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63章

(遛了溜了 大家晚安!)

  金容仙皱着眉, 跟丁辉人细细盘点文星伊的不足之处:“你知道吗?辉妮, 你平时看星伊冰冷傲人的,她在床上——”
  丁辉人睁大了眼睛,卧槽, 上来就来这么禁忌级别的。要知道她平时怎么逗容仙她都不说,偶尔说一点也都是微不足道的细节,这可把丁辉人的好奇心勾死了, 她甚至以为俩人性生活不和谐呢, 今天这是不打自招了?

  一边的文星伊气的浑身冰冷,很可以啊, 金容仙,平日里装的跟柔弱小绵羊似的, 每天都口口声声的说不能离开她,宇宙第一最爱她,现在又怎么样?出了事儿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不还是丁辉人,把她抛到身后, 巴巴的来这“托孤”来了, 怎么, 她是孤么?需要托吗?她在床上怎么了?她倒要听听容仙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了能够不影响这相亲相爱的发小俩聊天, 文星伊还特别“体贴”的往后退了退,如若不是刻意的回头去看,根本发现不了她。

  金容仙也真的是豁出去了,她看着丁辉人,表情隐忍:“你知道吗?她简直是种子级别的选手, 如果这事儿能够选拔的话,我想星伊肯定妥妥的入国家队。”
  丁辉人:……
  老天爷,都到了这个时候金容仙还不忘秀一把?
  金容仙想了想就有点牙疼的表情:“我这么形容可能有点抽象,就咱们小时候看的电影,你知道吗?里面都会有一个特别变态的大BOSS,怎么打也打不死,打了还复活,死了还复活变得更加变态特别吓人,嗯,星伊就是这样,让我死去活来好多次。”
  丁辉人:………………
  她突然有点不想理金容仙了。

  金容仙叹了口气,“而且我实在受不了,我都这么大了,她还一直叫我宝宝,还总是亲我的小脸蛋,有的时候吧手放在我光溜溜的屁股上,还说特别凉快。你说她有多邪恶,她这么做不就是想把我禁锢起来永远长不大么?别人一看我这幼稚的样子就不想贴近么?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也明白她那点小心思,但我从来都不拆穿她,我想,我也许就是书中所说的爱得深沉吧。”
  丁辉人:……

  金容仙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你看就拿咖啡这点小事儿说我就很生气,我愿意喝咖啡啊,而且你知道在娱乐圈里,我不抽烟不喝酒不干什么别的事儿,多么纯洁善良的小女人,我喝点咖啡还不行吗?我每次还得跟抽大烟似的偷偷摸摸的,星伊说什么?哼,她非说我体质敏感,喝咖啡对脑神经不大好,就是不让我喝,每天早上再晚也要起来给我热一杯牛奶,哄着也要喝下去,有的时候实在不开心,就是一口口喂也要给我喂下去,实在太霸道了。”
  丁辉人善意的提醒:“内个,容仙,你能不能快点进入正题?”这些突如其来的恩爱秀的到底是什么鬼?
  金容仙咽下咖啡,“哎,我这不是得先来个铺垫么。”说着,金容仙低下了头,她缓缓的说:“辉,我好舍不得她……”

  金容仙的情绪转变的特别快,她看着丁辉人眼泪又涌了上来,“辉妮,我快二十八岁了,我从开始懂事之后,眼里除了她就再没有别人,我好害怕……不是怕死亡,是怕没有她,到那边,我孤孤单单一个人怎么办?还有谁凶我,有谁横我,有谁管我?”
  丁辉人心酸极了,容仙擦了擦眼泪:“你以前总问我,这么久了,始终爱着一个人累不累,烦不烦?真的,辉妮我从来没跟你说过,也是不好意思跟你说,我跟星伊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候,你知道吗?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她洗完澡坐在那里看文件处理公事,只要我远远的看着她就会很开心。”
  金容仙的眼泪流的更汹涌了,门外一侧,文星伊的一行清泪顺着脸颊落下。

  金容仙含着泪笑了,她的眼里都是宠溺:“你知道吗?她每次工作认真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皱一皱眉,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上前去吻一吻,她以为我闹她,我只是不希望她不开心,我想看她笑,就算是淡到别人看不到的笑,我也喜欢。”
  丁辉人低着头也流下泪,容仙的话让她想到了曾经,想到了那个人。

  金容仙吸了吸鼻子,“她一工作起来就不爱吃饭,都是让我闹着她吃的……如果我不在,如果我不在她该怎么办啊?人人都看到她的坚强,其实星伊也是一个需要人呵护的小女人啊。辉……我不想死……我想陪着她……我想看着星伊,我受不了,受不了她以后跟别人在一起,就算是想一想,我都会难过到无法呼吸……”

  “容。”站在门外的文星伊终于忍不住了,金容仙身体一僵,她转过身去看,只见文星伊满脸泪水的站在那看着她。
  俩人对视片刻,星伊无声的伸出了双臂,容仙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在她怀里放声痛哭。

  十分钟之后,文星伊擦干了容仙的眼泪,又吻了吻她的脸蛋,恨不得含在嘴里给带走了。

  丁辉人自己站在办公室愣了半天,她拿起容仙留下的咖啡杯,捏碎,扔进了垃圾桶里了。看文星伊的表情她就知道又被金容仙这小二逼给耍了,她决定了,这段时间要跟这个秀恩爱狂魔绝交,绝交!彻彻底底的绝交!

