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56章

  一脚,真的是一脚把金容仙踹到了床下。
  文星伊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暴力了。
  金容仙被摔得有点蒙圈, 她爬起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文星伊, 文星伊睥着她:“醒了吗,翠花?”
  金容仙:……
  “过来, 容仙。”星伊冲容仙挥了挥手, 金容仙乖乖的爬上了床钻进了她的怀里。
  文星伊摸着她的头发, 缓缓的说:“这个角色你不要演了。”
  金容仙怔了怔,这可是文星伊第一次干涉她演绎角色,文星伊摸着她滑溜溜的脸:“容仙, 我问你, 你进娱乐圈的目的是什么?”
  金容仙想了想, 认真的回着:“一是喜欢,二是可以挣大钱包养你。”
  文星伊点了点头,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宝贝, 循循善诱:“你觉得以我现在的经济实力你演个什么角色能包养我?”
  金容仙:……
  文星伊的手在她屁股上捏了捏:“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你的钱就是我的, 我的钱就是你的,容仙, 我要你记得, 你在这个圈子里跟别人不一样, 你的爱人有的是钱,她可以让你过你想要的日子,让你主动去选择别人,而不是别人选择你。”
  容仙怔怔的看着星伊, 手摸着她的脸颊:“星,你好帅啊。”
  星伊低头吻了吻她的唇:“村姑这么分裂的角色,你是真的想要演么?”
  金容仙嘟着嘴摇了摇头:“不想,可是我的粉丝们都说我该突破了,这些年的角色似乎都被定位了。”
  文星伊微微的笑:“别人的话是别人的,在我这儿,你不需要做任何改变。演员这个职业比较特殊,你长期接触的戏很容易影响你的性格跟心情,不需要突破,你就开心,想演什么演什么,以后想出唱片了,想当导演了就跟我说,我去准备。”
  金容仙惊喜的看着星伊,“真的,我可以当导演?那我想让徐导来当女一号行吗,星伊?”
  文星伊沉默了一会儿,推开容仙:“睡觉吧。”
  关上灯,金容仙没皮没脸的缠了过去,她腻着星伊:“星,人家好幸福啊。”
  文星伊没有转身,嘴角微微上扬。
  “原来被包养是这种感觉啊。”金容仙笑眯眯的,她两个大腿夹住了星伊:“不过,金主,你为人家付出这么多,都不索取什么吗?”
  文星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金容仙夹着她开始蹭,“人家好想……好想你呢。”

  天地翻转间,文星伊压在了金容仙的身上,她直勾勾的盯着容仙的眼睛:“你……真是,我现在还是无法将小时候的你跟现在联系在一起。”
  金容仙舔了舔唇,眼里带着狐媚:“不管哪个我都是那么的爱你。”
  一句话把文星伊说的又缴械投降了……
  哎,真是,又是激情荡漾的一晚,明天她还有汇报会……看来要往后推一推了。

  ——
  第二天一大早,容仙拽的跟刚赢了三百万似的,她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徐导身边。
  徐导上下看着她,忍不住赞叹:“这生命啊,绝对是在于运动,你看看你看看,你这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步子也走的直了,来,容仙,听我的口令,向前,向后,哎,对,再上前……”
  旁边的演员面面相觑,赶紧撤离躲开这二逼导演和演员。
  俩人闹了一会儿,金容仙喝着水:“徐导,村姑我不演了。”
  徐导看起来一点都不吃惊,“嗯,其实我想了想,你是不该演这样的角色。”
  金容仙惊讶的看着她,徐导勾唇笑:“容仙,好不夸张的说,你是我亲眼见证的奇迹,入圈这么多年,还能保持这份童心,哎,弄得我都想做星伊的女人了。”
  容仙拍了拍徐导的肩膀:“别想了,星伊喜欢小鲜肉。”
  徐导:……

