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71章

(深夜劳模)

  被推进产房的容仙翻来覆去, 她的手紧紧的揪着被子,疼的呼吸都难以忍受。
  文星伊这会儿有些慌了手脚,她想要去抓容仙, 却被医生制止了。
  荃泉教着容仙简单的缓解疼痛的技巧, 然而并没有用……金容仙疼的只想把当初没有坚决不让她要孩子的文星伊杀死, 真的是……太疼了,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立场决绝一点……

  三个小时后……
  一声尖锐的宝宝哭声响彻产房……

  文星伊的眼泪跟着流了下来,她剪掉宝宝的脐带, 成为这个世上第一个看到她的人。
  金容仙浑身虚弱,被汗水沁湿周身,眼里母爱泛滥,“快,抱过来给我看看。”
  文星伊抱紧宝宝,有点犹豫, 荃泉微笑:“给妈妈看看宝宝啊,不要这么霸道。”

  犹豫着,文星伊把宝宝递到了容仙的身边。金容仙笑的慈祥,她望向了宝宝, 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她看了看星伊, 文星伊抿了抿唇,金容仙又看了看宝贝,就这么来回三次之后, 容仙忍不住惊呼:“为什么这么丑?!”

  ——
  从医院回到家坐月子的容仙一蹶不振。
  除了保姆帮着喂孩子,她基本上沉浸在了自己的悲伤之中。

  丁辉人可开心了,她一下班就来看她闺女,每次都要抱在怀里逗弄:“哦哦哦,小仙海,我的大宝贝,阿姨的大心肝儿,你好丑啊,真的好丑啊,怎么跟你妈妈小时候这么像?哈哈,瞅瞅我们这绿豆眼,再看看这小猪鼻,哈哈哈!你是不是出生之前被妈妈用门挤着脸了?”

  金容仙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丁辉人。丁辉人这么一哄孩子就能哄上半天,每天文星伊回家看到容仙这怄气的样子都好笑:“自己的孩子,你还嫌弃?不喜欢么?”
  金容仙很生气,“我生孩子就是为了生你一个小版,你看她啊,怎么长的那么丑?”
  文星伊抱着宝宝,两个眼睛爱意满满:“这是我的宝贝,怎么会丑?起码这鼻子比你小时候还立挺一点。”
  金容仙:……
  她是一点不愿意理文星伊。

  似乎有了孩子之后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一眨眼一年就过去了,仙海小朋友从最初只能叼着容仙的乳头表示愤怒到现在已经可是抬起手打妈妈了。她还不会说话,金容仙很失望,觉得仙海小朋友不只是长相随她,就连智商都随了,文星伊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个不停,没事就亲她闺女的屁股。

  仙海小朋友正处于口欲期,拿起什么都想往嘴里塞一塞,家里的安抚奶嘴也买了不少,她就是不爱吃,独独喜欢星伊的手指,每天下班,星伊都要把手指洗的干干净净,她抱着玩就会很开心。
  喜欢星伊的手指?
  这可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了……
  这简直是掀了金容仙的逆鳞。

  本来有了闺女之后,金容仙就有一种爱被瓜分了的感觉,不只只是星伊,就连家里的四个老人也同样如次。以前金容仙怎么也算是一枝花呢,现在别提花了,连个草都不如。
  还有在那个什么事儿上……

  因为仙海小朋友一直跟两个妈妈睡觉,俩人这事儿几乎就没有了,以前战斗力非凡打不死的大boss也一眨眼变成了乖宝宝,每天撑死了就是缱绻的亲一会儿,容仙想过好几次都被干净利落的拒绝了。

  时间久了,金容仙始终处于失宠与屎尿屁喂奶的生活中,她的心里开始失衡了。恢复完体重的容仙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保养,又变成了精神焕发的小姑凉,第一天重回娱乐圈参加了一个访谈节目,没有任何的不适不说,反而觉得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丁辉人照理来家里看孩子,容仙趴在垫子上做着瑜伽,仙海小朋友这会已经长出上下各两颗总共四颗小牙了,她特别喜欢丁辉人,一抱起来就对着她阿姨“嘎嘎嘎”的笑,笑的丁辉人心都苏了。

  金容仙瞥着丁辉人,问:“你跟安总最近怎么样了?”
  丁辉人亲了亲仙海的头发,“能怎么样?我们一直不都那样。”
  金容仙想了想,“她没追求你么?”
  丁辉人翻个白眼,“我早就跟你说过,安总并不是喜欢我,只是对我有些好奇。她的家庭比较奇怪,她可能是没见过又美又像我这么死脑筋痴情的女人。”
  “你可给我少来了,除了美其他几个都符合,她为什么要好奇你?人的感情往往都是从好奇开始的,就像我小时候,一直好奇为什么星伊的小熊饼干格外的好吃。”金容仙呼了一口气,抬起脚:“不过从你俩的事儿上我看安总够纯情了,昨天我还看见她在公司给你买甜筒呢。”

