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7章

  把容仙送回家的时候, 文星伊一脸的吃惊,她看着容仙的腰,又看了看安总:“你们怎么回事?”
  金容仙扶着腰满脸痛苦的坐在沙发上, 直接把难题丢给了安总, 想安总平时日理万机的, 肯定接触过不少像是星伊这样的大老板吧,肯定能处理的很好。

  安总安抚完容仙,看着文星伊:“容仙在我办公室吹牛皮,我告诉她你来了, 吓的她摔在了地上,扭到了腰。”
  金容仙:……
  文星伊沉默了一会儿,她看了看容仙,忍不住笑了。

  安总并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文星伊也看出来了,她拿出茶具, 开始沏茶。

  文星伊沏茶的样子很像是那种江南女子的秀气,一举一动都让人欣赏,她安静的洗茶沏茶,金容仙腰都扭了还不老实, 她身体靠着沙发, 一脸花痴的看着星伊。

  “真好啊。”就连平日里不屑于夸奖的安总都忍不住出生了, 文星伊转身看着她,将茶端到了她的面前,“什么?”

  安总接过茶闻了闻, 一脸的享受:“如果这辈子,我能有一个容仙这么死心塌地还缺心眼的姑娘陪伴在身边,也就知足了。”
  金容仙喝着星伊倒的茶,“拉倒吧,就安总这身段跟身姿还有这背景财力,多少小姑娘想跟你睡觉呢。”
  文星伊摇头浅笑,这辉人情绪不好,金容仙终于找到了另一个拌嘴对象,也省得她嚷嚷着寂寞。

  安总喝着茶,看了一眼金容仙:“小姑娘哪儿有你好,一个个都太正常了。”
  金容仙被茶烫了一下,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星伊:“星,安总欺负我。”
  文星伊看了看安总,安总耸了耸肩:“你俩不要这样,我还以为我回到了家,跟我那俩妈一模一样。”

  正说着,屋内的仙海一嗓子哭开了,金容仙赶紧扶着沙发爬了起来,她撑着要往屋里走,顺便扭头看了一眼安总:“看我不容易吧?腰疼为了闺女还得忙碌,这叫什么?这叫伟大的母爱。”
  安总:……

  容仙进屋了,周围安静了很多,安总静静的喝茶,文星伊给她倒茶,安总频频的看文星伊,不知道怎么开口,文星伊就假装没看见。

  到最后,安总忍不住说了:“星伊,你觉得我跟辉人有可能么?”
  “什么叫有可能?”文星伊微微一笑,安总有些懊恼:“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的,可是……她真的执着的让我觉得可怕。想着问容仙点事儿,跟我这儿没一句正经的,假模假样的跟我吹牛,其实是在维护她最好的朋友,你说这小破孩,比谁都精。”

  想起金容仙那傻乎乎的样子,文星伊低头笑了,安总看着她牙疼。
  敛了敛笑容,文星伊抬起头看着安总:“安总认为,有什么人会让自己一直沉浸在痛苦中么?”
  安总摩挲着茶杯微微蹙了蹙眉,文星伊的声音淡淡的就好像是这茶香,沁人心脾:“我知道,你看到我和容仙,会想到辉人和安慧真的感情是否也如我们一般。我们并不相同,先不说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就是感情的付出也不同,从小到大,我们这些围绕在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辉人对慧真是一往深情。”

  安总看着文星伊,没想到她会说这么多:“一往深情?如果真的不爱,怎么会不拒绝?十四年了,总也有感情了吧。”

  文星伊低头倒茶:“感情不感情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当年的辉人是强势的追到安慧真的,有一句话不是叫得到的总是有恃无恐么?安慧真对辉人的感情,怕是很复杂吧。其实我们都知道,安慧真喜欢的是柔顺的类型,但偏偏与辉人的刚硬碰撞,人生在世,最难改的就是个性,两人都像是硬邦邦的铁块相撞,一个极力要表示强大给对方安全感自我独立,另一个极力要温暖对方想要保护对望,根源就错了。”

  安总叹了口气,“我要是早几年认识就好了。”
  文星伊看着她:“现在也不晚,人生才刚开始。”
  安总不在说话,低头喝茶,文星伊静静的沏茶,也不再说话。

  屋里传来金容仙的声音,“哦,小仙海,好丑哦,眼睛小鼻子大,远看是只小粉猪,近看是个小苍蝇,好丑哦,好丑哦,肿么办?”
  安总:……
  文星伊沉默了片刻,她看着安喜延:“安总,你自便,我去处理下家务。”
  安总笑着靠在了沙发上,“自便。”

  一分钟后,卧室里一阵惨叫,金容仙委屈极了:“你干嘛,还不让我说话?哎呀呀,干什么,就算是亲妈也得让说实话啊!”
  文星伊的声音很冷:“有你这么早教的么?”
  金容仙幸灾乐祸的声音:“怎么样,星伊,她一点不像我吧,还是我貌美吧?”
  ……

  ——
  又是两个月过去,这两个月安总并没有紧逼丁辉人,而是像是一个朋友一样时不时找她吃个饭,聊个天,不得不说,安总这些年的江湖老大地位不是白混的,她这样不会给丁辉人太大的压力感,也会随时告诉她自己就在身边,并没有远离,这段时间,丁辉人的心情好了不少。

  一大早,秘书拿着一叠材料走了进来,她放进了丁辉人的办公桌上,“丁总,您朋友那里……”
  丁辉人翻了翻材料,是安慧真公司的近况。
  秘书在丁氏多年,知道俩人的感情,不好多说。

