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67章

  安慧真看着丁辉人, 一眨不眨的看着,目光落在安总搂着丁辉人肩膀的手上, 那满眼的震惊与不信几乎将她的手灼烧。
  后面已经有人开始催促了, 安慧真不得不拉着箱子往后走, 说也是巧合, 她的位置居然就在丁辉人和安喜延的身后,换一个角度说也就是金容仙和文星伊平行的位置。

  金容仙有点紧张,她一手摸着肚子看着星伊:“怎么办?慧真这是来找茬的?我肚子在身施展不开啊。”
  文星伊:……
  沉默了一会儿, 文星伊摸了摸容仙的脸:“咱好歹也是要当妈的人了,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想着抄家伙动手?”
  金容仙还是不放心,“不行, 她要是敢欺负辉妮我就跟她拼命。”
  文星伊叹了口气,“好了,你安分点,有安总在。”
  “可是——”金容仙仍旧是不放心,文星伊皱了皱眉:“你乖乖听话,安总是什么人, 一个眼神她就知道怎么回事儿。”
  听了这话,金容仙稍微放心一些,她的目光频频落在丁辉人身上。

  此时此刻,丁辉人心乱如麻, 坐在那大脑一片空白,反观安总淡定的看着报纸,她喝了一口咖啡, 淡淡的说:“这就是你的那位?”
  丁辉人看着她。
  安喜延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原来丁总是个受。”
  丁辉人:……

  她知道安慧真就坐在她的身后,甚至味道了她身上熟悉的柠檬香气,丁辉人的身子僵硬,一动也不动。
  安喜延看着报纸,感叹:“容仙这体重得控制一下了,已经被娱乐记者说失联狂吃三十三天了,现在粉丝都管她叫狂吃天后,啧啧啧。”
  说着,她冲容仙使了个眼色过去,小东西,瞧什么呢?还不知道减肥。
  金容仙心有灵犀的收到眼神,她舒了一口气,跟星伊小声说:“安总的意思让我放心,一切交给她。”
  “你怎么知道?”文星伊不动声色的看着容仙,金容仙一拍胸口:“我跟boss这点默契还没有?”
  “默契?”文星伊冷冷一笑:“呵呵。”
  金容仙:……
  她都要当妈了,文星伊这醋瓶为啥还是这么深?动不动就要喝一口。

  翻了一会儿报纸,安喜延很是漫不经心的一手搂着丁辉人的肩膀靠向自己,丁辉人低头看着她,安喜延的睫毛眨动:“有点累,给我靠一会儿。”
  丁辉人用脚想也知道安总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她咬了咬唇。

  安喜延身上有一种若有似无的薄荷香,沁人心脾,丁辉人看了看她,感受到身后炙热的目光,又看向了窗外。
  安喜延闭着眼睛,“这人啊,不能太惯着。”
  丁辉人不吭声。
  安喜延继续说:“投入一段感情前,总要擦亮眸子看清楚,这个人是否能承受得住你的深情,别到最后弄出来一个妈宝女,白给人当妈了。”
  这话说的丁辉人一抖,安喜延打了个哈气,“我真的要睡了,别动哦,让我靠一靠,你就跟这静静心,欣赏我的绝世美颜吧。”
  丁辉人:……
  她总算明白这么一个身份地位跟容仙八竿子打不着的总裁,为什么就这么“独宠”容仙一人了,安总的身上跟容仙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呢。

  安慧真坐在丁辉人和安喜延的身后,内心掀起了巨大的波澜,那种酸痛与难以置信的感觉让她几近崩溃。
  不可能!眼前的女人是爱了她多年的女人,从孩子到少女再到女人,她们的青春交缠在一起,丁辉人是绝不可能离开她的。可除了容仙,安慧真还没看过丁辉人跟谁靠的那么近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安喜延一直睡到准备下飞机,她打了个哈气伸了个懒腰,冲丁辉人嫣然一笑。
  丁辉人扬了扬眉,看样子情绪已经调整的不错了,“你不要勾引我。”
  安喜延淡淡一笑:“我这是天生丽质,不经意的小动作都会让你觉得是勾引,这不过是我的日常而已。”
  丁辉人:……
  这人到底有几面?

