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65章

  看着坐在自己大腿上张着嘴完全傻掉的金容仙, 文星伊忍着笑, 她的手缓缓的抚着容仙光洁的背,眼神悠长:“不过我有被你勾引到~”
  于是,在容仙脑袋还处于卡壳状态之下, 她被星伊推到了,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晚上,什么节制啊, 什么有度啊, 都被星伊扔到了脑后,把这些天攒足的精力满满的释放了出来, 让金容仙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升级版的变态boss。
  而金容仙……
  从最初设想的被星伊半强迫她的强势位置变成了心心念念使用各种“下三滥”手腕合计好友一起勾引星伊的劣势位置,还被人家吃的渣都不剩。
  真是可怜啊。

  一场又一场的欢愉结束……

  金容仙哪儿还有精力跟星伊谈要孩子的事儿, 倒是她自己睡在星伊的怀里像是个孩子,星伊吻了又吻她,满足的搂在怀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的容仙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回归原始, 她开始学着小时候的样子蹬被子开始耍无赖了。
  “你不爱我了。”第一招就是倒打一耙, 金容仙气鼓鼓的看着文星伊, 文星伊瞅着她:“容仙, 别闹,要孩子不是小事儿。”
  “我知道的。”容仙急切的表态:“我不怕流言蜚语,不怕身材变形,不怕怀孕中途的各种苦难阻碍,我只是想要一个跟你的宝宝, 可不可以,星伊。”
  文星伊盯着她的眼睛看,不说话。

  金容仙嘟着嘴,“你干嘛呀,人家都这么主动给你生猴子了,你还欺负人家,又不需要你做什么,我来怀。”
  文星伊叹了口气,“你的演艺事业不要了?”生孩子对于一个女艺人意味着什么?先不说她们的性向根本没有公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有一天,容仙带着私生子与同性情人甜蜜共游之类的新闻出来,她将会陷入娱乐漩涡的中心,那时候不只是容仙,就连孩子也会受到牵连。

  金容仙眼巴巴的看着星伊,“星,我进入娱乐圈你不会忘记是为什么吧?”
  文星伊看出容仙心意已决,慢悠悠的扔出了杀手锏:“有了宝宝,我对你的爱也会被瓜分,容,你确定不会嫉妒?”
  这话……像是一根鱼刺鲠在了金容仙的心头,其实这种可能她也想过的,可是……母爱这时候的光辉与伟大就发挥出来了,容仙自信满满的看着星伊:“不会的,到时候指不定吃醋的是谁呢,我一定会生出来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翻版的孩子的。”

  文星伊不吭声了,其实她又何尝不想要一个她和容仙的孩子……这个念头不只是一次在脑海里反复,只是有太多的顾虑加在中间,让她犹豫不决。就像是丁辉人说的,容仙虽然平时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但到了关键时刻那脑袋比谁都灵光,她有千万种理由说服星伊,而她却不能一再的拒绝。
  文星伊爱着她,又一直纵容着她,这么多年了,对于任何自己想要的事儿,金容仙都是自信满满,她相信,在这件事上,星伊也不会让她失望。

  在容仙眼泪的攻击下,星伊终究是点了头,金容仙欢呼一声,开心的缩进了她的怀里,文星伊抱着容仙,眼里有一丝无奈,一丝纠结,更多的是那一丝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期待。

  ——
  备孕工作紧密锣鼓的展开了。
  金容仙开始吃叶酸以及各种备孕的营养品,也开始调整身体,工作全都往回推,秘密的准备着。
  为了不打草惊蛇,一惊一乍的,俩人就连父母都没告诉,就只有丁辉人一人知道。

  人傻钱多的丁辉人终于有了除了工作之外的一大嗜好,那就是买玩具,金容仙备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家里就已经堆满了她买的玩具。
  养尊处优的容仙坐在床上无奈的看着丁辉人,“辉妮啊,你买那个游戏机干什么?婴儿能玩么?”
  丁辉人头也不回,她把买好的水果放在冰箱里,“你少多管闲事,我爱干什么干什么,就算孩子玩不了到孩子她妈能玩,你计划跟星伊什么时候去美国?”说完,她洗干净手,捣鼓着榨汁机,“橙汁?”
  金容仙点了点头,“下个星期就出发。”
  丁辉人抬头看着她,“你那是什么表情,便秘吗?”
  “不是。”金容仙这会儿没心情臭贫了,“辉,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一切星伊不都安排好了吗?”丁辉人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我最近特意温习了一下儿歌,听说卖报歌跟丢手绢已经不流行了,我得学点新的。”
  金容仙翻了个白眼,“我这还没怀上呢。”
  “你怕什么?你那么强壮,现在最主要的不是担心什么时候怀上,是好好的养身体,给我干女儿弄一个温暖舒适的成长环境,你也别减肥了,俗话说的好,母肥子壮,你得再壮士一点。”丁辉人扎好橙汁,递到了容仙的嘴边。

  金容仙喝了一口,“我听说成功率不是很高呢。”
  “没事没事啊。”丁辉人摸了摸容仙的头发:“咱可以多来几次,你家星伊不有的是钱。”
  金容仙嘟着嘴,一脸的忧心。

