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8章

  丁辉人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够失败了。
  三次了, 她跟安慧真才彻彻底底的分手, 而到了最后, 做出决定的那个人也不是她。

  是安慧真说的开始,是她说的结束。
  呵呵,多么的有始有终。

  丁辉人当天的行程都推了, 她现在根本无心工作, 刚出公司大门走到停车场, 丁爸拦住了她,他表情非常不好:“辉人, 我问你, 公司投资的那笔钱是怎么回事?”
  丁辉人看了一眼丁爸,“爸爸,你说过不干涉我的工作。”
  丁爸噎了一下,他盯着丁辉人的眼睛:“是不是又给那女人的花了?”
  丁辉人扶额,有些疲倦的, “爸爸, 我很累,我想回家,以后我们再聊行吗?”
  丁爸看着丁辉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红肿的双眼,忍不住怒火:“辉人,爸爸从小说过你什么吗?怎么在这件事儿上你……你这么的下贱?”

  下贱?

  丁辉人只觉得这个词用的真好啊,丁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努力克制怒火:“丁氏每一分钱都是我们父女打拼来得,辉人,你要明白,我这里可不是什么救济站慈善馆,你——”

  “辉人。”对面,清冷的叫声打断了父女俩的争吵,俩人一起扭头去看,只见一辆红色的超跑前,安总穿了一身黑色的拖尾长裙站在那,看样子像是刚参加玩什么颁奖典礼之类的活动,头发高高盘起,她化了妆,整体的五官线条有些冰冷,尤其是鼻子,挺拔孤傲,她站在那就好像天生的王者。

  丁爸看着安喜延,怎么都觉得这个女人眼熟,又看了看她身后的车,不动声色的问:“辉人,这是你朋友?”
  丁辉人身心俱疲,她现在只想回家休息,安总缓步走了过来,目光沉沉的落在丁辉人身上,每个走一步都带着紧迫感。

  被强大的气势所逼,丁爸居然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安总走到丁辉人身边,她一只手看似不经意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揽了过来。
  安总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将丁辉人挡在了身后:“叔叔,你好。”

  说是问好,却并没有伸出手,不如说是示威,丁爸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免不了打量安喜延一番,安总也是干净利落,拿出名片递了过去。
  丁爸一看,整个人僵住了,圣皇?她就是圣皇的总裁?女儿怎么跟她搞在一起的?

  丁辉人抬起头看了一眼丁爸,眼里声音都是疲倦:“爸爸,我先回去了。”
  丁爸点了点头,这下他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安总:“安总,费心了。”
  这话说的……

  丁辉人闭上眼睛无力再去想什么,安喜延转身轻声说:“我送你吧。”

  坐在车上,丁辉人闭着眼睛靠在副驾驶位上动也不动,安喜延静静的开着车。
  她不说,她不会去问……

  二十分钟的车程,身心被掏空的丁辉人居然睡了过去,安喜延停下车子看着丁辉人,她解开安全带,靠着门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丁辉人只觉得这觉睡了很久很久,鼻翼间都是淡淡的薄荷香气,她缓缓的睁开眼,迷茫的盯着周边看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在那儿。她又转过头去找安总,被她黑暗那双狭长冒着光亮的眸子给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瞌睡一下子都没了,丁辉人仓皇的爬了起来。
  “等你睡觉啊。”安总的声音很淡然,丁辉人嗝了一下:“那你笑什么?”大半夜的,刚醒来就看见对面有一个人痴痴的盯着她笑,一般人都会害怕吧?

  安总耸了耸肩,倒也实在:“我看着你心里有很多感觉,刚开始是怜爱,后来是有点心疼,再后来是有点生气,到最后就是嫉妒,我觉得这感觉很奇妙。”
  丁辉人:……
  干什么一起来安总就来这么大力一撩。

  安总看着丁辉人,就好像小时候解开一道特别难的题的小伙伴,有点兴奋:“以前我两个妈在家天天黏黏糊糊,吵架的时候又各种泛酸水嫉妒的相爱相杀,我一直不明白,还有我姐,每天摆出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我一直就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今天自己真正的体会到了,发现感觉还不错。”

  丁辉人简直无语了,她看着安总:“你为什么要把这么内心的想法告诉我?”
  “为什么不呢?”安总偏头看着她,一缕长发落下,加上那神魂的眼睛,看得人神魂颠倒:“以后你将会是跟我携手共度一生的人,我当然什么都要分享给你。”
  丁辉人不吭声,携手共度一生?现在的她,大概已经不再相信什么诺言了。

  “你怎么这身打扮?”不想让气氛又陷入暧昧,丁辉人转移话题,她看着安总这身打扮:“是刚去颁奖典礼?”
  安总点头:“嗯,不过奖还没搬就接到丁总秘书的电话,我就回来了,呵,估计颁奖嘉宾要被气死。”
  丁辉人默然无语。

  安总看着她,勾了勾唇:“放心吧,不会影响什么,我颁的奖是容仙的最佳女主角。”
  丁辉人:……

  看了看时间,安总一前倾身体靠向了丁辉人,丁辉人身子僵硬,呼吸都屏住了,安总看出她的紧张,淡淡一笑,伸手去给她解安全带,从丁辉人的角度看,只能看见安总那雪白晶莹的脖颈以及性感锁骨,还有乌黑的长发,老天爷真是不公平,给了她权势地位又给了她这么好一张皮囊,她上辈子是解救星河了么?

