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2章

  金容仙苦逼了……

  连带着旁边的老安总也是一脸的无奈, 她做了什么啊?她只是安安静静在女儿新开业的酒吧里喝了个酒聊了个天啊,她都已经特意低调的缩在角落里了……她的hani怎么就这种眼神投过来了?她好无辜啊,都要忍不住唱一首小白菜了, 老年人的生活就不能精彩一点吗?难不成要让她去养老院吗?现在的安莫言正处于更年期, 别人的一点点刺激就能让她自己原地吐槽到爆炸。

  “妈……?”金容仙看了一眼传说中的老安总, 似中邪了一般喃喃自语:“妈?”
  安莫言笑了,她摸了摸金容仙的头发:“乖了,也是个小可爱。”
  金容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卧槽?以前她只是听别人说了说老安总,甚至还心里鄙视过, 认为凡是被她勾搭的那些人都是没有底线的,可今天金容仙身临其境的见识一番……开玩笑,这哪里是勾搭?这简直是如沐春风的安抚,根本难以拒绝啊拒绝!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冷冷一笑,这可是她的容仙, 一举一动就连一个呼吸一个喘气她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安喜延更是激动,她冲了上去,把容仙拉了起来:“妈,这可是我朋友!”
  安莫言耸了耸肩, 回答的那叫个一本正经:“我知道啊, 身为阿姨, 我正在给她爱的鼓励。”
  安喜延:……
  文星伊:……

  安莫言又喝了一口红酒,她的目光落到了文星伊身上,上下打量一番, 浮起一丝亮色,“呀,乖女儿,你快看,这小姑娘颇有点你二妈年轻时候的风采。”
  文星伊:……
  二妈,这是什么鬼?

  安喜延简直要气到爆炸了,“妈,我的朋友,你不要搞,别碰我底线。”
  安莫言妩媚一笑,她伸手推开了安喜延,对着仍旧有些傻眼的金容仙指了指自己的眼角:“怎么?小朋友,你现在是不是很迷惑,心里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不明白为什么岁月没有在阿姨脸上留下沧桑的痕迹,这里为什么没有鱼尾纹?为什么我看起来还是这么貌美如花,甚至比哈尼还要年轻,是不是?”

  安喜延简直要咬舌头了,在外人面前一向气场满满的安总在妈妈面前完败。

  金容仙看着安莫言,有点害羞的,安莫言勾起了唇角,她的两手一摊,就好比那传销组织的导师:“因为爱啊,因为我夫人的爱成就了今天完美年轻的我,让我始终像是一个孩子,我爱我夫人,我夫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话音刚落,就跟演戏似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白裙子气质冰冷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金容仙和文星伊,径直走到了安莫言身边,手一抬,揪住了她的耳朵:“回家。”
  金容仙:……
  这位,想必就是内什么二妈了吧?

  ——
  金容仙也被文星伊领回了家。

  坐在车上,她的内心一直非常的忐忑,知道影子生气了,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金容仙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安总跟那二妈的片段,虽说岁月在俩人身上都没有显山漏水,但俩人切切实实在一起黏糊这么多年了,还有了安喜延,她在压抑的时候曾经一度对家庭感到失望,但现在看看……人俩人能做到的,她跟星伊同样也能做到不是么?甚至做的更好!

  文星伊一路都没说话,只是车呼啸的速度表达了她急躁的内心。

  回到家,为了破冰,金容仙开始找她的宝贝闺女了,“宝宝,宝宝,你在哪里?”她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偷偷看星伊,那贼眉鼠眼的小模样简直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文星伊站在身后看着她,“鬼叫什么?我把她送到妈家了。”
  对上文星伊那冰冷的眼神,金容仙竟然觉得有点销魂,这熟悉的味道啊真是让她忍不住哆嗦又兴奋:“为什么送到妈家?我好想她,不放心啊。”这话说的这叫个言不由衷。

  文星伊看了金容仙一眼,眼神满是鄙视与嘲讽。
  洗了一个澡,金容仙躺在床上吹头发,因为有宝宝在家,俩人已经习惯小声说话或是不说话了,金容仙乖乖的坐在那吹头发,虽然刚开始对于需要自己吹头发她很不开心,但熬不过仙海小朋友的哭声,她渐渐也妥协了,金容仙似乎已经很久没享受星伊的照顾了。文星伊走了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吹风机。

  还是熟悉的温柔的动作,星伊细心的给容仙吹着头发,金容仙特别开心,她靠在星伊怀里就像是一个得宠的猫咪,眯着眼睛,尽情的享受。哎呀,那小崽子不在家就是好啊,她这待遇提升的蹭蹭的。

  文星伊看着有些心酸的,这就是她的容仙,一点小事都会特别的开心,只要是她做的。忙碌了这么就,她似乎都忘记了当初是为什么答应容仙要孩子了,确确实实是她的错。

  头发吹好,金容仙又捯饬了一番,这才进了被窝。
  刚一进被窝,星伊就抱住了容仙,金容仙的身体一抖,开始发热,她真是……好生自己的气啊,简直是她不矜持了……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身体就先软下来了。