  一提这个,丁辉人就有点无奈:“以前我一直觉得安总是一个特别高冷有心机又厌世的人,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金容仙瞅着她,“咋啦?你别告诉我安总很傻白甜?”
  丁辉人摇头:“只是说她真的很直接啊,表达方式……昨天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随便,她就给我弄了一个随便冰淇淋。前几天我俩正好一起去开会,在车上,她问我喝水吗?我说不喝,她一路上喝了十瓶水,一瓶没留给我。”
  金容仙听了哈哈大笑:“卧槽,我安总原来这么可爱。”
  “可爱?”丁辉人眯着眼看金容仙:“我倒是觉得你最近跟星伊不对劲儿,尤其是气氛。”
  “你怎么看出来的?”一提这个金容仙心情就不好,丁辉人翻了个白眼:“就你俩,以前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好的跟什么是的,可昨天吃饺子,星伊居然没喂你,这一看就反常啊。”

  金容仙不开心了,把最近星伊的反常反应都跟丁辉人说了说,丁辉人听了安慰容仙:“她工作太忙了,很正常,你别瞎想啊,还有,你俩有了孩子就跟以前不一样了,人星伊分一些爱给我们仙海怎么了?”

  说着,丁辉人抱起仙海亲了亲她的胖大腿,“你看看,她跟你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要是我是星伊我也喜欢啊,同样的一张脸,一个老了,一个正年轻,换做是你,你喜欢谁?”
  “我老了?”金容仙摸着自己的脸恍然若失,丁辉人正要回她,“噗”的一声,伴随着一阵子臭气,仙海小朋友拉了一纸尿裤。
  丁辉人麻溜的起身将她递给了保姆,跟着保姆一起去给她闺女洗屁屁。

  金容仙摸着自己的脸沉默了好久,她起身往外走,“辉人,中午饭你自己解决啊,我要出去一趟。”
  丁辉人完全沉浸在带孩子之中,压根就没理她。

  于是,容仙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文氏的门下,她学着文星伊每次的小动作,不让秘书通报,偷偷摸摸的往楼上走。
  可办公室还没到,就听见星伊的声音,容仙赶紧躲到了墙后。
  文星伊正跟人老总谈完一桩大生意,按照道理跟情理,她这个总裁都要陪着吃个饭,为今后的合作发展道路。

  万事万物是很微妙的。
  有时候,难得的巧合就能激怒人心中原本藏着的怒火。

  对面的老总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西装男,看起来怎么也得有四十多岁了,而他身边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那个美女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不到的年龄,皮肤细白,大眼红唇,一身青春的朝气,看她说话的样子应该是西装男的女儿,她开心的挽着星伊说什么,文星伊轻轻的点头,眼中也是有笑意。

  金容仙呆呆的看着,心里各种滋味翻涌而上。
  容仙一直没敢出来,她站在那目送着几个人离开,心中一股醋浪翻卷而上。
  失魂落魄的,金容仙开车到了公司,她也没有心情去做什么了,径直走到安喜延的办公室。

  安喜延正在那低头签文件,她用眼睛扫了一下金容仙:“哟,这是什么表情?”
  金容仙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安喜延,问:“安总,你觉得我老吗?是不是该叫阿姨了?”
  安喜延的手一抖,字签歪了,她抿了抿唇,放下了笔:“你怎么了,容仙?”

  金容仙心里可难受了,“以前人家跟我说女人过了三十岁就是即将凋零的花多了,之前我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看来……”金容仙低着头,“总是比不让人家小姑娘。”她腾出时间疼着安总的安慰,这要是对面的是丁辉人,肯定来拥抱她了。

  安总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屁话?”
  金容仙:……
  这就是安总,不一样的烟火,从来不走平常路。
  “你是不是在家待久了,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安总想了想,她按了一下内线电话:“amy,你进来。”
  金容仙看着安总,安喜延看了看时间,“我一会儿还有一个会,我安排amy先带你去酒吧,我随后就到,容仙,你也是时候放松一下了。”

  在安总的眼中看来什么都那么的简单,金容仙低头,一脸的沧桑:“可是我还没有喂奶,现在还有些涨奶,不方便跳舞。”
  安总淡淡的看了一眼她的胸:“大小正好,不用塞海绵了。”
  金容仙:……

  为了避免再被重伤,金容仙只能灰溜溜的跟着amy走了,路上,amy开着车,跟容仙介绍:“安总让我带您去的是圣皇旗下新开的一个酒吧,说是酒吧,其实您知道,安总开的是一个女性服务会所。”
  女性服务会所?

