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第51章

  眼看着金容仙一副生无绝恋的萌样, 安喜延笑翻了, 她的手放到了容仙的屁股上, 用力的掐了一把:“容仙, 你太可爱了!”她一挑眉, 看着文星伊:“赶紧的, 再不下手我就放大招了。”跟容仙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一定很有趣。
  文星伊的脸黑成了包公。

  当天晚上, 金容仙几乎彻夜未眠, 文星伊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 她跪在一边端着葡萄, 用戴着红领巾的好少年朗读课文的语气继续读诵:“下一秒钟, 安总扑了上来,容仙心里一惊, 又来?紧接着,俩人搂在一起, 嘻嘻哈哈的滚在了大床上嘿嘿哈哈哈。”金容仙有点生气,“你说这作者,写了这么一大段怎么这么水?她干脆给安总一个双节棍让她跟床上耍得了。”
  文星伊点头, “继续。”
  金容仙一张包子脸皱成一团, 快哭了:“星, 我对天发誓,真的,我们才演了前两句你就来了。”
  ……

  背诵了一晚上小黄文的金容仙第二天没有通告,抱着枕头睡得昏天黑地的, 文星伊起身,换好衣服,她走到容仙身边,用手戳了戳她的脸,“小坏蛋,再敢做这种事儿,我非杀了你。”
  紧接着,已经是驾轻就熟了,文星伊吻了吻熟睡中的容仙,她呢喃低语:“快了,快了……”
  飞机在天空划过一道痕迹,文星伊想着金容仙那可爱的傻样勾了勾唇。

  时间真的不禁细数。

  似乎在一眨眼间,金容仙和文星伊就毕业了。

  又在二眨眼间,金容仙拿到了影后的奖杯。

  在三眨眼间,十年之约到了。

  一向淡淡然的文星伊,那一整天都处于兴奋与焦虑状态中,一天的重要会议,她脑子什么都没进去。天知道她为了等这一天流过多少泪,默默承受了多少痛苦,总算,总算,十年到了,她可以在阳光下亲吻她爱的女人了。不仅是文星伊,家里的两个老太太早就坐在一起了。
  金妈一脸的生无可恋,“十年,就这么眨眼过去了。”
  文妈也跟着叹息,“这两个娃娃真的太能坚持了,我们已经没有再拦下去的理由了。”
  俩人对视一眼,“就在今晚吧。”

正在忙着拍戏的容仙被两个妈几个电话追回了家,要不是看到有红烧鸭腿能够解馋,她非要抓狂。
  金妈还在做着最后的试探,“容仙啊,你这影后的奖杯都拿了,还没有小伙子跟你示好吗?”
  金容仙咬了一口鸭腿,“妈,你不懂,现在娱乐圈正在刮妖风,那种年轻的小鲜肉就喜欢你这种老女人,乌央乌央的往上扑。”
  金妈愤怒了,“你什么意思?你说谁老?”
  文妈连忙拉了一把金妈,她看着容仙:“容仙啊,你这孩子也是,拍戏这么久都不知道回家来看看。”
  金容仙吃了一口米饭,“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她有点心不在焉,“星伊呢?怎么还不下班?”
  文妈叹了口气,“她也是忙,比你还忙,你们两个孩子,都不知道在忙什么一天到晚。对了,容仙,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什么打算了吗?阿姨说的是在感情上。”
  金容仙听了有点心酸,“一直在打算,从未实现过。”
  文妈:……
  “怎么着,容仙,你这是要准备当相声演员了?这小嘴挺厉害啊,吧吧的,把我跟你阿姨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金妈正不满的发着牢骚,一阵开门声,容仙兴奋的扯了扯脖子:“星伊回来了。”

  平日里文星伊回家很有规律,先脱外套,再换拖鞋,然后再去洗澡,最后在吃饭,就像是有强迫症似的,必须一条条往下走。
  可这会不一样,一打开门,文星伊看到容仙,一把将手里的包扔到了一边,扑了上来,也不嫌弃她嘴上有油,对着油乎乎的小嘴就是一口。
  文妈:……
  金妈:……
  金容仙差点给噎着,她的身子猛地后退,瞪着灯泡眼看着文星伊:“星,我对天发誓,我那天刷卡就是为了买一个包包,那个包包实在太可爱了,我……”
  文星伊捏着容仙的下巴,勾唇一笑:“买,买多少个都行,还想买什么?我都买给你。”
  金容仙:……
  卧槽,老天爷,谁能告诉她是怎么了?
  文妈转身默默的去切肉,金妈咳嗽了一声,“老姐,想想咱俩也够呛,看给孩子憋的。”
  这澡也等不及去洗了,文星伊脱掉外套,露出内里的衬衫,她连衣服都没换,在客厅放了一首曲子,对着容仙挥手:“过来,容仙,我们跳舞。”
  金容仙嗝了一下,顿了好半天,“哦……好,等一下,我去洗手。”

