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69章

  丁辉人回到酒店的时候身子被淋的透透的。
  她并没有去换衣服, 而是就这么抱着一把吉他,坐在窗户边弹着以前安慧真总会弹给她听的曲子。
  此时此刻, 她的内心是平静的, 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过往的画面, 虽然还会心痛, 虽然还会怀念,但明天还要继续,丁辉人明白, 这一步, 她该迈出去了。

  一直就睡眠不大好睡在丁辉人隔壁的安总非常的愤怒,她站在天台往外望, 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那浑身湿透弹着吉他的丁辉人。
  到嘴边的话都被那空洞的眼神堵了回去,安总看着丁辉人,眼中划过什么东西。

  这个世上,真的还有这么痴情的人?

  安喜延自小的家庭让她不是很明白“痴情”两个字怎么写,虽然俩妈一直情比金坚,十年如一日的相爱相杀, 但在她看来,似乎身边的人,从不缺人爱,又从不会执着什么。看惯了各色的美女, 看惯了各样的花心,蓦地让她看到丁辉人的痴情不悔还有些不适应的。
  这还真是一个……傻女人啊。

  ——
  第二天一大早。
  文星伊和金容仙去了事先安排好的医院。

  医生微笑的看着金容仙:“容仙,肚子大了一些。”
  金容仙有点害羞又有点紧张的, 她看着大屏幕,今天是她和星伊跟孩子第一次见面。
  医生的手在金容仙的肚子上滑动,她的语气轻松:“你们很快就会看到宝宝了。”
  文星伊抓着容仙的手,她虽然没说话,可冰凉的手却将内心的紧张传给容仙,金容仙的眼睛有些热,心情激动,“啊,我看到了。”

  当看到一个球状物体的时候,金容仙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就是她们的宝宝?她那么小,那么可爱。文星伊被她的声音感染的也激动起来,双眼泛红。

  医生看了看,哭笑不得:“那是水泡,不是宝宝。”
  金容仙:……
  文星伊:……

  当医生找到宝宝,并将胎心放出来给两个人听的时候,金容仙满脸的泪水挡也挡不住,文星伊吻着她的额头,用力的抱着她。

  回去的路上,容仙一直很激动,虽然在屏幕上看现在的孩子根本就看不清长什么样,像谁,但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哪个当妈的不觉得英勇不凡?

  回到酒店的时候丁辉人刚睡醒,她跟安喜延坐在一起吃早饭,看到容仙进来,她扔掉筷子:“单子拿回来了吗?我看看!”
  金容仙笑眯眯的把B超单子递给了丁辉人,丁辉人仔细的看:“哇,好胖!”
  文星伊:……
  金容仙愤怒了,“你说什么?我闺女特别的可爱,特别的聪明。”
  丁辉人一听就笑了,“拉倒吧,你可别逗我了,她还那么大点懂什么?怎么可爱了。”
  金容仙认真的说:“她就好像知道两个妈妈在看着她一般,在肚子里拼命的跳啊,转啊,还冲我挤眼睛呢。”
  正喝咖啡的安喜延差点卡着,丁辉人嗤笑:“哟,咱闺女没给你唱一首《舞娘》?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金容仙生气了,她摸着肚子看星伊:“哎呀,星,我肚子疼。”
  文星伊盯着丁辉人看,丁辉人竖起了中指,“等你生了的我亲自教她唱!”

  吃完早饭,四个人乘游艇一起出去玩,容仙大着肚子也没有影响好心情,她前期的反应并不大,只是偶尔有一些轻微的孕吐。

  丁辉人虽然在笑,但眉宇间还是有一丝悲伤,容仙偷偷拉着星伊:“星,你说辉人昨天是不是偷偷跑出去见慧真了?”
  文星伊惊讶的看着容仙,她家胖子现在真有这么厉害?

  金容仙打量着丁辉人,神秘兮兮的摇头:“不,我看她这样子又不想,眉宇间虽然还有忧伤,但整体好像轻松了不少,就好像游玩八百米之后一种释然,难不成她主动去跟安慧真提分手了?”
  文星伊盯着容仙的眼睛看,已经说不出什么了。
  金容仙的注意力都在丁辉人身上,没去管苏沁的惊讶:“不行,我得去闹闹她,不然她又该瞎想了。”

  说着,容仙走到了甲板上,她双手展开,惬意的看着大海:“啊,jack丁,快来抱住我!”
  丁辉人皱着眉,跟看二逼似的看金容仙,怎么这么烦?
  容仙还在扭动着屁股,“快来啊,jack,难道你要看我一个人翱翔吗?”
  安喜延:……
  文星伊:……

