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55章

  金容仙低着头走了出来,她弱弱的看了一眼文星伊, 小声说:“当家的, 你回来了?”
  文星伊:……
  当家的???啥???

  文星伊上下打量着金容仙,一脸的震惊。容仙的腿上穿着一条花布裤, 上衣是那种八十年代田间劳动那种纱的绣着大花的衣服, 她的头发也盘了起来, 用黑卡子卡着,脚下穿了一双老太太样式的黑布棉鞋,她贴着墙规规矩矩的站着, 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人想上去踹一脚。不用人说, 文星伊也能看出她演的是朴素的农家妇女形象, 不愧是影后真的是入木三分啊。
  文星伊不动声色,她知道容仙这是入戏了,她配合着容仙, 点了点头:“嗯, 回来了。”
  金容仙赶紧往厨房走, “当家的,还没吃饭吧?我已经把菜热好了, 你先吃, 我去把猪喂了。”
  文星伊:……

  坐在餐椅上, 文星伊吃着金容仙做好的饭菜,忍不住莞尔,她倒要看看容仙怎么喂猪。
  金容仙垫着脚尖,拿着ipad进了客厅, 不一会儿,传来了几声猪叫声,以及系统提示:“您的猪已经成熟,可以出售。”
  文星伊:……

  金容仙抬起头看着文星伊,“当家的,明天去集市的时候把猪带去吧,大猪咱们拾到拾到都卖了,开春给孩子该交学费了,再添几声衣裳,你的衣服也该买了,脏得不能看了一会儿脱下来我给你洗。”
  文星伊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估计着够金容仙养一车猪了吧。
  金容仙起身:“对了,明天卖猪的钱记得拿回来,不许再去赌。”
  文星伊:……
  敲诈啊,这是赤裸裸的敲诈,猪还没见到影呢,倒先让她拿钱?这准是又想着跟丁辉人出去胡吃海喝了。

  入戏是么?文星伊当然乐意帮助,她皱了皱眉:“你管的倒多。”
  金容仙听了一顿,她将头发掖到了耳朵后,抵着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是,你别生气……我……我去给你弄洗脚水。”
  文星伊:……
  以前容仙虽然是戏精化身,但从来没这么动真格的一对一跟她对戏,这会儿文星伊真的明白她家宝贝是有多么不容易了,就刚才那可怜的小模样,她要是个男演员她也得爱上啊。

  不一会儿的时间,金容仙端了一盆洗脚水出来,她放在星伊身边,半跪在低声,给她脱袜子。
  袜子被小心翼翼的脱掉,脚也被放在热水里浸泡,容仙洗的任劳任怨。一下一下的搓着星伊的脚,容仙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内心有一种原始的欲望在涌动,她突然就想压下星伊感受一会她曼妙的声音,可惜……也只是想想而已。
  看着这位平日里恨不得裤衩都得她帮着洗的懒姑娘,文星伊突然觉得这农村角色选的太妙了,可以多演一阵子,她也体会一回地主老财的生活。

  脚洗完,金容仙刚给星伊擦干,手机就想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不好意思的跟星伊说:“是隔壁丁大妈,天天跟她家娘们儿吵架,总是给我打电话。”
  文星伊:……
  容仙,你这样真的好吗?
  接听了电话,容仙小声的说:“丁大妈,你怎么又来电话了?我不是跟你说吗?我当家的回来了,要好好休息。”
  丁辉人看着电话,“什么鬼?你这是又演农村老娘们儿呢?容村姑?”
  什么叫发小?什么叫反应力迅猛,丁辉人简直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金容仙。
  金容仙抿了抿唇,“你有什么事儿吗?我家的鸡还没喂,我过不去,你跟你家娘们儿聊聊就行了。”
  文星伊听着勾了勾唇,嚯,又是鸡又是猪的,看来金容仙还在一个地主家。
  丁辉人牙疼,“你少给我来这套,我不是要过生日了吗?你准备怎么给我庆祝?”
  金容仙想了想,“不是还有三个月呢么,你急什么?回头我摆一个流水席怎么样?”
  丁辉人竖中指,“二逼!”
  金容仙愤怒的握着电话:“小瘪三,你欠拾到了是不是?等老娘把家收拾干净去弄死你!”
  俩人隔空暗比了中指,一起挂断了电话。