  一个星期后,经历完手术的金容仙光荣回国了,照例的,机场里等候的是丁辉人,她看着容仙,“怎么样?”
  文星伊冲她使了个眼神,摇了摇头,丁辉人连忙拍了拍容仙的肩膀,“没事,咱慢慢来。”
  金容仙很生气,“疼死了,白弄了,我测了,压根就没中。”
  丁辉人莞尔:“这才几天,你要是现在就测出来了岂不是怀了一个哪吒。”
  “我验血了!据说立马就能测说来的。”金容仙很生气,“那洋鬼子大夫一看就心思不在我这上,眼睛滴溜溜的就知道看星伊,还说我不够强壮?Excuse me?我还不强壮,八卦记者排到我都管我叫容壮壮了,我还怎么强壮?估计给我取卵的时候都没取好,光顾着看星伊,哼,我很生气,不做了,还要等几个月!”
  面对气鼓鼓的金容仙,文星伊和丁辉人都不敢出声。因为“验血”测孕失败,金容仙脾气可不小,动不动就生气,别说星伊了,就连丁辉人都没得跑。

  她一大早就坐在丁辉人的办公室里,嗑瓜子,“我说你们这总裁当的都不错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也不用像是我,以前拍戏风吹雨打晒的黑不溜丢的。”
  丁辉人看了一眼白的发亮跟大白兔似的金容仙,咳了一声,“容仙,星伊呢?”
容仙咬了一口葡萄:“开会,开会!跟你说了多少遍,她天天开会,就知道开会!”
  丁辉人:……
  沉默了片刻,丁辉人说:“其实我一会儿也有一个会。”
  金容仙:……

  等丁辉人开会回来的时候,金容仙已经把她办公室的水果都吃了,还喝了几大杯牛奶,圆滚滚的躺在沙发上晒肚皮。
  丁辉人看了看空荡荡的盘子又看了看金容仙,看了看容仙又看了看满满的垃圾桶,虽然知道这样会让容仙很伤心,但她还是忍不住,试探性的问:“容仙啊,你最近怎么这么能吃?你……测了吗?”
  “测什么?”金容仙撑的有气无力的,“排卵期么?哎,我最近没什么心情,特别嗜睡,可能是倒时差没到过来,没精力去弄那个了,过一阵子再说吧。”
  “嗜睡?”丁辉人重复的问了一遍,金容仙眼睛闭着,“嗯,是啊,估计是吃太多脑供血不足吧。”
  丁辉人顿了一下,问:“那你恶心吗想吐吗?”
  金容仙有气无力的,“吃都吃不够,怎么舍得吐。”
  丁辉人:……

  瞅着金容仙懒洋洋的模样,丁辉人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她把秘书叫了进来,压低声音说:“你去给我买一个验孕棒。”
  秘书惊讶的看了丁辉人一眼,她不敢多问,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沙发上的容仙已经开始打呼噜了,是那种微微的鼾声,以前容仙睡觉最多流流口水放个屁磨个牙的可不会发出这种类似于猪叫的声音。
  丁辉人看的一脸的卧槽,她先是拿起手机录了一段容仙的呼噜,然后她把手机放在一边,两只手放在了容仙的肚子上,学着电视里巫婆的样子。
  丁辉人瓮声瓮气的说:“天灵灵,地灵灵,宝宝,来啊,天灵灵,地灵灵,宝宝,come on!”
  正祈祷的带劲,秘书一脸惊恐的走了进来,丁辉人咳了一声,站起了身。
  “丁总,只有这种的可以么?”
  丁辉人淡然的点了点头,摆出一副领导样:“行了,你去忙吧。”

  眼看着秘书退了出去,丁辉人拍了拍容仙的脸:“容仙,容仙,醒来。”
  金容仙被打扰美梦,非常的不开心,“你干什么?烦不烦!找揍吗?”
  丁辉人晃了晃手里的验孕棒,“你看这是什么?”
  那验孕棒上面都是英文,金容仙压根就看不懂,她一脸的不耐烦:“巧克力吗?我说了,我不吃了!”
  丁辉人:……

  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把容仙折腾起来,跟着她一起进了厕所。丁辉人双手叉腰的看着金容仙,容仙一脸的尴尬:“辉妮,你能不能转过去?”
  金容仙眼睛瞪的跟灯泡似的,“不能,我怕你这蠢蛋把它当巧克力吃了。”
  金容仙:……

