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68章

  金容仙尴尬的看着文星伊。
  文星伊倒是坦然的望着她:“不好意思, 打扰了容影后和夫人生孩子,我就是想问一下, 晚饭想吃什么?”
  丁辉人不干了, “星伊, 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孩子都掉地下来你给我提晚饭?”
  金容仙:……

  十分钟之后。
  餐厅内。
  安喜延打量着丁辉人:“讲真的,丁总,你真不考虑演艺圈么?我看你很适合当演员。”
  丁辉人瞅着安喜延:“安总, 你可别寒碜我了, 我这是惹不起金大孕妇的隐忍无奈之举。”
  文星伊看了她一眼,“我看你玩得很开心。”
  丁辉人:……
  金容仙一听美了, “就是就是,群众的眼睛都是闪亮的,你就不要侮辱我了。”这发小俩相爱相杀习惯了,没觉得什么。安喜延在旁边看的感慨:“容仙,你可真是人生赢家,好友, 爱人,一个不缺。”
  “安总这说的。”金容仙努力忍着不笑,“说什么人生赢家?我有点不好意思,嗨, 其实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就是别别人漂亮一些聪明一些可爱一些萌萌哒一些,除了这些一些, 也没什么优点。”
  安总:……

  丁辉人笑的死去活来,容仙吃着星伊味道嘴边的奶酪,看了看餐厅正中摆着的钢琴,她跟星伊嗲嗲的撒娇:“人家想看你弹琴了。”
  文星伊的性格跟金容仙不一样,她低调冷漠,偶尔的欢脱也只为了容仙一人,从小到大,在她能力范围之内的,只要是容仙提出的,她一定满足。
  文星伊勾了勾唇,摸了摸容仙的脸问:“想听什么?”
  金容仙迫不及待的活动了一下手指:“我们合奏一曲吧。”

  俩人真是说来就来,放下碗筷就上台上弹琴去了,金容仙想着肚子里的孩子,顽皮的按了几个钢琴键,简单的音符传出,文星伊默契的明白了,她漂亮的手一挥,一首超级玛丽的游戏曲子就出来了。
  俩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脸上都是笑容,彼此互望,深情满满。那种粘稠的爱是岁月的沉淀,是毫无不留的付出,是全心全意的为对方。

  丁辉人呆呆的看着,“爱情能伟大到这个样子,这一生也怕是无悔了吧。”
  安喜延吃了一口沙拉,“这有什么?我两个妈这样过了快三十年了。”
  “三十年?”丁辉人看着安喜延,安喜延放下叉子,她看着笑得灿烂的金容仙:“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怕是什么委屈都不忍让她承受,恨不得将一切给她,只愿用全部换她一世安好。”
  丁辉人不吭声了,她低下了头。

  餐厅外,镜面反射倒映着人影,安慧真站在那,静静的看着与安喜延坐在一起的丁辉人,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一日金容仙跟她说的几个字,“你会后悔的”,当时她不觉得什么,现在这句话就好像是某种诅咒,深深的席入了她的骨髓,痛的她不能呼吸。

  回到酒店,容仙又缠着星伊唱了一会儿儿歌,在她的哄劝下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
  安喜延也去睡美容觉去了,只留下丁辉人一人静静的喝着红酒,目光悠长,不知道在想什么。文星伊走了出来,看了看她:“酒伤身。”
  丁辉人摇晃着红酒杯,淡淡一笑:“酒不醉人人自醉。”
  文星伊坐在她对面,“要谈谈么?”
  丁辉人不说话,她低下了头,长发挡住了侧脸。

  文星伊看着她,不言不语,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四个人里,文星伊最安静,但是在你需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过了许久,丁辉人轻轻的说:“星伊,我今天才发现,我没有想象中的爱她。”
  这话有些出乎文星伊的预料,她以为丁辉人会说什么忘不了或者伤心那些感怀的话。
  喝了一口红酒,丁辉人仰起头,自嘲式的笑了笑:“说实话,从小到大,我都觉得容仙的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很有可能像是金阿姨说的,下生的时候轻微的缺氧,所以跟正常人不一样。”
  想起容仙,星伊冰冷的面容上有了笑。
  丁辉人看着心中感叹,也许这才是爱情,提到对方的时候,无论什么,只是想想就会忍不住的发笑。

  “我记得,我曾经问过容仙,她这么一直付出着,如果有一天被你抛弃了怎么办。”丁辉人喃喃低语:“星伊,你知道的,我并不是悲观的性格,可我就是偏执的病人一样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去问别人相似的问题。可到现在我才想明白,我想要的安全感,我的悲观,都是对于爱情的不确定。我跟她在一起十四年了,这十四年,我从来没有安心过,不是怕失去她,就是怕她又突然的说分手,你知道么?我们分手的确让我痛彻心扉,但我却突然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长久的按在水里几乎溺毙,在终于出头的那一刻长舒了一口气。”丁辉人想笑,可心口却是闷闷的痛:“就好像是我曾经在心里排练过千百遍的事儿,突然就实现了,你知道那样一种感觉么?”
  文星伊看着丁辉人,轻轻的叫她:“辉人。”她能说出这些话,心该是有多痛。
  丁辉人看着文星伊,挤出一丝笑:“今天看到你跟容仙坐在一起,并排弹钢琴,我才恍然感觉到,似乎从小到大,容仙无论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努力去实现,而她同样如此,甚至一度我认为她没有自我,活着每天就是为了讨你欢心,就像是一个傻子。”