  “那你有什么打算?”徐导看着容仙:“现在可是你事业的上升期,你别告诉我你又隐居幕后?”
  金容仙摇了摇头,“nonono,我只是暂时想要给自己放个假,以后我再演戏的时候也不想像前两年那么密集了。”容仙叹了口气,她拍了拍自己的腿:“这几年我深感自己老了,比不上之前了,看到那些年轻的姑娘都开始羡慕人家了,青春真好。”
  徐导一口水差点喷了,“这有背景就是不一样啊?你这就老了?那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埋了?”
  金容仙笑了,“反正我要先度假,陪陪星伊,再去陪陪辉人,这段时间我好想亏欠了她们很多。”
  “想得开就好。”徐导有点心酸,这就是不差钱的现实,人家的背景可是她穷尽一辈子都不能企及的。

  “对了,就算是休假,对下一部戏你有什么憧憬或者想象么?我好帮你寻摸着,未雨绸缪。”徐导对容仙真是没的说。
  金容仙想起星伊对她说的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顺着自己的心意。
  金容仙看着徐导的眼睛,徐导琢磨着她该是想演什么富家豪门千金之类的角色,金容仙勾着唇:“我要演武则天,女皇。”
  徐导:……

  ——
  金容仙的女皇没敲板呢,倒是负面新闻先出来了。
  这些年混迹娱乐圈,就算是有几个大佬保护,也难免有些风风雨雨的,容仙早就习惯了。
  可这次的负面新闻,倒不像是哪个八卦娱乐记者蹲守的,反而像是长期酝酿的一场雷阵雨。
  ——新生代小天后金容仙被富商包养,目中无人,剧组的工作人员称是金容仙工作态度极其不认真,经常去酒吧喝酒、疯玩、通宵不睡觉,导致脸部浮肿,没精打采,化妆师没法下手。
  金容仙看到这爆料的时候脸都快笑飞了,要不要这么搞?抹黑都写的这么可爱生动?
  可她这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晚上,微博上关于她耍大牌的炒作被火热朝天的顶了上来,甚至有照片有根据的,还有一波人开始大骂:“金容仙,滚出娱乐圈。”
  其中有一张徐导蹲着给金容仙系鞋带金容仙挑眉骄傲的笑的照片尤其被放的很大。
  徐导看着直咋舌,“卧槽,这是出内鬼了。”
  金容仙的心里也有点不安,“怎么这么诡异,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啊,这么多水军来我这儿骂,我要不要先关上微博评论。”
  “别。”徐导叼起了烟,“你现在关了,人家该骂你作则心虚了。”
  金容仙把手机放在一边,摇了摇脖子:“那我就先去活动活动,不管这个了,好久没跑步了。”

  徐导担忧的看着容仙,她继续翻看新闻,这已经不能有故意来说了,简直可以说是蓄谋已久,甚至有几张照片是来源于金容仙的戏照,被各种抹黑添油加醋的报道,有人甚至说金容仙被好几个金主包养,有安喜延、文星伊、丁辉人、徐导,还有各种圈外人士,说她们为了金容仙争风吃醋,而且各种照片都放了上来,非常有扇风导向性。

  文氏的办公室内。
  文星伊拿着报纸看着,她的身边,大秘站着等候听从。
  “查出来了?”
  大秘点头,“是的,文总,是万喉娱乐,目标并不是容仙,而是她背后的圣皇。”
  文星伊一听就皱眉:“跟圣皇斗?”她叹了口气,连她都要考虑人家在行业内的大姐大地位,还真的有人鸡蛋碰石头。
  大秘点头:“是的,文总,想必之后新闻的导向会转变成抨击圣皇,安总那应该会有所行动,我们——”
  文星伊冷冷一笑:“她是她,我是我,我的人被动了,需要她动手?”
  大秘嗝了一下,卧槽,小文总越来越霸气了,当她的女人真的好幸福啊,还好她当初的各种试探没有酿成大错,要不人家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的,回头哪儿还有她好果子吃。

  文星伊起身,她抱着双臂静静的看着窗外,过了半响,她说:“去找雷叔那边,动用些人脉,能杜撰出这样的文章,这人不用干了。”
  大秘惊了,卧槽?这是让人家关门大吉的节奏啊,不过是一个新闻……这么大动干戈?
  文星伊转过身看着大秘,她淡淡的说:“我这是杀鸡儆猴。”
  大秘不敢多说,点了点头:“是,文总。”
  文星伊看了看时间,“就这样吧,今晚的事儿你找副总去应付一下。”
  大秘知道她这是又要回家陪着金容仙,她点了点头,“是,文总。”