  “我就不上去了,你早点休息,晚安。”解开安全带,安喜延对着丁辉人淡淡一笑,她并不去逼迫她,知道辉人现在需要时间休息。
  丁辉人点了点头,临下车前,她看了安总一眼:“谢谢。”

  ——
  被爽约颁奖的金容仙非常的愤怒。

  一回家,一进房间,她就脱掉长裙把内衣也脱了只穿了一个小裤衩在原地暴走。

  文星伊正抱着小仙海玩,看到金容仙这样,赶紧挡住了小仙海的眼睛。

  金容仙很愤怒,非常的愤怒:“居然临场爽约,安总太过分了!这可是我产后复出的第一个奖,她太过分了,绝交,绝交没的商量!没有颁奖嘉宾,临时给我凑了一个,气死我了!”

  小仙海正学话,她拍着两个小肉手,奶声奶气的:“气shi你啦……”
  文星伊:……
  金容仙猛地回头看着小仙海:“你说啥?你娘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还向着别人,你这个小白眼狼。”
  小仙海以为容仙在跟她玩,她躲着星伊的手,一张胖胖的笑脸笑的嘎嘎的,“你si白眼狼。”
  文星伊:……
  眼看着金容仙冲了上来,文星伊赶紧把孩子抱屋里去给阿姨了。

  眼看着文星伊一个人回来的,金容仙撇着嘴,伸出手:“要抱抱。”
  文星伊叹了口气,走过去抱住容仙,容仙光溜溜的身子蹭啊蹭,星伊摸着她的背,柔声说:“安总来电话了,说向你郑重表达歉意。”
  金容仙咬牙:“她到底干什么去了?有什么比给我颁奖还重要么?”
  文星伊叹了口气:“去辉人那了。”
  “去辉人那?”金容仙嘀咕了一声,她一下子推开了星伊:“安慧真又去找茬了?”
  “哎,你行了,看样子俩人这次是彻底分开了,你不要捣乱。”文星伊最了解金容仙的性子,容仙摇头:“这可不行,就辉人那小二逼的一往情深性子,这会准在家喝酒呢,我看看时间,才刚开始喝,这会脾气正大,我可不去触霉头,嗯,我先去睡个觉,明天去找她,那会她正喝的轻飘飘大脑被掏空我想干啥干啥。对了,星,你帮我跟安总请假啊,得,咱也别请了,她不是放我鸽子么?我也放她一回。”
  文星伊:……

  第二天一大早,金容仙就拎着啤酒开着车飞奔到了丁辉人家。

  安总也是神机妙算,似乎料到了容仙不会来,她开车直接去了文氏。
  文星伊正看着文件,看到安总来,她笑了笑:“稀客啊。”

  安总不愧是娱乐圈的霸王老大,每次出场都自带仙风,光是那十公分的高跟鞋踩起来就气势满满,她戴着墨镜酷酷的走了进来,“文总中午几点下班?”
  文星伊看着她,“怎么,安总有什么安排。”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安喜延摘下墨镜:“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辉人,容仙那性子,我怕俩人再打起来。”
  文星伊摇头浅笑:“不会的。”
  安总盯着她看,有些不乐意了:“我来之前可是特意问过大秘的,文总今天并不忙。”
  文星伊无奈的放下文件:“这个点过去该打扰她们小闺蜜了。”
  安总想了想,回着:“哦,那好抱歉。”
  文星伊:……

  坐在安总的车上,一路狂奔,总算到了辉人家,安总的步伐有些匆忙,文星伊好笑的看着她:“安总以为,容仙会怎么对辉人?”
  “闺蜜什么的。”安总想了想:“会不会为了振作而狠揍她一顿?”
  文星伊一阵沉默:“安总最近是不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还是投资投多了?还是看徐导拍多了?”
  “难道不是吗?”安总的声音居然有一丝丝失望,文星伊听了莞尔,真是一个又成熟又大孩子的性格。

  到了地方,敲敲门,并没有人开,文星伊从兜里开始掏钥匙,安总看见了,胸口有点发酸,这三个人到底什么关系,怎么都有彼此家门的钥匙?她什么时候才能有这待遇?
  文星伊看出安总的异常,心里有好笑又欣慰,这就嫉妒上了?

  门刚打开一条缝,就听见一阵劲爆的音乐,文星伊顿了顿,把门都打开了。
  安总原本挺急切的,可看到眼前的一幕,她的张着的嘴合也合不上。

  屋内,劲爆的音乐响着,俩人放了一首《舞娘》,金容仙就穿了一个小裤衩和T恤,露出大白腿在地毯上跳啊条,她的手里拿着两卷卫生纸正在天女散花,随着音乐大唱“旋转,跳跃,我闭上眼”,她转了一个圈,又来了一个高空跳,闭上眼美滋滋的耍的像是一个智障儿童,而旁边的丁辉人似乎喝了很多酒,发丝凌乱,身体也跟着扭动,容仙把音乐停了,她吹了一声口哨:“辉妮,辉妮,来白娘子!”
  金容仙甩着卫生纸大声嚎叫着:“白素贞白素贞呀!”
  只见丁辉人两个胳膊高高抬起,身体如蛇一般妩媚的扭动着,整个一蛇精病,扭动了片刻,她睁开眼睛看着容仙:“官人——蜕皮好疼啊!”
  金容仙大手一挥:“娘子,你且加油,中午我烤大脏羊肉串子给你补元气!go!e go!”
  文星伊:……
  安喜延:???!!!……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