  下了飞机,文星伊给容仙披上了外套,金容仙不干了,“不要穿,你们一个个都那么漂亮,为什么就我得穿外套?”
  丁辉人跟着哄她,“你毕竟要当妈了,快穿上,孩子也怕冷。”
  “才不要,你不是说她现在还不如碗大吗?冻不着的。”金容仙还想着美美,安喜延戴着墨镜冷冷的看着她:“快穿上,晚上的烤肉还可以考虑你,要不然——”
  话音还未落,金容仙一下子接过外套套了上去。
  文星伊:……
  金容仙:……

  一直在身后默默围观的安慧真心如刀割,曾经何时,这样四人行犹如一家人的片段也曾发生过,只是那时候并肩站在丁辉人身边的人是她。
  “辉……”眼看着几个人要走了,安慧真没忍住还是开口了,再没有往常的锐利淡漠,她紧紧的盯着丁辉人的眼睛看,试图看出些什么。
  丁辉人咬着唇没有看她,安喜延搂了一下她的肩膀,“亲爱的,这谁啊?”
  金容仙:卧槽?
  文星伊:……
  亲爱的?
  安慧真的眼睛都要喷火,她深吸一口气:“丁辉人!”
  丁辉人终于抬起了头,她看着安慧真,声音冷漠:“你要干什么?”
  再没了以往的柔情蜜意,眼里的冰冷让人心碎,安慧真看着她,眼泪在眼里转着:“她是谁?”
  丁辉人努力不流泪,“关你什么事儿?”
  关你什么事儿……

  这话真是伤着安慧真了,她一腔怒火找不到发泄的途径,扔下行李箱冲着安喜延就扑了上去,容仙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被文星伊一把抱住了。
  “卧槽?别抱我啊,星伊。”金容仙挥着手就要去干仗,安慧真的伸手她是知道的,那可绝对是练过的,别说是女人了,就是一般的男人都打不过她,体力杠杠的。
  “你疯了?”文星伊的声音陡然抬高,金容仙不敢再折腾,紧张的看着安慧真。
  安慧真真是气急了,恼羞成怒间根本享不了那么多,挥着拳头就上去了,丁辉人大喊一声:“你干什么?”
  安喜延站在那冷冷的笑,动手么?几岁了?还学容仙那一套了?
  都这会了,安总还不忘体贴的把丁辉人挡在了身后,这更激怒了安慧真,她的拳头猛地就上去了,金容仙紧张的表情扭曲成一团,安喜延淡然的看着安慧真,身体微微一偏,直接抓住了她的右手。别看她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从八岁开始,老安总就找了专门的人安排她系统的学了防身技巧,开玩笑,圣皇的继承人能没有点本事,以后万一被哪个痴情少女绑架了怎么办?由此可见,老安总真的是目光长远,未雨绸缪的功夫做的不错。
  这四两拔千斤的巧劲儿让安慧真措手不及,她手上使了全力,身体惯性的向前,安总可不手软,她的脚跟着勾了一下,金容仙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安慧真就被安总给扭着手按住了。
  金容仙看着安总两眼冒桃心,好帅啊,这是系统练过的。文星伊看着金容仙,无奈的摇头。

  安总按着安慧真,安慧真的眼睛赤红,她扭着头盯着丁辉人看,眼里恨意蔓延。
  周边已经有人驻足观看了,丁辉人看着安喜延,摇了摇头,眼泪还是冲上了眼眶。就算是俩人已经分手了,看见安慧真这样她还是心痛不已。这么多年了,她知道安慧真最在意的就是面子,这一次,她的自尊被安喜延狠狠的踏在脚下,心里肯定无法承受。
  安喜延松开了手,她上下睥着安慧真,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我警告你,不许纠缠辉人,有什么不服气的,来圣皇找我。”
  金容仙就差替安总鼓掌了,可是当她看着安慧真低着头咬唇的样子心里又发酸,毕竟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她都这样,辉人会怎么样?