  一溜烟的跑到两个妈身边,容仙很焦虑,“妈,阿姨,星伊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我看这精神都不对了。”
  文妈跟金妈都默默的洗菜,没有人看她。
  “容!”
  文星伊的声音雀跃响亮,金容仙洗好手连忙跑了过去,她担心的看着星伊,“星,我们……”
  话还没说完,腰就被人搂住了,文星伊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二话不说的跳了起来。
  文妈和金妈活着饺子馅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星伊一只手从容仙的肩膀一直摸到屁股,再从屁股摸到锁骨,眼里的兴奋挡也挡不住。平日看文星伊冷冷清清,是家里最有理智最斯文的一个,如今眼里都开始泛起了虎狼之光,就好像眼前的金容仙是那软绵的绵羊,要不是顾忌有老人在,她怕是早就要狮子大张口了。
  相反的,金容仙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夹着屁股,一脸的懵逼。
  “我们回来了。”
  舞蹈刚跳到一半,文爸和金爸进屋了,金容仙一看两个爸爸回来了,她连忙站好,文星伊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就跟黏在上面似的。

  满满的一桌菜,四个老人吃的心中五味具杂,金容仙看着星伊贼溜溜的,只有文星伊吃的胃口大开。
  文星伊对大虾过敏,金容仙按照习惯只扒了一只虾放进了她的嘴里,文星伊吃完虾顺着舔了舔她的手指。
  金容仙:……
  眼看着女儿吓的不清,金妈试探性的问:“容仙拍戏很累吧,一会儿吃完饭,赶紧回家休息吧。”
  容仙点头正要应,星伊笑了笑:“不用麻烦,阿姨,容仙一会儿去我那儿。”
  老头老太太们都很绝望,麻烦?步行一分钟就到家,为了不麻烦,去你那车程半个小时的地方?

  这顿饭文星伊吃的情绪高涨,心满意足,金容仙吃的胆战心惊,趁着几个老人洗澡的功夫,她连忙给丁辉人拨了电话过去,“辉人!你是不是把上次我半夜偷偷出去吃饭的事儿告诉星伊了?”
  丁辉人想了想,问:“哪一次?是吃红烧大肘子那次,还是鸳鸯火锅的那一次,要不是西餐,要不是那次去夜市,还是——”
  “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金容仙默默的比了比中指,二逼发小丁辉人!

  “容,走了,我们回家了。”文星伊洗完澡,披散着头发就出来了,金容仙点了点头,心神不宁:“哦。”

  出门前,金妈拍着容仙的肩膀,有些悲伤:“容仙啊,妈妈……哎,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
  金容仙:????
  越是这样越是不安,在四个老人的注视下,容仙上了文星伊的车子。

  一路上,文星伊把车子开得飞快,将车子停好,文星伊弯腰脱掉金容仙鞋子,对着还坐在车上的容仙:“我抱你上去。”
  金容仙:……
  卧槽?一定是被发现偷吃了,这都开始检查我的体重了!
  金容仙硬着头皮上去搂住星伊,还好容仙不是特别沉。文星伊把金容仙抱到家放到沙发上的时候容仙喝了一大杯水,看着星伊准备自己主动坦白了,“星,其实我……”
  “嘘。”文星伊的手放在唇上比划了一下,她不说话,就那么看着金容仙。
  金容仙紧张的看着文星伊。
  文星伊一动都不动,就那么看着容仙,渐渐地,眼中有泪光划过。
  十年,十年了……这一天,她终于等到了。
  容仙这下不仅是慌张了,更是一种无措,她看着星伊:“星,你怎么了呀?”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内心波涛的情绪,她看着金容仙,带着一丝挑逗:“我要看你跳舞。”这个夜晚,她格外想念那一日容仙跳的艳舞,当时她不能欣赏,现在,她可以大大方方看容仙随便跳,艳舞算什么,脱衣舞都可以。
  金容仙也是明白了,得,这文星伊肯定是知道了,第二波惩罚已经来了,怎么样才能让她开心呢?

  在文星伊的注视下,金容仙扭了扭屁股,变长变跳:“采蘑菇的小姑娘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她娇羞的蹲在地上,认真的踩着蘑菇,露出小姑娘才有的天真的微笑。
  文星伊已经完全惊呆了。
  金容仙一个转身,扭着小屁股,唱得开心:“她采的蘑菇最大大得像那小伞装满筐,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震惊之后就是爆笑,文星伊站起身,她径直的走到金容仙身边,一手搂着她的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这是在唱什么啊?”
  金容仙有点委屈,“我真的没有偷吃。”
  文星伊的视线已经完全被那垂涎欲滴的唇所吸引,她唇角上扬,低下头吻了上去:“偷没偷吃,我尝尝就知道了。”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