  在丁辉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容仙把验孕棒插入尿杯中,俩人大眼瞪小眼的盯着杯子看,容仙问:“这得多久才显示?”她本来已经对这次不抱希望的,但是被丁辉人这么一怂恿,内心的希望之后又熊熊燃起。
  丁辉人看了看表,“测半个小时怎么也可以了吧?”
  “你测过?你怎么不说测一天?”金容仙疑惑的问,丁辉人摇了摇头,她的手腾空,来回翻动着:“来吧,来吧,亲爱的宝贝,来吧。”
  金容仙:……
  丁辉人不止动作令人匪夷所思,表情更是虔诚无比,容仙看着有些好笑有些感动的,正要说些什么,丁辉人疑惑的问:“容仙,我没有经验,这上面出现两道杠,这代表什么?”
  金容仙:!!!
  “到底是什么啊?”丁辉人也不嫌弃容仙,直接拿起验孕棒,金容仙的脸通红,整个人说不出话来,整个身体僵着,直勾勾的看着丁辉人,眼中泪光盈盈。
  丁辉人被她吓了一下,很快的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片刻之后,一阵欢呼声响彻丁氏。

  金容仙握着验孕棒已经开始跳舞了,整个人处于疯癫状态,丁辉人是又笑又哭的,抱着容仙使劲亲了一口她的脸。
  金容仙疯了好一会儿,她满脸通红的跟丁辉人出了厕所,第一件事就是给星伊打电话。

  电话没响几声,星伊就接通了,不用容仙说话,她第一句话就问:“又想吃什么了?”
  容仙不吭声,手紧紧的抓着验孕棒,眼里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她有宝宝了,有星伊的宝宝了,这是她们的爱情结晶,是她千辛万苦得到了小天使……
  文星伊皱了皱眉,“容仙?”她正在开会,项目经理正在汇报近期情况。
  激动不已的丁辉人抢过容仙的电话,大声嚷嚷:“文星伊,我限你三十分钟之内带着五百万赎金来救她们母女两,不然我要撕票了啊!”
  这俩人又在搞什么?

  文星伊的眉头蹙成一团,她正要说什么,脑中就似有一道光闪过,她一下子站起了身,惊喜的问:“真的吗?”
  这一声吓得在座的人都是一跳……
  卧槽?这是冰冷文总发出的声音么?简直是……尖的可以划开天际了。
  文星伊紧紧握着手机,快速往外走,大秘迎了上去,她也顾不得了,电话被容仙拿了过去,容仙对着电话,喃喃低语:“星,星伊……你要当妈了,你要当妈了……”

  要当妈的文总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头发跑的都变了形,额头都是汗,一点形象都顾不得了。
  金容仙一看她就捂着嘴哭了,文星伊几乎是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容仙,眼泪伴随着巨大的喜悦掉落。
  丁辉人在旁边看着两个人,眼泪直流。
  被这喜悦冲击,三个人都疯疯癫癫了一会儿,恨不得一起手拉手来一个黄河大合唱了。
  闹腾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容仙捂着肚子:“哎呦,星,我有点累。”
  文星伊连忙扶着她,“你快坐下。”她手疾眼快的拿起旁边的坐垫,“来,靠着,宝宝。”
  丁辉人:……

  金容仙这简直是从地主翻身一跃变成了太上皇。
  她挺着肚子靠着坐垫,头还靠着星伊的脖子,撒娇:“人家好累啊。”
  星伊爱恋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手摸着她的腰:“我知道,怀孕很辛苦的,腰很难受吧。”
  容仙害羞的点了点头,“还好啦,有那么一点点酸,你给人家揉一揉。”
  丁辉人开始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星伊细心的给容仙揉着背,“是这里么?容仙,你太辛苦了,我好幸福。”
  金容仙嘟了嘟嘴,“你昨天晚上还凶人家吃的太多呢,人家这是给宝宝吸收营养呢,就刚才,我吃了辉人的水果,她还跟我吹胡子瞪眼睛的,人家委屈死了。”
  说着,容仙“嘤嘤嘤”的把小拳拳垂在锤在了星伊的肩膀上,文星伊宠溺的抓着她的手:“是我不好。”说着,她抬头看了丁辉人一眼。
  丁辉人立马立正站好,“容仙,我错了。”
  这才叫识时务者俊杰。

  金容仙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星,你说她会长什么样?人家刚才好像感受到她动了一下呢。”
  金容仙微微的笑,眼里的母爱光芒简直戳下了对面丁总的眼睛:“一定很漂亮,会像你。”
  “不要啦。”容仙害羞的锤着星伊的肩膀,“一定很像你,我好爱她,一定会每天抱起来亲都亲不过的,人家好期待啊,每天晚上吻你,早上吻她,我好幸福哦。”

  文星伊抓着她的手吻了吻:“容仙,谢谢你。”
  金容仙的脸有点红,“你说什么呢?什么谢不谢的,以后不欺负人家就好了。”
  文星伊抱紧她,“我怎么敢。”她细细的吻着容仙的额头:“以后都听你的,宝妈。”
  金容仙搂住了星伊的腰,用那种嗲的让人浑身触电的声音说:“他妈,我和宝宝超爱你啦~如果你问这爱有多深,月亮已经不能代表我的深情了,星伊,我想……也许我们的爱就叫命中注定,上辈子,大上辈子,我都那么爱着你才会今生遇到你……星伊,星伊,嗯呀~总之,人家爱你爱得要死爱的发狂了,你快救救我吧……”
  丁辉人:……
  呕……有谁能救救她?真的……真的这俩人的脸已经不要她们了。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