  丁辉人的声音如常,她看了一眼秘书:“照常说。”
  秘书点了点头:“咱们在那边的投资就算是打了水漂,后期如果还要注资,怕是要惊动董事长了。”
  秘书嘴中的董事长就是丁爸,丁辉人心中一颤,她知道这可是安慧真和她一直忌讳的,她盯着那材料看了很久,重重的叹了口气:“还能支撑多久?”
  秘书低着头:“最多几天。”
  丁辉人沉默了一会儿,她挥了挥手:“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秘书关门出去了,丁辉人站起身,她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

  丁辉人这边的心情还没沉淀下去,屋外就传来秘书的声音,“你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丁辉人皱了皱眉,她转过身正要问怎么回事儿,门外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放开!”
  心头一跳,丁辉人快步走到了门口,拉开了门,门外,安慧真正在跟安保人员纠缠,她的衬衫褶皱,发丝凌乱,眼中满是血丝,一脸的狼狈。

  丁辉人:“放开她,让她进来。”
  几个人听见丁总发话都退了下去,秘书担忧的看着丁辉人,她这么冲动,不会有什么事儿吧?安慧真扭头看着丁辉人,冷哼一声。

  进了办公室,按照往常的习惯,丁辉人到给了安慧真一杯鲜奶,安慧真靠着沙发,冷冷的笑:“丁总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啊,整个人也越来越有气质了。”

  丁辉人平静的看着她,没有回应。
  以前俩人吵架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越是这样的沉默,越是能够激起安慧真心中的怒火。

  猛地站起身,安慧真赤红着眼睛看着丁辉人:“你为什么瞒着我注资?”她的声音沙哑,看来是刚刚经历了公司巨大的失败。

  丁辉人低下了头,“我又做错了?”
  安慧真几步走到她身边,低下头看着她:“我说过,我不知一次说过,我的事儿你不要管!你这算什么?永远把我护住当你的米虫么?”要不是公司今天破产,她到死都不知道丁辉人有注资,她这算什么?重重的打了她一嘴巴吗?想起之前她在学校对丁辉人说自己成功了,现在看来这成功都是她一路的扶持,安慧真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在滴血。

  丁辉人不言不语,只是低着头。她知道安慧真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并不想与她争吵。

  得不到回应的安慧真声音更加的加大:“你这样算什么?我算什么?我们算什么?丁总,你要记得,我们分手了,早就分手了,是你自己亲口提出的,你这算什么?偷偷关注旧情人么?你的安总知道不会生气么?”

  听到这话,丁辉人抬起头看着安慧真,她的眼里都是失望,“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该长进了。”

  “长进?”安慧真深吸一口气,她盯着丁辉人的眼睛:“你知道么?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模样,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点。”她们自小的生活环境,家庭地位始终摆在那,就算是丁辉人用尽浑身解数想要抹平,但在安慧真心中终究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坎儿,没走一次,就绊倒一次,之前她是害怕丁辉人离开,又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毕业之后,她又觉得丁辉人的光芒四射,她追不上她的步伐……其实这些年安慧真也想过,她知道自己错了,错在不该时时刻刻与自己的女人去比较,辉人是无辜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丁辉人离开后,酗酒、自残、看心理医生,她都尝试过,内心说服自己无数次要放掉内心的重担,可却怎么也无法成功。

  “从小到大”几个字伤了丁辉人,她的眼泪终究还是被刺激的流了下来,她咬着唇看着安慧真:“你凭什么?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这么伤我?”
  “我伤你?”安慧真狂躁的要抓头:“丁总,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受够了,受够了被你像一个金丝雀养在身边,从今以后,我的事儿你不要管,我就算饿死也不会来求你。”
  “你总是这样。”丁辉人的情绪也激动了,“把附加的情绪发泄在我身上,你问我凭什么?我还要问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这跟我说话,有什么资格跟我这么说话?”

  安慧真不可思议的看着丁辉人,愤怒的同时有一种恼羞成怒的搓火。丁辉人盯着她的眼睛:“你不过就是仗着我爱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你有自尊,难道我没有吗?”

  这话说的安慧真的眼泪也流下了下,她看着丁辉人,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情绪一下子垮掉了,她两手捂着脸,“对不起,辉,对不起……”

  丁辉人咬着唇,努力控制着情绪。

  “我只是……只是太难过了,就像是你说的。”安慧真擦掉脸上的泪,“也许,从小到大,被伤害的人始终是你,对不起,辉人,我不过去心里这道坎,也许……我们注定就不是一路人,注定就不该相遇。”

  多少年的回忆执着眷恋被一句注定不该完全否定,丁辉人想哭,可就连眼泪似乎都干涸了。

  安慧真缓缓的站起身,她走到丁辉人身边,当那熟悉的香味逼来的时候,她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安慧真一手拦着丁辉人的肩膀,低头在她的头发上亲了一口:“辉,我们都放开彼此吧,不要再纠缠下去……其实我,很不喜欢看你哭的样子,可是从来你的眼泪为了我而流。”

  丁辉人的肩膀颤抖,整个人哭的难以自制。

  安慧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似乎要把她刻在自己的心里,“我们再不放开,再这样纠缠下去,曾经的那点回忆都会变形了,辉,我会始终记着最初那个傻傻对我笑的女孩,而你……也请忘记我的伤害吧……就记得我们初遇时的样子就好了。”

  安慧真后退了两步,她对着丁辉人扯出一丝笑:“辉,再见。”




(对不起!!!这么虐竹马我也很心疼……😭)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