  ——
  文星伊没有带容仙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这家私立医院有她的股份,她原本以为金容仙只是小疼痛并不要紧,不想大动干戈,可为了让她的宝宝安心,她也不在乎什么时间金钱了。
  检查的时候金容仙一直很紧张,又照了片子,副院长也在现场,她看着文星伊:“文总,是这样的,这个时间我们有些医生在家休息,要不要明天确定了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您?”
  文星伊面容不变,“现在就要确定,把能叫的专家都叫回来,多少钱都可以。”
  副院长:……

  专家会诊这段时间金容仙一直很紧张,手脚冰凉,只是这一次她不再害怕,因为身边有星伊。
  一直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看到院长笑容满面的样子,金容仙的心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也许是担心了太久,她的两个腿一点力气都没有,瘫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灵魂都像是被抽空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星伊跟院长说着什么,文星伊很认真的听着她的话,间或的点点头,时不时的还看她一眼,突然就让容仙有一种小时候被妈妈带着看病的感觉。
  金容仙始终处于这种慌神的状态,就像是一只被人拽了尾巴的大白兔,胆战心惊的。

  一直到回了家,文星伊侵略性的吻吻了上来,她才逐渐回神。
  星伊捧着她的脸,认真虔诚的吻着容仙,声音低柔:“容,容仙……”
  容仙被她叫的心酸,手搂住了她的后背,嘴不分开,俩人一路后退,文星伊将容仙压倒了柔软的大床上。
  吻着吻着,容仙感觉脸上有水落下,她睁开了眼睛,蓦地,看到了一脸泪水的文星伊。
  “星,你怎么了?”容仙心疼的看着她,两个手还勾着她的脖子,文星伊深深的看着她,片刻之后,她低下头用力的咬在了容仙的锁骨上:“你这个混蛋。”
  金容仙吃痛,这是真的疼,跟在情欲高峰期的甜蜜的咬不一样,那是切切实实火辣辣的疼。

  咬完之后的文星伊没有起身,她直接趴在容仙的肩膀上,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
  金容仙心疼死了,“星伊,对不起。”
  文星伊抬起头看着她,倔强的眼里泪水蔓延:“哪里对不起了?”
  说不出话,她紧紧的抱着星伊,文星伊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容仙,你答应过我什么?”
  金容仙不吭声了,答应过什么?她答应星伊的很多,她说她们要白头偕老,她说以后她要健健康康的老了之后跟别的老头跳广场舞气死星伊,还说过要以后推着她去养老院给她擦口水,她说她要死在星伊后面,绝不留下她一个人痛苦难过……
  文星伊的身体开始颤抖,整个人哭的委屈难以自已,天知道她冲出办公室的时候有多么的害怕,关心则乱,她的内心里想了无数种假设……如果没有容仙,文星伊想她的人生也就再没有什么意思,为了爸妈行尸走肉的活着么?行尸走肉……

  金容仙亲着星伊的眼泪,拼命的说着“对不起”,星伊的样子吓坏了她,从小到大,她都没看见她这么哭泣过,都是她的错,都是她……

  到最后,亲吻幻化成欲望。

       一向在床事上强势的文星伊到了这一刻也软了下去。
  她任容仙脱掉她的衣服,俩人赤裸的抱在一起,紧紧的相拥,用尽了全身力气,让俩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突破的那一刻文星伊疼的皱紧了眉头,容仙爱怜的吻着她的冷汗,文星伊搂住她光洁的背,喃喃低语:“容仙,我是你的了,你不能再想着离开我。”
  这句话啊……这话啊……
  文星伊已经把她心底最害怕的最恐惧的最担心失去的完全暴露在了容仙面前。
  这一刻,除了全部的爱,全部的付出,容仙还能做什么?
  于是……
  手脚忙乱……
  呼吸相闻……
  唇齿相依间,容仙抬起了头,她深深的看星伊一眼,身体下移,唇吻到了那片芬芳。
  眼看着一向冰冷的人面如桃花的摊在床上,因为她的一个动作而颤抖呢喃,完全沉浮在她的身下,这种感觉……容仙也不受控制的变成了她最终变态的boss,一次又一次。
  星伊始终都是爱意绵绵的看着她,没有躲闪,没有抵抗,容仙给的,她都接受。
  到最后,星伊是直接睡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金容仙眯着眼看着她,满脸的汗水,手已经没有知觉了,身子都不是她的了。
  可是,她还好想邪恶的把昏睡过去的美人再弄起来,再让她生已回死一回啊……
  事实证明,金容仙真的很变态,不是普通的变态。
  变态出天际来了……
  她特别体贴的把星伊叫醒,告诉她要去洗澡,然后她把星伊扶进了浴室,到最后,在趋近于虚弱的声音中,她又把星伊扶了出来。
  心满意足的看着已经人事不省的爱人……

  金容仙摸了摸自己的胸,又看了看手,她骄傲的挑眉,怕什么怕?现在就算没这两个球,算个球?她天下第一个神攻容仙依旧可以靠这修长灵活的手活的潇洒!
  那一刻,金容仙骄傲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怎么看都看不够,只觉得今晚它两米八!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喜爱,容仙深情的吻了吻自己的手指。mua!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