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3章

  灯光下, 容仙的皮肤泛着羊脂般的光芒,睫毛因为紧张轻轻的颤抖,那丰满的胸部更是被殷勤的递到了星伊的嘴边。

  如果再不做点什么, 文星伊自己都说不过去了吧?更何况她自己早就有了反应, 恨不得就这么上上前就容仙揉在怀里。金容仙这个傻宝宝啊, 居然吃自己的醋?她爱仙海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是两个人的宝宝,文星伊是有偏心的,在仙海小朋友没出生前她就默默的祈祷过希望她长得像容仙,现在看来, 老天待她不薄。

  于是……

  倾身向前,文星伊不负期望的采撷而来,这该是她人生中第二次喝到人的奶水吧。文妈的奶是什么味道她是想不起来了,只是容仙的奶,淡淡的,并不如牛奶那么香浓, 却自有一丝甘甜。她的唇舌灵巧的动着,引起容仙阵阵战栗。

  “你不如……宝宝会吸。”容仙声音都哆嗦了还不忘找茬,文星伊勾了勾唇,她的舌头在那顶端轻轻的扫了一圈, 看着金容仙问:“宝宝是这么吸的么?”
  容仙咬着唇红着脸看着文星伊, 眼神带着一丝娇嗔。

  文星伊笑了, 她加大了力度,身体压着容仙的身子将她按在了床上。

  文星伊发誓……

  给容仙吸奶真的是一件特别艰难又甜蜜的事儿……

  俩人想要内什么,又怕把胸压了, 文星伊的前期真的很认真的在吸奶,可这吸奶是讲究力度跟技巧的……刚开始她找不到方向,后来在容仙的指引中总算感觉到了奶往外喷的感觉了。吸了一会儿,文星伊的身体上前吻住了容仙,让她也尝尝自己奶的味道。
  容仙吧唧两下嘴,嘀咕:“好难喝啊。”紧接着,被星伊刺激的呢喃了一声。

  文星伊看着容仙动情低吟的样子,手也跟着抚了下去,奶吸空了,总算可以正式开始了了。

  从容仙怀孕开始,俩人就没有正经八本的做过,这算是第一次。
  那叫什么?

  干柴烈火,噼里啪啦,简直要把房顶掀开了。

  金容仙那叫的嗓子都要哑了,到最后文星伊都忍不住用手手指轻轻的搓着她的唇:“你是要当声优么?”
  容仙动情的看着她,媚眼如丝:“你舍得么?”
  舍得么?
  还是让她叫给自己一个人听吧。

  ——
  第二天一大早,金妈就抱着仙海过来了,她原本没想打扰小两口的,也知道俩人难得二人世界一回,昨晚肯定没少折腾。

  金妈将仙海放在了餐椅上嘱咐:“宝宝,奶奶去给你拿奶,你等一下哦。”
  小仙海这会正是奶膘婴儿肥的时候,大大的如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小猪鼻子,嘴巴一丢丢,一看就知道是容仙生的,目前还看不到星伊的影子,那模样放在小孩堆里是要被其他孩子歧视的。她蹬着小肉腿耐心的等着自己的早餐,金妈快步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准备拿容仙吸出的奶,可一看什么都没有。
  金妈紧张的回头看仙海,小仙海看着她空空的手,“哇”的一声哭了。

  金妈赶紧去敲门,这一敲敲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足足敲了十分钟,容仙和星伊才一起走了出来。

  金妈一看容仙那脖颈点点红就赶紧捂住了仙海的眼睛:“哎呀,辣眼睛,少儿不宜,宝宝咱不看。”
  小仙海这会儿正哭的大鼻涕吹泡,金妈看着容仙:“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喂孩子啊。”
  金容仙“哦”了一声,赶紧过去,露出胸就准备奶孩子,文星伊叫了一声:“别。”
  金容仙和金妈还有小仙海一起看她,看着这三个年龄不同,表情却一模一样的祖孙三代,文星伊差点笑出来,她看着容仙:“你清理一下。”

  金容仙咬了下唇,脸一下子就红了,金妈一听用手捏了捏容仙的胸,一下子就发火了,“你们两个大人,有没有脸!我们宝宝的饭也抢!”