  文星伊抱紧金容仙,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闷闷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话说的容仙有点心酸,她转过身,抱住星伊:“哪里对不起?”
  文星伊看着她,眼里都是愧疚与心疼:“是我不对,因为宝宝忽略了你。”她一直觉得金容仙不懂事,跟着孩子争宠,却忘记了是她说过要一直宠着容仙,永远不会变。这段时间变得不是容仙,而是她,在孩子身上放了太多的心思。而容仙始终还是那个她,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眼中看的心里想的都只是她文星伊一个人。

  金容仙听得鼻子发酸:“你不理我,你天天围着宝宝,你都不爱我不疼我了,以前你每天晚上都会抱抱我,你看看你现在,宁愿去亲闺女的臭屁蛋儿也不亲我,我不舒服……”
  文星伊抱紧金容仙,听着她的抱怨想笑又心酸的,她吻着她的额头:“是我不对,我只是……我只是……”
  “我知道啊,辉妮说了,你这是典型的喜新厌旧。”关键时刻,不卖一把朋友还是金容仙吗?容仙哼哼着:“你不就是看着仙海小朋友像我吗?人家长得多好啊,细皮嫩肉的,哪儿像我都老了,可是你也听见今晚老安总说的了,她之所以能长成那跟天天吸食人精气神的不老狐狸精样就是因为爱啊,我现在很缺爱的。”

  金容仙真是憋屈太久了,气鼓鼓的说个没完,文星伊抱着她,任她发牢骚。
  “不瞒你说。”金容仙挥了挥拳头,“前一阵子我离家出走来着。”
  离家出走?

  这可惊着文星伊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金容仙撇了撇嘴,老大的委屈了,她的一条腿搭在文星伊的身上,蹭啊蹭:“就是上个星期啊,我让你陪我聊会天,结果你去给宝宝读童话故事,我心里不舒服,就出走了。”
  “然后呢?”星伊柔声问,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然后?”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金容仙就想哭:“我走的太匆忙,什么都没带,外面又特别热,而且我差点被粉丝认出来,又赶紧回来了。你居然都没有发现,我气死了!”
  文星伊:……

  金容仙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咬了她的胸一口:“虽然是我们的宝宝,但星伊,你不能偏心,你要知道谁才是你第一个宝宝。”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文星伊不得不信服,她低下头,吻了吻容仙的唇:“嗯,你永远是我的大宝宝,是我不好,不要生气了,嗯?”
  星伊这话让容仙好受了一些,她嘟了嘟唇:“我还是有点伤心,最近我上综艺节目,很多粉丝都说我老黄瓜涂绿漆,装嫩。”
  文星伊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她的手摸了摸容仙的大腿:“不会啊,你看咱细皮嫩肉的,不就是你们圈子里说的小鲜肉吗?”
  金容仙挥了挥拳:“可不是,我还特意在微博上注册了十几个马甲,专门找那些说我老的人对骂,对了,我还让辉人也申请了十个。”

  文星伊沉默了一会儿,她抱着容仙吻了吻:“乖了,咱不能总是可一个人欺负啊,辉人她也怪不容易的。”
  “我这是给她分散注意力呢。”金容仙说着语气松了下来,“最近这不是快到安慧真生日了么?我看她又开始心不在焉了,哎,你说她这个人死脑筋,都快两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文星伊拍了拍容仙的肩膀:“都已经很可怜了,你就不要欺负她了。”
  金容仙很不开心:“哼,是是是是,我是大好人,谁都不欺负,然后让你欺负我吗?”

  眼看着容仙还是气鼓鼓的,文星伊只能用处杀手锏了,一个深情的吻上去,瞬间把容仙吻的头昏眼花轻飘飘的。
  吻完了,金容仙也没之前的要跟文星伊吵上三百回合的昂扬斗志了,她缩在星伊怀里,手摩挲着她的锁骨,开始撒娇了:“其实人家也不是真的跟你生气啦,毕竟是我们的孩子,我也心疼,可是呢,星伊,你不能欺负人家啊,人家现在还在调整身体,各种激素水平都没有恢复,你要多多关爱我哦,这样我才能每天每天的更爱你。”

  文星伊勾了勾唇,她一个翻身,将容仙压在了身下,对上她的眼睛,用那种低沉沙哑性感的声音问:“那我现在就开始关爱你如何?”

  金容仙正美滋滋的要答应,冷不丁的,文星伊的手抚上了她的胸口,她叫了一声:“别动!”
  文星伊吓了一跳,金容仙推开她,一股脑儿的坐了起来,她匆匆忙忙的从床头拿出吸奶器:“我得吸奶,你别给我碰了,该堵了,乳腺炎特别难受。”

  文星伊点了点头,是她着急了,忘了正事。

  眼看着容仙豪爽的脱掉内衣,露出两个之前从未有过涨奶后堪比母牛的胸部,星伊好心的问:“要不我帮你吸?”她看容仙又要扶着胸又要吸奶的样子好像很艰难,不如她拿着吸奶器帮她吸,这样也省点力。

  金容仙听星伊这么说脸一下子红了,她扭扭捏捏的转了过来,把头发掖到耳朵后:“那怎么好意思,哈哈哈。”她捂了捂嘴,把吸奶器放下,容仙的身子向前,把两个胸部递到了星伊的嘴边,她嗲嗲的说:“既然你要求这么强烈,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吸吧。”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文星伊:……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