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4章

  丁辉人行尸走肉的游荡着,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更是没有眼泪。

  时间的确是个奇妙的东西, 这么多年了, 伤心都给了那个人, 丁辉人觉得眼泪都干涸了,就好像心口的伤疤,好一次被掀开一次,到最后居然麻木了……

  一直到金容仙来了电话才把丁辉人从空洞中脱离, 她握着手机听着容仙的声音:“辉妮啊,赶紧过来,我家做了你最爱的汆丸子,哈哈,我跟你说,居然是安总做的, 你看过癞蛤蟆飞天吗?安总居然做饭,笑死我了。”
  电话那边是安总的冷哼声,丁辉人的心这才慢慢的有了反应,她握着手机, 看着车来车往的马路, 有了些许的温暖, “嗯。”

  开着车,到容仙家的时候,丁辉人正用钥匙开门, 容仙打开门先窜出来了,她挤眉弄眼的把丁辉人拉在一边,“哎哎哎,辉,安总今天大早上就来我家做饭哎,你说她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
  丁辉人扯出一丝笑:“是么?”
  金容仙顿了顿,抓着丁辉人的胳膊往自己的面前一带:“你咋啦?”
  丁辉人低着头:“没事儿。”
  金容仙看着她,想了想,皱起了眉,她想说什么,可看丁辉人这样又没办法说出口,叹了口气,金容仙将丁辉人带进了怀里,“哦哦哦,辉人宝宝不难过了,还有容仙大姐姐疼。”
  丁辉人靠着容仙的肩膀笑了:“有你这么安慰人的么?”
  “不然呢?”金容仙搂着丁辉人:“当年谁让你不提早下手,我这么一个妙龄美女就站在你面前,要不凭借咱俩这关系,有星伊什么事儿啊。”
  站在一边端着咖啡杯围观的文星伊问:“容仙,你能不能换一套,我都听腻了。”
  金容仙:……

  丁辉人笑着摇了摇头:“我闺女呢?”
  金容仙又冲她挤眉弄眼:“睡着了,正好不耽误事儿。”
  丁辉人不吭声,跟着容仙进了屋,换好拖鞋,洗了手,她走向厨房。容仙也想跟着去,被文星伊一把拉住了,“哎哎哎,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我去看看帮忙啊。”容仙有模有样的撸袖子,文星伊皱了皱眉:“别闹。”
  “哦。”容仙搭拉着眼角不敢说话了,文星伊摸了摸她的眼睛:“别总这样,皮肤都松弛了。”
  “啊啊啊啊啊!真的吗? ”金容仙扭着腰转身:“我要去做面膜,吃饭你们再叫我!”

  厨房里,安总正若有所思的盯着一个萝卜出神,丁辉人摇了摇头,“你在干什么呀?”
  安总被吓了一跳,她抬头看着丁辉人,勾了勾唇:“回来了?”

  回来了?

  丁辉人看着安喜延,难不成她知道自己去哪儿了?

  安总十分认真的盯着萝卜:“容仙说汆丸子要加一些萝卜才好,可我百度了一下,吃了萝卜容易放屁,我下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
  丁辉人:……
  有钱人的世界考虑的东西她果然不大懂。

  “给我吧。”丁辉人接过萝卜,熟练的在水龙头下冲洗,“你以前没做过饭吗?”
  “我哪儿做过。”安总倒是实在,丁辉人疑惑的看着她:“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安总看着那一大块羊肉嘀咕:“我不是怕你心情不好吗?就想着过来给你露两手,哎,真是好麻烦,这肉恶心死了,做饭太难了。”
  丁辉人看着她的眼睛:“你去一边,我做。”
  “才不。”安总摇了摇头,小眼神还挺坚定:“我这么聪明的人,学什么东西都是一遍会。”