  文星伊有点尴尬,金容仙这会儿淋漓尽致的表现了什么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个道理了,她一举双手:“冤枉啊,我的奶我自己又吸不到,跟我没关系。”
  文星伊:……
  金妈:……

  到最后,宝宝还是喝了奶粉才止住了哭泣,仙海一脸的委屈,肉嘟嘟的脸颊上都是眼泪,看的人心都碎了。她伸着胖嘟嘟的小肉手,往两个妈妈的方向够。
  金容仙伸出手,“哦哦哦,妈妈疼,妈妈疼。”

  原本该上演非常有爱的母女深情一幕,可仙海小朋友从小就有自己的脾气,她的身体前倾,直接越过容仙抱住了星伊。
  金容仙伸着胳膊整个人都僵硬了。
  ……
  文星伊的心都被融化了,她一把抱住仙海小朋友用力的亲了一口。


  金容仙哭丧着脸看着她们娘俩,心哇凉哇凉的,文星伊勾了勾唇,抱着小仙海低头又亲了亲容仙气鼓鼓的肉包子脸,金容仙正开心的笑着,小仙海看到了,喊了一声:“妈妈妈妈妈妈”,“啪”的一声一个小巴掌打到了容仙的脸上。

  金容仙瞬间愤怒了,“你干什么?我媳妇亲我你管得着吗?”
  文星伊:“……好了,容仙。”
  小仙海看着她,黑豆一样的眼睛开始泛泪花,片刻之后,“哇”的一声哭了。
  金妈:……
  卧槽,这蛇精病争风吃醋的一家三口,她真的不想再看了啊。

  ——
  丁辉人一大早就收到容仙的电话,说是约中午饭。
  丁辉人以忙碌为借口拒绝了,她推掉行程,照例开着车来到了大学。

  将车子停好,丁辉人看了看变化很大的校园,叹了口气。几年的时间,不仅仅是人,连建筑物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今天是安慧真的生日……

  丁辉人照理先去校园里溜达了溜达,她走过教学楼、图书馆、体育场、健身房……凡事她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她都走了一遍。无数的记忆在脑中盘旋,她就像是自虐的病人,明知道会痛,却依旧舍不得撵走。
  到最后,丁辉人坐在绿茵草地上,她划开手机,打开了相册,点开了一张许久未曾点开的照片。
  照片上,她娇羞的缩在安慧真的怀里,安慧真的胳膊霸气的搂着她的脖子,这是容仙给俩人照的,上面还留了容仙的一个大手指,俩人笑的都很开心,花儿般灿烂的面孔。
  如此的甜蜜,如此的恩爱,又如此的幸福……

  一眨眼,两年了……俩人已经分开整整两年了。

  容仙不是说过,一个人的疼痛点只有六个月么?

  丁辉人切身感受过才知道,这是真的,真的是过了六个月之后,不会再那么没完没了的流眼泪,但回忆却更加的汹涌袭来,点点滴滴,一丝一毫,全都被丁辉人放在心里想了又想,痛了又痛。

  坐了足足半个小时,丁辉人往校园外走,按照以前的习惯,她在一家面馆前停了下来。安慧真以前最爱吃面,只要是俩人一起吃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吃面,她也一直以为丁辉人爱吃面,其实安慧真并不知道从小到大丁辉人最不爱吃的就是面食,可是相爱之后,她逐渐习惯了面食,因为心爱的人,将喜好改变,丁辉人觉得这种刻骨的爱,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有了。

  一进店,年轻的老板娘就跟丁辉人熟悉的打着招呼,“呀,辉人啊,很久没来了。”
  丁辉人笑了,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是啊,很久了呢。”
  老板娘看着她:“还是老样子么?”
  丁辉人点了点头,她走到角落里,坐到了以前俩人总是喜欢坐的地方,点上两碗面,丁辉人一个人静静的吃着。

  “生日快乐。”

  丁辉人对着对面空空的椅子轻声说,她闭上眼睛,两手合十,静静的许着愿望。
  愿她能够如意达到心愿,愿她能够幸福,愿她的内心灿烂不再孤单……
  还是关于她呢,许许多多都是关于她……

  丁辉人许愿的功夫,面馆里放着的是王菲的《匆匆那年》,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睁开眼睛的瞬间,眼泪滑落。

  而对面也已经不再空荡,梦中出现了千万次,带走她的爱她的青春她的灵魂的人又坐在了那里。

  “嗨。”安慧真看着丁辉人,笑了笑,眼睛泛红,“真的是你。”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
  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

  伴随着歌词,丁辉人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打,“你怎么在这儿?”

