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80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安总一看几个人都沉默了, 就明白自己又说错话了, 她是制造尴尬的好手, 同样也是化解尴尬的好手。她站起身来,“要不我也来一曲。”
  “哇啊。”金容仙的手掌拍成电风扇,“安总还会跳舞?”在金容仙的想象中, 安总应该是穿着拖尾裙跳那种交际舞吧。
  安总点了点头:“以前看我妈在家跳, 我就学了点。”

  老安总么……
  那这舞可能不会特别正经了……

  果然, 安总随着欠揍特别拽的走踏了几步,她笑着看着丁辉人, 火辣大胆的舞步, 性感撩人的眼神,立马就把气氛掀开天了,咱们丁僵尸舞王已经傻在一边了。一个潇洒的转身,安总变换了舞步,胯部随着强烈的节奏摆动, 愈加的大胆。独舞的姿态更为妖娆, 放纵般把曾经隐藏的一切倾泻出来她本来就有得天独厚的外表姿色,如今她更是有心让这些发挥到极致,于是惊艳的感觉刹那间喷薄而出。而此时,她的目光大胆而火辣的只落在那一人身上。

  丁辉人只觉得胸口有些热, 她看着安总,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 说不出的暧昧挑逗。

  金容仙心里有点酸,她拉着星伊的手:“居然当我的面上撩我的闺蜜,安总可以啊,我看这以后秀恩爱得超过咱俩。”
  文星伊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哦,你不可能永远把辉人圈在身边啊。”
  金容仙嘟了嘟唇:“有什么不能?全天下的人伤害她我也不会。”
  文星伊怔了一下,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容仙,容仙知道自己说过分了,连忙搂着星伊的脖子撒娇的去亲她的嘴。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一对秀,一对撩,多么美好的人生啊……

  ——
  因为之前的沉沦,丁辉人洗心改面,把精力都放在了丁氏上,她是个要强的人,之前的损失与亏空她会补回来的。

  从早到晚的忙碌,没日没夜的加班,她觉得没什么,顶多是累一些,但可是把安总的鼻子快气掉了,想好的花前月下的浪漫都没有了,可丁辉人的性子倔,她又拗不过,只能没事的时候去看看她,给她带带点心。

  秘书都已经熟悉安总了,看到她来端上了咖啡笑眯眯的退了出去,安总靠着沙发在那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看着报纸:“啧啧啧,容仙又被曝光了,夜会绯闻小天王离开时恋恋不舍挥手告白,星伊这个得狠狠的教育了。”
  丁辉人皱了皱眉:“她怎么搞的?这么多年游击战都没打出来经验?”
  安总大手一挥:“嗨,剧组聚会,吃烤肉,人家给她打包了一分爆炒鸡胗,容仙跟人家笑了笑,就被记者捕风捉影的拍上了。”
  丁辉人是见识过娱乐圈狗仔队的厉害的,她想了想,问安总:“你不怕么?天天都来我这报道,一个大总裁就不怕人写出点什么?”
  安总一听笑了:“先不说有没有哪家娱媒敢写我的新闻。”她眯着眼看着丁辉人:“就是写了,又怎么样?我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我跟你有一腿,省得天天担心你被别人追走。”
  这话说的丁辉人心里五味聚杂,“安总担心我?”
  “可不。”安喜延低头喝了一眼咖啡:“丁总那么优秀,身边的花花草草从没少过,我急的都上火了。”
  丁辉人:……

  安总这说谎话的能力跟金容仙有一拼,还真是张口就来胡扯啊。安总的目光落在了垃圾桶内,“呵呵,好大一把红艳欲滴的玫瑰花啊,不知道今天丁总又伤了谁的心?”

  丁辉人看安总这样着实好奇,一般人吃了醋都会闷着头不说话,大安总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感受到了丁辉人的目光,安总抬起头看着她:“看我干什么?我可没收到玫瑰花。”
  丁辉人笑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安总有些惊喜,“去哪儿?不会又是容仙家吧?”
  丁辉人摇了摇头,低头看文件:“只有你和我,感谢安总这一段时间来对我的帮助。”

  有了这话,安总喝了咖啡心满意足的扭搭着走人了,丁辉人在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看,看着安总两个手用力的挥着,一副兴奋的样子无奈的浅笑。这个人,到底有多少百变的样子?为什么每一次看到她似乎都有不同的感觉?

