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54章

  眼看着容仙艰难的拿到了水杯,金妈泪光闪闪的看着星伊, “星伊啊, 阿姨虽然不想说,但凡事都有个度, 容仙她从小身体就不大好。”
  正说着, 金爸从屋外走了进来, 他正好听了金妈的一话,放下公文包,他笑着说:“你们这是怎么了?气氛怪怪的?我们容仙身体不好?别杞人忧天了, 咱女儿那杠杠的身体就是砍下脑袋也能再活几天啊。”
  金妈:……

  当天晚上, 容仙被金妈拎回了家, 看着伤心的金妈,文妈也有点尴尬:“星伊,你……”
  文星伊知道文妈要说什么, 她叹了口气:“妈, 你知道的, 我从小到大所有的原则在容仙身上都失效。”
  文爸喝了一口茶,“那也稍微控制点你自己, 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文星伊惊讶的看着文爸, 他笑而不语, 文妈的脸突然就红了。

  金家内。
  金容仙娇滴滴的趴在金妈身上,安慰:“哎呦,妈妈,你干嘛那么封建, 谁当婆婆谁当丈母娘不都一样吗?咱大气点,让给阿姨。”
  金妈很生气,“这能一样吗?这可关乎着以后你过年先回哪儿的问题,星伊那孩子那么有原则,说什么你都那么听,你让我和你爸——”
  “行了妈。”金容仙缩进金妈的怀里,金妈一闻,得了,全都是星伊的味儿,俩人到底折腾了多久啊。
  金容仙搂着金妈的腰撒娇:“妈,其实是你傻了,这世上不都说吗?有了媳妇忘了娘,星伊看着强势,我一吹枕边风什么都听我的。”
  “真的?”金妈狐疑的看着容仙,金容仙一挑眉,特别的自豪:“那可不是,今天早上在床上,她还摸着我的手说以后——”
  “你打住吧!”金妈推开容仙站起来,“容仙,谈恋爱了不起了是吗?是吗?你怎么天天跟我秀?”
  金容仙捂脸,“对不起啦,人家好羞羞啊。”
  金妈:……

  ——
  不同于金容仙和文星伊的刚刚开始,甜蜜温馨,安慧真和丁辉人就已经处于老夫老妻痒痒的阶段了。
  丁辉人毕业后虽然不想接丁爸的事业,但毕竟是家族事业,她现在不接以后也要接,只能一头的扑了进去。
  她的性子跟文星伊不一样,文星伊是做什么都淡如流水,可丁辉人却是雷厉风行,在工作上很快的就初步有了“女强人”风范,那段时间压力齐齐涌了过来,有的时候在家,她又难免对安慧真也有了些颐指气使的感觉。
  安慧真虽然都是笑笑不理她,但时间久了,心里也难免难受。

  丁辉人懂得维护感情,多少个夜晚,她都会缩在安慧真怀里撒娇:“你不要生我的气,我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我们的明天,爸爸答应我,只要我把公司接下来,以后的事儿,他不会再过问。”
  安慧真摸着丁辉人的头发,若有所思。
  丁辉人笑着看着她,“你那里怎么样,需不需要资金注入。”
  安慧真摇了摇头,拍了拍丁辉人的脸,“睡觉吧。”
  说完这句话,安慧真就躺了下去,辉人看着她,有些隐忍的说:“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我只是想帮助你,没有别的想法。”
  “够了。”安慧真的声音有些冷,“我很累,休息吧。”
  黑暗的夜里,只听见丁辉人静静的叹息声,她知道人不能对比,可这个时候,她真的很羡慕文星伊,羡慕她有一个无论她做什么,哪怕是真的做错了也会一味的包容她信任她的金容仙。

  第二天一大早,丁辉人起床的时候安慧真已经不在了。丁辉人披着衣服呆呆的摸着床单,眼角有雾气隐藏。这么多年了,无论俩人怎么亲密,安慧真始终不让她走进心里,是她的错吗?可她已经要精疲力尽了啊。