  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俩人再相聚该是会什么样的片段……
  或是欢喜,或是怨恨,或是眷恋?
  唯独没有现在的平静。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对面的她从未离开过……

  安慧真看着丁辉人,笑了,笑容间眼泪滑落:“今天我的生日,我们曾经说过,每年的每年都要来这里。”

  丁辉人不说话,手紧紧的揪着裤腿,忍着眼泪。
  安慧真擦掉脸颊上的泪,她看着丁辉人,“去年我来的晚了,老板娘告诉我你也来了,还问我为什么今年没有一起。”
  相对无语凝噎……

  此时此刻,丁辉人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可以吃么?”安慧真指了指丁辉人对面的面,丁辉人点了点头,她没有说话,可心里却默默的念着,当然,这本就是点给你的。

  吃面的时间,安慧真一直看着丁辉人,两年未见,岁月将她打磨的愈发的成熟美丽,还有一些淡淡的陌生……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缩在她怀里撒娇的小姑娘了,何止是丁辉人,她们都变了。

  吃完面,俩人就像是有默契一样在操场上溜达。

  安慧真微微的笑:“辉,我成功了。”
  丁辉人看着她,安慧真的眉眼间都是神采:“我的公司成功了,我终于可以不靠家里,不用看他的眼神了。”
  “恭喜你。”丁辉人看着安慧真衷心的祝福,是啊,她成功了,她知道的啊。安慧真的公司,每一点进步,每一次尝试,她都知道。
  安慧真两手插兜,看着丁辉人,勾了勾唇:“这一年我遇到了贵人,没少帮助我。”
  丁辉人笑而不语,她看着安慧真灿烂的笑,心里像是有温润的阳光流淌而过,她的愿望实现了呢。

  安慧真看着她,“我在二环附近买了房子,你还记得吗?就在我们以前一起散步,你指着那里的房子说以后想住在那里。辉人,以前那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

  是啊,俩人以前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家,不靠任何人,只是两个人努力打拼,曾经不敢想的事儿,如今都成真了。

  可惜……

  可惜我们身边已经再没有彼此的陪伴。

  安慧真对于成功侃侃而谈,这些年,这个场景,她不知道想了多少次,她终于可以——终于可以抬头挺胸的站在丁辉人的面前了。

  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安慧真才停住了,她看着丁辉人:“你呢,辉,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你过得好吗?

  丁辉人看着安慧真,看着那记忆中熟悉又陌生的脸,她淡淡的笑:“我也很好呢。”
  沉默了片刻,安慧真看着她:“辉,你还是一个人么?”

  丁辉人看着安慧真,双目对视间,心头弥漫的是揉不开的酸楚。

  唇角蠕动,丁辉人正要说什么,不远处,一个女孩跑了过来,她一头扎进了安慧真的怀里,撒娇:“姐姐,你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怔了怔,丁辉人看着安慧真,安慧真的表情略微有些尴尬,她想要收回被女孩拉着的手,女孩却不肯,她紧紧的抓着安慧真,小鸟依人的缩在她的怀里,“姐姐,这是谁啊,你不介绍介绍么?”

  明显带着醋意与敌意,丁辉人看着眼前的女孩,她很小巧,眉清目秀,整体感觉就非常的依赖安慧真,与她当年的特立独行并不一样。俩人以前玩笑的时候曾经问过对方的理想型,丁辉人说就喜欢安慧真这样的,安慧真却半真半假的说过喜欢柔顺小鸟依人全心全意依靠她的。如今,事业有成的她也算是如愿了不是么?

  安慧真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着丁辉人的眼睛,辉人微微一笑,看着女孩:“我是她的一个学友,偶然相遇,既然你们有事儿,我就先走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安慧真,“再见。”

  安慧真看着丁辉人,目光有些直,“辉,你别——”
  不等安慧真说完,丁辉人就转身离开,那一瞬间,心已经疼痛到麻木。

  不是已经分手了么?
  谁又不曾给谁承诺。
  她有了爱人,她该祝福她的啊……
  可她的心为什么还会这么撕裂般的疼痛……

  她不该来的。

  丁辉人恨极了自己……

  她不该来的……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