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kkk_

「恩爱秀你一脸」日月改文

(明天有点事,所以提前更了,如果明天忙完了再更)

第52章

  金容仙压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文星伊的香唇就霸道的压了过来。
  真的, 真的是“轰”的一声, 金容仙的脑袋像是炸开的烟花, 璀璨绽放。
  文星伊的吻可不是初吻该有的青涩, 她很急切, 急切到手也忍不住放在了容仙的屁股上。

  以前丁辉人曾经跟金容仙讨论过,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最原始最纯真的表现在哪方面?大概就是她一吻就苏一摸就麻吧, 那会金容仙还狠狠的批评了一下丁辉人的不正经, 可谁知道, 文星伊这手还没动呢, 只是放在上面, 容仙就感觉浑身像是被电流通过,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这要是老夫老妻肯定要笑场的, 文星伊却受不了,她很急切, 从小到大的淡然全都不在,她稳着容仙,脸颊泛着桃色, 手也开始上下乱摸。
  金容仙整个感觉难以说出来, 文艺点说, 女人都是水做的,真的好水嫩啊,老色狼估计都会懂,如果说的操一点, 小朋友也可以上车,那就是真TM爽啊。
  非常爽的金容仙直接被压在了大床上,一直到身上的衣服如茧一般被剥掉的时候,容仙的脑袋还迷迷糊糊的,今晚星伊和她只是吃了家里的便饭啊,难不成她被下药了?
  文星伊在这方面可是无师自通,天赋满满,发挥的超长,金容仙在她的手里化成了一滩春泥,她现在真的懂小黄文作者们为什么要用春泥来形容,整个身体真的……真的都那么一滩了啊。

  很多性学家对人类的第一次都研究过。
  女人第一次有多痛也是众说纷纭。
  徐导跟容仙开荤段子的时候告诉她,第一次么?就像是火车撞轨道,那种“嘭”的,疼的你一个星期都不想去厕所。
  丁辉人说的更加直观,应该就好像是用剪刀剪开吧。
  可是……

  金容仙浑身哆嗦着颤抖着,为嘛?为嘛她一点都不疼?
  一朵朵粉嫩的梅花留在了雪白的床单上,如梅映雪,一到了这会,金容仙已经没有心情去想其他的。
  到了最后,她嗓子也压了,鼻子也像是被掐住呼吸不出,整个身体被文星伊牢牢地掌控。
  一次又一次……
  金容仙第一次觉得文星伊大学那会报专业学什么管理啊?她直接跟安慧真选体育啊,这体力,杠杠的。

  文星伊原本想着俩人内什么完之后好好拉着容仙说一说这些年这些事儿的,可她没想到影后的身体素质那么不好,直接摊在床上睡死了。
  文星伊盯着容仙看了好一会儿,俩人刚才太激情,她根本没看容仙,金容仙的妆都花了,简单的说现在这张脸就像是吃了辣椒的熊猫,那叫个酸爽。文星伊又吻了吻她的唇,起身去弄了些温水给容仙清理了一下,这才美滋滋的抱着容仙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文星伊起来做早饭,她听见容仙似乎起来上洗手间尿了一泼特别长时间的尿之后,连忙关了火进了屋。
  文星伊正要甜蜜的喊容仙起来吃饭,可谁知道这会金容仙俨然已经影后上身了。
  她裹着白色的床单,身体瑟瑟发抖,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看着文星伊:“为什么……星,这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从不知道,我最好的朋友是个禽兽……”
  文星伊:……
  金容仙深吸一口气,“我的……我的清白啊!”
  嚎啕大哭……
  真的是那种特别凄惨的哭。
  小样的,这点事儿金容仙还是能弄明白的,无论是凭借智商还是长相还是经济背景,她以后都别想在星伊面前翻身,唯有靠这一仗搬回来了,她璀璨的明天就在眼前,耶!
  文星伊靠在了门框上,她搓了搓头发,勾唇一笑:“怎么,你不愿意?”
  卧槽!这女人实在用心险恶,大清早的用美人计,怎么着,想再来一发吗?