  在一个新出租的大厅内,安慧真和一个身材高大长着虎牙的男孩四处看着:“就是这里么?”
  虎牙男孩叫高高,是安慧真的合作伙伴,他笑着点头:“这里的装修什么的后续工作你不要担心,我都会弄好,对了,我还给你找了一个助理。”
  “助理?”安慧真勾唇笑了笑,高高耸肩:“拜托,咱们公司虽然小,但总不能就咱俩运行吧,你一个我一个助理,如果哪天咱俩生病或者有点什么事儿,也好有人顶替一下。”
  安慧真不再说话,习惯性的拿出烟在鼻尖闻了闻。
  高高打了个电话过去,趁着人还没来,高高介绍:“安慧真,我这个学妹虽然还没毕业,但大四这一年都得跟着咱们了,人长得美没的说,你可别欺负啊。”
  “我怎么会欺负美女?”安慧真摇头笑,高高开玩笑:“你们女的不都不喜欢别人比自己走长得漂亮么?对了,我这个学妹啊,我偷偷告诉你,因为我们都是老乡,我知道她家的具体情况,她从小跟着姥姥长大,因为重男轻女,她爸妈生下她就不管了,从初中开始,她就勤工俭学,熬出来挺不容易的,别看家庭条件不好,把自己弄得特别精神,人的生活态度也很积极阳光,啊,对了,跟你气质挺像的。”
  安慧真听了高高的话没吭声,眼里隐没一丝情绪,正说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安慧真抬头一看,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那女孩一声白色的长裙,她笑着对高高挥了挥手,看到安慧真之后也是怔了怔。她的五官清秀,尤其是鼻子,挺巧,嘴唇小巧轻薄,头发散在肩膀上,带有强烈的个人气质,尤其是眼中的那一分坚韧让安慧真似曾相识。
  走了过来,她看着安慧真伸出了手:“你好,诺云。”

  ——
  人说能量都守恒,爱情给的多了,事业自然会落下一些。
  金容仙人生第一次试演村姑,被一向宠她的徐导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金容仙,不是我说你,你演的这叫村姑吗?这么嗲的村姑要是去村里早就被那些老娘们儿乱棒打死了好吗?被婆家饿死了好吗?我不是说了吗?这次你演的金翠花是一个典型的农村以夫为天勤勤恳恳踏踏实实人有些腐朽封建的村姑,你有没有认真听?”
  金容仙不吭声了,她平日里虽然都笑呵呵的,天大的事儿不放在心里,但在工作上却跟文星伊很像,一板一眼,尤其是演戏,她总是会力图做到最好。
  徐导很生气,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一声不敢吭,全都同情的看着金容仙。
  金容仙抿了抿唇,徐导看着她摇头叹气:“拿到影后就止步不前了?容仙?达到人生目标就不想要突破了?”
  金容仙咬了咬唇。
  徐导挥手:“行了,你回去自己揣摩吧,下个星期重新过来试戏,如果再不行,我就考虑换人了。”
  这话说的金容仙一下子抬起了头,徐导摇了摇头:“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当天金容仙没有去黏着星伊,她回家拎了两罐啤酒直接把自己灌进屋里了。
  打开电脑,金容仙想着搜索一下村姑的向观众资料,结果出来的都是什么“我和村姑的欲情之爱那一夜把她压在麦田上掰开双腿疯狂的索取……”之类的新闻,她本想着关掉的,可简单的浏览了几眼发现写的特别好,忍不住沉溺其中。

  文星伊算着时间给她打了几通电话都被转到语音信箱,她皱了皱眉,给徐导打了过去。
  徐导人直爽,把今天容仙的大致表现跟她的点评说了说,文星伊点头应了。到最后,徐导说:“星伊,我相信以你的英明睿智,一定知道工作是工作,私人是私人,我就算再宝贝容仙,演戏这方面还是要一板一眼的,观众眼里不揉沙子。”
  文星伊沉默了片刻,她缓缓的说:“徐导可是跟家里那位吵架了?”
  徐导:………………
  卧槽?这文星伊是长了天眼么?

  文星伊没多说,挂了电话,她不是一个善于安慰人的人,但此时此刻,想起容仙那低着头含着泪隐忍的可怜模样,她的心还是一剜一剜的疼。
  把后面的安排推了推,文星伊直接开车回家了,在家门口,看见容仙的车,文星伊抿了抿唇,这孩子得伤心成什么样,连她的电话都不接了?

  打开屋门,一阵扑鼻的酒味让文星伊的眉头缩紧,她叫了几声:“容仙啊。”没人回应。
  文星伊想了想,走向书房,她敲了敲门:“容,在里面么?”
  等了一会儿,容仙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嗯。”
  “你还好吗?”文星伊有些担心,却仍旧没有去拧门,金容仙有气无力的说:“星,我想自己待一会,你先去忙别的吧,我没事。”
  虽然担心,但文星伊知道金容仙的脾气。也许搞艺术的人都是这样,以前容仙为了拍鬼片恶补了不少在知识,后来被吓得肝胆俱裂赖在她身边足足一个月,那时候星伊对演员这个词才逐渐有了另外一种理解,真的是干什么都不容易,可好在容仙还比较享受这种戏精的生活,要不一般的女孩什么都不缺,早就退居幕后了。

  因为惦记着容仙,文星伊饭也没怎么吃,心不在焉的在客厅看着书。
  足足得有三四个小时,门“吱嘎”的被打开,文星伊放下遥控器站起身连忙走了过去,看到眼前的人,惊的嘴都合不上了。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