  丁辉人走了过去,当着文星伊的面,直接从伸手抱住了她,“哦,肉丝,我的肉丝。”
  被抱住的金容仙一脸的享受,她的双臂张的更大了,“哦,jack,你看,我在飞。”
  丁辉人的手捂着她的肚子,挡着风,深情款款的说:“哦,答应我,我的肉丝,少吃一点,你这样会太胖飞不起来的!”
  金容仙咬牙切齿,“哦,jack,该来经典片段了,你跳下去吧。”
  丁辉人摇头,“NONONO,你跳我就跳。”
  金容仙:……

  安喜延在一边摇头浅笑,“这俩活宝啊。”
  文星伊听了怔了怔,她看着安喜延的眼睛,安喜延勾了勾唇,坦然的看着她。

  俩人正闹着,冷不丁的,对面过来一个身材高挑举着酒杯的御姐,她直勾勾的盯着丁辉人和容仙,嘴角含着笑。
  金容仙一看就乐了,偷偷说:“辉人,你的桃花。”
  丁辉人翻了个白眼,“是你的好吗?”
  金容仙摇头,“你少来了,我现在都胖的没样了。要不咱俩打二百块钱的?”
  “我靠,你都怀孕了,星伊还那么管着你的零花钱,二百块钱?金影后,你这点钱你也勒索我啊。”丁辉人很愤怒,金容仙一挑眉,笑的像是个坏狐狸,“你打不打?”
  “打!”

  丁辉人其实也无奈,她跟别人都能好好说话,保持着丁总该有的风度,可不知道怎么了,一到金容仙这儿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了。
  金容仙笑眯眯的走到了那个女人面前,“你好。”
  显然没想到容仙会主动过来打招呼,女人微微一惊,她伸出手:“你好,rose。”
  金容仙:……

  丁辉人在旁边笑的肠子都快断了,金容仙嗝了一会儿继续跟那个女的聊天,时不时还跟丁辉人,挤眉弄眼的。
  丁辉人摇头叹气,走到了文星伊和安喜延是身边坐了下来。

  “你们俩这是又干什么呢?”文星伊微微的笑,丁辉人把俩人打赌的大概说了一些,文星伊看着金容仙越发发福的小肚子,勾了勾唇:“这次你可能要输了。”爱美之心人人皆有,金容仙现在的状态和感觉都照丁辉人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丁辉人皱了皱眉,“那可不一定,我总觉得的容仙身上有一种万事都不会遵守规律的魔力。”

  安喜延打量了一番对面的女人,她看着丁辉人:“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
  丁辉人疑惑的看着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就喜欢她了?”
  安喜延抿了抿唇,文星伊的目光落在安总身上,若有似无的笑了。
  “你笑什么?”安总不爽的看着文星伊,“别掉以轻心,文总。”
  文星伊偏头看着她,“怎么,萧总又认识眼前的人了?又是老安总的哪个红颜知己?”
  安喜延弯了弯唇角:“是啊。”
  文星伊:……
  丁辉人:……

  安喜延淡淡然:“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叫曦言,曾经是圣皇的合作伙伴,涉及的产业主要集中在海外,当年,她曾经追求过我妈,被我另一个妈给灭了。”
  丁辉人嗝了一下,“安总,我冒昧的问一句,老萧总多少岁?”
  安喜延瞥着她,“你以为我在骗你?”
  丁辉人不吭声了,安喜延一挑眉:“上到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下到二三十岁的小姑娘,多少年了都络绎不绝的扑向我妈,她的桃花永远都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就你们现在看的这个曦言,今年三十多了,她这个人审美比较奇怪。”
  总算进入正题了,文星伊看着她,“怎么一个奇怪法?”
  安喜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是在我妈发胖的时候出现并展开猛烈追求的,一直夸我妈是胖美人惹人疼。”
  文星伊:……
  丁辉人:……
  话说到这儿了,一切都明了了。

  三个人的目光一起望向金容仙和曦言,只见容仙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曦言打量着看了看,微微的笑:“肉丝真的是美的惊为天人。”
  金容仙:……???啥子???
  曦言从小在国外长大,作风比较开放,人热烈又直接,她走到了容仙身边,在她净额的注视下,曦言的手缓缓的抚上了金容仙的肚子,暧昧的摩挲了一下:“你不觉得,这里胖胖的很美吗?”
  金容仙:……

  安喜延和丁辉人忍着笑对视一眼,再去看身边的文星伊,她身上和眼中的火焰挡也挡不住了。调戏容仙就得了,居然连她女儿都敢碰!以前文星伊惩罚容仙的方式简单直接,直接抓回来在床上谈个一天一夜,可她现在的身体……

  安喜延戴上了墨镜,淡淡的说:“对了,星伊,我记得当时我偷看我妈的日记,她曾经记录过,在孕期很多爱人之间不敢有性生活,那是不对的,只要方法得当,治疗吃醋效显著,同时可以让宝宝体会到你们之间的爱意,一举两得。”她两手一笔画:“完美。”

  丁辉人看着安总,你这是要搞事啊!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