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0章

(半夜勤快更文!)

  正被人摸着肚皮说可爱的容仙怎么也想不到就这么被顶级boss给出卖了, 以前她一直觉得她跟安喜延撇去工作关系,也算是老铁了, 可关键时刻却被毫不留情的扎心了。

  所以当文星伊的吻迎过来的时候, 容仙还没想那么多, 只是心虚的解释:“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居然有人喜欢胖子。”

  文星伊专注的吻着她的锁骨,容仙忍不住两腿蜷在一起,也许是怀孕之后激素水平紊乱, 她对于星伊的亲密格外的敏感。
  这会儿她隐约明白些什么, 被母爱光辉笼罩的容仙很强大,她宁愿一个人“受苦”也不愿意带上孩子, 容仙的手按住了星伊的手,还在编瞎话解释:“换个角度讲,我们的孩子真的好有女人缘,还没出生呢,就被人相中了。”
  文星伊的眼睛看着金容仙,一字一吐的说:“你在瞎说什么?”
  金容仙:……
  OH, NO!

  俗话说得好,母子一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孕后第一次, 容仙觉得自己坐上了太空飞船,飘来飘去。
  文星伊的动作还是隐忍有保留的,多是用唇舌怕伤到孩子, 可这更刺激容仙敏感的身体,到最后,容仙忍不住抓住星伊的脖子,想要把她往上搂:“星,星伊……我不要了……生完孩子我就减肥……”那人不是喜欢胖子吗?她瘦下来还不行吗?

  文星伊抬起头,一手全都缕到了脖颈的一边,情欲让她的眼神有些迷离,“生完孩子就减肥?你想干什么?”
  金容仙:……

  于是乎,更温柔更缱绻更细腻更湿润的侵袭。
  金容仙那个叫的……

  隔壁的安总正晃着酒杯喝着红酒,听到这声音,她勾了勾唇角。

  ——
  怀孕是个艰难的活。
  除了身体上的,更是体力上的。
  到了孕中后期,金容仙开始变得慵懒,体重也有了增长,人生第一次突破了一百一十斤。
  这放在一般人生身上可能不算什么,但她可是想当年的金影后啊?
  一时间,金影后照着镜子,怎么都觉得自己不好看,蠢极了。

  偏偏那一阵子文妈的身体不大好,星伊来往奔波于医院,公司的事儿虽然说是放着,但好多事儿还需要她排版定夺,无奈之下,文星伊只能拜托丁辉人多去看看容仙。
  经过了半年的失恋期,我们丁总虽说脸上还没什么笑容,但心里的伤痛起码可以掩盖起来不再去翻看。

  一大早,她给容仙炖好燕窝,看着她喝下,丁辉人坐在她身边将脑袋贴在了她的肚子上,“今天宝宝似乎动的格外欢脱。”
  金容仙在翻看一本书,丁辉人看了很欣慰:“对,多给咱闺女点知识胎教,这样最好,你在读什么?”
  金容仙皱着眉嘟嘟囔囔的:“怀孕期间,丈夫背着我出去找小三,我眼泪急的掉下来,食色动物,你的另一半是否安稳?”
  丁辉人:……
  金容仙翻了一页:“千万不要让孩子绑架你的人生,流泪少妇的亲身悲惨经历,细读后,让你品味人性。”
  丁辉人嗝了一下,金容仙又翻了一页,“来来来,辉,这里有一个另一半出轨概率的心理测试,你给我念,我来回答。”
  这会金容仙就是祖宗,丁辉人可不敢忤逆什么,她的肚子已经那么老大了,让她开心最重要。

  丁辉人只能接过书硬着头皮念了起来:“第一题啊,你与另一半正参加一场高级晚会,会上,你发现了另一半的某个旧情人在向其示好,过了15分钟,你发现另一半不见了,你会认为发生了什么?”
  金容仙眼睛一瞪:“你可真逗,星伊除了我哪儿还有旧情人?”
  丁辉人无辜极了,“人家书上这么说的。”
  金容仙想了想,冷哼一声:“大概是在洗手间大战三百回合吧。”
  丁辉人:……