  缓和了一下情绪,金容仙深吸一口气,她看着星伊:“当家的,睡吗?”
  文星伊看着她,“你先去洗澡,不用管我,我这儿有事儿。”她发现容仙演的这村姑有点分裂。
  “哦,好的呢,当家的。”金容仙跟个小太监似的退了出去,文星伊摇头轻笑,她拿起手机给徐导打了电话过去。
  徐导很快就接了电话,本来很着急,却偏偏还要做不担心的样子,“怎么样啊,容仙跟你哭鼻子了吧?”
  文星伊的声音淡淡的,“还好。”
  “还好?”徐导听了松了一口气,“我跟你说星伊,这次的角色是编导特意为她量身定做的,有突破有挑战,还有商业。”
  “商业?”文星伊皱了皱眉,她总是能够一下子捕捉到重点。
  徐导点头,“你放心吧,赤裸的镜头都是用的替身,亲热的画面都是用的错位,跟以前一样。说商业是因为后期容仙演的村姑黑化了。”
  黑化……
  文星伊嘴角抽了抽。
  徐导解释:“就是大概讲她为了家庭付出一切,结果家里那口子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把家业败尽了,逼她出去卖淫,她不干,离了婚回了娘家,被村民们私下议论,心里本就不好受,到后来又被村干部看中,她宁死不屈,到后来村干部使点手段把她给强行占有了,这位村姑内心是绝望的,她不屈服于权贵,却担心娘家,最后,她假意奉承这位村干部,安抚他把娘家的事儿定了之后,找了一个月圆之日,杀了她又自杀了。”
  徐导说到这儿就笑了:“哈哈,也许你听不出什么,但妙就秒在这儿,这不是月圆之日自杀的吗?我们准备看上映效果怎么样,如果效果好,再来一个第二部 ,安排这村姑变成吸血鬼,她展开了报复行动,她……balabalbalba……”
  文星伊沉默了片刻:“徐导,你为什么让她演这种戏?”
  徐导咳了一声:“这不是观众都说审美疲劳么?而且现在某电查的严,镜头里很多片段都是模模糊糊的,没有实质内容,你放心哈。”
  正说着,容仙的声音飘了过来:“当家的,炕铺好了,你可以睡了。”
  徐导:“……卧槽,刚才那个是容仙的声音?”
  文星伊冷笑:“你说呢?”
  徐导咽了口口水:“天啊,星伊,你小心点啊。”
  文星伊真想掐断徐导的脖子,大半夜跟她说这话,徐导断断续续的:“这戏里面的村姑是一个长期被虐待情绪变化多端的女人,尤其是反感那方面的事儿……你们……不会影响什么吧?”
  “呵呵,影响?安总那的茶我很久没喝了。”文星伊深吸一口气,很好,这都是给容仙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戏,怪不得她试演不成功,这么分裂的人格哪儿适合她。
  挂了电话,文星伊坐在沙发上久久的不动身。
  金容仙走了出来,她递给文星伊一杯牛奶,表情有点冷:“又再跟你那些鸡朋狗友打电话?今天孩子都睡下了,你能不能不出去赌?”
  文星伊:……
  她很少见到容仙这样冰冷着脸,文星伊虽然没说,但心底里居然泛起了寒意。

  金容仙板着脸的时候很有那种女领导的样子,就好像下一秒钟就会爆发到让你无法承受。
  文星伊起身进了卧室,她如往常一样钻进被窝里,拿起一本书在看。
  容仙一边脱衣服一边絮叨:“我娘家今天来电话了,家里没油了。”
  文星伊一听:“从家里拿。”
  金容仙的心里有点欣慰,她脱掉了裤子,“肉好像也没了,我弟他饿得不行。”
  “明天我亲自送去。”文星伊紧盯着容仙看,容仙一听又把上衣脱了,“今天怎么这么好?”
  话语间,容仙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她站在星伊对面,径直的看着她。
  文星伊:……
  原来这村姑这么开放?
  “我告诉自己这样不好的……”金容仙看着星伊喃喃低语,文星伊后退一步,容仙爬上了床,“可是………………我又忍不住跟你实践,当家的。”
  文星伊顿了一下,她看着容仙:“容仙,你冷静点。”
  容仙的眼泪“刷”的一下掉下来了,“怎么,当家的,你嫌弃我不纯洁吗?你也听信那些流言蜚语了?”
  文星伊:……
  容仙抱住了星伊,用胸蹭着她:“快,别说话,吻我。”
  不管怎么说,脱了衣服的容仙才是文星伊的最爱,滑若无骨的身体和淡淡的香气又回归到最原始的一面,文星伊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容仙很能激发起她的欲望,这可能就是那些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总想玩点新花样的原因。

  这一晚上啊,容仙叫的那叫个响亮。
  文星伊像是坐上了宇宙飞船,想要停根本停不下来,情到浓处,文星伊感觉到容仙最深处的抽搐,她体贴温柔的拥住了容仙,吻着她的发,喃喃的叫着:“容仙……”
  金容仙抓紧星伊的背,呢喃着:“叫我翠花。”
  文星伊:…………………………????!!!!!!!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