  文星伊备车准备接容仙的时候,容仙正跟丁辉人一人一杯大学时候喝的珍珠奶茶,划着拳往安慧真的公司走。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个圈子就这样,要实在不行你别干了。”丁辉人打了个饱嗝,容仙嫌弃的看着她:“你少来,这算什么?就这点东西能击退我?嗨,我都习惯了,我现在就是怕星伊看到新闻。”
  丁辉人非常愤怒,“人不在这儿你就别秀了,太讨厌了,总刺激我。”
  金容仙挑眉坏笑:“怎么样,最近跟慧真进展的不错啊,我看你小脸都水润了。”
  丁辉人羞答答的摸了摸脸,“可能是公司干起来的原因,我觉得慧真最近明朗多了,啊,对了,说到这儿,我去给她买最爱喝的西瓜汁,你先过去吧,地址你知道吧?”
  金容仙点了点头,她看着丁辉人咬了咬唇:“辉。”
  “啥?”丁辉人扭头看她,容仙盯着她看了一会,笑了笑:“快去快回。”

  丁辉人笑着跑掉了,容仙盯着她的背影有些心酸,其实她想说的是这感情付出是相互的,有去有回,任谁这么一味地付出最后结局也不会咋地。
  边想边琢磨着,容仙走到了安慧真她们合伙租的大厅门口,门虚掩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厅里,加上安慧真一共就四个人,人虽然少,但看着都挺忙碌的。
  安慧真在地上看一个图纸,她身边站着一个妙龄少女,看样子比她们要小一些,她俩亲密的头与头挨在一起,安慧真指着图纸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那女孩摇头轻笑,安慧真勾了勾唇,一脸的阳光灿烂。

  金容仙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她手一抖,奶茶落在了地上,她只感觉浑身上下从头倒脚似乎被人泼了一桶凉水,透心凉。
  听到响声,几个人都回头去看,安慧真看到是金容仙怔了怔,她身边的人则是都惊讶的睁大双眼,满是惊喜,哇,大明星哎。
  “我回来了。”丁辉人这会也过来了,她气喘吁吁的一脑门的汗,她看着安慧真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饮料:“你最爱的,我买了好多,你们放在冰箱里。”
  “耶,辉人万岁。”几个人看起来已经跟丁辉人很熟悉了,安慧真笑了笑接了过去。

  金容仙一动也不动,她冷冷的看着安慧真,眼睛像是被冰霜冻住。
  “怎么了?容仙,进去啊。”丁辉人捏了她的屁股一把,“你最近要控制体重,我给你买的黄瓜汁儿。”
  眼看着发小开开心心的,金容仙深吸一口气,她压抑着心中滔天翻涌的怒火,慢慢的走了过去。
  安慧真拿了几瓶饮料出来,其他的都放进了冰箱里,她分给几个人,“这是我朋友,金容仙,你们应该都认识。”
  “行啊,惠真,有影后做朋友。”高个子男生直勾勾的盯着金容仙,眼睛发亮。
  丁辉人无奈的摇头,这要是让星伊看着又炸毛了。
  金容仙想笑,可是她笑不出,诺云将吸管插好递给了安慧真,“给。”
  安慧真看着她勾了勾唇,接过来安心的喝,金容仙回头看丁辉人,辉人把黄瓜汁儿递给她,“容仙,你怎么了?”
  看着额头汗都没褪去的丁辉人,看着她因为着急跑的通红的脸颊,金容仙咬了咬唇,她深吸一口气,叫了一声:“安慧真,你出来一下。”
  丁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容仙,慧真也是有点怔,容仙踩着高跟鞋直接出门了,安慧真对丁辉人耸了耸肩,跟了出去。

  门外,金容仙抱着双臂看着门,安慧真一出来刚关好门,她的目光如刀一般刺了过去:“呵,你这是在出轨?”
  安慧真一怔,似不明白一般偏头看着容仙:“容仙,你在说什么啊?”
  此时此刻,已经把车停在楼下的星伊真正爬楼梯,她看见容仙和慧真正要打招呼,可当视线定格在容仙的脸上那一刻,文星伊的脸色骤变,她的心一跳,糟了。


(啊十分抱歉要虐竹马了😭米亚内😢)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