  得,以前说过怀孕期间的女人脾气善变的,她刚开始还不信,人的自控力总不会因为怀一个孩子就失去吧,现在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金容仙以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说星伊如果出轨了她就口吞眼镜蛇的,这会都改成自己往外吐蛇了。

  为了避免再刺激金容仙想起其他有的没的,丁辉人只能牺牲小我,选了一道有关友谊的题目:“假如在一次聚会中,你最好的朋友将果汁泼到你另一半的脸上,你因碍于颜面要求另一半忍气吞声,你会认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A:另一半会将果汁泼好朋友、B:另一半会愤怒离开、C:另一半会用果汁泼你、 D:另一半会公然辱骂你与好朋友,你选哪一个?”
  金容仙想都不想:“ABD。”
  丁辉人沉默了片刻:“……容仙,这是单选题。”
  金容仙烦躁了,“你快点。”
  一看祖宗发脾气了,丁辉人也不敢说什么,迅速的按照题目顺序完成测试,等测试结果一出来,她整个人惊呆了。

  金容仙也充满期待的看着她,怎么样,结果怎么样?
  丁辉人不敢多说,瞪大眼睛看着这心理测试,金容仙抢了过去,她一看,整个也惊住了。
  您的伴侣出轨概率百分之九十。最近,你另一半的言行举止有些异常,对方与某些异性的亲密举动很有可能已经远远超过你的想像,你想了解事实真相却又怕自己受伤,内心很是纠结,身心不平衡的状态让你们最近的两性生活异常不和谐。

  丁辉人咽了口口水:“容仙,心理测试不可信,不过——你俩性生活不和谐了?”
  金容仙非常的愤怒:“和谐?你试试顶一个大球跟别人做要不就是头卡着了,要么就是身体卡住了,怎么和谐?”
  丁辉人脸有些红,“你说什么呢?我还是个孩子。”
  金容仙:……
  两个发小大小对小眼的沉默了一会儿,金容仙懊恼的躺在了沙发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文星伊下午的时候就回家了,她先去卧室里看了看睡着的容仙,这才悄声走了出来,“都还好吗?”
  丁辉人尴尬一笑,“还行吧。”
  “什么意思?”文星伊盯着丁辉人看,丁辉人叹了口气:“这不是孕后期了么?容仙开始瞎想了,星伊,你还是多一些时间陪着她,阿姨那边我会经常去照顾的。”
  文星伊盯着丁辉人的眼睛看,“你俩不会又聊些什么无聊的话题了吧?”
  丁辉人不敢看她,“哎呀,天色已晚,我要回家吃饭了。”

  文星伊看了她一眼,“我在外面看见安总的车了。”
  “她来看容仙么?”丁辉人疑惑的问:“怎么不进屋?”
  文星伊摇头无奈的笑:“我看她是来等你,想来一个偶遇吃一顿饭的。”
  丁辉人:……

  文星伊盯着她的眼睛看,“辉,这么久了,你也该慢慢适应,人总要往前看。”
  丁辉人苦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星伊,只是……先不说我这儿,你以为如此骄傲的安总能允许我心里始终抹不去那个她。”
  文星伊不吭声了,别说六个月了,就是六年她估摸着丁辉人也不会忘记安慧真,她还能说什么?如果换位思考,她都做不到的事儿又如何去要求别人?

  把丁辉人送走,文星伊进屋了,她按照以前的习惯给容仙轻轻的按摩腰部,结果这手刚放上去一下子,容仙就烦躁的抖了一下身体。
  文星伊察觉到异常,柔声的问:“容,怎么了?”

  金容仙已经被脑海里自行上演瞎想的画面给弄的烦躁异常了,“你今天去见什么人了?是帅哥还是美女?”
  文星伊听了怔了怔:“你在说什么?”
  金容仙转过身,气鼓鼓的看着她:“你看,你居然还学会了狡辩,不是吗?”
  文星伊看着她那圆圆的脸蛋,又气又笑的:“你说什么啊,容仙,我见什么帅哥美女了。”
  “那你去干什么了?不许骗我!”金容仙很认真的看着文星伊,星伊无奈,只能解释:“最近圣皇在拓展业务,安喜延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找我合作,但她有些事情,老安总就来给我谈了,并不是什么帅哥美女。”
  “老安总?”金容仙一下子坐了起来,文星伊一惊:“你慢点!”
  金容仙摸了摸肚子,胃疼的就得慌,跟老安总在一起?还不如跟如花似玉正直年少的小姑娘小伙在在一起呢!