  丁辉人不跟她废话,开始做饭,她戴上围裙,把洗好的萝卜放在案板上,干净利落的切了起来。
  安总好奇宝宝一样站在旁边:“不是有绞馅儿机么?”
  丁辉人简直了,她抬起头看着安总:“你不切一些难道要把这么一个大萝卜扔进去吗?”
  安总想了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安总平日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还是去客厅看电视吧。”丁辉人完全按照旧有的习惯说,以前她跟安慧真在一起这么多年家里都是她做饭,安慧真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啊玩游戏啊。

  安总可不走,她靠在门框上:“我看看,一会儿也能帮你什么忙。”
  “嗯。”丁辉人低头认真的忙碌,安喜延看着她,眼里有了点点笑意。丁总居家的样子真的很美,跟她的手忙脚乱不同,那叫个贤惠有条不紊,尤其是这个角度看她,鼻子真的特别挺巧,皮肤那么白,睫毛眨眨的,有点像是刚哄着的仙海小宝宝。

  “你看什么呢?”丁辉人脸有点热的看着安总,她被盯的都有点不自在了。
  安总靠着门,眼睛微微的眯着,那惬意的表情不知道的以为是哪个超模在拍硬照,“在看你。”
  丁辉人:……
  她真有点习惯不了安总的直白。

  “看我干什么?你们公司还缺美女么?”丁辉人低着头不看安喜延,安总点头:“嗯,并不是看你美,是在看你的刀法。”
  丁辉人:……

  下一秒钟,丁辉人举起菜刀,幽幽的看着安喜延:“你再废话就出去。”
  安总看着笑了,“你这样不挺好吗?干嘛总跟自己过不去,找虐呢?”
  “什么意思?”丁辉人看着安喜延,她想了想:“安总跟踪我?”
  安喜延摇头无奈的笑:“看看看,你这是在感情上受了多么大的挫折才能把人想的这么阴暗,跟踪你?我这是关心你。”
  丁辉人不吭声,“关心我干什么?”

  安喜延如墨的眸子带了一丝认真:“我给你的时间够久了。”

  丁辉人看着她,“什么意思?”
  安总耸了耸肩,像是在笑,但是眼神有些冷:“丁总,已经两年了,你是不是该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了?跟我说话你不用问什么意思,对你我都是字面意思。”

  这话说的丁辉人哑口无言,以前她看安总跟容仙逗贫的时候怎么没觉得她这么善辩呢?
  安总掸了掸身上的落灰:“当然,我这个人做事从小就坦荡荡的,你跟你内什么慧真的过去我不会问,可如果我们要开始,未来我希望你不要再提她。”

  丁辉人捏着萝卜哭笑不得,什么未来?她还什么都没答应。

  安总对上丁辉人的眼睛:“我虽然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外界可能对我都有误导,认为我肯定是随了我妈花心大萝卜,但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我还没有谈过恋爱。”
  丁辉人:“……萧总在说什么鬼话?”
  安总偏了偏头,看着丁辉人笑了:“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吃醋吗?”

  天啊!

  丁辉人要报警了,这是哪儿来了一个不管不顾上来就撩的大总裁啊,她可比容仙厉害多了,金容仙起码演习前还要预热一下,人家安总上来就是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安总看着丁辉人,声音有些凉:“我知道你今天去哪儿了,并不是我跟踪你,不只是你,内什么安慧真的这几年在哪儿都干了什么,身边都有谁我也知道。我并不瞒着你,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做一件事儿之前,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这话有点强势了。

  安总猛地一收:“这么强势的我,如果将来有一天你拥有了,就只有享福的份儿,我是不会让我的女人操劳操心的。”
  丁辉人:……

  又是大力一撩。

  丁辉人看着安总,清了清嗓子:“我觉得,未来无论我跟谁在一起,对那个人都是不公平的。”她的这颗心,还会那么爱么?年少所有的爱都给了安慧真,甚至可以说前半生都交代在那儿了,以后若是永远一个人还好,如果真的找了另外一个人,不会不公平么?

