进退有力,面对她这样一个大美人还能拿的住分寸,是一个可靠的人。

  又是一杯酒下肚,丁辉人支撑不住了,她有点半清醒半迷糊的开始往桌子上趴,安莫言连忙扶住了她,乖乖,可别碰坏了,要不她家宝贝不扒了她的皮。

  “您不能进去!”楼道里传来一阵熙攘声,老安总正竖着耳朵听,“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只见安喜延一脸怒气的出现,安莫言一看惊了,四处看了看,脸没地方藏,赶紧藏把脸贴在丁辉人的后背上挡住。

  !!!

  看到这一幕安喜延的火气更足,她的身后站着带来的几个安家的四个贴身女保镖,她握着拳头两眼冒火的径直走了过来,她一把抓住了丁辉人的胳膊,猛地把她脱离开老色狼的怀抱,安莫言一惊,赶紧拿起旁边的盘子挡住了脸,安喜延把丁辉人交到了身后的保镖怀里,她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低着头用盘子挡着脸的老色鬼。

  丁辉人嘟嘟囔囔的,看见安喜延总算舒了一口气,“头疼。”
  安喜延一听这话更是搓火,保护女友的欲望瞬间充斥胸口,这老色鬼真是疯了,也不打听打听,她安喜延的女人也敢碰,她伸手就要抓住那老色狼的胳膊,只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屋外,七八个西装革履的魁梧男跑了进来,将安喜延团团围住,他们个个都是肌肉发达的壮汉,从气场上就给人无形的压力。

  四个女保镖连忙将安喜延护着,安喜延看着几个保镖一脸的懵逼,卧槽,这人是什么来头,排场这么大?
  为首的一名男子匆忙走了过来,他直接忽略了安喜延,低头看了看安莫言,安莫言还用盘子挡着脸,手往门外指了指,冲他做了一个麻溜撤退的手势。
  男子领会到了,他转身:“撤。”

  撤?安喜延不干了,她是怕事儿的人么?就这么就要撤?她上前一步挡住了男人,男人拧着眉头抬起头看向来者不善的人,双目相视间,俩人都怔住了。

  “森叔?”
  “二小姐?”
  端盘子挡脸老安总:……

  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安喜延缓缓的……缓缓转过了头,她打量了一下盘子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顿了顿,安喜延忧伤的叹了口气,她拿起手机拨了电话过去:“嗯,妈,我在XX饭店,对,我另一个妈也在这儿,嗯,调戏我女朋友让我抓了一个正着,你看怎么办吧?”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