  文星伊明知道容仙这是没事找事发脾气呢,却只能柔声安抚,金容仙不干了,她想起丁辉人说的话,把上衣往下拉了拉,一手撑着脑袋,抛了个媚眼看着星伊。
  这是俩人在一起时,金容仙最经常做的勾引文星伊的表情。
  年少的时候,金容仙做起来那叫个媚眼如丝,勾人心弦啊。
  而现在……

  已经怀孕三十八周+很快就要生的容仙已经手脚开始发肿,她这么一抛媚眼……
  文星伊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怎么都觉得她家大宝贝像是晴天小猪,可爱极了。
  金容仙这下是彻底被惹怒了……
  连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重重的踹了一脚。
  金容仙怒火滔天的看着文星伊:“怎么,文星伊,你这是嫌弃我们娘俩了?”

  得,都上纲上线到娘俩了?文星伊赶紧摸着容仙的肚子安慰:“好了,容,不要动怒,孩子会受不了。”
  “已经受不了了!”金容仙吸了一口气,最近她已经开始有频繁的假性宫缩,对于这种疼痛很习惯:“你就欺负我吧,我在家辛苦怀孕,你在外面见狐狸精的始祖,我好生气,宝宝很愤怒!”
  星伊的手摸着容仙的肚子,感觉不对劲儿了,“容仙,你别激动!”
  她转身就要去拿手机,容仙一把抓住她:“你去哪儿,星,别走,好疼啊。”

  话音刚落,容仙只感觉噗的一声,流了一片水出来,床单和下半身瞬间湿透了。

  容仙立马抬头看星伊,表情又惊又喜又是害怕的,文星伊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她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她一把抱住容仙,用力的亲了一下她的头发:“容,我们的闺女要出来了!”
  这下容仙也不敢闹腾了。
  她乖乖的躺在床上。

  文星伊拿着电话就开始去联系人,十分钟之后,躺在车上的容仙已经疼的五官变形了,文星伊紧紧握着她的手。
  荃泉在医院等待着接产,她的同时并不知道俩人的关系,她还以为星伊是容仙的姐姐,不禁问:“产妇有过生产经历么?”
  文星伊连忙摇头,容仙疼的满头大汗,卧槽,辉人不是跟她说生孩子是循序渐进,不会上来就这么疼吗?为什么她都要疼死了?

  大夫听了笑了笑,她看着容仙,“那你有福了,你这是急产,很快就会生下来了。真是不错啊,一般人二胎都没这待遇。”

  急产?

  金容仙听了心都凉了,那不疼死她啊?她之前可是搜集过看过不少这方面的信息,急产别看产程短,但却能疼死人,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急产是把顺产原有的时间长度拉断,疼痛却一分没有减少,全都在短时间内爆发。

  金容仙虚弱的看向星伊,觉得她家亲爱的听了一定心疼的不行,可冷不丁的,当视线落在星伊脸上的时候,容仙没有看见想象中的心疼与不忍,反而是看见堂堂大文总两个手握成小拳头萌萌哒摆在胸口“耶耶耶”开心的打着连环拳,她充满期待的盯着容仙的两腿之间,激动的脸都红了。那表情,就好像是容仙马上就从底下给文宝宝拿出一个大棒棒糖一般惊喜兴奋。

  金容仙突然觉得心好累……
  这还没出生呢……
说好的她才是唯一的宝宝呢?
  说好了一切以她为主呢?
  文总,你这样真的好吗?

  仿佛感觉到了容仙杀气腾腾的目光,文星伊看了她一眼,脸瞬间冷了下来,手放下,她的眼里充满了泪:“容仙,别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文星伊:T^T
  文总变戏精什么的……真是太可怕了。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