  安总听了这话就好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笑了:“你那什么公平不公评论,只是哄孩子的,内心足够强大的人,会在意你那些小心思?我看的不是你的过去,而是你的未来是否愿意与我一起走。当然,我并不会强迫你勉强你,也希望你想好了再答应我。”

  这话……这话啊,猛地敲击了丁辉人的心。

  安总站直了身子,“还有,我说过,我不屑于跟谁争,也不屑于隐瞒什么。这些年你为内什么慧真的投资太过盲目,将来这些钱是要打水漂的,她的性格我不去评价,只是大起大落,你以为她能承受得了?”
  丁辉人的手跟心有些凉。

  安总继续:“还有她身边那个小不点看起来幼稚的姑娘,现在跟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她资助的对象,未来有没有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丁辉人脸色有些苍白,安总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一般这样的不是都巴不得双方有点什么误会老死不相往来么?而且,她的心听了这话也该敞亮一些,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丝毫的慰藉。

  安总看着她,“你以为我愿意管这些闲事儿?我只是不想你们因为误会而冲动的怎么样,我说过,我不屑于这样的竞争,要来就光明正大的来。不过,丁总,你们也是够呛,两个那么亲密的人,居然要让我一个外人来点破误会。”

  说完,安总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丁辉人一个人在原地。

  房间里,仙海睡醒了,正蹬着小胖胳膊小胖腿在哭闹找妈妈,文星伊赶紧抱了起来,拍着后背,安喜延在一边看着,突然就有点想她妈了,不管怎么说也将她养大了不是么?这辛苦还是有付出的。

  卧室里的容仙等着孩子都不哭了靠在星伊肩膀上才敷着面膜缓缓来迟,她一边走还一边叨叨:“哎呀,姑娘,你哭什么?人家漂亮的宝宝才哭,哭的是那么的惹人怜爱,你看你一哭,妈妈就想到了平底锅下的青蛙,哎呀。”
  文星伊:……
  安喜延:……

  好不容易容仙进屋了,她拍了拍手:“来,找妈妈。”
  小仙海转过头看着容仙,一下子望见她脸上的面膜,吓得“嗷”的一声又哭了。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哄着仙海:“哦哦,宝宝不哭。”她目光如刀一般落在容仙身上。

  金容仙有点尴尬,安总在旁边冷飕飕的说:“还不快去把脸洗了?你再晚点就成平底锅下的蛤蟆了。”
  金容仙:……

  嬉闹的功夫,一桌菜做好了,丁辉人的手艺不是盖的,大家吃的直手动点赞。
  金容仙瞥了安总一眼,“安总,你这手脚有点慢啊,你知道不,追我家辉人的人特别多。”
  丁辉人白了容仙一眼,虽然是大实话,但这样说出来好像在炫耀,追她的人再多,能有追安总的多吗?文星伊微微一笑,她一手抱着仙海给她喂辅食,家里虽然有阿姨,但是俩人约好了,只要是双方都在家的情况,俩人还是争取亲力亲为的多带,话是这么说,可星伊疼容仙疼的不要不要的了,根本舍不得她受累,孩子都是她在带。

  安总喝着汤,表情很享受,她看了一眼低头奋战的容仙,“哦,对了,容仙,我今儿让徐导统计了一下你出道这么些年有多少人追你。”
  容仙一口汤噎住了,烫的她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文星伊看了容仙一眼,对阿姨挥了一下手:“阿姨,你先把孩子带进去。”
  金容仙:……
  丁辉人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几个啊?怎么说也得十几个吧。”
  安总笑了笑,“还好,还好,不多不少,七十七个,再集齐一个,你就可以炼金丹了。”
  金容仙:……

  “你统计这个干什么?”容仙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已经变了脸色的星伊,安总放下汤勺,“这不是最近你的热度减下去了,大家都将重心转移到你的身材上了么?我准备亲自操刀打造一个焦点,为你画了一张网状的关系图,不知道有多吸引人。”
  “你要看吗?”说着,安总把手机拿了出来,金容仙赶紧说:“不不不,咱吃饭,看这个干什么?”
  安总的手滑动着:“哎,我手脚有点慢,追不上你家丁总的速度,你等一会儿啊。”
  金容仙:……
  丁辉人:……
  文星伊:……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