  许是老天爷都感受到了丁辉人的心思,刚一落地就开始密密麻麻的下起了雨,四个人到了酒店,一个黑西装的男人的外国男人走了过来,他对着安喜延恭敬的弯了弯腰,嘀哩咕噜说了一大串英文。他身边做站了一个中年女子,那中年女子看着安喜延的目光炙热留恋,金容仙看了偷笑,拉着丁辉人嚼耳根:“想不到安总还欠人家情债啊。”
  丁辉人无语的看着金容仙:“容仙,你的英语都喂狗了?那不是安总的情债,是安总她妈。”
  卧槽?
  金容仙整个狂乱了?这女人明明看着就很年轻很漂亮很妩媚很妖娆的小姐姐啊,居然是一个老女人?这是什么世界?
  安喜延看着男人点头,一一回应着,末了,她抬头看了看文星伊:“闲着也闲着,去看看我在这里新建的分公司?”
  文星伊微微一笑,她对着男人说了几句话,男人眼里满是惊讶,一眨不眨的看着文星伊。他旁边的女人还是看着安喜延,眼中的眷恋简直要喷涌而出,安喜延的脸色有些冷,眼神也是带着丝丝的杀气。
  金容仙不乐意了,她摸了摸肚子:“闺女,别生气啊,你妈是忙工作给你挣奶粉钱呢。”
  丁辉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行了,你也别跟这碍事了,跟我回房间休息,别给她们添乱。”

  丁辉人现在的心情是不适合出去,而且也只有容仙了解她能够开导她,文星伊又摸着容仙的肚子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跟在门外等的不耐烦的安总出门了。
  酒店的房间里,容仙和辉人洗了澡之后,丁辉人坐在窗台上,手里捏着一颗烟,放在鼻尖轻轻的嗅着,要不是顾及着容仙肚子里的宝宝,她早就抽烟了,旁边开了一瓶洋酒。
  金容仙搓着头发出来,“啧啧啧,瞧你那没出息样,不要喝酒,过来给我吹头发。”
  丁辉人瞥了她一眼,“你说的轻巧,这么多年的感情,换做是你,你放的下?”
  金容仙撇嘴,“行了,你别给我扯那有的没的,注意胎教,哎,眼看这雨越下越大,我这闷得慌,你陪我玩游戏。”
  “玩什么?”丁辉人摸了摸容仙的头发:“听说生完孩子会后掉头发,我用不用先给你准备一个假发?”
  “我靠,你想死啊,丁辉人!”金容仙愤怒了,丁辉人看着她笑了,也就只有跟容仙在一起,她才能忘记悲伤。
  金容仙四处看了看,她想了想,神秘一笑:“辉妮,我们玩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吧。”
  丁辉人立马拒绝:“不,你想都别想!”
  ……

  一个小时后,忙完了的安总和文总回酒店了,临到门口前,就听见一阵惨叫声。

  “啊——”
  “痛——好痛——”
  间或夹杂着其他声音,“加油!用力——吸气,往下用力——”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
  文星伊脸色都变了,她快速走到门口刷卡,安喜延也是变了脸色,俩人一起冲进屋。

  速度太快,让屋子里正投入的两个人都没察觉。
  床上,丁辉人的两个腿抬高,她一手抓着床头,疼的直抽气,另一手摸着肚子,金容仙低头看着她两腿之间:“加油,辉,孩子已经露头了,加油!”
  丁辉人隐忍的痛的不行,“不不不……容仙,我受不了了。”
  金容仙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辉人,加油,加油,想想孩子,想想我们的天使,来,一二三,呼气,一二三——”
  “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剧烈的喘息,枕头也就是“宝宝”从丁辉人的肚子里流了出来。

  金容仙一下子抱住了枕头,她放在嘴边亲了亲,拿起旁边的剪刀在空中一剪,她又使劲的亲了亲枕头,让后将她放在了丁辉人的头旁边,金容仙摸了摸丁辉人的头发,“他妈,辛苦你了,我能亲手剪掉脐带,好幸福。”
  丁辉人欣慰的看着枕头,“不辛苦,只要是为你。”金容仙把枕头又抱了起来,她含笑的说:“脸有点圆,双下巴,像你。”
  丁辉人虚弱一笑:“不,青蛙嘴,猪鼻子,像你小时候。”
  金容仙摇了摇头:“怎么会,你看这小短腿,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丁辉人耻笑:“你看那绿豆眼,跟你一样。”
  “哟,这稀疏的头发跟你一样,我可怜的孩子。”
  “呵呵,那平胸跟你一样。”
  “呵呵……”
  “呵……”
  “看你那二逼妈!”
  “看你那白痴妈!”
  ……

  围观的安总肠子都快要笑烂了,她扭头看文星伊,文星伊一脸的无奈。
  到这会两个戏精才察觉有人,俩人扭头一看,瞅着文星伊的冰块脸,金容仙心一哆嗦,抱着孩子的手一抖,枕头落在了地上,丁辉人伸手,痛心疾首:“我的孩子!你这狠心的妈!”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