  金容仙的眼角瞅了瞅,有钱人真会玩,就直接说les酒吧不行吗?
  amy继续介绍:“这里门口有专门的接待,凡事美女,都可以免费进入。”
  这倒是很有安总的风格……

  听着amy的介绍,金容仙的内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是啊,她干嘛要在家当家庭妇女,人家文星伊都被小姑娘搂着开怀大笑了,她才不要继续去做黄脸婆!

  果然,这个刷脸的酒吧名字非常的贴合实际,就叫“脸吧”。
  到了脸吧,金容仙成功刷脸要进去了,很可惜,amy被拦在了门外,amy有点愤怒:“容仙,你好好玩,我走了!哼。”
  金容仙有些好笑的看着amy,她缓缓的走进了酒吧。

  果然啊,到处都是美女……
  这脸吧果然名副其实。
  真的一个个……啧啧啧……居然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毕竟是圣皇旗下的酒吧,当然能看到多一些的艺人,容仙跟着几个熟悉的人打了几声招呼,又去酒吧里扭了一会儿,她扶着腰出来了。

  卧槽,生完孩子的女人伤不起啊。

  她平日抱仙海那个跟肉球一样的小朋友抱的,腰力明显的不行了。
  而且……
  不管金容仙愿不愿意承认,她真的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了,不只只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她居然不喜欢这里的喧嚣,反而想回到家,跟星伊喝上一杯茶,俩人搂着看书。
  四处看了看,容仙发现一处人少灯光暗的角落,她举着酒杯走了过去。

  那果然人不多,只坐了一个美女。
  她静静的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哼着小曲,闭着眼睛,很是享受的样子。
  容仙坐了过去,没想叨扰她,可听见她哼的曲子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和尚下山去砍柴,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千万要躲开……
  在这样“性感魅惑”的酒吧里,哼着这样清丽脱俗的歌曲,容仙只觉得她遇到了不一样的女人。

  女人也发现金容仙的到来,她睁开眼睛,看着她。
  容仙这会儿看清女人的长相了,狭长的美眸眯着光彩,如烟眉,红唇勾人诱人,她纤细的右手夹着红酒酒杯轻轻啜饮,整个人如猫咪般浑身上下散发着慵懒的味道。感受到了容仙的注视,女人勾了勾唇角:“你不认识我?”
  金容仙有点懵,卧槽,这是什么人物?上来就这么霸气?

  看着金容仙呆萌的样子,女人身体向后,靠在了沙发上,她目光悠长的打量着金容仙,“美人如玉,身上还有母性的光彩。”
  金容仙听得简直了……有一种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知己感。
  女人看着她坏笑,她身体前倾,靠近容仙:“怎么,看你胸部的样子,该喂奶了吧?难不成跟我一样,偷跑出来玩的?”
  容仙惊讶的看了看女人的胸,她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她也喂奶?
  “呵,正式介绍,你可以叫我安。”女人伸出了手,目光肆意的落在容仙的身上,那欣赏跟赞叹一点都不遮挡。

  金容仙听了这个姓有点疑惑,“我听说安总有一个姐姐,难不成你就是安总的姐姐?”
  女人并不回答,笑了笑:“看样子你跟安总很熟悉,怎么,除了姐姐,她没告诉你她还有一个神采飞扬大方潇洒专心痴情的妈吗?”

  金容仙听了凑了过去,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八卦能很快的隔开人与人之间的淡漠,迅速拉近感情,这个女人就好像是天边耀眼的星,性感又妩媚,还有一些知性成熟,简直太符合容仙的胃口了,她小声说:“你听到的跟我的版本不大一样。”
  女人也凑了过去,神秘兮兮的:“哦?你听到的是什么?”
  女人不只是人美,身上也好闻,那种的淡淡的冷香的味道,金容仙四处看了看,一手捂着嘴:“安总说她妈有点老不正经,爱人特别多,从南排到北,还有点不服气,老太太一个了还到处勾搭人,让她另一个妈伤心,其实说白了就是欠揍被惯坏了的老小孩。”

  女人听了嗝了一下,正要说话,安喜延不知道为什么和文星伊一起走了过来,她看着容仙,又看了看眼前的女人,瞅着俩人因为讲悄悄话“亲密无间”的距离,她的下巴都要掉了,“妈,容仙,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旁边的文星伊也是看着金容仙,不只是眼睛,头上都仿佛都在冒火。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