  金容仙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她抽泣着:“我知道,很多人都以为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不大正经,可我……我一直都很清白啊,讲真的,我从来都是最根正苗红好青年。”
  文星伊默默无语,得,这金容仙在娱乐圈待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现在就开始跟她表决心,说自己清白了。金容仙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些年她的醋吃了多少坛了?演吧,继续演。
  容仙擦着眼泪,掩面:“我一直都把你当好朋友啊,你就这么……这么把我睡了……我不活了,我要死。”
  说着,金容仙起身,对着文星伊身后的墙就撞了过去,她琢磨的挺美,文星伊肯定会顺手拦她一下,然后抱在怀里什么“哎呀,对不起,我情难自禁,宝贝,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只爱你一个人,你放心,我肯定补偿你,你简直是我心里的小可爱小纯洁小仙女小baby……balbalabb……”

  现实是残忍的。
  眼看金容仙没找准方向,冲着自己的身子就撞了过来,文星伊一个潇洒的转身,给她让开了坦荡大大路。
  金容仙:……
  就这么停下来是不是直接可以没脸去死了?
  金容仙的手捂着头,用膝盖踢了一脚墙,“嘭”的一声,整个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文星伊一惊,转过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金容仙。
  容仙眯着眼睛,小样的,真当她这个影后是白当的呢?要不是现在手边没有番茄酱,她绝对能吓死文星伊。
  文星伊大叫了一声:“容。”
  金容仙心里美滋滋的,害怕了吧?担心了吧?不骄傲了吧?
  文星伊慌乱的蹲在地上,她抱着容仙,用力的晃着她的肩膀:“容仙,你醒醒。”
  金容仙被抱着美死了,文星伊深吸一口气,“真的晕过去了?”
  那还有假?现在就是神也叫不醒她。
  文星伊看着金容仙痛苦的样子,挑了挑眉,似自言自语:“反正我也邪恶一回了,你也肯定恨我了,不如趁着你晕倒,我再来一次,昏睡着也许更有感觉。”
  金容仙:…………????!!!!
  当容仙再一次被压在柔软的大床上,清晨被人来了一发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
  完了……
  现在在飙演技方面她也输给文星伊了,她的闪亮人生还有盼头吗?
  俩人早餐也没吃……一直到晚上,嗯,真的,到晚上。

  金容仙的手扒着床头,腰都直不起来了,真的要哭了:“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再也不敢跟你撒谎了。”
  文星伊满面春光精神抖擞的,她起身:“吃饭。”
  金容仙就差咬手绢了。

  吃饭的功夫,金容仙看着文星伊,实在忍不住了,“你这十几年都干什么去了?你身边跟着这么一个花容月貌温柔可人蕙质兰心的少女,你怎么就能够忍着不下手?”
  “你还好意思说。”文星伊看着她,“某位仙女你又在想什么?”
  “至少我曾经努力过啊。”金容仙咳了一声,“真的,星伊,我骗你是小狗,为了我们平坦的明天,我曾经跟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勇敢的出柜。”
  “然后呢?”文星伊喝着咖啡,金容仙觉得有点没面子,“她们说不放心我,不放心我这么一个单纯的少女跟你在一起。”
  文星伊:……

  单纯少女又开始发话了,金容仙有点委屈,“而且你昨天干嘛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人家都要吓死了呢。”
  “把舌头屡直了。”文星伊慵懒的看着她,“提前告诉你,怎么,你还有别的想法?”
  金容仙嗝了一下,文星伊的唇角有些冷,“还要对剧本?”
  ……
  这个女人也是够记仇的了。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就连空气中都是甜蜜的味道。
  金容仙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自己笑,笑完了,吃一口面包,再捂嘴笑。
  文星伊淡淡的笑:“这么开心?”
  金容仙简直羞涩的不要不要的了,“可不是,我人生两大心愿,一是当影后,二是睡了你,居然都实现了。”
  文星伊顿了顿,“睡了我?”她拉长声音:“你确定实现了?”
  卧槽???
  金容仙抬起头看着星伊,一下子站起了身,扑了过去,“哈哈哈,星,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哈哈哈,很影响气氛。”
  “哈哈哈,睡到你还不哈哈哈,我是傻吗?哈哈哈。”
  “走开。”
  “不要!”
  “快走开。”
  “人家不要啦。”
  ……