  文星伊听着丁辉人说这些话,虽然只字不提内心的痛,但是她却能感受到她心里的那份绝望与沧桑。是啊,最浓烈的感情划过之后,剩下的怕是就只有感慨了吧。

  丁辉人眼中有了泪光,“现在我才明白,容仙并不是讨好你,不过是随心活着,也可以说,星伊,你就是她活着的意义,你们从来不会像我跟慧真一样,彼此算计着谁付出的多,谁会伤了谁,谁会先离开,你们就那么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为了彼此,从不去想这些无谓的念头。一丝一毫都不去计较,这才是爱情吧……”

  丁辉人说着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她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呵,今天的雨夜真的很适合感怀也适合告别。”
  这话一说,文星伊的心一阵疼痛,她虽然不如容仙那样善于表达情感,但对丁辉人的感情从不比容仙少,她说出这话,天知道内心是有多么的疼痛与不舍,就好像是亲手将长在心脏上十四年的情爱剔除,无论多么的疼痛,无论鲜血流的多么的汹涌,她就只能一个人静静的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那种痛,是没有谁可以替代的。

  ——
  安慧真接到丁辉人的电话那一刻整个人都兴奋了。
  她特意穿了丁辉人一直最爱看她穿的白色衬衫,牛仔裤,头发松松散散的扎着,戴上了丁辉人送给她的耳钉,清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丁辉人看着她,微微一怔。还记得最初看安慧真穿这一身的时候她还是一个顽皮的别人嘴中不着调的大姐大,时间真是不经数,一眨眼间,俩人都已长大。
  安慧真坐了下来,有些不自在:“辉。”
  才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曾经最亲密的两个人之间居然有了一种淡淡的陌生,很微妙,却又很真实。

  丁辉人对着安慧真微微的笑,指了指她面前的咖啡:“你最爱的拿铁。”
  安慧真看着她的笑容,眼皮一跳,心里有些不安,“辉,我这次跟来,没有事先告诉你,我不会有意思的,我控制不住自己,我——”
  这要是在以前,让安慧真解释什么简直太困难了,俩人的步调一直都是丁辉人在追,安慧真在跑,她的骄傲,她的自豪,她的无所畏惧,曾经都是丁辉人最爱也最痛的。
  丁辉人看着安慧真,笑容再没有之前的伤痛,反而是一种看透了的淡然:“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毕竟是枕边人,丁辉人越是这样的态度安慧真越是惶恐,内心失去的恐惧将她牢牢抓住,就连呼吸都像是被人抓紧,骤然停止。

  丁辉人深深的看着安慧真,眼中流淌的悲伤痛苦与眷恋让人心碎。
  安慧真被她的眼神感染,已经忘了一切准备好的话语,只是看着她。
  过了许久,丁辉人从桌子旁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相册,她递给了安慧真。安慧真看着她的眼睛,并没有去接。
  丁辉人缓缓的说:“惠真,我们在一起十四年了,陪伴着彼此度过每一个生日,这上面有二十八张照片,都是我们生日时候的合影。”
  安慧真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看到了丁辉人眼中的决绝,到了这个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她看着丁辉人,喃喃低语:“辉人,是我对不起你。”
  丁辉人不说话,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不知道怎么了,失去了控制,止也止不住。

  “以后的生日,我怕是不能陪你过了。”丁辉人想要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不管怎么样,惠真,我希望你幸福快乐。”毕竟,你是我倾心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啊。这话丁辉人说不出来,她怕情绪崩溃,她怕不舍得纠缠。

  安慧真就只是流泪,她不去擦,就那么看着丁辉人。没有你还会幸福快乐么?还会有吗?
  过了许久许久,她含着泪笑了:“辉,从最初我们在一起,我就一直对不起你。这一刻,我也知道无论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从没有想要离开过你,我只是……只是害怕,从小到大,我所拥有的到最后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失去,我用自己的自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又用你对我的爱,触碰了你的底线。”
  这话啊……
  原来她是懂得。

  丁辉人哭的身体颤抖,哭的情难自已。
  安慧真站起身,她走到丁辉人面前,如往常一样搂着她的肩膀,“傻姑娘,不管我怎么的自私绝情,我希望,最后留在你记忆中的我,能有那么一丝的温暖。”说着,安慧真闭上眼睛,用力的吻了吻丁辉人的额头:“辉,再见,保重。”

  她走了。

  她还是离开了。

  她不能不走。

  再不走,就连最后的那一丝美好的回忆都要被她亲手毁掉了。

  泪眼婆娑间,丁辉人的手抚在了胸口,她看着被安慧真留在桌上的那本相册,只觉得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别了……

  我的爱……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