  毕竟约了人家吃饭,而且安总的工作强度跟忙碌度丁辉人是知道的,跟她比起来,自己不过是蚂蚁腿,她特意回家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长白裙,化了淡妆才开车出门。这段时间丁辉人清瘦不少,但精神却好了很多,尤其是那双美眸中透出的坚定,的的确确勾引了不少人垂涎。

  到了圣皇,虽然已经是下班点,但不少部门都在加班,秘书看见丁辉人来了微微的笑:“丁总,需要通报么?”
  丁辉人礼貌的笑:“你们安总在办公室?”
  秘书摇了摇头:“今天徐导推荐了一个新人,正在会客厅。”
  “好,你忙吧,我自己去就行。”丁辉人对于圣皇也是很熟悉,这份熟悉并不是因为安总,而是因为容仙,以前找容仙她没少来过,想到容仙,丁辉人勾了勾唇角,等回去的时候还得买一些她爱吃的零食,听说她自己说她最近有点产后抑郁,急需要滋补,明明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这样,丁辉人无奈的笑了笑。

  到了会客厅,丁辉人听见屋里有声响,她皱了皱眉,没有直接进去,透过门缝往屋里看。

  徐导正笑眯眯的坐在那,而安总拉着冰块脸站着,她身边一个妙龄长得非常水灵的小姑娘正笑着看着她,嗲嗲的:“安总,你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偶像,我可是为了你才来圣皇的。”
  安总皱了皱眉,她看了看表,有些不耐烦,这死丁辉人,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不来?
  徐导指了指女孩:“你不觉得很有容仙的当年的风格么?你可以叫她天天。”

  安总转过身,扫了一眼天天,金容仙的感觉?别逗了,容仙第一面见她那叫个深藏不漏,以非常高超的撩妹又天真无邪的手段给她撩了一把,而且那张脸绝对是惊为天人,可正经又可以妖艳,她可是记忆犹新,这姑娘……啧啧,看这样,以后怕是在这个圈子里要吃亏的。

  天天走到安总身边,笑盈盈的看着她,那双眼睛啊,就像是含了秋水,勾人魂魔,摄人心弦。
  门外的丁辉人怔怔的看着,胸口有一种莫名的情绪笼罩,让她整个人的情绪都低沉了下去。
  女孩子贴着安总似乎还想说什么,安总后退一步,她看着徐导:“行了,既然是你推荐的人肯定差不了,不是说跟容仙像么?先放到容仙身边跟着学习学习吧。”
  徐导:……
  看来这是安总没看中的节奏啊,她这皮条白拉了,而且,安总这样真的好吗?放在容仙身边……这不是明白了想让文星伊找她麻烦吗?

  看了看天天,安总摇了摇头,她转身往外走,刚一出门,就看见了丁辉人:“你来了?怎么不叫我?”
  丁辉人看着安总,没什么表情。
  安总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走吧,我安排了司机,今晚可以喝一些红酒。”

  丁辉人低下了头,不吭声,安总盯着她看了看,似明白了什么,她唇角上扬,浅浅的笑。

  司机把俩人送到了西餐厅在门外守候。
  点好菜,烛光下,安总吃的开心,丁辉人始终不言不语的,没什么精神。

  简单的吃了几口,安总微微的笑,她打趣的看着丁辉人:“怎么,丁总心情不好?”
  丁辉人吃了一口牛排:“工作有些累了。”
  安总听了好笑:“丁总这么多年来,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口不由心?不累么?”
  丁辉人抬起头看着安总:“你说什么?”

  安喜延直直的看进她的眼睛:“你吃醋了不是么?因为那个女孩的贴近而不开心了。”
  丁辉人不声不响的看着安喜延,长久的沉默不语,安喜延等了一会儿,不见反应,她的身体前倾,靠近丁辉人:“这就吃醋了?那为什么不答应我的追求?辉人,你到底在坚持什么?我现在已经在你心里已经有了位置不是么?”

  丁辉人看着安喜延,困惑漂浮在眼眸之上,安总笑了,笑的有些嚣张有些骄傲:“这就吃醋了?你知不知道,这全公司上下有多少人想要睡了我?”

  丁辉人抿了抿唇,她知道,当然知道,安总的威名远播,在俩人不认识之前就听容仙说过无数次。谁又仰慕她,谁又迷恋她,谁又疯狂的崇拜她,安总却始终没有中意的,云雾中的风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安总手里举着酒杯,轻轻摇曳晃动:“辉,我也是人,就么久了,别说答应了,你连个甜果子都没给我吃过呢。”
  这话似带着一丝撒娇,一丝埋怨,幽怨与委屈的直戳人心,丁辉人看了安总一会儿,她低下头继续吃牛排。
  安总看着丁辉人不理会,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已经这么久了,她早就习惯有抗体了。

  俩人默默的吃完饭,回去的路上,司机按照安总要求先送丁辉人回家,到了家门口,车子停住,丁辉人下了车,安喜延冲她挥了挥手:“拜拜,晚安。”
  丁辉人看着她,“安总就是这么送人的?”
  安喜延听了笑了,她打开车门长腿迈出走到了丁辉人身边,“怎么,丁总还有什么安排?”

  在安总微笑的注视下中,丁辉人一手拉住她的胳膊,身体前倾,将她猝不及防的压在了车上,她看着安总明显受了惊吓的眼睛,霸气的问:“安总不是要甜果子吃么?”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