  一顿饭,小两口吃的鸡飞狗跳,甜蜜的不行,到最后,容仙直接坐在了星伊的大腿上,她搂着星伊的脖子,“星,你抱着我。”
  文星伊微微的笑,手搂在了她的腰上。
  金容仙摇摇头,嗲嗲的:“不,手放在我屁股上那种。”
  文星伊:……
  这俩人正闹着,门被敲响了,金容仙嗲嗲的起身迈着奇怪的小碎步去开门。

  门一打开,丁辉人就已经冲了进来,她一把抱住金容仙:“容仙,恭喜你,努力了二十多年,终于让星伊把你睡了。”
  金容仙:……
  这就有点尴尬了。
  文星伊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容仙,她的宝贝有多受她会不知道?
  安慧真抬起手里的烧鸡,“这不,辉人特意买给你说要庆祝一番。”
  金容仙愤怒了,“丁辉人同志,请问为什么我被睡了,你要买一只烧鸡来?”
  丁辉人眯了眯眼睛,鼻子耸动,闻了闻:“哇,你俩昨天这是有多猛烈啊,简直了,都是容仙的味道。”
  金容仙冲上前掀起了丁辉人的裙子,“你无耻,你流氓,你忘恩负义!”
  丁辉人捂嘴,“我无耻?我流氓?我忘恩负义?你才无耻,你才流氓,你才忘恩负义!”
  金容仙:……
  文星伊在一边看着叹了口气,她看出来了,她家戏精就欠丁辉人这样的收拾。
  “行了,赶紧的,收拾收拾,咱喝几杯。”安慧真打断俩人的话,丁辉人点了点头,她摸着容仙的头发,突然变得和蔼:“哎,其实吧,容仙,我心里挺复杂的,居然还有一点心酸。”
  金容仙撇了撇嘴,安慰:“好啦,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干活的,别装了。”
  丁辉人一把抱住容仙:“知我者容仙也!”
  文星伊:……
  安慧真:……

  吃饭的时候,丁辉人跟安慧真齐齐的牙疼。
  金容仙不自己好好吃,非跟没骨头似的赖在星伊身边,头靠着她的肩膀,“哎呦,人家要吃鸡腿,要那种小块小块的,不要噎着人家。”
  文星伊微笑着,给容仙弄好鸡腿,容仙咳了一下,在桌子下,将脚又放在了文星伊的脚上,用脚趾头挑逗的她。
  “人家还要喝汤,昨天晚上水分流失很大呢,唔,人家的小脸都不水嫩了。”容仙看着星伊,“你会不会嫌弃人家呢,人家会嘤嘤嘤的哭的。”
  文星伊将勺子里的汤喂进她的嘴里,吻了吻她的唇:“不会,很水嫩。”
  丁辉人觉得她需要一个桶,她真的怕忍不住随时都会吐。
  金容仙的一只手放在文星伊的大腿上,一点点的摸,“那人家明天后天,不,大后天,大大后天,人家还要喝汤,你要做给人家呢。”
  金容仙的眼睛已经开始使劲的眨,文星伊对着安慧真和丁辉人笑了笑,俩人舒了一口气,还好,星伊人设没有崩,还知道有朋友在场,照顾一下。
  俩人赶紧冲文星伊笑,下一秒钟,星伊的修长的双臂一伸,“不好意思。”她把蘑菇汤整盆端了过来,对着容仙宠溺一笑:“我喂你。”
  “好的呢!”金容仙嘟起了水嫩的红唇,嗲的人浑身抽筋:“可是喂之前,人家想要一个早安爱心吻呢,这样人家才能fighting一整天。”
  丁辉人猛地起身,她要掀桌子了,安慧真按下她,低声说:“再忍忍。”这俩人毕竟是憋了这么多年,刚开始,可以理解。
  俩人吻了吻,金容仙的手抚在了文星伊的胸口上,她看着星伊,眼中清波流转,容仙卷着舌头,缓缓的说:“哦,星,当我凝视到你的眼,当我听到你的声音,当我闻到你秀发上的淡淡清香,当我感受到我剧烈的心跳,我明白了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安慧真猛地站起来,一脚踢翻桌子,“忍不了了!”
  丁辉人也是直接搓着胳膊,“我天啊我天啊,我一个星期不用吃饭了,你们够了!”

评论(6)

热度(100)